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我做了個艱難的決定。

——我必須調回財務部去!

「理由呢?」

林副總看著我的調職申請書,頭也不抬地問我。

「上面都寫了啊。」

「專業不對口導致近期工作效率低下?」他點點頭,爽快地拿起筆簽了字。

「……你也不挽留一下?」

「天要下雨,女朋友要換部門,我有什麼辦法。」他被我瞪笑了,把手裡簽好字的申請書給我,「拿去吧,交接一下工作,明天生效。」

我拿過申請書正要出門,身後傳來他悠然的聲音:「對了,今年各管理部門的年終獎不再統一標準了,按部門績效發放。」

我登時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管理部和財務部哪個多?」

「你剛剛離開的部門。」

「……那我算哪裡的人?」

「哦,已經不算我的人了。」林副總很是無情地告訴我。

「……」

為什麼在一起還不到一周,我就有一種所遇非人的感覺呢?

殷潔對我不聲不響就換了部門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午飯的時候差點拿筷子敲我腦袋,「你腦洞是多大啊,發年終獎前換部門。哎,我說,你是不是受不了林副總的某騷擾了?雖然林副總是大帥哥吧,但是如果你不喜歡那也很煩惱哦。」

我「噗」的一下就噴飯了。

咳了好一會,趁殷潔她們不注意了,我掏出手機發簡訊給林嶼森,「有人說我是受不了你的騷擾才換部門的。」

很快林嶼森回我:「殷潔?」

糟糕!好像我無意中出賣了隊友?我心虛地看了正在扒飯的殷潔一眼,連忙回:「不是……道聽途說。」

好一會,林嶼森回:「哦。」

呃,這算什麼回復?

難道他還真的介意了?

我忽然有點苦惱,第一次跟一個人正正經經地談戀愛,有時候我實在不懂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啊。

下午上班的時候我偷偷觀察了他好幾眼——你看,我就說工作效率低下吧,和自己的,呃,男朋友一起上班,好像真的很分心。

可惜還沒看出個所以然,因為有客戶到訪,副總辦公室的百葉窗就放下了。窺探無能,我只好認認真真地和新人們交接起工作。

蔣婭走了后我們部門來了兩個新人,都已經上手了,而且我畢竟只是換部門不是離開公司,所以交接難度並不大。

下班前我終於找了個機會跑到了他辦公室。

林嶼森正站在書架前翻閱資料。

「你不會生氣了吧?」

「生什麼氣?」

林嶼森從資料中抬頭,很詫異地看著我。

沒有最好啦,我哪會主動提,胡亂應付過去,「哦,就是我換部門的事情。」

「調你過來本來就是我私心,我有什麼好生氣的。」他溫溫和和地笑著,目光回到了資料上,「過來點。」

「嗯?」他低頭看資料的樣子讓我毫無戒心地走近了幾步。

「今天是你在管理部的最後一天。」

「是啊。」

他點下頭,然後毫無預警地,單手合上了資料夾,微微側身,低頭,在我唇上落下了一個吻。

溫熱的觸感一觸就走,他微笑著看著我,「好了,我也不算白擔了虛名。」

我感覺我被雷劈了。

傻愣愣地站在那,居然還能問他,「什麼虛名?」

「騷擾啊。」

林嶼森微微地笑著,抬手幫我把幾縷雜亂的髮絲別到耳後,很溫柔地提醒我,「明天要去財務部了,今晚就不要加班了,好好休息。」

混……蛋……啊……

我腦海中一時只出現了這三個字。

我怎麼也想不到,我的初吻,居然是在辦公室,以「被騷擾」的方式丟失的。

我想我看著他的表情一定很悲憤,他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怎麼了?你的表情,好像……想揍我一頓?」

我悲憤地說:「誰的初……是在辦公室以被騷擾的名義丟的都會想揍人的,你長得再帥也沒用!」

「雖然不意外,但是還是很高興。」他的眼神專註地落在我唇上,好像完全沒抓住重點似的,長臂一伸,攬緊我的腰,居然再度低下了頭。

這次再也不是那麼輕柔地一碰就走,明明已經靠得那麼緊,他的手掌卻仍然強硬地把我帶向他的身軀,男性的力量讓我下意識的推拒毫無作用,他輾轉地在我唇上流連著,耐心十足毫不著急,讓我終於喘不過氣來,任由他長驅直入,來來回回地掃蕩……

