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三寸不爛且混飯(求收藏、求推薦)

1.第1章 三寸不爛且混飯(求收藏、求推薦)

陽光下的海風濕潤而柔和,一望無際的大海會令許多人沉醉******的遼闊,在「粵秀」號輪船的甲板上,可以看到不少乘客於甲板信步遊走,時而閑看海上景色,不過相比一等、二等艙甲板上人們的信步閒遊,三等艙的乘客只是出來透口氣罷了。

相比於擁擠的三等艙甲板,位於上層的頭等艙甲板上,人並不多,長長的甲板上,不過只有十幾人,而且大都是外國人,既然身著西裝的紳士,也有穿著華麗長裙的婦人,當人們於甲板上信步閒遊時,一個穿著襯衫的青年人朝著船艉露台走去,沿途在甲板上遇見的人們則不時的把視線投向這個青年,偶爾一些頭戴禮帽的紳士從他身邊經過時,會主動的向他脫帽致敬,而他也會點頭還禮。

在頭等艙甲板上,亞洲人本來就很少見,儘管「粵秀」號輪船航行於申穗線上,乘客也都是以清國人為主,雖是如此頭等艙也鮮見清國人,清國的有錢人大都會選擇二等艙,更何況,這個身個頗高的亞洲人本來就會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而且所有人都會向他投去了好奇的目光,而在好奇的同時,看到他的衣著時便覺得幾分古怪,與普通的清國人截然不同。

他上身不知為何只穿著一件白色襯衫,下身是得體的黑色長褲,腳上的那雙黑色皮鞋雖然有一些污垢,但在陽光下卻依然閃閃發亮,他的衣服、皮鞋無一不顯露出精緻的做工,如果他身上再穿一件得體禮服,沒有人會懷疑他是一個富有的紳士,但……顯然這個人現在的情況似乎並不太妙。

白色的款式極為新奇的絲質襯衣帶著些許皺紋,甚至還有一些灰跡,臉色也顯得有些蒼白,這一切都為這個人添上了一種說不出的狼狽神情,可雖顯得有些狼狽,可任何人在他的身上都感覺不到狼狽。

或許他是一個富有的紳士,或許在來的時候碰上了海難?

人們在心中如此揣測著,就在人們的揣測中,唐浩然卻頗感興趣的朝著船舯的煙囪看去,煙囪內噴吐著黑色的煤煙。

「粵秀號!」

於心底念叨著船名,儘管已經過去一天,但唐浩然卻依然能感覺到內心的震驚,震驚的並不是船名,而是時間。

1889年10月15日!

不,今天已經是16日了!

1889!

1889年發生了什麼大事?

或許,對於這一年的大事,唐浩然並不了解,但是在未來的幾十年間發生了什麼,卻早就刻進了每一個中國人的記憶中。

五年後,1894年甲午戰爭!1895年馬關條約,1900年庚子之變,1901年辛丑條約……

一個個刻骨銘心的歷史名詞,在唐浩然的腦海中翻滾著,同時還有那句在歷史上大名鼎鼎的,甚至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寫入詔書中的那句——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

於唇邊輕喃著這句「名言」,看著周圍那些原本應該只存在於歷史照片或電影中的人們,唐浩然卻只覺得心中熱血沸騰,既然現在自己來到了這個大時代,不作出番大事業,怎麼對得起老天爺的「青睞」呢?

「咕嚕!」

就在那雄心壯志浮現出來的瞬間,腹間的傳出的聲響,還是讓把唐浩然從浮想聯翩中接回到了現實里。

「先去混口飯吃吧!」

不想吃還罷,意念對飯的渴望,更是進一步刺激著那空空如也的胃囊。由於肚子在飢腸轆轆地作響,甚至唐浩然能胃壁也有點疼痛了。似乎他曾聽人說,胃裡長時間沒有東西的話,會造成胃壁互相摩擦,最終誘發胃潰瘍。

「不想這個了,先去想想怎麼收拾那些洋鬼子再說!」

對食物的渴望,讓唐浩然在腦海中思索著自己曾聽說過的一些發生在歐美的趣事,甚至還有這個時代的歐洲宮廷奇聞,正是靠著那些從美劇中學到的笑話,唐浩然成功為自己混到了二等艙的艙位——二等艙的工艙。

雖說不用到底層的充滿異味的三等艙居住,但商船並沒有義務給唐浩然提供食物,那位阿里德安船長倒是大發慈心的同意他在船上做工——鍋爐房的煤工,但他還是毫不猶豫的的拒絕了,雖說不知船上鍋爐房的情況,但並不見得會比煉鐵高爐爐前輕鬆多少。

現在,吃飯只能靠自己了。

「他媽,早知道會穿越,真應該買塊表!」

忍受著肚中的飢餓,揉著肚子,唐浩然在心裡暗自抱怨著,曾幾何時,在無數網路小說中,手錶那玩意可都是主人公的第一桶金,無數指點春秋、談笑河山的人物,可不都是靠著他發了家致了富,抱了美人不說,最後甚至還得了國家!不是成了一代人傑,便是成一代梟雄!

自己可好,成天拿個手機當手錶,典型的吊絲啊!

