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二章 一絲破綻

第四千零二章 一絲破綻

那一滴滴如同滾油般的精血,從那名奉天皇朝叛徒的身體當中流淌出來時,本身便會散發出驚人的溫度。

普通血液在這樣的高溫之下,早就已經被蒸發或者焚燒成灰燼了,然而這些融合了血肉精華,以及血液精華的結晶,卻對高溫有著一定的耐受性。

周圍一群人好奇的觀察著,他們既想要確認,左風是不是在耍花樣,同時也希望能夠大致判斷,左風整個計劃到底有幾分把握。

這幫人也都不傻,當然也清楚,左風不可能完全說實話,只是在重要的一些關節上,他不可能故意欺騙大家,因為那樣反而會破壞現在局勢的平衡,這是雙方都不想見到的。

另外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他們想要竊取左風的手段,既然自己隊伍當中,就有陣法師,那麼他們如果知道了左風的手段和計劃,就可以考慮接下來,將左風踢開后,自行修復這冰台陣法了。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總比被別人牽著鼻子要好。

然而龐林偷偷看向沈旺,向其投以一種詢問的眼神,卻是見到對方滿臉無奈的搖了搖頭。

開玩笑,就算是陣法水平再如何強悍,也終究不能夠擁有那麼強大的控火能力。別說在場沒有火屬性凝念期強者,即便是有也不可能操控此時的那兩種火焰。

夕炎和鬼炎那可都是人火,屬於萬中無一品質極高的火焰,火焰本身就已經蘊含了特殊的規則屬性,又怎會受到一般武者精神領域的控制。

而左風在忙碌之中,嘴角不易察覺的微微勾起,周圍那些人的小動作,還有他們的小心思,左風心中還是比較清楚的。

所以他一開始便先來煉化精血,並藉此來修復冰台陣法。或者換一種方式來描述,修復冰台陣法的步驟有幾個,他是故意先進行這一步,就是要讓他們看明白,除了自己別人根本做不到。

其實以兩色火焰,淬鍊武者身體當中的血肉凝鍊精血,這其實只是表面上的困難。那些被其提煉出來的精血,想要被順利融入到冰台內部,凝鍊符文其實也同樣十分困難,

最後是那些精血所刻畫成的符文,一點點的融入到冰台深處的陣法當中,必須要環環相扣,中間不能夠有停歇和遲疑。

左風也是在一步步調整修改陣法時,才發現困難重重,自己最初的時候,明顯低估了其中的困難。

不過左風從始至終,就不是一個害怕挑戰的人,或者說面對符文陣法的時候,他要比別人更容易沉下心神,甚至將意識融入到冰台當中。

雖然這具身體的控制,還未能夠達到與精神意識完美結合,不過念力本身的運用,卻已經不會受到任何的限制。

上千根念絲在念海當中同時轉動起來,堪比御念期的恐怖念力,便直接如同水銀瀉地般落在冰層之上。

原本這冰層不僅能夠阻擋全部攻擊,同時還能夠阻擋全部的探查,可是當精血凝鍊成的符文,融入冰層內部的時候,左風的念力便也得以一併滲透進入內部。

這下方的冰層內部,擁有的是整套巨大的陣法,其複雜程度遠甚至不下於八門拘鎖大陣中的任何一門。如此複雜到令人髮指程度的陣法,若非左風早在之前,冰台陣法浮現在冰層上,他通過朝陽雷炎的聯繫,利用兩色火焰探查的時候,已經了解整個陣法的全貌,他根本不可能夠在此時進行修復。

在龐林等人的眼中,那些由精血凝鍊成的炙熱符文,就好像一縷縷特殊的能量,融入到了冰台內部的陣法中。

每當一枚精血符文落入其中,周圍便立刻有無數複雜到難以想象的陣法脈絡,直接顯現而出。

不過也只是顯現出很短的時間,便會又會逐漸的消失,然後人們就只能夠看到,一道簡單若鎖鏈般的陣法,保留在冰層的最上方。

輕輕的邁步向前行去,左風的臉上還在盡量的保持著平靜,其實一顆心都已經提了起來,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工作十分兇險。

因為稍微出現一點點的差池,整個冰台陣法就會被毀掉,到時候也休想再傳送離開,甚至於陣法若是崩潰,身處冰台上的人,都有可能被爆炸直接吞噬屍骨無存。

當然,這些情況左風是不可能告訴別人,尤其是龐林這些傢伙的。他還要故意裝出一副從容不迫,所有事情盡在掌控,揮手間輕鬆愜意就能修復陣法的模樣。

早先左風已經做過一點準備,其中一方面是將那九根冰柱聯繫到一起的陣法,用秘法給進行提升。

這是藉助冰台陣法內,原本就擁有的冰柱間彼此聯繫的陣法,只是左風將他們重新激發的時候,主動出手幫其中一部分符文壯大,使得九柱連環的陣法,成為現在冰台陣法的主陣。

原本冰台陣法內的九柱連環,只能算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陣。因為當冰台陣法正常運轉的時候,並不需要藉助九柱連環,因為能量本身就是平衡的。九柱連環使得大陣,會更加的趨於平衡和穩定,不會在傳送的過程中出現嚴重的意外後果。

