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繭之蝶

第五章 破繭之蝶

1

青春是一場華麗的毀滅。

毀滅那個單純而執著的我們,重生一個麻木而空洞的我們。

破繭之後不一定是蝴蝶。

接下去幾天,爸爸和媽媽輪流接送我上學,生怕我和紫星他們還有任何瓜葛似的。為此,我又恢復了兩點一線的生活。

而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接下去將有一場災難等待著我。

那天,如以往一樣尋常,放學后我告別了紫星,然後和來接我的爸爸回到家。直到踏入家門那一刻,我依舊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常。

只是,當我走進自己的卧室時,看到媽媽正站在我的寫字檯前,顫抖著手指翻閱著一本硬皮封面的記事本。

我一眼就認了出來,那是我的日記。

白色的底,藍色的格子,記載了許多秘密和心情,都是我不敢對外公開的,偷偷的,都隱藏在這一本小小的本子中。

「媽……媽媽……」我顫抖著叫她,身體如置在冰窖中驟然冰冷。我簡直不敢相信,一向溫柔通情達理的媽媽,會擅自翻閱我的日記。

那裡面雖然沒有記載什麼可恥的事情,可是都是我的秘密。彷彿是靈魂深處的傷疤被揭開似的,赤裸裸地被呈現在眾人面前,無處可逃。靈魂上的每一個細節,每一條傷疤,每一個印記,都被人清數著,端詳著。

日記里關著另外一個我,如同我的影子,沒人會注意到的另外一個我。日記就像一間小黑屋,我把另外一個我關在裡面,然後用鑰匙把門鎖上。因為我不能讓她出來,她會說我不會說的話,擁有我不該擁有的表情和思想,那個我害怕的另外一個我,因為她比我更真實。但是這個社會不需要真實,所以我把她關了起來。慶幸誰也不會見到她。

但如今她被放了出來,對大家述說著我的秘密,把我靈魂深處最醜惡的一部分揭露出來。讓我猝不及防。

「你真的這麼不喜歡讀書……這麼不喜歡爸爸媽媽嗎?」媽媽顫抖著轉過頭,雙手捧著那本藍白格子的日記本,攤開在我面前,就像掌握著我的罪證般,用控告的眼神瞪著我。

「不……不是的……」我用力搖著頭,已經不記得裡面寫了什麼了。那些都是我在鬱悶不得志,無處抒發時寫下的,衝動而毫無理智可言。我不打算給任何人看的,那只是我靈魂深處的發泄而已。

「你就這麼不喜歡爸爸媽媽……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消失嗎?」媽媽繼續質問著我,臉上脆弱的表情看了讓我心痛。

「不……不是的……」我用力搖著頭,只會重複相同的話。

「小宇,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媽媽到底做錯了什麼呀……」媽媽捂著臉,開始抽泣起來,雙肩一陣陣抽動著,看起來是那麼的傷心。

我想安慰她,可是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我不是這麼想的!那只是我一念之差的想法而已!

我在內心掙扎著,大喊著,而站在媽媽面前的我,卻如石像般一動都動不了,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你還騙我說沒有戀愛?」媽媽突然抬起頭,把日記本攤在我面前,如泣如訴地指控著。

「我沒有!」我堅決地否認。媽媽的指控是毫無依據的!

「還說沒有!那這個叫唐錦的男孩是誰?為什麼你的日記里全是他的名字!」媽媽把日記丟到我腳邊,指著我失控地大吼。

我低著頭,望著腳邊的日記本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日記本的書脊被摔破了,裂了開來,就像一道醜陋的傷疤。

唐錦……唐錦……原來我的日記里全是唐錦的名字……

為什麼連我自己都沒有發覺?

