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章 借屍還魂

107章 借屍還魂

「南北武林恩怨,自古就有,近代更是愈演愈烈,南拳北腿之爭就是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就算國家高層也一籌莫展,要知道練武之人自有血性,朝廷鎮壓得越厲害,反彈就越狠。況且現在練武之人各大門派都滲透進入了軍政之中,牽一髮而動全身,誰敢輕舉妄動?」

蘇東嶽覺得荒謬。

他想笑,但卻並沒有笑。

他城府也深,不是簡單之人,當然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嘲笑。

同時,他也已經看出來,和魚北瑤接觸的這個男子有些不簡單,剛剛和「蔡先生」接觸,魚化龍又要邀請對方。

「蔡先生」他也知道是什麼人,南方武林真正的盟主。

魚化龍則是北方武林的盟主。

這兩人可謂是實力雄厚,一南一北,龍虎相爭多年,甚至滲透到了海外諸多華人圈子,等閑人根本入不了兩人的法眼。

「難道,眼前這個青年男子,是某個高官的後裔?代表政府?」蘇東嶽也只能夠這麼想,他橫看豎看,根本看不出來李含沙有半點武功,他眼光毒辣,出生大世家,修為深厚,看人絕對不會有半點差錯。

李含沙早就把蘇東嶽的情緒完全洞悉,不過他也不去理會,這些都是小事,鬼谷一脈的確很強,但哪怕是鬼谷子復生,也不過就和他在伯仲之間而已,又何況是別人?

到了他這種境界,已經是拳鎮山河,連天雷劫數,陰陽磁場都奈何不了他。

天已無法罰我,可謂是真正我命由我不由天。

「不知道李公子練過武沒有?這次是武林中的恩恩怨怨,如果沒有過人的武功,光憑權勢,恐怕無法壓下來一些事情。」蘇東嶽在試探。

「當然學過。」李含沙回答。

「哦?」蘇東嶽眼神一亮:「哪門哪派?我這個人最喜歡以武會友,有興趣我們可以較量一二。」

「含沙是將門之後,京城李家。」魚北瑤再次介紹。

她有些調皮,對於李含沙的功夫,她知道得清楚,幾乎是神乎其神,不在人間。因為她遭遇到危險,第一次被五龍之一,斷戰龍劫持,就是李含沙悍然殺死對方,把她解救了下來。

不過她對於武林中人知道得不深,還真摸不清楚李含沙是哪個門派的。只能夠介紹是軍方大佬的後代。

「難怪如此。」蘇東嶽更加坐實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是大佬的兒子學會一點武功,前來鍍金的。

武林中人,他很熟悉,但卻沒有李含沙這號人物。

因為李含沙和十步無常一戰,只有寥寥數人知道,僅限於京城的小圈子。而且他也不接觸人,名聲對於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身在南方的蘇東嶽自然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不知李公子有沒有意思,我們找個地方,切磋下武學?」蘇東嶽看出來,魚北瑤對於此人十分親近,心中就起了好勝之念。他在追求魚北瑤,自然想露臉,況且他非常自信,憑藉自己的武學,同齡人之中幾乎無敵。

「我要見魚化龍,沒有時間。」李含沙拒絕了,「北瑤,我知道你叔叔在等我,也不用吃什麼晚飯了,和他談完之後,我拉他和蔡先生,還有那些有血腥恩怨的門派人物,聚集下,說說話,那就玩事了。」

「事情哪裡這麼簡單?」蘇東嶽冷笑,很不舒服,因為李含沙居然不給他面子,直接說沒有時間,他平常都是高高在上,地位超然,被當眾下不來台,就有些尷尬,但好在他城府極其深,也沒有表現出來:「武林中人,血勇彪悍,不服政權,一怒之下,血濺五步。強龍不壓地頭蛇,還是小心謹慎的好吧,我也是南方武林中人,其實有些事情,還是讓武林自己解決的好,政府不要插手,靜觀其變。」

