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請問你是小雨的誰?"

"不要再來找她了!你們這些人!"

冷戰之後的第三天(但小雨可能只是單純的逃課也不一定)早上,在小雨走進教室的時候,她給了我一個微笑。在那個四目交接的瞬間里,融化了這三天以來的距離。

確定小雨今天來上課之後,我開心得連課也聽不進去。念頭一轉,我在紙條上寫下"晚上七點,舊琴房見!"然後趁台上老師轉身寫黑板時,我把紙條丟給隔壁同學,低聲道:

"傳給小雨。"

"小雨?"他看起來一頭霧水的樣子,上課上傻了嗎?這書獃子。

"你後面的後面的後面。"

"哦,我後面的後面。"他恍然大悟地重複,然後把紙條往後傳,接著這書獃子回過頭來很八卦地傾身問道:"你真的追到她了哦?"

"嗯。"

"靠!你會被全校男生揍死!"他給了我一個怒視人民公敵的表情。

"呵。"我傻笑想掩飾一下,我想我也許不該承認的。

晚上七點,我來到舊琴房。算好了時間之後我開始彈琴。我本來是想練習一下小雨教給我的那首神秘曲子的,但想想小雨當時特意叮嚀我不要在舊琴房彈這首曲子,再加上好不容易我們和好,實在不好再因此惹她生氣,我終究還是作罷。

於是我彈了自己創作的曲子,就是約定好畢業典禮上要送給小雨的那首,雖然還沒有全部完成,不過先試彈一下給她個驚喜倒也不賴。

雖然自己說這話確實是有點臭屁的嫌疑,不過,嗯,我彈琴的時候想到小雨,想到她的時候,我想,這真的是一首動聽的曲子。

時間算得剛剛好,當我彈到曲子終了時,我聽見走廊上傳來小雨由遠而近的腳步聲,雖然接著準備要發生的畫面早就已經在我腦海里預演過千百次了,不過沒想到當真要到來時,還是很令人害羞。於是我閉上眼睛,用耍帥來掩飾我的緊張,當右手彈下最後一個音階時,我用左手鉤鉤食指,示意已經走到我身邊的小雨給我一個吻。

甜甜的吻,比我們初吻更久,更甜,更……

"怎麼會是你?"睜開眼睛,我錯愕鉤地發現眼前的女孩不是小雨是晴依!

怎麼會?!

"紙條,我收到紙條,我……"晴依更加尷尬。

"小雨!"顧不得晴依的解釋,我起身追上在走廊上撞見這幕而立刻轉身跑走的小雨。但沒有追上。

怎麼會這樣?!

隔天小雨沒來上課。而我的感覺是不太意外的,她一定生我的氣了,只是我始終不明白的是,昨天在舊琴房到底是哪裡出了錯。我只知道小雨誤會了,生氣了,可是……

"葉湘倫。"我轉過身,看見從背後喊住我的晴依。她看起來依舊是儘可能表現大方的樣子,可是我還是尷尬的望著地上而不敢直視她——我沒有她的大方,我承認。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你沒事吧?"

"沒事啊。"

"你沒有話要跟我說嗎?"她還是那麼美麗大方。

有!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該從何說起,因為昨天的一切都說不通,我……"我不知道,不知道該怎麼說。"

"葉湘倫——"晴依迷惑地看著我。

"對不起。"我丟下這句話,作為唯一能作出的解釋,跑開了,我拚命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跑那麼快。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逃課,可是我卻覺得無所謂。

離開學校之後我來到小雨家前等候。可是小雨家裡靜悄悄的好像沒有人在家,不在家的小雨會是去哪兒呢?她不上課的時候都是去哪兒了呢?昨天收到紙條的人為什麼是晴依不是她?如果是誤傳了紙條的話,小雨又怎麼會知道紙條的內容呢?我有太多問題想要問她,她所有的秘密。

家裡靜悄悄的。沒辦法,我只好獃呆在她家門前等候,什麼事也沒辦法做除了獃獃的等著。等了整個早上都沒有等到小雨,倒是終於看到有個老婦人走出小雨家大門——

你家幾個人?——

我家?就我跟我媽啊。

我想起,小雨曾經這麼說過。

但是看她的年紀,應該不是小雨的媽媽,雖然她們有著相似的五官,和同樣的大眼睛。看著她馬上要走進去,我像顧不得什麼似的,開口問道:"請問——"

可是她沒聽見我,她自顧著從我面前走過,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她是小雨的誰?小雨在家嗎?她還好嗎?昨天到底怎麼一回事!我有滿肚子的疑問可是卻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答案,而我唯一知道的答案是:小雨不在。像是消失了似的,哪裡都不在。

不在家裡也沒去上課,一天,兩天……比十五天還久,這次,久到我沒有力氣去數。

那整天的逃課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逃課,那天之後我每天還是安安分分地到學校上課,放學后獨自來到小雨家門前等兩個小時,然後心灰意冷的回家……日復一日的重複……為的是等候小雨再次出現的可能,微乎極微的可能,也是為了不讓老爸擔心。但是接下來的整個假日我哪兒也沒去哪兒也不想去,只是待在家裡彈鋼琴。

結果老爸還是擔心了。他察覺出我的鬱鬱寡歡:"不要再彈了!老爸聽得都快哭了,小倫。"

是啊!如果能哭出來的話該有多好:"爸,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可以嗎?"