之前那次,我來不及思考他就離開,這次有這麼長長的時間思考,我的腦袋裡卻完全亂成了一團漿糊,連手腳都好像不聽使喚了。

等他終於退出我的唇舌,我發現我不知何時竟被他抵在了書架上,兩手正緊緊地抓住他的西裝袖子。

他攬著我的手仍然沒有鬆開,頭埋在我頸側,髮絲落在臉頰上,痒痒地亂人心神。

「糟了。」好久以後,他平靜了呼吸,很溫柔很沒有誠意地在我耳邊說,「第二次也是在辦公室被上司騷擾,怎麼辦?」

醫學院第一禽獸什麼的,方師兄誠不我欺。

——以上,是睡眠不足的我第二天早上從內心深處得出的結論。

出於必須在林嶼森上班前就把個人物品搬到財務部和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這兩大原因,我七點鐘就用手機把殷潔騷擾到了辦公室,幫我一起搬東西。

殷潔睡眠不足地嘀嘀咕咕,「你真是腦洞大啊,春節還有幾天啊你換部門。」

我長吁短嘆地說:「我複雜的內心世界你是不會懂的啦~」

「我只知道你獎金少了千把塊!」

會補回來的,放心吧!

她忽然兩眼放光狀,「你手機什麼時候換新的了啊?」

我擺放東西的動作停了一下,過了一會回答她:「……哦,前幾天。」

「好端端換什麼手機啊,前面那個不能用了?」

「嗯,掉了。」

殷潔頓時一臉同情地看著我,隨口問:「那你怎麼還有我號碼?」

「……」

財務部陸陸續續有人來上班了,我也不想再和她糾纏這個問題,把她推了出去,「好了好了,回你辦公室上班去吧,午飯我請哦。」

「大餐?」

「食堂。」

我換部門有點突然,財務部的同事們看見我都很吃驚,神色間多少有些揣測和好奇,我深深覺得,他們大概和殷潔一樣也想到那邊去了。

果然,茶水間里琪琪就很含蓄地安慰我說:「你回來最好啦,我們這本來就缺人,清清靜靜工作比什麼都好。」

我微笑點頭表示同意。

轉身我就報仇去了,簡訊給林嶼森:「副總你要注意形象啦,大家都覺得我是為了躲避你的魔爪才換部門的!」

然後我一掃昨天的敗勢(?),各種開心地工作去了。

忙碌的一天很快就過去,下班音樂聲響起,我忽然意識到,今天好像到現在為止,林嶼森都沒回我簡訊?

我低頭去包里找手機。

周圍的同事們都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都已經站起來了,這時卻又忽然非常一致地坐了回去,一齊做出一副專心做事的樣子來。

怎麼回事?

