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冬日之繭

第一章 冬日之繭

1

那年,我因為住院休學了大半年,所以當大家在為升入大學激動得睡不著覺時,我成為復讀生依舊留在原來的高中。

開學那天,空氣中漂浮著梔子花的香氣,天氣非常晴朗,校服裙擺在泛白的陽光下綻開成一朵朵藏青色的花朵,一張張新鮮面孔在藍天下笑得燦爛奪目。

而我,卻抓著書包的背帶,忐忑不安地望著校門口,那曾經如此熟悉的學校,現在看來是那麼的陌生。

所有的一切都變了,在我住院那段時間變了,那曾經的熟悉和美好都不復存在了。

心裡有一種強烈的不甘和酸楚,鼻子酸酸的,我強忍著眼淚,不想在人群中落淚,免得惹來詫異的目光,把自己置身更加不堪的境地。

要面對的總歸是要面對的,我對自己這樣說。想著放學后能夠吃到媽媽給我準備的點心,作為激勵自己的獎品,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踏入了校門。

可是,當我踏進教室時,原本鼓起的勇氣又被輕易地摧毀了,我復讀的班級依舊是原來的班級,可是教室里的人我一個都不認識。這些陌生的人佔領了原本屬於我們的教室,然後又毫無自覺地放肆地笑著。

我望著一教室陌生的人,不知所措。教室里的人察覺到了我,停下了交談,然後轉過頭詫異地望著我,彷彿我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入侵者。這讓我惶恐不安,彷彿被人脫光了衣服丟在眾人面前似的,只想立刻轉身逃離。可是,我還是忍住了。

「……這是誰啊?不是我們班上的吧……」

「……聽說我們班上來了個復讀生,恐怕就是她吧……」

我聽到有人小聲議論著。

那些言論讓我的臉火燒似的燙了起來,為了不讓大家看到我窘迫的樣子,我低下頭找了個角落,然後一屁股坐下。

我抱著書包,不知道接下去該怎麼辦,我不希望任何人注意到我,我害怕有人盯著我。我拚命地低著頭,不敢面對任何人。

周圍的人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繼續聊天說笑,可是沒有一個笑容是屬於我的,我就像被遺忘的一株小草般,靜靜地待在角落裡。

時間是那麼的難熬,一分一秒對我來說都是煎熬,我痛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帶一本小說到學校。如果此時有本書在手裡,我就可以偽裝看書,不至於像現在一樣,什麼都做不了,顯得那麼的突兀和窘迫。

「嗨,你叫什麼名字?」

突然,一個手掌搭在我的肩膀上,讓我頭皮一陣發麻。

我倉皇地抬起頭,看著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女生,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女孩子。

她向我微笑著,線條柔和的嘴唇上揚著,黑白分明的眸子閃爍著純凈的光澤,烏黑的頭髮柔軟地垂落在肩膀上。似乎是知道自己有多漂亮,所以她美得更加明艷動人,甚至張揚。

「你叫什麼名字?」

她看到我望著她發愣,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

沒想到突然會被問及名字,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我倉皇地回答:「我……我叫向宇。」

「下雨的雨?」

「不,宇宙的宇。」

「咦?……和你一點都不符合呢。」女生歪著頭,手指點著下唇,打量著我喃喃道。

我的臉微微發燙,窘迫地低下頭:「我爸爸希望我能像宇宙一樣強大,所以……才給我起了這個名字……」

一直以來都不喜歡父親給我起的這個像男孩子一樣的名字,所以我最討厭,不,應該是最害怕別人問起我名字。因為每次別人聽到我的名字都會非常詫異,然後嘲笑我的名字。

「呵呵,有意思。」女生饒有趣味地笑了笑。

我詫異地抬起頭,因為她是第一個覺得我的名字有趣的人。

「我叫夏紫星,夏天的夏,紫色的紫,星星的星。」她落落大方地朝我伸出手,臉上帶著友善的笑容。

「你,你好。」我愣了一下,誠惶誠恐地握住她的手。感受著她的手掌的柔軟和溫暖,心裡似乎也一下子被溫暖了似的。

「我們在玩真心話大冒險,剛才我被點到了,她們讓我來和你搭訕。」她毫不隱瞞地對我說。

「原……原來是這樣……」心裡突然一陣莫名的失落,想想也覺得理所當然,像我這麼普通的人,怎麼可能被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注意到呢。

