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節 小學從沒得過"雙百"分

第2節 小學從沒得過"雙百"分

我的老家在上海市金山區亭林鎮。韓寒的童年就是在那裡度過的。

你也許在電視里或者什麼地方看到過小狗認字的遊戲。韓寒小的時候,我們也跟他玩過類似的認字遊戲。

還在韓寒不會講話的十個月大時,我們把"上、中、下、大、小"等寫成一些硬紙片,然後叫他認字。後來我們問他"上海的上是哪一個",他就指"上"的卡片,問"下",就指"下"的卡片。把卡片弄亂,他也不會指錯。我們覺得很好玩。

韓寒的外婆家住在亭林鎮上的一處老街上。老街挺老,居民家沒有衛生設施,鎮上有一個叫清潔所的部門,類似現在的保潔公司,每天為居民家倒馬桶,倒好后就把各家的馬桶晾在沿街的牆壁邊上。韓寒的外公在一處牆壁上寫了這麼幾個字:此地不準放馬桶。韓寒小時候到外婆家去,大家就好玩地教韓寒認字:此地不準放馬桶。幾次一來,韓寒居然記住了這幾個字,問他"馬"是哪個字,他不會指"桶"。

這時我們意識到這樣教下去不行,會教歪他的,到以後正式讀書時糾正不過來就麻煩了。再說識字一多以後,讀書時沒了新鮮感,可能會產生厭學情緒。於是,我們覺得不能再教了,也就不再教他認字。

韓寒小學就讀於亭林鎮中心小學。當時韓寒這個年級共開設四個班級。分班前,韓寒母親要我去找找人,讓韓寒分到一個教師力量強一點的班級。我不喜歡這麼做,對韓寒母親說:關鍵在孩子自己,如果他行的話,那麼到誰的班級都會讀得好;如果他自己不行,那麼再好的老師也沒用。我沒有去找人。韓寒就被隨便地分在一個班級里,並沒有到一個很多家長都想讓孩子去的班級。

讀一年級時,一次他母親到學校去接他。

還沒放學,他母親就和其他家長一起在教室外面看他們上課。

當時正在上語文課,老師在教學生用"山"字組詞。大家紛紛舉手發言,學生們把"山"分別組成了"上山"、"下山"、"土山"和"高山"這四個教材上"指定"的詞。這時,韓寒舉起了小手,他母親緊張得連大氣都不敢出,目不轉睛地盯著。老師叫他起來,韓寒說出了一個書上沒有的詞--"金山",就是我們當時的縣名。他母親終於鬆了口氣。

別看現在韓寒老是和應試教育作對,可小時候卻對分數十分認真。一年級期末考試,韓寒語文得99分,原因是他把"一座橋"寫成了"一坐橋",老師批錯,扣了1分。韓寒不服,居然去找老師論理,講字典上講的可以這麼用。後來當場查《新華字典》,在這個用法上,兩字果然相通,老師對他大大地鼓勵了一番。

當時韓寒的數學成績也不錯,一次他回家悄悄地對他母親說:媽媽,你別說出去,今天數學老師親我了。小的時候,他長得很討人喜歡,但老師親學生並不多見。

由於他思維活躍,"知識面"相對較廣,所以當時班級里逢上公開課,韓寒就常常成為被老師叫起來發言的重點對象。

初識漢字以後,韓寒就開始像模像樣地看起了《故事大王》等刊物。韓寒從小就一個人睡一個房間。當時我們要求他晚上八點鐘睡覺,可他根本不按時睡覺,鑽在被窩裡看書。有時我們把書沒收掉,但等我們睡著了,他又拿書偷看。不可否認,看書對拓寬思路確有好處。二三年級的時候,韓寒寫作文就開始"虛構"情節,他似乎從未為許多小朋友都感到頭痛的寫作文頭痛過。

應該說,韓寒的天資並不笨,但他的分數一直沒能躋身班級最好的行列,只是中間偏上一點,從沒得過讓許多家長引以為自豪的數學、語文"雙百"分。問問他,都說會做,包括做錯的,也說會。當時我想,只要懂就行,在分數方面也就沒有對他有很高的要求。

我們也不限制他看電視。韓寒小時候非常喜歡看《唐老鴨和米老鼠》和《成長的煩惱》。當然,我們也挺喜歡這兩部片子,我們常常是一起看得樂不可支。《成長的煩惱》,我們還錄下了好幾集,以後韓寒經常拿出來放上幾集。就像後來他喜歡看錢鍾書的《圍城》,家裡的那本《圍城》被他翻得破舊不堪。小學的時候,韓寒經常"創作"一些笑話,並在《故事會》和《故事大王》上發表過幾則小幽默和笑話。這可能與平時一些課外書籍和電視等文化的熏陶有一定的關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兒子韓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兒子韓寒 兒子韓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節 小學從沒得過"雙百"分

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