「哦,我想起來了!」媽媽似是突然想起什麼,睜大了眼睛,「就是那天跟你一起被抓緊警察局的其中一個男孩子是不是!」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無法否認。

「怪不得你這陣子變得這麼反常,越來越叛逆,不再聽話了。」媽媽擅自下著結論,「原來是因為早戀了,媽媽跟你說過多少次,絕對不能早戀!」

「我沒有早戀,我沒有……為什麼你不相信我?」媽媽對我的不信任讓我非常傷心,曾經,爸爸媽媽是我唯一的依靠,現在不是了,他們對我已經不信任了,我也對他們失去信任了。

「那你日記里寫的是什麼?寫的都是什麼!」媽媽指著我腳邊的日記本,怒不可抑地大吼。

「偷看日記是你不對,你不信任我,你根本就不信任我,你不是我媽!」我抱起地上的日記本,哭著衝出了家門。

爸爸從都到尾都杵在門口,似是還沒從眼前的狀況中反映過來。

直到我不顧一切地衝出去時,他才轉過頭喊了一聲我的名字,可是我已經什麼都顧不得了。當時我只覺得我的自尊被踐踏了,不想再留在這個沒有人權沒有隱私的家。

離家出走後,我抱著破爛的日記本漫無目的地閑逛。深秋的夜微涼如水。街上行人匆匆,沒有人注意到普通毫不起眼的我,我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了一陣,最後只想到了紫星家可以讓我落腳。

我打電話給紫星,告訴她我離家出走了,她聽了非常著急,問了事情大概經過後就讓我在原地等她,說她馬上來接我。

掛了電話后不到一刻鐘,紫星就趕到了,她身上甚至還穿著打工的制服,那件大紅色的旗袍,只是匆匆在外面套了件白色的毛線罩衫。

「走吧,去我家。」紫星搓了搓手,拉起我轉身就走,她的手很冰涼,我才發現她薄薄的裙子底下只穿了雙透明的肉色絲襪。冷風毫無顧忌地侵蝕著她的身體。

我不安地跟著她回到家,她從包里掏出鑰匙,打開了門。屋子裡黑黢黢一片,她在牆壁上摸索了一下,打開了燈。那盞40瓦的燈泡亮度有限,只是讓屋子裡的陳設勉強清晰起來。

家裡很安靜,似乎沒人,我暗暗地鬆了口氣。這時才覺得自己離家出走的舉動太衝動了,當時也沒考慮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後果,只是一頭腦熱地沖了出來。

「進來吧。」紫星看我杵在門口不動,對我叫道。

我走了進去,她倒了杯熱水給我,然後問我晚飯吃了沒有。

肚子不擇時的叫了起來,我老實地搖了搖頭,這時才發現自己很餓。

「我給你做蛋炒飯吧,你先去衛生間洗把臉吧。」紫星指了指最裡面的一扇門。

我點了點頭,朝紫星指的那扇門走過去。推開,發現是間很小的衛生間。真的非常小,連浴室都沒有,只有一個馬桶,一個洗臉台盆,牆上掛著一個蓮花蓬算是洗澡的地方,連浴簾都沒有,和馬桶挨得非常近,洗澡時估計得把馬桶蓋翻下來才行。

地磚和牆上的瓷磚很舊很臟,原本的白色已經變成了黃色,上面還蔓延著扭曲的另人作惡的裂縫。角落裡堆積著黑色的污漬,散發著隱隱的臭氣。

紫星敲了敲門,遞給我一塊乾淨的毛巾。

我用她遞給我的毛巾擦了把臉,然後走了出去。這短短的時間內,紫星已經做好蛋炒飯了,滿屋子瀰漫著蛋炒飯的香氣,讓人垂涎欲滴。

紫星捧著一本時尚雜誌在床上翻閱,我打開她房間里那台很小的17寸黑白電視機,一邊吃她炒的蛋炒飯,一邊看無聊的肥皂劇。感覺心情很愉快,生活很美好,彷彿前面的事完全沒有發生過似的。

我真希望每天都能像現在一樣,什麼都不想,過著單純而快樂的日子。簡單的蛋炒飯,很小的電視機,就能滿足我了。

可是生活永遠都不可能盡如人意。

2

半夜,睡的迷迷糊糊時,我被拍門的聲音給吵醒了。

我以為是在做夢,恍惚還以為睡在自己的房間,當我睜開眼,看到陌生的環境時,才想起自己正睡在紫星家。

這麼晚了,誰會來敲門呢?