夏紫星似乎沒有察覺到我的失落,伸出手,拉起我說:「好啦,你過去跟我們一起玩吧,一個人坐在這裡多無聊!」

「啊?」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夏紫星拉到了鄰桌的那群女孩子中央。

「我完成大冒險了,繼續遊戲吧,向宇也加入我們。」她笑著對那群女孩子說。

「好啊,不過被點到的話不能逃哦!不管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都要選一個哦!」一個扎著馬尾辮的女孩子笑著提醒我。

「嗯……好。」我慌慌張張地點了點頭,忐忑不安地坐到她們中間,生怕被點到,然後被提過分的要求。

可是事情比我想象的還要糟糕,從頭到尾,我都沒有被點到,我感覺自己就像個透明人,被所有人忽略了。坐在有說有笑的這群女生中間,我明顯地感覺到格格不入。

上課鈴聲響后,我一個人失落地回到座位,心裡一陣凄涼。

我曾經非常喜歡的學校,如今已經不復存在了。雖然它還是以前那個學校,可是某些東西已經變質了。

因為我是復讀生,所以所有人都對我敬而遠之,生怕被我的晦氣傳染似的。中午,當大家興高采烈地走出教室后,我一個人坐在座位上,吃著從家裡帶來的麵包。

吃著吃著,我發現原本是甜味的麵包變咸了,我才發現是我的眼淚滲入了麵包里。

「你怎麼哭了?」

這時,一個清新悅耳的聲音出現在我頭頂,我愣愣地抬起頭,這才發現是夏紫星。

她站在我面前,疑惑地望著我,「你怎麼哭了?是麵包不好吃嗎?」她彎下腰,伸出手指從我的手中捏下了一塊麵包。

「等,等一下!」來不及等我阻止,她已經把麵包塞入了嘴裡,然後咀嚼著。

「確實味道一般般呢……」她吞下麵包,然後皺著眉感嘆道。

「那,那麵包浸了我的眼淚……」我的臉漲得通紅,望著面前的夏紫星,窘迫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關係的,如果讓你把自己流的淚吞下,不是太慘了嗎。」夏紫星朝我眨了眨眼,笑得像個天使。

我渾身一震,目瞪口呆地望著她。原來她是故意的……

一股莫名的暖流流進我的心裡,我的眼眶熱熱的,心裡堵得難受。

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傻傻的我,當著紫星的面哭了。

「好了好了,有必要為了一個難吃的麵包而哭嗎?我給你吃我的便當好了。」

「嗚嗚嗚……不用了……謝謝……」

2

如果不遇到紫星,那我的人生會是怎麼樣?

我一直這麼想著,可是想象不出來。

放學后,大家三三兩兩結伴回家,我收拾好書本,一個人背著書包走出了教室。雖然已經放學了,可是操場上依舊聚集著許多人,籃球場上有幾個高帥的男生正打著籃球,場外圍了許多看熱鬧的女生。幾乎所有目光都聚集在那個場中心正運球沖向籃板的帥氣而高瘦的男生。

他叫唐錦,學校的校草,就算是我這樣孤僻內向的女孩子也知道他的大名,他不單成績好,運動也很出色,聚所有光環於一身,是所有女生愛慕的對象。和我這樣的人,完全是兩個世界的。

