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一十七章 月華光膜

第三千八百一十七章 月華光膜

之前左風曾經提醒過自己,可是琥珀卻並未太過重視,也可以說是他對於危險情況估計的有些不足。

畢竟左風也沒有親身感受過,他只能憑藉自己的推測,建議琥珀要小心一點。

然而對於自身精神力,琥珀多少還是有些信心的,即便是一般的育氣後期武者,也遠遠不及他所擁有的精神力水平。

畢竟他的好兄弟左風,既是高階煉藥師,符文陣法師,同時還是一名煉器師。拋開那恐怖的念力不提,單純對於精神力的操控,也絕非一般人可比。

再加上左風一直就非常在意,對身邊夥伴精神力方面的培養,所以即便是對精神力修行最不上心的逆風,其本身的精神力也極為不弱。

普通武者根本沒有左風那樣的眼光,也沒有他的閱歷和見識,清楚的知道精神力在武者達到凝念期后,到底會發揮出怎樣的重要作用。

在左風的刻意督促,以及全力的協助之下,琥珀才擁有了如今強大的精神力。也正因為擁有這樣的精神力,琥珀才會有點大意了,低估游氏兄弟所凝鍊的規則之力。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游氏兄弟也算是一對奇葩了。凝念期強者感悟規則,都是與自身屬性有關,同時也與自身的經歷,以及對規則的理解有關。

所以即便是雙胞胎,也不可能凝鍊一模一樣的規則之力。這兩兄弟當然也不可能例外,然而他們兩個領悟凝鍊后的規則,卻完全是另闢蹊徑,竟然是一種相輔相成,彼此能夠相互配合的存在。

這一下子就導致,精神力嵌入其中的琥珀,不僅僅是吃苦頭,而且還要面對莫大的危險。

他的精神力之中,被注入了一部分靈魂,本來這也是左風擅長的手段。雖然琥珀不具備念力,精神力和魂力的結合,也無法構建出偽精神領域,不過他也正好不需要構建偽精神領域,而是需要融入對方的規則進行感悟。

若是一切順利,琥珀就只是稍微接觸,以靈魂和精神力來感知,他二人規則中的一些奧妙,並以此來提升自己的能力。

結果游氏兄弟的規則之力彼此配合,先是以潮汐之音,讓琥珀的精神力和靈魂,都深陷規則當中無法自拔,最後不知不覺的全部融入進去。

之後更是層層疊疊的巨浪,不斷的拍打著,瘋狂旋轉著將琥珀的靈魂向中心位置抽取而去。

這些規則並非是天地間的自然規則,而是武者通過感悟后,進行調整、改變,繼而創造出來的全新規則。而且創造這部分規則的目的,就是為了戰鬥,所以其中蘊含的破壞力也必然是極為驚人的。

所以琥珀也很清楚,自己如果任由那股力量,將自己給成功捲入其中,那麼等待自己的必將是毀滅性的結局。

雖然不是全部的靈魂,可是一旦靈魂受到重創,那麼自己即便是保住性命,可能也終生無法邁入凝念期,甚至變成白痴,或者是殘廢也都有很大的可能。

所以現在的琥珀,情況實際上是非常危險。他的靈魂不斷受到,那些潮汐聲音的干擾。讓琥珀本來只是部分靈魂,處於對方的規則當中,感覺上卻好似自己正身處在那樣的特殊環境中。

與此同時,那層層巨浪,還在不斷的襲擊著,琥珀必須要始終保持著全力,讓自己不會被巨浪拍下,更不能夠隨著巨浪被捲入漩渦當中,他在拚死進行抵抗。

如今琥珀處於生死危機當中,可是距離他還不到五丈遠的左風,以及七丈遠的逆風,卻什麼都不知道。

他們兩個還認為,此時的琥珀正在平穩的感悟著規則,處於人生中最為美好的契機當中。殊不知現在的琥珀,幾乎每一個瞬間,都處在最危險的邊緣,他正不顧一切的努力掙扎求存。

逆風此刻也盤膝而坐,甚至比起琥珀更快的進入修鍊狀態,這直接驚的周圍奉天皇朝北州武者的下巴都掉了一地。

琥珀那樣快進入深層次修行狀態,已經可以說是驚人。再看逆風的這種狀態,簡直就可以用駭人來形容了。所有人都非常好奇,這兩個人到底是如何做到,這樣驚人的變化。

可是大家也都不是傻瓜,當然也都清楚,這個時候絕不能夠去打擾,那無疑是準備結下死仇才會做的事。

不過從琥珀和逆風,先後進入到深層次的修行狀態,那些留下來散於周圍的北州武者臉色,反而不像之前那麼難看了。

原本琥珀和逆風,更像是對於他們的不信任,故意擺出一種防備的姿態。如今這兩人都進入深層次的修行,如此看來倒是對北州武者十分放心的樣子。

實際上他們並不清楚,琥珀是為了感悟,不得不進入此刻的狀態。至於逆風他是剛剛經歷過返祖,渾身上下剛剛溯源過的血脈,還需要一定的溫養,同時要通過運轉氣血,將整個身體都徹底激活過來。