結果弄現在好不容易中了頭彩,結果……

「哈哈……」

前腳剛進餐廳,趙鳳昌便聽到餐廳內的傳出一陣笑聲,在那陣笑聲中可以聽到一些外語,待進了餐廳才看到,在一張大餐桌上,擠坐著二十幾個外國人,正要吩咐侍者準備飯菜,他卻被那餐桌上的一個短髮青年吸引了,之所以被其吸引,倒不是因為他是國人相貌,也不是身上的那身洋裝,而是因為在那餐桌上他才是主角,所有的洋人都在看著他,聽他在那裡用流利的英語說著什麼。

並不懂英語的趙鳳昌雖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卻對他能把這群洋人哄得團團轉佩服的緊,於是便沖著一旁的侍者招呼了下。

「這個人是誰?」

「回大人話,這人叫唐浩然,是船長昨日從海上救下來的,他搭乘的「亞里德安」號遭遇了海難!」

哦?

侍者的話頓時引起了趙鳳昌的興奮,看著那位在一群洋人間如魚得水的唐浩然,更覺得的詫異非常,在廣州市時沒少同洋人打交道的他,自然知道那些洋人骨子裡瞧不起中國人,可這個遭了海難剛被救上來,便同洋人打的這般火熱,且又被他們邀於同桌用餐,這打交道的手段倒是罕見。

餐廳里的華人侍者見這位趙大人似乎對這人感興趣,便連忙討好似的賣弄道。

「昨個我聽人說,這位唐先生是美國名牌大學畢業,而且遊歷過歐洲,會說十幾國的洋話,昨個,他被救上來之後,不過只和船長聊了一會,船長便讓他住進二等艙,而且還特准他能頭等艙的餐廳里同那些洋人一同吃飯,昨個、今個,他吃飯都是那些洋人掏錢,……」

話時侍者看著唐浩然倒是佩服起來,一副恨不得自己變成他的模樣。

「哦!」

輕聲一聲,趙鳳昌看著唐浩然,越看越是好奇,可聽不懂英語的他,只能在一旁聽著,眼瞧著這人在那裡一邊口不停地說,一邊手舞足蹈,那些個洋人頻頻點頭,時時露出會心的笑意,看得出那些洋人似乎是很欣賞這個人的。

恰在這時,一個人也跟坐了下來,趙鳳昌扭頭一看來者,便連忙說道。

「湯生,你懂十幾國語言,你知道他在說什麼?」

進入餐廳時,辜鴻銘同樣也注意到了那個坐於長餐桌上的青年,對於懂十幾國語言的他自然聽懂了他在說什麼。

「是不是也是什麼狄根斯、莎士比亞吧!」

趙鳳昌笑說道,當年他在入幕時就是同香帥談論狄根斯、莎士比亞還有牛頓什麼的,香帥那曾聽過那些,頓時引其為奇人,便成了香帥的「洋文案」。這會瞧著這位侍者口中同樣通曉十幾國語言的唐浩然,便直接拿辜鴻銘的舊事開起涮來。

「他說的倒不是狄根斯、莎士比亞……」

同僚的玩笑聽在辜鴻銘,只是讓他微微一笑,然後頗感興趣的瞧了眼那個青年,笑說道。

「只是一些逗人的笑話,雖是稍顯俗落,可這人倒也幾分才學,尤其是其於各國遊歷的經歷,於國人間確屬難得。」

恰在這當口,那邊卻已經散席,趙鳳昌瞧著那人與那些洋人握手告別時,無意卻瞧見他眉間閃動的些許得意,便更好奇起來。

「可累死我了!」

走出餐廳時,唐浩然忍不住長嘆一聲,甚至還用手似模似樣的擦了把汗。

那些外國佬全不像昨天那樣,光是聽聽自己說笑話,與昨日不同的是他們總會在大笑之後,意猶未盡的同自己談論本國的人情風土,雖說讀大學時泡論壇的時候,同人爭論過歐洲近代史,而且常泡旅遊論壇,自然知道世界各國的名勝美景,但在一群正宗的19世紀80年代末的英國人、法國人還有德國人面前談論19世紀的各國風土人情甚至時事,那可不是找死。

虧得自己靠著對歷史的了解,到最後不單把他們一一說服,勉強混過一關不說,甚至那個英國佬安德烈還向自己發出一份工作邀請。

「他媽,混口飯吃也不容易啊!要不是沒飯吃,我至於混到這份上嘛……」

剛走到門邊,原本想與這年青人結識一番的趙鳳昌恰好聽到了這句話,頓時便笑出聲來,耳邊的笑聲讓唐浩然一愣,扭頭卻看到一穿著黑綢唐……不對,應該是馬褂的人站在門邊,正笑看著自己。

「你先前是在蒙那些洋人?」

趙鳳昌笑看著面前的青年,這會他算是明白了,這青年與一眾洋人夸夸其談全是為了混口飯吃,而究其原因嘛——身無分文。

(新書上傳中,需要各位大大的支持,無語拜謝多年來大家對無語的厚愛與支持,《帝國的朝陽》應該是一部很爽的架空小說吧,近代歷史太過沉重,晚清更是如此,這本小說,嗯,只有一個宗旨,血讓別人去流,讓我們去歡笑!求收藏,求推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國的朝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帝國的朝陽 帝國的朝陽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第1章 三寸不爛且混飯(求收藏、求推薦)

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