然而陣法沒有出現意外,之前的傳送過程偏偏出現了意外。因為傳送陣法剛剛啟動的一瞬間,其中的那幾名武者便已經徹底死去,所以陣法等於是從內部強行停止。

好像快速前行的戰車,突然內部出現一股力量,致使其強行停止,不可避免的會讓戰車內部受損。

這冰台陣法也是如此,它的突然停止,不光讓其中幾處陣法受損,內部結構也都出現了鬆動。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將受損的部分修復,也很難完成傳送。而左風恰恰就是抓住了,這冰台陣法內部,原本非常不起眼的九柱連環輔助小陣加以利用。

以自己的力量,來強化九柱連環,使其從輔陣變成為了主陣,這樣一來可以避開冰台陣法中,幾個結構鬆動和錯位的部分,強行發動最後的傳送陣法。

這就是左風最初的構想與大致思路,當然要將陣法催動起來,其實也還有其他的條件要求,而這也是左風一步步的計劃中,故意將龐林等人引到冰台上來的重要原因。

雖然剛剛靈機一動,左風不僅想到了另外一個方法,並且已經悄然開始下手了,但是前期的布局和手段,其實是沒有什麼太大變化的。

左風緩緩的邁步,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那名武者,也已經漸漸沒有了聲息,也不再繼續掙扎,只不過詭異的是,他的生機竟然到此時都沒有完全斷絕。

旁邊另外一名奉天皇朝的叛徒,原本看到同伴如此遭遇時,愈加瘋狂的在反擊,甚至發出了不像是人的聲音。

可是隨著自己的同伴,整個身體漸漸的乾癟,一點點的失去生機,他也開始慢慢的安靜下來。

左風的催動火焰一點點的將人煉化,這種手段比起天下間的任何酷刑,都要殘忍狠辣的多。當然,左風的目的,卻並不是刻意為了折磨某個人。

光是在一旁看著,他將血肉精華、生機和精血煉化融合,就已經非常恐怖了。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還要讓被抽取的人保持生機不斷,也就是活著遭受這些折磨。

哪怕是龐林、沈旺和項鴻這些,本來就生性涼薄,且為人十分自私的傢伙,這個時候也都眼神怪異默不作聲,更何況是其他看到這一幕的人了。

反倒是姬嬈和游氏兄弟這些奉天皇朝武者,他們看到這兩個人的遭遇,並沒有多少同情,反而覺得左風這麼做,就是在幫他們泄憤。

不過他們也沒有將太多的心思,放在左風這邊的行動上。因為之前為了抵禦蝕月暗曜的攻擊,他們消耗的太過嚴重,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了喘息的機會,他們當然要抓緊時間恢復了。

當感覺到手中抓著的那個人,最後一點生機都失去,僅剩的一點點精華也都被榨取和提煉后,左風這才將目光轉向了另外一隻手中,抓著的那個叛徒。

心神只是微微一動,兩色火焰就已經從那已經乾癟的武者身體上飛出,朝著旁邊飛射而來。

那原本好像已經放棄掙扎的人,在火焰臨身的一剎那,還是被劇痛喚醒了神志。不知道剛剛他是在積蓄力量,還是另外一個人的遭遇,對其產生了巨大刺激,此刻這名被火焰包裹的人,驟然就爆發出遠超出平時水平的力量。

左風本來是單手將其掌握,這人突然間的掙扎,左風竟然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拿捏不穩。不過他的反應也很快,隨手就將那名已經在煉化中被榨乾一切生機的武者,給隨手拋出了冰台,然後使用兩隻手來控制那名武者。

彷彿兩隻鐵鉗子,夾住了一隻受傷的老鼠,雖然小東西奮力的掙扎和反抗,可是終究無濟於事。不過這個時候,人的本能會讓他繼續瘋狂的反抗,左風也不得不保持這種姿勢,用兩隻手將其給控制下來。

可是就在某一刻,火焰當中剛剛被凝鍊出來的一滴精血,在從身體當中逼出來以後,剛剛下落就接觸到了左風的手臂。

身體猛的一震,差一點就有些拿捏不住手中的那名武者,不過也只是瞬間,左風就完全恢復,而他的那條手臂,也下意識的向著旁邊挪開了一點。

這本來就是個不起眼的小動作,甚至在那名受到火焰焚燒的人,拚命掙扎的過程中,根本不會引人注意。

然而有那麼一雙眼睛,在這個時候陡然間閃爍了一下,他已經將剛剛的全部變化盡收眼底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逆焚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逆焚天 武逆焚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千零二章 一絲破綻

9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