但顯然,老爸認為不可能,不可以也不放心:"你有什麼心事可以告訴老爸啊,嗯?"——

你知道十年有多長嗎?——

最後他們還是分手了——

但是能夠擁有,十年,也已經很長啦——

嘿!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今天一直覺得你怪怪的哦。

突然之間,我有種自己好像變成了小雨的錯覺,困在別人無法理解的世界里,出不來。

自從小雨離開之後,小雨是我唯一的救贖。但是她卻消失了。

"沒事啦。"彷彿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那般,我說,強顏歡笑地說。

"我只有你一個兒子,我擔心你,有什麼心事就告訴老爸,我們一起想辦法,好不好?"——

你不懂啦!——

所以你要告訴我啊!你一直不肯說,什麼都是秘密,這樣我哪可能懂啊!——

說了你也不會信!

小雨……你在哪裡……

"我要去煮飯了。"我只得敷衍老爸。

"嘿!不要煮了,今天是假日,我們出去吃,好不好?看你想吃什麼?嗯?"

我知道向來不外食卻破例主動提議的老爸為的是想要我開心點,老爸拋下他的堅持為的只是希望我能開心點。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凝望著這樣的老爸,我反而很想哭,更想哭。

可是我哭不出來。拚命想哭卻就是哭不出來。

勉強著自己出門陪老爸去吃了頓各懷心事的義大利餐。之後我以要和阿郎、阿寶他們打球為借口,在餐廳外和老爸道別。對此老爸只是點點頭並沒有多說些什麼,要換作是以前的話,他肯定又是一陣啰唆的瞎操心了吧,我想。

"多出去走走也好。"老爸一反常態,"阿郎和阿寶愛玩歸愛玩,不過總歸是個快樂的人,感染感染他們的快樂再回家,嗯?"

"好。"

但其實我並沒有去找阿郎和阿寶,相反的,我再一次來到小雨家,懷抱著無論如何也要再見到小雨的決定,我來到小雨家。我想,無論如何,哪怕只有看她一眼的機會也好。

"別按了,別按了。"在我連續按住門鈴大約十分鐘之後,上次那位在這裡與我擦身而過的老婦人打開大門出現在我眼前,這次面對面的接觸讓我有機會看清楚她的樣子。

毫無疑問這是一位美麗的老婦人。頭髮白卻很美麗。不難看出她年輕時就是個美人,美人在長長的歲月之後變成了美麗的老婦人,美麗依舊,卻少了什麼。

如同上次那回匆匆一瞥留下的印象,婦人和小雨有著相似的五官,大眼睛幾乎是一個模子塑出來的。然而在這次的四目交接里,我才發現那雙幾乎是一個模子塑出來的大眼睛里,老婦人的眼角多了許多歲月的深刻痕迹,卻突兀地少了靈魂。

那是一雙空洞的眼睛,空洞得彷彿早已經沒有生命的眼睛。

她是小雨的誰?我很想這麼問。

"你找誰啊?"她不耐煩地問我。

"我找路小雨。"

"不要那麼大聲。"老婦人皺了皺眉頭,緊張地埋怨。而我這邊也是一頭霧水——我是正常的音量,並沒有很大聲啊……

或許是老婦人極度怕吵吧,我這麼想。難怪這屋子裡總是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音,靜得了無生氣,就像是我眼前的這位老婦人。

"請問小雨在家嗎?"

"小雨不舒服,在睡覺,"老婦人繼續不耐煩地搖搖頭,"別說了別說了,這會吵到她。"

趕在老婦人把門關上之前,我見縫插針地問:"她為什麼沒來上課啊?"

老婦人眼底閃過一抹不太明顯的緊張,然後敷衍道:"早退學啦!不讀啦。"

"請問是什麼時候的事?"我不甘心。

"別說了別說了,這會吵到她。"又一次的,老婦人又重複。

"我可以上去看看她嗎?只是看看她?"

"她在睡覺呀!我剛才不是說了嗎?"

"那……請問您是小雨的……哪位?"我終於脫口而出。

老婦人瞪著我,以一種幾乎是希望我立刻從她眼前消失的憤怒,恨恨地說:

"不要再來找她了!你們這些人!"

我說錯什麼了嗎?還想再問些什麼的時候,老婦人卻早已經關上門,消失在我眼前。我只好沮喪地離開。我從來沒有這樣沮喪過。

離開時我最後抬頭望了二樓窗口一眼,我不知道那會不會是小雨的房間,可是有種很奇異的感覺是,小雨就站有那窗邊,目送著我。而且我覺得那不是錯覺,我打從心底這麼固執地認為。

小雨……我們只能這樣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不能說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不能說的秘密目錄 不能說的秘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