我很害怕,縮在紫星身邊不敢動。紫星似乎也被拍門聲給吵醒了,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

「夏紫星快開門!起來給我做宵夜!」門外的人一邊拍著並不結實的門板,一邊大喊著,聲音似乎帶著醉意。紫星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渾身顫了一下,睡意全無,整個人都警戒起來。

「小宇,不要出聲。」紫星小聲囑咐我。

我瞪著她,無聲地點了點頭,大氣都不敢出下。我想一定是她的酒鬼叔叔回來了。接下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很害怕。

「夏紫星,我知道你沒睡,快出來給我做宵夜,否則我要發火了!」紫星的叔叔一邊嚷著,一邊改用腳踹起門。門板被踹得咯咯響,搖搖欲墜的,似乎隨時都會塌下來。

紫星抱著我,躺在床上,用被子蒙著頭。但我能明顯感覺到她的身子在瑟瑟發抖,像只驚恐的小鹿,卻還要強裝堅強保護我。我縮在她懷裡,開始後悔自己衝動的決定。

岌岌可危的門板,最後砰一聲,終於棄甲投降,被狠狠地踹到一邊。我透過被子的縫隙,看到一個鬍子拉渣,滿身酒氣,腳步踉蹌地男人走進了房間,渾身散發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怒氣。

「你出去!不要進我房間!」紫星坐了起來,沖著他大吼。

男人注意到了我,通紅的眸子盯著我,不懷好意地笑起來:「嘿嘿,原來有朋友在啊,怪不得躲在房間里不肯出來。怎麼?怕我瞧見?」

我非常害怕,不住地往後退,躲到紫星身後,尋求保護。曾經我對紫星的生活只有個模糊的概念,而現在我切身體會到了。她過得真的非常艱辛,每天要生活在恐懼中,還要若無其事地融入到大家的生活中。要是我可能就撐不下去。我很佩服紫星,她真的比我要堅強許多。

「你快出去,我們已經睡了。」紫星瞪著她叔叔,聲音帶著明顯的顫抖。她明明很害怕,卻強撐著堅強,保護著我。

「他媽的,你是瞧不起人嗎?覺得我見不得人,不讓我跟你朋友說話嗎?」她叔叔似乎是被她冷漠的態度激怒了,抬腳踢翻了床邊的一個小矮凳,莫名其妙地發起火來。

我被嚇壞了,躲在紫星身後不知所錯的發抖。我從來沒有面對過這種狀況,完全沒有應對能力。我很怕她叔叔又來打紫星,甚至來打我。

紫星張開雙臂,把我護在身後,一動不動地瞪著她叔叔。

「他媽的,你這是什麼眼神!」

她叔叔突然抬起手臂,摑了紫星一巴掌,紫星整個人都被打偏了出去。我嚇得尖叫起來,看到她嘴角滲出血來,凌亂的髮絲下慘白的臉看起來特別的凄楚。

「你幹什麼打紫星!」我一下子火了,把她叔叔推開,然後去查看紫星的傷勢。她的嘴角裂了,半張臉通紅,似乎是腫了。可想那一巴掌有多重。

「我打自己的侄女你管得著嗎?你以為你是哪根蔥哪根蒜啊!」他叔叔不知悔改地朝我大吼著,對於紫星的傷勢看也沒看一眼。

「紫星她是人,你怎麼可以想打就打想罵就罵,你還配當她叔叔嗎!」我氣急了,和紫星的叔叔爭論著,可是越是爭論我越是發現跟個醉鬼爭論是多麼的愚蠢,因為喝醉的人根本就不講道理。