我拿著手機抬頭往門口看去,只見林嶼森林副總正單手插兜邁著隨意的步伐走進我們辦公室。

他好像全沒注意到辦公室詭異的氣氛似的,非常自然地走到我辦公桌旁,「下班了嗎?今天我們去和師兄吃飯。」

十分鐘后,我坐在林嶼森的車上,對他進行了嚴厲的譴責,「你跑去我辦公室幹嘛?」

「剛剛我在辦公室看見了廠區辦公室的小張,他不在自己的崗位上,去你們辦公室幹什麼?」

他的語氣頗有點高層質詢的味道,我立刻很有同事愛的代為解釋,「他去接琪琪下班啊,都已經下班啦,這沒關係吧。」

「當然。」林嶼森理所當然地說,「所以我為什麼不能接你下班?」

然後他一副沉吟的樣子,「現在他們應該不會覺得你是躲避我騷擾了吧?」

……

是啊,不會了。

閣下已經正名了……

唉~~~男朋友這種生物,都這麼難搞么?還是我身邊的這隻比較特別==

就這樣……

經過神一般的第一天,我在財務部的日子,順利地、平和地、友好地……展開了……

很快我悲傷地發現,雖然換了部門,但是工作效率好像也沒提高多少——企業郵箱可以做證。

這方面林副總做了個壞榜樣,我到財務部后的某天,他往我的郵箱里塞了一份奇怪的東西。

居然是他全部的個人簡歷,哦,不對,也許說是自傳更貼切一些,生日啊籍貫啊,各種求學工作經歷啊,還附帶各階段照片的。

我津津有味地看完了他精彩的自傳,拿起電話撥他辦公室的號碼,小聲地說:「你給我的是什麼啊?幹嘛給我這個?」

「嗯,產品使用說明書?讓你了解一下你男朋友的功能特點。」

「……可是你不用把你會修燈泡都寫上去吧。」

「哦,那是具有代表性的家用功能。對了,我縫針打結也都不錯。」

「……那你寫自己的感情經歷是為了告訴我你有被退貨的經歷嗎?」

「聶小姐你的中文理解能力是不是有問題?那是感情經歷么?」

誰叫你把被老師拐去相親的事情都寫上去了。

我忍住笑很嚴肅地說:「當然算。」

「那是目標客戶不準確,本產品主動撤出市場。另外提醒尊敬的客戶,以前本產品的功能並未全部開放,聶小姐,希望你能充分開發,積極使用。」

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他最後那個「積極使用」充滿了濃濃的……調戲的味道==,我連忙轉移話題,故作嚴肅地問:「你不要糊弄我哦,快詳細交代你那段黑歷史。」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說:「什麼黑歷史,再清白沒有了,稍等。」

話筒那邊傳來敲門聲,大概是有人找他有事,我也不著急,他不掛我也不掛,就夾著話筒飛快地做了一筆賬。

話筒里傳來他和對方的交談聲,很快他的聲音再度清晰:「在美國讀醫學院的時候,有次一位相熟的華裔教授忽然喊我去吃飯。」

他話到即止。

我想起他以前說自己忙的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有些好奇地問:「你們醫學院真的那麼忙啊?」

林嶼森輕笑:「沒現在忙。」

呃~~~人家說談戀愛智商會下降,我卻覺得我智商突飛猛進了,比如說現在,我就從林先生那拐彎抹角的話里,忽然理解了他要表達的意思……

不過我果斷裝沒聽懂,「哎,你這麼忙我就不跟你說了。」

迅速地掛了電話后,我想了想,笑眯眯地從自帶的U盤裡翻出了自己的求職簡介給他發了過去。結果他回復我一句:「看來聶小姐沒有好好學習?」

「……」學霸很了不起嗎?!

我惱羞成怒地回:「只是讓你了解一下你目標客戶的特點。」

「多謝好意,不過不用了。我對我目標客戶的了解比你想象的多很多。」

「是嗎?比如?」

「比如,我知道我的目標客戶今晚想去吃東北菜。」

……

林先生,你可以去買彩票了,真的!

唔,自從我和林嶼森先生互相發送「求職簡歷」后,公司的郵箱就被我們徹底的公器私用起來,主要的用途就是——說廢話。

春節前最後一天上班,大家都沒什麼工作熱情,我也懶懶散散地做著賬,忽然看見一筆大額支出下,有林嶼森的簽名。

於是我很不務正業的停下工作,打開郵箱發郵件給他。

「林嶼森,我發現你名字里好多木頭,難道你五行缺木?」

一會我收到回復。

「木頭太多隻會缺光照。」

我忍不住嘴巴彎了彎,想了想回復:「那麼多木頭靠剛剛出生的太陽,光照是不夠的呀……」

曦光,就是晨曦之光嘛,那是肯定很弱的。

這回過了好久都沒有回復,我等了一會兒,找了個事由跑去他們辦公室,玻璃門裡他正和幾個客戶在商討什麼。

安心回到自己座位上,埋頭做了一會事,不知怎麼的忽然靈犀一動,又打開了信箱,果然他的回復已經靜靜躺在裡面。

我打開,看見他說:我等你送我一輪驕陽。

《驕陽似我》

上冊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驕陽似我(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驕陽似我(上)目錄 驕陽似我(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