「這話有道理。」李含沙道:「每個圈子都有自己的規矩,我這次來倒也不是代表政府,是受人所託而已,其實南北武林恩怨和我無關。」

「這麼說,李公子是有足夠的武力,來鎮壓這些桀驁不馴的武林人物了?」蘇東嶽還在試探。

「也算是吧。」李含沙目光看向了遠處:「你叔叔派人來了,果然不愧是北十三省水陸兩道總瓢把子。」

「哪裡?」蘇東嶽一驚,倒是沒有發現,不過隨著李含沙的目光看過去,就看到遠處一個人走上天橋。

這個人身穿黑色休閑服,腳步沉穩,但似乎恍恍惚惚,如同鬼神。

看似緩慢,卻速度極快,會縮地奇術,在李含沙發現他的時候,就走上天橋,下個呼吸,就來到李含沙面前,微微躬身:「含沙先生,我師父來接您,讓您久等了。」

「血手大少,厲心。」蘇東嶽看見這個男子,大吃一驚,因為這是武林中赫赫威名的人物,縱橫在海外,擅長硃砂掌,一運氣起來,雙手通紅如染鮮血,所以落了個血手的名頭。

當然,也有此子殺人如麻,雙手沾滿鮮血,也是血手的來歷。

李含沙也看得出來,眼下的厲心身上殺氣纏繞,眉宇之間不怒自威,不是善茬。

從他的外號來看,此人是「十少」之一。

「你好,春少蘇東嶽。師父也請了你,請。」血手大少厲心笑容生動起來。

蘇東嶽也是「十少」之一,外號「春少」。

泰山東嶽,處於東方,東方乃是青木之位,對應青帝,四季之中屬春。所以蘇東嶽號稱「春少」。

當然,他的武功柔如春風,剛如巨木因而得名。

「久聞血手大少的威名。」蘇東嶽疾步上前,手前伸,是握手的姿態,但虎口如叉,向下擒拿,居然是分筋錯骨的手法「惡鷹捉蛇」。

厲心肩立沉,雙臂左右晃動,虛實分推,腳下一勾,打了個「小鬼推磨」。這是少林拳中短打殺招,中招者立撲地上,生死不知。

蘇東嶽的擒拿手法就施展不下去,但他腳步回扣,繞步躲過那腳勾,掌吐勁出,切入旁門,攻腰腎要害,乃是「鍾馗捉鬼」。

砰!

厲心手掌血紅,已催動了硃砂掌,手臂翻轉,掌如火焰,向上飄閃,居然就有燎燃之勢。這才是他的真功夫「烈火燎燃」。

兩人掌勁一碰之間,都是身軀大震,各退三步,似乎不相上下。

「好個烈火燎燃。」蘇東嶽負手而立,「看來的確有和我並列十少的資格。」

「鬼谷一脈的武功也神乎其神,我佩服。」厲心有異樣的神采:「似乎剛才春少還沒有施展出自己的絕學,我聽說你自創了一套青帝五拳,剛柔吞吐,變化莫測,有機會似乎可以見識下。」

「這裡不是動手之地。」蘇東嶽笑道:「等晚上有時間,咱們找個場地,好好切磋下,我們練武之人得一對手,簡直是上天賜的珍寶,怎麼樣?李少,既然你也是練武之人,如果我剛才的兩手還看得過去,等下比劃兩下子如何?」

此言一出,頓時厲心的神色有些古怪,「春少,你確定要和他比試?」

「怎麼?」蘇東嶽皺眉,「他是上面派來的,似乎要化解南北武林恩怨,如果沒有手段,我是不會服他的。」

「我們十少加起來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對手。」厲心啞然失笑:「春少你想多了。」

「什麼?」蘇東嶽一震,不可置信:「厲心,你在開玩笑么?不要侮辱自己的武道。」

十少個個都是獨當一面的高手,以一敵二的事情基本不可能發生。雙拳難敵四手,這句話不是虛言。

「我說的是真的,別說十少加起來,恐怕就算再加我師父和那蔡先生聯手,也只有甘拜下風。」厲心看了李含沙一眼,有高山仰止的情緒。

「你生病了?在說胡話?」蘇東嶽渾身噼里啪啦作響,猛轉身,面對李含沙:「難道你是武神?我不信,如果你真的能讓我服氣,我們蘇家全力支持你化解南北武林恩怨。」

「也好,鬼谷子一脈能量極大,有你蘇家的幫助,我倒是省去不少口舌。」李含沙並沒有動手:「我和你直接動手,你也看不清楚自己是怎麼輸的,那麼我就借你屬下的身體和你印證下武學吧。」

「什麼叫做借我屬下的身體?」蘇東嶽不知道李含沙在說什麼。

砰!

就這個時候,蘇東嶽的一個屬下虎躍狼奔,猛撲上來,就是一拳,發出悶雷似的勁,居然擊向他的後背。

「鐵男,你幹什麼?」蘇東嶽腳踏七星,閃爍而開,看自己的屬下攻擊自己,簡直不敢相信。

這個叫鐵男的屬下身材魁梧,修鍊武功多年,一拳不中,穩如泰山的站立,發出來聲音:「這個身體不錯,修鍊了通背纏拳,有十多年的苦功,應該是你的師弟。」

「你的聲音,鐵男,你到底怎麼了!」蘇東嶽好像看見了鬼,因為這鐵男的聲音根本不是自己的,而是李含沙的,就好像是李含沙附身在了鐵男身上一樣。

「借屍還魂!」厲心看見這一幕,幾乎要跪下去:「以無上之精神,操縱人之軀殼,天啊,這還是武學么?」

...................................................

{這章有三千多次,龍蛇之拳鎮山河,李含沙的故事已經有了15萬字了,我稍後會發到縱橫去,作為一本書,這樣大家看起來也完整一些。不過這本不是新書,字數不會很多。新書是一個很好玩的故事,類似於陽神。大家隨時關注我的公眾賬號和縱橫中文網星河大帝更新章節,過幾天就會出現新書的預告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07章 借屍還魂

8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