「我怎麼當叔叔要你管啊,你以為是誰把她養這麼大,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嗎!」他說著說著,聲音居然哽咽起來,彷彿受到傷害的那個人是他。

「我不知道你有多辛苦,我只是看到你一直打紫星,你簡直不是人!」當時的我氣急了,想不到任何罵人的辭彙,只是用我能想到的最惡毒的字眼罵人。我也不知道當時哪來的氣概,可能我是被紫星的勇氣鼓舞了,我覺得我不能置身事外,我也要保護紫星,像她保護我那樣保護她。卻不知道,我的魯莽舉動會給紫星帶來一場災難。

「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罵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紫星的叔叔一下子惱了,伸出手就想來抓我。紫星趕緊把我拉在身後,然後抬起頭擋住她叔叔。

「你們兩個聯合起來來氣我是不是!你個賤人,胳膊肘知道往外拐了!」他叔叔看到紫星幫我,更加惱火了,一把抓起了紫星的頭髮。紫星用力掙扎著,他抓著紫星的頭髮把她拖出了房間,我急得不行,想上前去拉紫星,卻被他叔叔一把推開,重重地摔在地上。

尾椎骨狠狠地磕在地上,疼得我眼前一黑,眼淚都流了出來。

「……你個婊子生的,虧老子養了你這麼多年……」

「……賤人,賠錢貨,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啊——叔叔不要打了……」

「……今天我就讓你看看老子的厲害……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頂撞老子……」

我聽到紫星的尖叫聲和重物倒地的聲音,還有她叔叔不堪入目的罵聲。趕緊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當我跑出房間時,眼前的一幕把我嚇呆了。

她叔叔握著一個啤酒瓶往紫星的頭頂敲了下去,砰地一聲,玻璃瓶的碎屑伴隨著鮮紅的血液飛濺了起來,幾滴溫熱的血液濺在我臉上。我當時實在是嚇傻了,連叫都叫不出來。

我看到紫星的身子一下子軟了下去,頭一歪倒在了地上,血從她的頭皮流出來,染紅了污垢堆積的地面,就像一朵朵赤紅色的花朵,紅得觸目驚心。

我撲通坐在了地上,瞬間連心臟都停止了跳動。她叔叔似乎也嚇傻了,丟下了手裡的半個啤酒瓶,倉皇而逃。

看著他落荒的背影,我才猛然驚醒,趕緊掏出手機打電話求救。我當時想到的不是打110或是120,而是反射性條件的撥了龔柏泉的電話。

我很慶幸之前存了龔柏泉的電話,否則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已經不太記得接下去發生了什麼事了,只模糊地記得自己好像哭著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龔柏泉,然後他讓我打120,然後在家裡等他。龔柏泉、唐錦,還有救護車幾乎是同一時間趕到的。

紫星被醫務人員抬上了救護車,我們跟著救護車一起來到醫院。在紫星緊張搶救的過程中,我只對那盞紅色的警示燈有印象,顯示著「手術中」三個字,我什麼都不敢想,一直緊緊地盯著那三個字,怕只要一胡思亂想我就會崩潰。

我已經不記得當時我有沒有哭了,因為我整個人都麻木了,一直用力地摳著自己的指甲,連疼痛都感覺不到。

直到最後主治醫生從急救室走出來,對我們說了句,「手術很成功,病人已經脫離危險。」我才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昏倒前我似乎看到龔柏泉朝我沖了過來,伸出手接住了我的身子,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3

