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第683章 最後的抉擇(為新書求支持)

683.第683章 最後的抉擇(為新書求支持)

(帝國一書快要結束了,在是否寫一戰的問題上,無語也曾考慮過,但是在完成一戰的布局,也就是中德俄奧聯盟的情況下,一戰的結果幾乎是沒有懸念的,實在是沒有寫的必要了,希望大家能夠理解……無語的新書《鐵血宏圖》已經同步更新,您的每一個推薦、每一個收藏對於《鐵血宏圖》而言,都是極為珍貴的!新書不易,還請大家多多支持,拜謝!《鐵血宏圖》小說群:150536833,歡迎書友加入,一起討論劇情!PS:這推薦是為新書求的!大家可不要投錯了!)

「回首往事,直到今天,每每回顧歷史的時候,我們總是會為那一代人的決心和勇氣而驚嘆,是什麼樣的勇氣在支撐著他們?是什麼樣的意志讓他們在做出了那個決定?

讓我們回到帝國九年,那一年,第二個「五年工業計劃」正在進行之中,在「經濟統制」政策下國家工業化的高速運轉,國民經濟顯得空前「繁榮」,但是本國經濟與工業實力仍然遠遜於美國。而此時的美國已經移居世界第一工業強國長達二十餘年,美國的綜合國力遠高於中國。這裡簡單的舉例一組數據:

美國的國民收入是中國的7倍

美國的鋼鐵產量是中國的3倍

美國的煤炭產量是中國的1倍

美國的商船噸位是中國的4倍

美國的工業產值是中國的17倍

……

可以說,美國在各方面都領先於中國,在這種近乎於極端的對比之下,任何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國力的絕對差距,在這種情況下,當時的人們為什麼會做出那個選擇?

我們應該去看另一個列表,也許我們會明白那個時代的人們為何會做出那樣的選擇。

1770年英國開始的產業革命,到19世紀末,在歐美有了很大發展。這些先進國家,為了取得其產品的市場和原料而侵略未開發的亞洲:

(一)荷蘭自1596年至1757年入侵印度尼西亞。

(二)英國於1661年入侵印度的孟買,1686年入侵加爾各答,1770年入侵澳大利亞,1824年入侵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從1858年到1877年使印度帝國全部國土淪為殖民地,此外,於1886年入侵緬甸;

(三)法國自1857年至1885年入侵印度支那;

(四)俄羅斯於1898年入侵菲律賓,並逐步使其成為殖民地;

(五)對中國,通過1840年英國與滿清的鴉片戰爭,滿清政府將香港割讓給英國;1887年將澳門割讓給葡萄牙……

在時光進入二十世紀,帝國建元時,來自西洋的危險如同達摩克利斯之劍一般懸於帝國以至於整個亞洲有色人種的頭頂,對於時人而言,他們所需要考慮的更多的問題是——生存!

正如《哈姆雷特》劇中的那句話「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抉擇》

海軍部大樓,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人們似乎能夠感覺到這裡的氣氛正在發生著變化——從兩個月前開始,根據海軍部的命令帝國海軍所有官兵一率結束休假,儘管並未有命令進入戰備值班,但是要求所有的官兵進入待命狀態。

也正是從那時起,海軍各基地的氣氛驟然緊張起來,而相應的作為另一種反應——各船廠的軍艦建造速度亦被要求加快。

戰爭會在明天爆發!

在帝國陸海軍中,這是一句來自陛下的訓示,是每一個陸海軍官兵都必須銘記的,這句訓示被印于軍人證件上,時刻提醒著他們——戰爭隨時可能爆發,和平隨時都有可能結束。

正如現在——戰爭的陰雲在天空中聚集著,誰也不知道戰爭會在什麼時候爆發,誰也不知道和平會在什麼時候嘎然而止。但每個人都很清楚,此時,不過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

「……」

在海軍部地下的作戰室內,海軍部以及海軍參謀本部舉行的聯席會議上,作為海軍大臣的韓徹只是半閉著眼睛聽取著參謀長以及參謀官的講述,他們講述的內容非常簡單,無非就是。對美作戰方案罷了。

對美作戰!

