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血仇難解

第113章血仇難解

劍氣森森,殺意凝聚,千秋一擊,刺月射日。

漆黑的劍,如漆黑的蛇,無聲無息,在黑夜來臨之時突然來襲。

蘇東嶽臉色蒼白,根本來不及動彈,他的所有精神似乎都被這一劍所吸走,奪走了魂魄,指揮不動自己的身體。

這是奪魄的一劍。

本來以蘇東嶽的修為,哪怕是敵人修為再高也無法對他進行奪魄,可眼前這個刺殺的人形同鬼神,突然暴擊,更催動了某種秘法,尤其是他手中的那口劍更有可怕的精神灌注在其中。

很顯然,這劍是曾經某個金剛不壞高手使用的,修鍊多年,已經隱隱約約帶上了那種追魂奪魄的深邃。

如果不出意外,蘇東嶽必死無疑。

這個時候,一隻手出現他的面前。

這手潔白如玉,隱隱約約帶著銀色和金色的光澤,輕輕一抓,就把劍身整個抓住。那鋒利的劍芒居然對他手毫無作用。

李含沙出手了。

天下沒有任何強者可以在他的面前殺人。

刺客突然棄劍,手上多出來兩枚鋒銳的峨眉刺,狠狠刺向在了李含沙的身軀上,這手法金蟬脫殼,誰也不知道他武器怎麼來的。

嗡……

峨眉刺刺在李含沙的身上,發出金鐵交鳴之聲,還隱隱約約可以聽到龍吟虎嘯,然後就是噼里啪啦的金屬破碎,那峨眉刺寸寸斷裂。

噗!

刺客口噴鮮血,倒飛了出去。在倒飛的過程中,他的手再次一動,密密麻麻的銀色飛針籠罩過來。

李含沙身軀一震,一圈氣浪環繞周身,那些銀色飛針離他身軀三寸就被震得紛紛落地。

砰!砰!砰!

就在瞬間,三聲沉悶的槍響打破沉寂,從不同的角度激射而來,居然都瞄準了李含沙!

李含沙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他抓住的那漆黑長劍有了靈性,跳躍起來,在他手中活了,是龍蛇,是蛟螭。

長劍一圈,叮叮咚咚,三顆子彈居然就被攔截下來,吸附在劍身之上。

劍身一抖。

三顆子彈以肉眼無法看見的速度反彈了回去。

三聲悶哼從樓頂傳來,顯然是被反彈回去的子彈擊傷,李含沙並沒有下殺手,他已經知道了刺客是什麼人。

反彈回子彈,長劍一拋,插入地面不停的顫抖,似乎要破空飛去。

「姜家的人真的不想化解血仇?冤冤相報何時了?」魚化龍這時候嘆息一聲:「姜幻,你又何必呢?」

「哼!」刺客翻身起來,是個面容清秀的少年,嘴角還有血跡,當然李含沙留手了,他也沒有受什麼傷,嘴角泛起來冷笑:「蘇東嶽,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可敢出來和我一戰?」

「姜幻,你別囂張,你今天突然刺殺我,這件事情我會和你算賬。」蘇東嶽也是暴怒,頭髮根根直立。

「你們都下來吧。」姜幻殺意閃爍,卻並沒有動手,他清楚的知道,有李含沙在,天下沒有人可以殺得了蘇東嶽。

三個槍手如狸貓一般竄進來,但他們手上都帶血,是被子彈的反擊所傷。這三個人臉上有極其震驚的神色,他們沒有料到世上居然有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劍術。

「金剛不壞,果然神妙。」姜幻神色凝重:「多謝你對他們剛才手下留情,我們姜家任這個人情了,他們是看我危險才開槍的。」

「無妨。」李含沙微點頭:「如果我要殺他們,在剛才子彈就不是擊穿他們的手了,而是太陽穴。看來你們姜家和蘇家真的仇深似海,一見面就打打殺殺,連基本的禮儀都沒有。」

「的確是血仇,這些年爭鬥,我姜家起碼有七八人死在蘇家的手裡。」姜幻這位十少第一的「天少」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

「只有你們姜的人就是命?我們蘇家也死得不比你們少。」蘇東嶽冷笑連連。

「含沙先生,現在你知道恩怨不好化解了吧。」魚化龍攤開雙手:「這樣的血仇不止姜家和蘇家,連我和那蔡先生的仇也不比這個小,根本不可能化解,只有你死我活,哪怕你武功再高,也逆轉不了人心,這是連佛都辦不到的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3章血仇難解

8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