昏迷中,我做了個很可怕的噩夢。

我夢到紫星受了很重的傷,渾身是血。我背著她冒著傾盆大雨趕去醫院,四周一片黑暗,一個人都沒有。雨嘩啦啦著,我力氣不夠,背著紫星寸步艱難,幾乎是挪著往前近。紫星的血順著我的肩膀流下來,我心裡很急很急,可是心有餘力不足。力氣都耗盡了,我摔了一跤,紫星從我背上摔下來,狠狠地磕在冰冷潮濕的地面上。血順著雨水暈開,因為我的關係,紫星的傷勢越來越重。我很急,很害怕,紫星的身體冰冷,血不停地從身體里流出來,她一動不動的,像是死掉了一樣。我很急,又背著她往前走,可是根本沒有力氣了,走了兩步又摔倒。我就這樣,背著紫星摔倒了又爬起來,爬起來了又摔倒,反反覆復,彷彿永無止盡。最後我實在沒有力氣了,絕望了,趴在紫星身上痛哭起來。

就算是在夢裡,我也依舊能夠感覺到那深深的絕望,整個世界都是黑暗的,沒有任何人幫助我們,就算我哭得再傷心也沒用。我感覺自己好無能,難過得要死掉了。

我絕望地哭啊哭,就這麼哭著醒過來了。

醒來了很久,我依舊沒有從那個夢中回過神來,因為如果那是現實,我依舊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絕望地哭。我的心情很糟糕,從來沒有過的沮喪,一瞬間都找不到生命的意義了。

媽媽被我的哭聲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一看到我醒過來了,高興得瞬間就清醒了。

「小宇——你總算醒了!」媽媽握著我的手,激動得熱淚盈眶。

「媽媽,我怎麼了……」我的腦袋暈乎乎的,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躺在病床上。

「醫生說你傷心過度加上身體疲勞,才會支撐不住暈倒,好好靜養兩天就好了。」媽媽抹著眼角的眼淚,情緒波動地說。

我這才想起自己是在紫星的手術室外暈倒的,不知道紫星怎麼樣了,一想起紫星我就很擔心。掙扎著要下床,媽媽見我如此,趕緊緊張地按住我的肩膀:「小宇,你現在還不能下床。」

「我要去看紫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我好擔心她。」我想要去拔手背上的針頭,被媽媽扣住了手腕。

「她已經沒事了,在隔壁病房還沒醒過來呢。」媽媽細聲細語地哄著我。

「真的嗎?醫生怎麼說的?」我不敢相信,依舊非常擔心,因為當時紫星的傷勢看起來是那麼的嚴重,現在想起來依舊讓我心裡陣陣發毛。

「醫生說她已經脫離了危險,在醫院靜養兩個星期就能康復了。你放心吧,她朋友在她身邊照顧著她呢。」媽媽摸著我的頭髮,眼裡滿是心疼。

「那就好。」我深深地鬆了口氣,有種溺水終於被救起來的釋然感。可是心裡卻依舊很惆悵,我想起了先前那個夢,心有餘悸地害怕著,知道只是個夢,卻好害怕真的會發生。感覺自己像得了強迫症一樣,無法控制自己往可怕的地方想象。

媽媽看到我這個樣子,眼眶一下子濕了:「小宇,媽媽對不起你。媽媽不該偷看你的日記,媽媽知道錯了。希望你能原諒媽媽,媽媽以後一定會尊重你的隱私,請你給媽媽一次機會,再也不要做任性的傻事了。你是媽媽的心肝啊,你就是媽媽的一切,昨天你真是嚇死媽媽了,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媽媽還怎麼活啊……」說到這裡媽媽捂著嘴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我想她一定是想起了昨天的事,心裡非常內疚。一直以來爸爸和媽媽都是那麼溺愛著我,像陶瓷一樣小心翼翼地捧在手裡,簡直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凍了。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段時間是怎麼了,越來越任性,也越來越叛逆了。昨天的事其實我自己也有錯,我沒有去體諒媽媽的心情,她一定是因為我這段時間太反常,太擔心我,才會去翻我的日記,想知道我最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其實她一點惡意都沒有,也沒有想到會侵犯我的隱私。我不應該對她發那麼大的火,還任性地離家出走。