毫不留戀地瞥了操場一眼,我便轉身走出了學校。

「小宇,今天課上得怎麼樣?累不累啊?」

因為是出院后第一次上學,所以媽媽非常緊張,一看到我回家便忍不住問東問西。

「不累,挺好的。」

我強顏歡笑,不想讓媽媽看出我的不快,因為我知道,在我住院的那段時間他們已經操心得夠多了。

「好啦,快去洗洗手,我做了你最愛吃的松子蛋糕。」

媽媽笑眯眯地對我說。

我沖她笑了笑,然後小跑進衛生間。

洗完手出來,看到餐桌上已經擺上了蛋糕和巧克力牛奶,心裡頓時酸酸的,有種想哭的衝動。

「嗯,好好吃啊!」

為了不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我拚命地往嘴裡塞蛋糕,然後讓自己看起來很有元氣般,邊吃邊讚歎個不停。

這招非常有效,媽媽並沒有察覺到任何不對勁,以為我在學校很快樂,放心地回到廚房做晚餐。

吃完蛋糕我回到自己房間,然後開始做作業。因為是之前學過的內容,所以很快便輕鬆地做完了。

其實我的成績不錯,落下了大半年的課我也有信心考上大學,可是我卻錯過了最重要的高考,所以迫不得已只能復讀。

做完功課後,我突然不知道該幹什麼,因為休學了大半年,所以以前的同學也大多失去了聯繫。他們現在在做什麼呢?

我突然很想知道,我很羨慕他們踏入了新學校,開始了新生活。而我,就像一部被設定好的時鐘,依舊在原地走。

第二天,因為並沒有任何颱風地震之類的不可抗逆因素,所以我照例要去學校。

曾被評為三好學生的我,站在校門口時卻有了想逃學的衝動。

學生們背著書包陸陸續續地走進校門,我咬了咬牙,可是才剛轉過身,背後就傳來了一個叫聲。

「這不是小宇宙嗎?」

說話間,有人從後面伸出了手,拉住了我的領子,阻止了我逃跑的腳步。

我轉過頭,看到夏紫星居高臨下地望著我,笑容裡帶著幾份促狹。她今天扎著一個馬尾,校服外披了一件洋紅色的開衫。當時,我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那麼漂亮的她,卻有一種男生般的帥氣。

「夏……夏同學……」

我顫巍巍地望著她,像個做了虧心事的小孩子般心虛。

「學校在那邊,你這是要去哪呢?」

夏紫星挑了挑好看的眉,像審問犯人般審視著哆哆嗦嗦的我。

「不……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大家都往那邊走,我就有一種逆流而行的衝動。」

情急之下,我發現我說了一句很傻的話,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哈哈,你還真是有趣!」

夏紫星哈哈大笑起來,惹來周圍一陣詫異的目光。

我低著頭,不敢正眼看她。

「好啦,雖然我覺得你的想法很有創意,可是再不進去我們就要遲到了。」說完,夏紫星不等我回答,便拉著我走進了學校。

很奇異的,那一刻,我居然一點都不畏懼上學,很輕鬆地就跨過了校門。

我想,一定是當時紫星爽朗的笑容感染了我。

不過生活中並沒有什麼奇迹,紫星的一個笑容也不可能改變我接下去的命運。我依舊被班上的同學忽視著,就連老師也經常忽視我,彷彿我是一個只有紫星才看得到的幽靈。對,幽靈,這並不是我想到的,而是班上的同學在私下給我起的綽號。

因為我孤僻,不跟任何人說話,總是靜靜地待在角落。我學聰明了,每天上學我都會帶一本小說,不管是什麼內容,我都看得全神貫注。因為這樣才不至於讓我置身在熱鬧的人群中,不知所措。

下午,發生了一件很尷尬的事情,體育課上,老師讓我們練習傳球,需要兩個人組成一組,可是我們班上只有43個人。很顯然的,最後我被落單了,因為沒有任何人願意和我組成一組。順便補充的是,班上也只有我沒有同桌,我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裡。

沒有任何人同情我,也沒有任何人理會我,所有人都用一種理所當然的冷漠目光掃過我,然後開始練起傳球。

而我,捧著籃球,站在籃球館的角落裡,再次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我向紫星看過去,她看到我求救的目光想過來,可是卻被她搭檔的女生給拉住了。她抱歉地看了我一眼,便不再管我,繼續和那位女生練習傳球。