實際上,從美國開始組建「大白艦隊」時,海軍便開始制定對美作戰方案,從帝國四年起開始的「太平洋海軍演習」實際上,就是以美國為假想敵進行的一系列的演習,實際上,這一作戰方案最初就是由韓徹本人提出的。

也正因如此,韓徹閉上眼睛都能說出作戰方案的核心內容,也正因如此,他才會顯得有些走神,或者說心不在焉,倒不是說他這個海軍大臣並不關心作戰方案,而是因為他知道,這個方案最大的漏洞是什麼地方。

不是海軍的實力對比,在海軍的實力對比上,帝國海軍還擁有優勢,這多虧了當年在陛下的主張下海軍搶佔了「戰國艦」的先發優勢,從「戰國艦」的設計,再到衛青級巨艦的15英寸巨炮,帝國海軍所擁有的噸位上的以及火力上的先發優勢,保證了海軍在接下來的一至兩年內,於太平洋上對美國海軍的絕對優勢。

但這又能怎麼樣呢?

作為海軍大臣的韓徹曾留學於美國,實際上帝國海軍中65%的高級將領都有留學美國的經驗,也正因如此,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美國,了解太平洋對岸的那個國家的實力了。

和美國打仗,去數一數美國的煙囪吧!

韓徹想到了秋山真之的話語,他雖然因為身體原因已經從海軍退役了,但是卻關注著外界的局勢,在意識到中美現在的矛盾激化到極致,大有隨時開戰的可能時,秋山立即離開了九華山的寺院,在韓徹的家中與他長達了整整一夜。

「……美國鋼產量是2851萬噸,而我們的才只有多少?有現在,看到帝國羸弱的骨架上好不容易長出了那麼點肌肉,很多人都狂妄的不知所以了,他們覺得我們已經具備挑戰美國,甚至挑戰世界的能力了,可是他們顯然忽視了,兩國之間的絕對國力差距……」

絕對國力差距!

這才是韓徹所憂心的。

怎麼能不憂心呢?

閉上著眼睛,韓徹並沒有繼續去對比中美兩國的國力差距,而是思索著如何彌補這種國力差距,這才是現在需要解決的問題,否則的話,中國根本就不可能贏得戰爭。

怎麼辦?

「陛下,經過二十年建軍,目前帝國固然取得一些成績,尤其是海軍抓住海軍的技術變革搶佔了先發優勢,從而使得海軍軍力以達到頂峰狀態,對美國擁有15%的相對優勢,但考慮到美國的國力,我們認為美國全力追趕的話,最遲24個月,就可以追回這一優勢,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能利用現有的力量迅速消滅對手,那麼進入消耗戰後,我們將必敗無疑……」

御花園的步道之中,亦步亦趨的跟在陛下身後的韓徹,用平靜的語氣講述著一個事實。

「是啊!」

默默的點點頭,唐浩然並沒有否認這個事實,現在他發現自己似乎變成了另一個「裕仁」,在對美開戰時,國力的絕對懸殊,讓他整個人變得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另一個時空中,日本對美開戰的教訓似乎歷歷在目,日本挑戰美國對於後世的許多人來說,就像是一個笑話,是的,怎麼不是一個笑話呢?那是一個羸弱的嬰兒去挑戰一個巨人,這是何等的可笑?

而現在,中國與美國之間的對比呢?

未嘗比另一個時空中的日本強上多少,或許1911年的美國實力遠不及數十年後,但是其仍然穩居世界第一工業強國的地位,在總體戰中,比拼的是什麼,最終,所有的戰爭比拼的僅僅只是國力。

在人類進入工業時代之後,戰爭與其說比拼的是將軍們的謀略,倒不如說是在比拼國家的實力,國家的實力強大可以令平庸的將領變成當世名將,國力的弱小也可以讓當世名將遺恨滑鐵盧。

現在,隨著中美矛盾上的激化,戰爭大有一觸即發之勢,而相應的問題又來了——國力上的差距離是無法迴避的。

他們是不願意同中國進行戰爭的!

最初的判斷是何等的可笑!

想到這裡,唐浩然的眉間閃過一絲憂慮,現在怎麼辦?

難道就這樣做等戰爭爆發嗎?

國力上的絕對差距,應該如何彌補?

「韓徹,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是堅決反對開戰的是嗎?」

突然,在沉默良久之後,唐浩然看著韓徹開口問道。

現在如果妥協讓步的話,還有沒有機會挽回局面?