都是我的任性,害爸爸媽媽擔心,還害了紫星。我發現我自己很多時候真的太不成熟了,做事太衝動了。昨晚也是因為我衝動地罵了紫星的叔叔,他們兩個才會打起來,一切都是因為我的不成熟和衝動。我真的好後悔好後悔,悔恨得無地自容。

「媽媽,是小宇的錯,小宇太任性了,讓爸爸媽媽傷心了。」我伸出手抱著媽媽,感覺這一刻心裡很平靜。把心裡一直壓抑的話說了出來,整個人都輕鬆了。

「小宇乖,媽媽的好女兒,媽媽最寶貝的心肝。」媽媽抱著我,輕輕地拍著我的背,就像哄著稀世珍寶一樣。

我的眼眶熱熱的,心裡陽光普照般,好溫暖。

掛了半天的點滴,好不容易把三大瓶點滴都掛完了,護士一把針頭拔掉,我就迫不及待地跑下床,打算去看望紫星。

媽媽沒有辦法,只能幫我披上衣服,然後陪著我去隔壁病房。

紫星醒過來了,靠左在床頭,頭上包著厚厚的紗布,臉色有點蒼白。唐錦正削著一個蘋果,一點點餵給她吃,動作非常的溫柔體貼。

我竟一下子楞在門口,不想進去打擾他們。

還是紫星首先注意到了我,招著手對我們說:「快進來呀,幹嘛站在門口呢!」

媽媽就攙著我走進了病房,紫星仰起臉,微笑著對媽媽說:「阿姨,謝謝您的蘋果,真甜。」笑容里沒有半點隔閡。

「甜就多吃點,回頭阿姨再買。」媽媽溫柔地笑了笑,望著紫星的目光里竟有幾分溺愛。我驚訝地望著她們,不知道這轉變從何而來。

「夠了阿姨,還有好多呢,吃不完。」紫星銀鈴般的笑聲回蕩在寂靜的病房內,一瞬間,我有種時空錯位的感覺。彷彿之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我們一直都溫馨快樂的生活著,沒有殘酷的現實,沒有青春的掙扎。

我坐在紫星床邊,望著她被層層紗布纏繞著的頭頂,心裡很難受。

她一動不動地望著,我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頂,她像只乖巧的貓咪。「疼嗎?」我心疼地問。

「不疼了。」紫星輕輕地搖了搖頭,臉上淺淺的微笑是那麼的美麗,像世界上最純潔的花朵。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會留疤嗎?」我好怕漂亮得近乎完美的紫星,頭頂會留下一道永遠無法消失的傷疤,如果這樣,我肯定會愧疚一輩子。

「有頭髮擋著看不見。」紫星不在意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頂,彷彿受傷的根本不是自己似的。

「那就是會留疤……」我一聽眼眶一下子就濕了。

紫星急了,連忙連聲安慰:「沒事的啦!看不到的!我頭髮很多的!」

我怕紫星情緒波動太大影響病情,於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擦乾眼淚點了點頭。

「唐錦,給小宇也削個蘋果吧。」紫星伸出手,輕輕地扯了扯唐錦的衣角。非常自然的一個動作,不經意流露出的親昵,就像雨後的一道彩虹,旖旎的劃過天空。

我獃獃地望著他們倆,心裡非常非常地羨慕。

紫星和唐錦兩人看起來真的很般配,就像偶像劇中的男女主角,兩人站在一起時連空氣都變得不一樣了。無論是風景美麗的街頭,還是綠樹成蔭的坡道,只要他們在一起,就自成一道風景。