我知道,我又得度過難熬的一節課,因為不可能有任何人會來解救我了,連紫星都不會了。

一顆籃球突然滾到我的腳邊,我抬起頭,看到一位短髮的女生朝我跑了過來。她看到我,猶豫了一下。我看到她的嘴唇蠕動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蹲下身子,把腳邊的球撿了起來,遞給她。她接過球,用很細微的聲音說了聲謝謝,然後轉身跑去了。

「不覺得她很可憐嗎?」回到同伴身邊后,她對她的同伴這麼說。

「你幹嘛同情她,她又不是我們的同學,她只是個多餘的。」她的同伴冷眼瞥了我一眼,語氣中帶著厭惡,彷彿我身上沾著晦氣似的。

「可是……」那個女生猶猶豫豫的,帶著懷疑。

她的同伴看到她這個樣子,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胳膊說:「好了,她只是想博取你的同情呢,那種人你不要理她。聽說她很髒的,早上起來從來不刷牙。」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謠言,可是那個女生卻相信了,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望了同伴一眼,然後又轉過頭看著我,這次,在她的眼中我沒有再看到猶豫,而是看到了跟她同伴一樣的厭惡。

我張開嘴,想解釋,可是她又撇開了臉,似乎連跟我目光接觸都忌諱。

「她怎麼這個樣子?」她難以自信地望著自己的同伴。

「她是個怪人,所以啊你少跟她接觸。他們那種人思想很奇怪的,你去惹她說不定會被她罵呢。」她的同伴煞有介事地說,我不知道她所說的他們到底是哪類人。

我被當成了神經病還是瘋子呢?

「會嗎……」雖然那個女生用的是問句,可是語氣中卻已經相信了七八分。

我不想再聽下去,便捧著籃球走出了籃球館。

籃球館外陽光明媚,風吹著草芥,有蒲公英在天上輕輕飄揚。

眼前的情景一如往昔,可是我再也找不到熟悉的感覺。

明明是初秋的午後,我卻感覺到一陣凄寒,一直冷到心裡。

3

黃昏,夕陽承載著美好的一切,緩緩地沉入地平線。天空被染成鮮艷欲滴的赤紅色,就像被割破的血管中噴涌而出的鮮血,讓人觸目驚心。

我背著書包表情麻木地走出校門口,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也沒有任何人跟我打招呼,我漸漸地習以為常。

剛走出校門,我就看到一名女生一手拎著書包,斜靠在校門前的一棵大樹上,一看到我便緊張地站直身子。

那是扎著馬尾的夏紫星,我想她是在等我,於是我停下了腳步。

我不再像之前那樣看到她有興奮高興的感覺,而是被一種背叛的羞憤所替代。

我以為她和別人不一樣,其實都一樣,她和那些排斥討厭我的人一樣,虛偽、懦弱,在眾人的目光下選擇明哲保身。

我負氣地瞪著她,等她解釋。

「小……小宇宙……」夏紫星看到我生氣的樣子,整個人局促起來,囁喏了半天才下定決心似的開口說,「下午的事對不起!」

我緊抿著唇不說話,眼眶卻不自覺地潮濕了起來。我沒有什麼權力質問她,也沒有什麼權力責怪她,她的選擇是對的,她本不該和我混在一起,否則她也會被大家排擠。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和大家一樣選擇疏離漠視我時,我心裡會那麼的難受,比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還要委屈難受。

「小宇宙,你生氣了嗎?」夏紫星看到我這個樣子變得緊張起來,她走到我面前,舉起右手,三根手指併攏,然後望著我信誓旦旦地說,「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了!」

