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節 "培養"心理承受能力

第4節 "培養"心理承受能力

韓寒小時候,對他未來能具體做些什麼,我們心裡一點兒都沒底,但我們一直想對他培養一種"精神",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在和一些朋友的接觸中,每當我看到一些孩子一點都不能批評,一句話都說不得,脾氣很大很大時,我就覺得很不習慣,我就想,我不能讓韓寒那樣。

因為我覺得,在孩子長大成人的過程中,在以後的人生道路上,會遇到許許多多的挫折和不如意,如果一聽到不同意見就受不了,一點都罵不起,批評不得;被罵了后,被批評了后,一句嘴都不會頂,一點都不敢據理力爭,只會在心裡生悶氣,那麼你的生活就會變得非常艱難,以後到社會上就會適應不了。我們不反對韓寒和我們對爭對"罵"。

雖然從道理上我們都懂不能打罵孩子,要講道理,但實際上中國的大多數家長很難做到這一點。放美國去,很可能大多數家長要喪失對子女的監護權。我國雖然有《未成年人保護法》,但在保護孩子不讓家長打罵方面,幾乎起不到什麼作用。許多中國家庭在對待孩子的問題上,要麼溺愛,要麼打罵,或者高興時就溺愛,不高興時就打罵,好像這是一件很個人化的私事,與孩子的"人權"什麼的無關。

伴隨韓寒童年生活的,也有我們對他的不少打罵。

韓寒很小的時候,在還不懂那是草莓的情況下,好奇地摘了鄰居家地里的幾顆草莓。他不知道那個東西是可以吃的,後來那草莓讓別的小朋友吃掉了。

鄰居把這事告訴了我們。

韓寒的母親覺得,孩子隨便拿人家的東西,是一種很討人厭的、長大以後很危險的行為,於是就向韓寒證實那件事,然後罰韓寒跪了好長時間,想讓他把這件事深深地印到腦子裡去。

韓寒上一年級時,早餐喜歡吃奶粉煮雞蛋。早上坐到餐桌前,兒子吃蛋,我喝粥,各人自有各人福。

有一回,韓寒興高采烈地舀起白嫩的蛋,還沒有送到嘴裡,"撲通"一聲掉到碗中去了,牛奶濺了一桌子。我一怒,問道:"想不想吃啦?!"

"想吃。"韓寒答道,眼睛並不看我。

"那好好吃!"我警告了一句后,不再作聲。

韓寒的興高采烈頃刻只剩了一半。他似乎想"好好"地吃,便又小心地舀了起來。誰知"好好吃"太不易了,第二回重蹈覆轍,蛋還沒送到嘴裡又"撲通"一聲從湯匙里滑了下去。這一回除濺了一桌子,又擴大打擊面,濺到了我身上。我火了,伸手就在韓寒的頭上篤了一個重重的"栗暴"。打"栗暴"是我打韓寒的一種"法西斯"手段,這種打法的"優點"是迅速,孩子還來不及思考躲避,頭上早就挨上了一下。

"不吃了!"韓寒把碗一推,委屈著哭了起來。

其實,我也已感到出手太"迅雷不及掩耳"了一點。但我還是毫不費力地找了打他的理由,因為我是他父親。我說:"第一回我沒打沒罵,可你第二回仍然不吸取教訓。"

於是,沒有心思再吃飯了,我急匆匆地騎上自行車送他上學及自己上班。到鎮上買了兩個豆沙包子,怕他早上沒吃飽。

上班后整個上午都無心做事,想著韓寒上課的可能走神和那個"栗暴"。

誰知韓寒中午放學到我的辦公室時挺高興,似乎不計"前嫌"了。他一邊放書包一邊對我說:"爸爸,今天老師表揚我了。"

"哦?"我也高興起來。

"今天教看圖學詞學句第一課。"爸爸"、"媽媽"、"我愛爸爸"、"我愛媽媽"。老師叫組詞,小朋友們都照書上說:"我愛爸爸","我愛媽媽",我舉手說:"爸爸愛我。"老師就表揚了我,叫小朋友拍三下手。"

"是嗎。"我為他的那種與眾不同的思維方式而高興。同時,因為他的一句"爸爸愛我",使我更為早上的事而內疚。在孩子的這種天真面前,每一個家長都會為自己的粗暴而內疚。我想,我早上"愛"他了嗎?

也許,韓寒至今還記著那些"栗暴"。

但打"栗暴"很容易失手。打孩子往往是在怒極的情況下發生的,很容易失去理智。而一旦失去理智失手,後果就不堪設想。於是,我往往在打過韓寒后,就用剛才打韓寒的力度往自己的頭上也打一下,感覺一下疼痛的程度,再減去孩子和大人在忍受力方面的差異。如果感覺很痛,又擔心打壞了韓寒,心裡很是不安。後來我就開始改成"擰",就是擰他的小屁股。在一般情況下,屁股總比頭部安全。

有時候,我們一起說起小時候"打"他的一些事情,韓寒說我打他最可怕的手法是"擰",因為挨擰比挨打還難受,所以韓寒自知犯了錯誤將要挨打的時候,總是一邊抱頭,一邊護屁股,能逃則逃。他開玩笑說,他的長跑就是這麼給"練"出來的。其實,我也希望他能夠"逃"掉。"打"改成"擰"后,出手的速度慢了,客觀上給了他"逃脫"的機會。而一旦"逃脫"成功,那麼這一"劫"也基本上算是逃過了。因為事後氣都消了,誰還會再去追究剛才的事呢?而且說實話,所謂的"事",也往往是一些很細小的、仔細想想很不值得這麼去對待的事情。

韓寒常常在家裡的場地上踢足球,踢壞過自己家和鄰居家的路燈、窗玻璃。有一次有人來報告說,韓寒把鄰居家的一塊窗玻璃給踢碎了。雖然鄰居家沒有說要韓寒賠什麼的,但我對韓寒的老是"犯事"很惱火。罵夠韓寒后,要他帶上碎玻璃坐在我的自行車後到亭林鎮上去配玻璃,然後幫鄰居家安裝好。

韓寒在我們的"教育"和"培養"下,終於堅強起來了。他能坦然地面對一切批評和一切榮譽,心理承受能力很強。我們也常常被韓寒反詰或爭論得無話可說。無話可說,是因為他說得有理,讓我們耍不出家長的"威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兒子韓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兒子韓寒 兒子韓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節 "培養"心理承受能力

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