我想我永遠不可能像紫星那樣子,如果站在唐錦身邊那個是我,肯定是大煞風景的。

「嗯。」唐錦把剩下半個削了皮的蘋果遞給紫星,然後從袋子里拿出一個完整的蘋果,認真地削著皮。

4

我看著他白皙修長的手指靈活地推著刀子,蘋果皮一溜溜地被削下來,均勻平滑,薄得能透光。

他連削蘋果的樣子都那麼的好看,神情專註,額前幾綹髮絲落在眉宇間,長長的睫毛襯得鼻樑更加挺拔。

我不知不覺看得入迷了,聽不到紫星和媽媽在聊什麼。

很快,一個蘋果就削好了,淡黃色的果肉上沒有一丁點皮,圓溜溜的,看起來很好吃。

「給。」唐錦抬起頭,把削好的蘋果遞給我。

「謝,謝謝。」我受寵若驚地接過蘋果,捧在手心卻不捨得吃了。這是唐錦親手給我削的蘋果……感覺好神奇!

從來不敢想象學習運動頂尖,幾乎無所不能,在學校人氣爆棚的唐錦,居然會親手給我削蘋果。如果不是紫星,可能我這輩子都吃不到吧。

雖然對紫星來說只是很尋常的一件事,可是對我來說就像是中了六合彩一樣不可思議。

我望著手中削了皮的蘋果,就是感覺它很特別,像顆水晶蘋果一樣珍貴,可惜它不是水晶蘋果,不然我可以珍藏一輩子。

固執地想著怎麼好好保存它,卻發現它的表面形成了一點點黃褐色的斑,醜陋地一點點擴散。才潸然醒悟,沒了皮的蘋果和空氣接觸很容易就會氧化,就算我想盡辦法也不可能把它保存完好的。

消沉了很久,我沮喪地一點一點把它吃進肚子。

蘋果很甜,甜得有點膩。

在醫院休養了兩天後,我就出院了,可是我還是每天都來醫院看紫星。那天出事後,就一直沒有看到她叔叔,一直是唐錦不厭其煩地照顧著紫星。那天醫生偶然問起紫星受傷的原因,她也只是聲稱自己不小心摔倒了,並沒有說出實情。我不知道紫星為什麼這麼維護她叔叔,明明他是那麼對待她的,這讓我耿耿於懷。

後來,我偶然問起紫星原因,她的神情很平靜,沒有任何怨恨,只是透著淡淡的憂傷。她看著窗外開的牽牛花,跟我說起了小時候的事情。她說六歲時父母出事離開了她,當時就留下她一個人,她當時什麼都不懂,但是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見到爸媽了。在親戚們的張羅下,辦完喪事,然後大家討論誰來收養她,可是那時所有親戚都沉默了。曾經親切熱情的舅舅舅媽,姑姑伯父,一瞬間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都冷漠地望著她,彷彿她是個大包袱。唯獨單身的叔叔站了起來,毅然承擔了撫養她的重任。當時他的叔叔不賭博也不酗酒,在銀行里做保安,為人和善老實。父母剛去世那會兒,紫星很自閉,天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說話也不理人。她叔叔就經常給她買好吃的好玩的,她不說話,他叔叔就捧著一本故事書,給她講故事,她不理人,她叔叔就在一旁做鬼臉演木偶戲逗她笑。碰上休息日,就帶她去公園或者遊樂場,陪她坐旋轉木馬,給她買粉紅色的棉花糖。他讓紫星重新看到了世界的美好,漸漸的紫星終於開口說話了,她開口說的第一句話,是她好想爸爸媽媽,然後她就哭了,那天他叔叔也哭了,兩人抱在一起哭了很久很久。他叔叔抱著她說,以後我們倆就相依為命,我就是你的爸爸。紫星從此又有了依靠,那段日子也過得很幸福。她叔叔的轉變,是在紫星十二歲的時候,那時候她叔叔已經三十歲了,可是依然還是單身。親戚鄰里也給她叔叔做媒過好幾次,那些姑娘剛開始對她叔叔都有些好感,可是一得知他還帶著個孩子,就立馬和他叔叔斷絕了往來,一來二往,他叔叔也厭倦了,再也不願意相親了。幾次相親失敗的打擊,讓她原本開朗的叔叔變得越來越沉默起來,也學會了喝酒抽煙。紫星很難過,說她願意去孤兒院,這樣那些阿姨就願意嫁給叔叔了。她叔叔不肯,對她說自己要去努力掙錢,等他掙了很多錢,就有好多姑娘願意嫁給他了。那天之後她叔叔辭去了保安的工作,跟著幾個朋友出去做生意了。可是世事不盡如人意,他叔叔沒有賺到錢,反而把這幾年的積蓄都虧掉了。