看到她這麼緊張不安的樣子,我一下子釋然了,所有的難過和委屈一下子煙消雲散。我想她是真的在乎我,為了我這麼一個不值一提的小角色。

這讓我心裡有點小小的感動。

就像是一朵煙花在漆黑一片的夜空綻放,璀璨的驚喜,映亮我整個內心。

「好了,為了補償你我請你吃東西吧!」夏紫星似乎是個有點粗神經的人,很快就恢復了活力,伸長了胳膊攬著我的肩膀,也不管我肯不肯去,就攬著我往前走。

街上行人如潮,夏紫星攬著我的肩膀,旁若無人地嘰嘰喳喳地說著一些瑣事。比如某某明星又換女朋友了,某個化妝品的睫毛膏非常好用啊,早上起來發現鼻子上長了青春痘很苦惱啊之類的。我認真地聽著,並沒有任何不耐煩的情緒,反而覺得很開心,很久都沒有人對我這麼暢所欲言了。和同齡人無所顧忌地聊天是件很讓人愉悅的事情,能讓人身心都豁然開朗起來,雖然我只是默默地聽著紫星一個人說。

走在人群中時,我才注意到紫星有多漂亮,她的腿修長,臉蛋很吸引人,柔順的秀髮隨風飄揚,不時惹來路人的注目。我想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像紫星那樣。這讓我心裡有點小小的失落,還有淡淡的自卑。

於是我低下了頭,不讓我們倆對比太強烈。

紫星把我帶到了一家麥當勞,裡面依舊門庭若市,我們好不容易在角落裡找到了兩個空位。紫星把我按在座位上,然後問我要吃什麼,我要了一杯可樂和一個漢堡,紫星便笑了笑跑去點餐台了。

等了很久,紫星才端著堆得小山似的餐盤迴來,她把漢堡和可樂遞給我,其中還多了一個甜筒。

「這不是我的。」我把甜筒還給她。

她眯起眼睛笑了笑說:「一點小小的surprise。」

我愣了愣隨即明白了過來,有點不自然地笑了笑,然後低下頭吃起甜筒。甜筒甜甜的,一直甜到心底。

紫星給自己買了薯條和麥樂雞塊,還有一大杯的可樂。她一邊吃一邊回著簡訊,從點餐台回來后她似乎就和誰忙著聊天。

我並不介意,因為能和她這樣靜靜地坐著,就讓我感覺很舒服很自然。發了一陣簡訊后,紫星突然抬起頭望著我問:「等會兒有飆車比賽,要不要一起去看?」

「飆車比賽?!」我詫異地瞪大眼睛,因為這對我來說只是電影中才會出現的情節,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夠親眼看到。

「嗯,很有趣的,一起去吧?你晚上有事嗎?」紫星看起來精力十足,不停地慫恿著我。

「倒也沒什麼事……」我猶豫著該不該答應,但是心裡已經非常雀躍。難道我心裡其實也挺叛逆的?我對自己的想法非常的差異。

「那就不要猶豫了,走吧!」紫星胡亂把剩下的雞塊塞進嘴巴,然後拿起可樂,拉著我站了起來。

我只顧得上抓起書包和還沒來得及吃的漢堡就被紫星拉出了麥當勞。她果真是個說風就是雨的熱血少女啊……

離開麥當勞后,她帶著我坐公交來到了外環的高速公路口,遠遠地,我就看到許多騎著摩托車的少年聚集在那裡,中間還夾雜著幾個打扮艷麗的女孩子。大多染著頭髮,穿著我平時想都不敢想的弔帶和迷你裙。

我心裡緊張不安起來,意識到他們就是所謂的不良混混,打架惹事都少不了他們的份。如果和他們混在一起,我是不是也會被認為是問題學生呢……

紫星為什麼會和他們牽扯在一起,難道紫星也是問題少女嗎?還來不及等我理清思路,紫星就拉起我往那群人走去。我低著頭,心裡忐忑不安,想起電影中飆車黨打架鬧事被抓進警局審問,隱隱害怕著。

