拳鎮山河 第123章 絕殺

拳鎮山河 第123章 絕殺

高手相搏,在於氣機。

黃帝陰符經中有句話「禽之制在氣」。

只要氣勢上克制住就對方,就無往而不利。

皇帝本身沒有什麼能力,也許手無縛雞之力,卻掌握天下臣民之生殺大權,金口玉言,改變人之命運,這是什麼?這就是氣的體現,哪怕是絕世高手,猛將殺神,也要俯首就死。

但有刺客,血濺五步,卻可把君王斬殺,那就是氣壓對方。

生死在氣,大勢在氣,萬物生滅,莫不在其中。

唐北斗,忍祭天,彼列布置下來山海葬龍格局,引李含沙入彀中。以氣制神,使得李含沙的種種感應都失去效果,第六感,第七感,第八感,乃至於第九感都會被蒙蔽。

金剛不壞的強者,強大不在於身體,而是在乎靈感。

就算是李含沙現在,也無法用血肉之軀抵擋烈性炸彈和洞穿力極強的狙擊槍,並沒有真正超凡入聖,獲得不死之身。

但李含沙卻也有準備,利用三個特警的氣場,破壞了眼前山海葬龍之格局。

本來,以三個特警的修為,和忍祭天,唐北斗,彼列比起來,簡直是螢蟲和烈日的區別。根本不算什麼,可風水陣法講究純粹,容納不得半點雜氣,氣機所感,哪怕是多餘一點點,都會遭到毀滅性的破壞,甚至有可能使得福陣變為殺陣。

比如一個房間內,哪怕是小小一面鏡子,一個吉祥物,一幅畫的擺設,都使得風水大變,就是這個原理。

「這是怎麼回事?」女特警娟姐知道情況危險,一觸即發,本能的詢問李含沙,她已知道,突然出現在身邊的這個年輕人絕非等閑。

「不要怕,聽我的就沒事。」李含沙也不做過多的解釋,他也有壓力,畢竟唐北斗,忍祭天都是這個世界上的絕世人物,傳奇和神話,單獨一人他隨意應付,三人一起,布置下必殺之局,倒是非常棘手。

「我不管什麼風水不風水。」彼列開口,他的臉上出現了殘忍的笑容:「總之今天你一定要死,既然說這三個人破壞了當前的風水格局,那我就把這三個人殺了。」

轟隆!

他竄了過來。

說殺就殺,這位傭兵之王的風格就是寧肯錯殺,不肯放過,動手起來,雷厲風行。

他的目標不是李含沙,而是三個特警,按照武術界的規矩,武學宗師都會自持身份,不會對他們出手。可彼列不吃這一套。

他也知道李含沙難以對付,先下殺手殺死三個特警,讓李含沙有所顧忌,這樣就會顯現破綻,然後唐北斗和忍祭天把此人一擊致命。

彼列的速度極快,幾乎看不到影子,三道勁風當空襲來,已到三個特警身上。

拳未到,罡先到。

這種高手,徒手打出的氣爆都完全可以撕裂人體,等於是隔空殺人。

可惜的是,李含沙比他更快。

在眨眼之間,李含沙似乎變成了三個人,每個人都打出不同的招式。在女警娟姐面前的他,打出來的是古老的「禹拳」,似乎化身大禹治水,開鑿河道,擒拿水神,疏通天下龍脈,定鼎九州。

而在兩個男特警的面前,卻就是另外的招式。

一個如后羿射日,弓如滿月,落天狼。

一個卻如夸父逐日,疾行捕光,拿日月。

砰砰砰!三聲巨響,那彼列的拳罡被反擊了回去,人也被擊退,臉上出現不可思議的神色。

李含沙的速度明顯比他快,超過了視覺的極限,一化三,而且打出來不同的拳法和武道意境,簡直有如傳說中的「一氣化三清」。

「我想要護的人,沒有人可以殺得了。」擊退了彼列之後,李含沙站立當場:「唐北斗,忍祭天,你們一起上吧。我倒是要看看,最為兇險的人劫,能奈我何?」

他抬頭看看天空,隱隱約約有悶雷滾滾。

這次對於他來說,的確是平生罕見之大劫。

過得去,天下無敵。

過不去,萬劫不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拳鎮山河 第123章 絕殺

9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