至於看護同伴,以及自身警戒的工作,逆風就完全交給了帝猙來完成。這位一直隱藏在暗處,無人知曉的存在,才是這個小隊伍真正意義上的看護。

至於那位曾老,他不過是用來掩人耳目的存在,畢竟淬筋期巔峰的實力。不管是感知還是反應,在這裡都根本派不上什麼用場。

察覺到了逆風的情況后,左風這才放心的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身體之內。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研究出如何應對「蝕月暗曜」的手段。

大致的思路左風已經有了,否則他也不會同姬嬈達成協議。可是思路畢竟就只是一種構想,距離真正實現還有一段距離,而最終的效果他更是無法預判出來。

左風的念力在經脈當中掃過,雖然月華被左風刻意分割成為數個部分,但是每一個部分所在的位置,以及其中月華的數量,左風的心中都很有數。

經歷過之前的變化后,左風清楚的知道,月華的存在,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磁場般。他不僅會受到雷霆的吸引,同時還會吸引附近的雷霆。

那些月華既然在身體當中,就必須要將其分散到身體各個的各處角落,不僅位置上要十分的分散,與此同時月華數量,更是需要達到一種平衡的狀態。

這就是一種通過多個磁場相互作用,反而將磁場中心,達到一種相對平衡穩定的狀態。這說起來非常玄奧,可是對於懂得煉器術的左風來說,卻並不算是太過困難的事情。

因為不少的礦石,本身就蘊含了很強的磁性。有的時候煉器需要消除磁性,可是也有的時候煉器,反而是需要保留磁性,更有的時候還要利用磁性來進行煉製。

這樣一來,對於磁性的操控,就是必不可少的一門手藝。如今月華都在經脈當中,可以通過念力時刻感知到細微的變化,所以相比起煉器來,這種控制月華產生吸引力的那種「磁場」反而要容易許多。

心神微微一動,左風便開始分離雷霆當中的月華。只不過左風自然不會,將月華單純的分離出來,而是將一小部分的雷霆,也跟著一併分離出來。

當雷霆被分離出來后,幾乎就比一般的雷弧要稍微粗大了一點。只是那雷弧釋放的顏色,隱隱的散發著淡藍色的光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左風開始驅動著雷弧,向著手掌處的經脈移動而去。

下一刻,在左風的掌心當中,一根雷弧如同一根閃閃發光的幼牙破土而出,緩緩的自其掌心竅穴中鑽了出來。

出奇的是,這一次雷弧從掌心中鑽出來后,竟然沒有絲毫不穩的情況,甚至平穩的就像一個根會發光的纖細藤蔓般。

有些人之前隱約聽到左風和姬嬈間的交談,這個時候都充滿好奇的看來。他們隱隱聽到兩人提到了月華,如今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左風手中,那散發著淡藍色光華的「藤蔓」,無法將之與傳說中的月華聯繫到一起。

連姬嬈都沒有得到左風的解釋,他當然更不會向其他人解釋什麼,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注入到了那團光芒內部,左風仔細的觀察著月華內的任何一絲細微變化。

對於月華這種穩定的狀態,左風其實也多少有些意外,不過他可是清楚月華的破壞力有多麼恐怖,所以這個時候絲毫都不敢掉以輕心。

操控著月華在掌心中慢慢的平攤開,然後左風雙手表面,立刻就包裹起大量的念力。這些念力,幫助左風捏住那融入月華的雷霆邊緣,開始慢慢的拉抻起來。

「滋滋」

怪異的聲音連續不斷的傳出,那光芒也隨著左風拉扯,開始慢慢的向著左右兩側延展開,形成了一片淡藍色的光膜。

這種拉抻一開始還算順利,淡藍色的光膜,就這樣在左風面前,展開了近兩尺寬。只不過當那光膜在接近兩尺寬后,再繼續拉扯就變得非常困難。

而且越是想要拉扯的更大,就變得越發困難,甚至到最後左風已經動用全部念力。那淡藍色的光膜,也就只能夠展開到兩尺半左右。

『難道這就是極限了,可是這還遠遠不夠啊,憑藉這樣的光膜根本無法抵擋「蝕月暗曜」,不行,一定要再大一點才行。』

左風的眼神微微一變,隨即更加洶湧澎湃的念力,就瘋狂的釋放而出。而那淡藍色的月華光膜,就在這樣的巨力之下,被再次拉扯的向外延展了一點。

然而剛剛變大了一點,就從那光膜當中,驟然傳出了「嗤啦」一聲,如同皮革被撕裂般的聲音,光膜就在左風的眼前直接破碎開,然後迅速的化為了一片虛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逆焚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逆焚天目錄 武逆焚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千八百一十七章 月華光膜

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