自那之後,她叔叔一蹶不振,整天精神恍惚地晃來晃去,沒有去找工作,也沒了做生意的念頭,後來不知怎麼的還跟別人學起了賭博。不知道是不是連老天都不肯幫他,她叔叔十賭九輸,欠下了很多錢,連他們住的公寓都賣掉還債了。賣了公寓后,他們搬到了爺爺留給他們的老房子里,她叔叔也變得越來越頹廢,整天就知道喝酒賭博,養家的重任就壓到了紫星肩上。那時紫星剛滿十四歲,她個子高,就謊稱自己十六歲了,去餐館里給人洗碗掙錢。一邊上學一邊打工,支撐到現在。

說完后,她望著我,眼裡盈滿了眼淚,她對我說,她不恨她叔叔,如果不是她叔叔可能她早就被送去孤兒院,可能她就再也不會開口說話,一直就這麼自閉下去。她說將來她一定會掙很多錢,然後給她叔叔一大筆錢,讓他買個房子娶了老婆,然後自己永遠地離開他。因為這是她欠他的。

聽完后,我很感慨,也很惆悵,我沉默地望著紫星,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紫星第一次跟我說她家裡的事,她說了這麼多,說得這麼的具體,就像在跟我講一個故事,只是那個故事那麼的殘忍,又那麼的現實。

那是她的故事,永遠不會有第二個一模一樣的故事。

故事裡她的叔叔和我認識的那個人不一樣,他很可憐,但不可惡。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命運有時候真的很折磨人。

命運和現實,讓原本一個純樸而善良的男人,變得頹廢暴戾,對生活只剩下絕望。

他很可憐,也很可悲。

紫星住院期間,我一個人去學校上課,課上我特別認真地做筆記,我想不出來能為紫星做什麼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她記筆記了。

在學校沒有人為難我,也沒有人跟我說話,生活平靜得沒有一絲起伏,就像平靜無波的湖水。

放學后,來了個很意外的人,整個教室里的學生都震驚了。

因為那個人是唐錦,學校里的風雲人物。

他穿著藏青色的校服,外套敞開著,露出裡面雪白的襯衫,未經打理的短髮自然垂順,眉眼乾淨,透著勃勃的英氣,讓人無法忽視。

他看到背著書包的我,舉起胳膊向我招手。所有人都驚詫地睜大眼睛,就像看到彗星撞地球似的震驚。

我的臉一下子滾燙,背著書包,低著頭走過去。

「放學後有事嗎?」他忽略掉周圍火熱的視線,很自然地問我。

「沒,沒什麼事……」還是第一次在眾目睽睽下和唐錦說話,我緊張得舌頭打結,雙頰傳來火辣辣的灼熱感。

「那陪我走一趟吧。」他像對老朋友說話般,語氣自然而隨意。

「……呃。」我訥訥地點了點頭,看到他轉身,趕緊跟上去。

身後傳來驚詫地議論聲,還夾雜著許多嫉妒和不甘的目光。我知道,走在唐錦身邊的我是不配的。唐錦是高高在上的,被各種光環所圍繞著的,而我只是個非常渺小,非常不起眼的普通女孩子。如果是紫星,這畫面一定非常和諧,大家也不會露出這種驚詫的表情。

所以我始終低著頭,謙虛地跟在唐錦身後,不敢跟他並排走在一起。因為那不是我的位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暗戀成繭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暗戀成繭 暗戀成繭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破繭之蝶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