「陛下,那是曾經……」

儘管並不願意麵對,但韓徹最終還是選擇了面對現實。

「臣最初之所以堅決反對開戰,是因為中美兩國的國力絕對差距,在這種情況下,開戰無疑是不智的,可是,我們必須要看到的是「托雷翁慘案」后,中美兩國的矛盾已經呈現同白熱化,現在美國國會更是批准其陸海軍的大規模擴充,根據美國的戰爭潛力計算,假如我們不能夠利用當前的些許優勢,那麼最快24個月,最慢36個月後,藉助世界第一的工業基礎以及經濟基礎美國的陸海軍實力都將全面超過我國,六年後,其將會把我國遠遠的甩在身後,到時候我們就必須要面對一個現實問題……」

沉默片刻,韓徹的微微鞠躬道。

「需要考慮在太平洋防禦鏈上進行國土防禦,儘管我們擁有從堪察加至菲律賓的防禦鏈,但是這個防禦圈卻是脆弱的,一但為美國所突破,國土防禦的問題將會擺在我們的面前,無疑這將是極為不利的,因此……」

作為海軍大臣,韓徹曾一度反對對美開戰,但是當問題不可避免的時候,他卻從反戰派變成了主戰派,之所以主戰,是因為他對美國實力的了解。

「現在對於我們來說,最為有利的選擇就是趁著美國實力尚且不足,我國實力處於優勢之時,集中力量,爭取通過一次或者幾次艦隊決戰,徹底瓦解其於太平洋上的海上力量,直接威脅到其西海岸……」

韓徹向陛下講述著海軍的計劃,對於這個計劃,海軍可以說是信心十足,畢竟,海軍曾在更遠的遠方進行過大海戰。

「少縮回行動要在不得已開戰的情況下,於開戰之初就解決位於西海岸方面的美國太平洋艦隊主力部隊。這次戰役能否獲勝,將決定我軍今後一切戰役的命運。海軍的想法是,在開戰之初,直接進攻巴拿馬!」

「巴拿馬?」

唐浩然詫異的看著韓徹。

「是的,陛下,美國海軍深知其實力稍遜於我國,而受限於運力,我們不可能有足夠的力量用於進攻美國本土,畢竟,我們只有434萬噸商船,在這種情況下,保障上百萬軍隊於美國本土進行作戰,根本沒有任何可能性,甚至維持南洋作戰都存在著一定的困難,因此,美國方面非常清楚,他們只需要守衛港口,確保艦隊於西海岸的存在,既是勝利,兩年後,待到其實力超過我們時,美軍才會尋求海上決戰,而我們必須要在最初一開始,就想辦法把美國太平洋艦隊從要塞中拉出來,也就是巴拿馬!」

「海軍的戰略是攻其必救之地?」

唐浩然立即明白了海軍的想法,就是引蛇出洞。

「是的,陛下,現在巴拿馬主體工程已經完工,其加通湖正處於蓄水階段,一但蓄水完成,美國海軍戰艦既可通過運河進入太平洋,而不需繞道雷恩角,因此巴拿馬運河可以說是美國兩洋艦隊之命脈,假如我們派遣陸戰隊奪取巴拿馬運河,那麼即便是明知道危險極大,美國海軍亦只能派遣艦隊阻擋我軍對巴拿馬登陸部隊的支援和護送,從而令其做地自守計劃劃為泡影……」

儘管韓徹並沒有進一步解釋,但唐浩然卻從其話語中意識到一個問題,巴拿馬登陸部隊在某種程度上就是誘餌,這支誘餌非但不是三流的部隊,而且將是陸戰隊以陸軍的精銳部隊,他們的目標並不是奪取運河,而是為了讓美國派出他們的艦隊,而在上萬公裡外的美洲進行遠距離登陸作戰,所面對的後勤考驗無疑將會從未曾有過的,甚至可能會因為海軍的戰略目標是美國艦隊,可能導致另一種結果——十數萬精銳陷入巴拿馬的雨林之中……

也許,這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吧!

「犧牲很大啊……」

陛下的感嘆讓韓徹深鞠腰身說道。

「本來,這次作戰的目標就是為了殲滅或重創美國太平洋艦隊,至於巴拿馬運河,則是副屬目標,如果奪不下的話,可以爆破炸毀,但是無論如何,都必須要讓美國人看到我們的決心……所以,海軍會千方百計的保證二十萬陸上部隊的初期作戰,至於以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國的朝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帝國的朝陽 帝國的朝陽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683.第683章 最後的抉擇(為新書求支持)

9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