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第三十章 燃怨之火

第七卷第三十章 燃怨之火

彈指間,強敵灰飛煙滅。↖

任是想象力再豐富的人,也想象不到這眨眼之間的逆轉。

只見血色的火光一閃,剛剛還威凌全場的怨血異形就在陡然間化作一捧飛灰四散。

從魔王到骨灰,說實話,這中間的反差實在太大,震得在場的眾人都有些回不過神來的感覺。

最後,還是身經百戰的獨狼第一個反應過來。

他突然抬起肩炮,藍光閃爍間,一炮便轟在了封閉眾人退路的大門上。

「轟!」

蒼藍色的火光吞吐,把陸仁一行人的臉色也照耀得明滅不定。

然後就在這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里,陸仁聽見獨狼喊出的一個關鍵詞。

「……母皇卵!」

「操!」

聽到這個詞語的瞬間,陸仁的臉色也跟著陡然一變。

他不會忘記,儘管異形掌控的人類高層明面上是想把他們和獨狼一起一網打盡,但是這所有事情的真正起因,卻是那一枚被他們搶回聯盟總部的母皇卵啊!

「聯繫你的人!別讓它們得逞,不然大家一起玩完!」

焦急中,陸仁板著臉一把推開了獨狼,同時把手按在了剛剛才被獨狼轟了一炮的密閉門上。

不得不說,這門的材質也是劃時代的。

被鐵血戰士最強悍的單兵武器炸個正著,按理說便是主戰坦克的正面裝甲,通常也只有融化的命運,可是這門上竟然只留下一片摸上去微微有些燙手的焦痕。整個門體卻絲毫無損,依然牢牢固守在東美洲隊和自由的通路之間。

「咒怨怨氣!」

怨血異形已死。陸仁的怨氣也重新得到了解放。

面對著能夠任性肆虐的怨氣,這堅固的大門也終於露出了脆弱的一面。

「嗤嗤嗤——」

無數蒼白如紙的鬼手拂過。整個會議室里,響起了一片彷彿塑料被熔化的聲音。

剛剛還堅不可摧的大門,此時卻像是烈日下冰消瓦解的雪糕,迅速變成了一灘乳白色的黏液。

「走。」

陸仁抬腿欲走,然而忽然一道黑影從他身旁一閃,從破損的門洞里擠了出去。

「我走先。」

陸仁定睛一看,這黑影不是何錚又是誰?

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手上依然擎著那面劣質盾牌,然而臉上堅定的神情。卻讓陸仁恍然覺得他抱了一座大山在懷裡。

「好,你走先,掩護大家。」

陸仁微微頷首,突然抬手一指,不遠處的一個拐角背後,頓時冒出一片血色的火光。

「烘——」

火光一閃,下一秒,無數還帶著火星的餘燼「呼啦」一聲散了一地。

灰黑色的灰燼堆里,隱約還能看到一些沒完全燒化的人類殘肢和裝備遺留物。

「啊!」

陸仁的突然出手。倒是把旁邊的水雲歌嚇了一大跳。

她的精神力掃描才剛剛展開,甚至還沒看清來人的樣子,陸仁就已經悍然出手,將整整一個小隊的人類衛兵燒成了灰燼。

這是何等殘酷的手段!這是何等從容的心態!

事實也確實如此。在經歷了剛剛秒殺怨血異形的戰鬥之後,陸仁對於這些普通人類士兵,在心裡上就有一種天生的優勢。

「從現在開始。所有的人類都是敵人,格殺勿論!」

陸仁冷喝一聲。舉步就向前走去,在他經過的道路上。無論前後左右,只要有人類靠近他十米以內,他便會一指虛點過去,將對方活生生燒死當場。

這也是他之前在生死之間領悟的新技能。

要知道,人活一世,除了那些真正斬斷因果、跳出紅塵之外的高人,其他人等身上或多或少莫不纏繞著怨氣的存在——對於弱者來說,被欺凌之後,深深的怨恨埋葬心底,終身難化;而強者橫行無忌,身上更是不知纏繞了多少弱者的血淚——陸仁的法子,便是用自己的一縷怨氣為引火之物,點燃敵人身上的怨氣,弱者固然是五內俱焚,從心靈深處燒成灰燼,而強者也難免被周身纏繞的怨氣包圍煅燒,相當於在極短的時間內承受所有受害者的傾力一擊,其殺傷力更是強悍到了難以言喻的地步。

這樣的技能,便被陸仁命名為了「燃怨之火」!

其實最開始,他是想把這種火焰直接命名為業火的,但是轉念一想,比起傳說中那燒盡夙世罪孽的業火,他眼下所能點燃的火焰,頂多不過觸摸到了一絲業火的真意,離那真正的業火還差著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呢,因此也不敢託大,只顧名思義,起了一個「燃怨之火」的名字。

而且,作為輪迴世界的一條鐵則,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

這燃怨之火威力絕倫,但是也絕非毫無代價的。

首先,只有他本身領悟的怨氣——例如「衰老」、「迷亂」之類——才能作為引火物,而主神兌換的咒怨、午夜凶鈴等怨氣都沒有這個效果;其次,作為引火物的怨氣將被完全消耗掉,而要再度生成這些怨氣,至少需要十倍份額的主神兌換怨氣;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生成怨氣的過程,是需要不斷消耗生命力來維持的。

這時就能看出陸仁兌換劍齒虎血統的好處了,這種擁有強悍自愈能力和超長壽命的血統,正是對應生命力消耗的良方上策。

隨著陸仁不斷使用燃怨之火焚燒周圍的敵人,他頭上的髮絲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灰白,不過很快,從他軀體深處澎湃而出的生命力,又迅速補充了這種消耗,使其重新變得烏黑,而他臉上的皺紋也是如此,不斷生成又不斷舒展。

蒼老和青春,兩種水火不容的狀態,此時卻在陸仁的身上交相呈現,顯示出一種完美的平衡。

當然,還有強大。

他從未有過的強大。

「轟——」

陸仁面前,一台兩足行走的機甲驟然一頓,渾身裝甲的縫隙里血色火苗噴出幾尺高,緊接著只聽「噹啷」一聲,機甲猛地癱軟了下去,正要抬槍的動作也隨之沉寂。

「走吧。」

陸仁冷著臉,與已成廢鐵的機甲擦肩而過,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在他面前不遠,聯盟指揮部的大門已經赫然在目。

陸仁就站在門的這一邊,離象徵著門檻的黃線只有短短一步的距離。

門外的那一邊,人山人海一般的士兵列陣以待,黑洞洞的槍管樹立,如同一片散發著死亡氣息的荊棘叢林。

一步生,一步死。

陸仁背對著自己的隊友,突然露出了一個微微的笑容,輕聲道,「那麼,就讓我們看看,到底誰生,誰死?」(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無限智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無限智者目錄 無限智者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卷第三十章 燃怨之火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