「好慢啊,怎麼這麼晚啊!」還沒走近,其中一個染著黃頭髮的少年就抱怨著嚷起來。

「不好意思,路上有點堵。」紫星揮著手,算是道歉。

「這隻小兔子哪來的?」黃頭髮的少年注意到了我,雙眼不懷好意地盯著我。

我打了個哆嗦,伸出手死死地拽著紫星的衣袖,身子一味地望紫星身後縮。

紫星伸出手啪地向他的頭頂拍去,然後兇巴巴地對他警告:「不要欺負她,她膽子很小的。」

「開個玩笑嘛……幹嘛那麼凶……」黃髮少年摸著被紫星拍過的頭,委屈地撅起嘴。

「還是第一次看到你帶朋友出來。」說話的是一直沉默地站在旁邊的一位戴著安全帽的少年,他的聲音悶悶地從安全帽里傳來,聽起來似乎有點不真切。

「我們正好在一起,所以就把她帶來了,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叫小宇宙!」紫星拍著我的肩膀,笑嘻嘻地介紹道。

「小宇宙?!好有個性的名字啊!」聞言,黃髮少年誇張地瞪大眼睛,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似的稀奇地盯著我。

「不,不是啦……我叫向宇……」我漲紅了臉,糾正紫星的錯誤。

「哈哈哈,原來我被耍啦,你好,我叫龔柏泉!」黃髮少年恍然大悟地哈哈大笑,然後向我伸出了手。

望著他突然向我伸來的手,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臉迅速地紅了起來。

啪!

紫星拍掉了他的手,嫌棄地瞪了他一眼,惡狠狠地警告:「不要吃她豆腐,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握個手都不可以啊,真沒意思。」龔柏泉瞭然無趣地翻了個白眼,然後收回了手。

「你好,我叫唐錦。」這時,旁邊那位帶著安全帽的少年,似乎是為了緩和氣氛,自我介紹道。

唐錦?

好熟悉的名字……

我突然覺得這個名字很耳熟,可是腦海里卻沒有具體印象。

「自我介紹都不摘安全帽,你有沒有誠意啊!」紫星舉起拳頭敲了敲他的安全帽提醒道。

「不要意思,忘了。」戴安全帽的少年突然意識到,舉起手摘下了安全帽,我這才看到了他的容貌。

鴉羽般的黑髮,刀削似的冷峻臉孔……

看到他的臉從安全帽中露了出來,我震驚地睜大眼睛,他……居然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唐錦!

「你認識唐錦嗎?不會是被他泡過吧?」看到我流露出驚訝的表情,龔柏泉促狹地笑道。

「不,不認識!」我趕緊搖著頭,澄清事實,臉卻不受控制地漲紅起來。

「胡說什麼呢,我有這麼渣嗎?」唐錦似乎也對他的玩笑不感冒,不贊同地瞥了他一眼。

「因為她剛才看你的表情引人聯想么,可惜了,我還以為有一處好戲呢。」龔柏泉嘻嘻笑了笑,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臉上的表情不無遺憾。

4

「喂!你們快把人家給弄哭了!」紫星適時大吼了一句,阻止他們繼續消遣我。

我委屈地攥著紫星的衣角,像尋求保護般縮在她身邊。紫星把我拉在身後,然後挺起胸膛,對龔柏泉和唐錦大聲說:「她不是你們認識的那些女孩子,人家臉皮很薄的,經不起你們開玩笑!」

「好啦,一個小玩笑而已,看你,一副保護自己的小雞仔被老鷹吃掉的老母雞似的樣子!」龔柏泉掏了掏耳朵,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

而唐錦則抱胸站在一邊,一臉不置可否的表情。

我不想因為我而讓他們的關係搞僵,而且他們看起來確實並無惡意,所以我輕輕地扯了扯紫星的衣角,輕聲說:「紫星……我沒事……」

「比賽快開始了!所有人做好準備!」

有人大喊著搖起了旗,打斷了我們的對話,也把我從窘境中解脫了出來。

「快開始了!快開始了!」

剛才還在生氣的紫星一下子就被轉移了注意力,像個孩子般在原地歡欣雀躍著。

唐錦重新戴上了安全帽,然後把扣在車頭上的另外一個紅色安全帽遞給紫星,紫星接過安全帽戴在頭上,然後抬起修長的腿跨坐在唐錦的摩托車後座上。

「柏泉,你帶小宇宙吧!」紫星掀起安全帽的擋風鏡,對柏泉說道。

「好啦,為了補償剛才對你的失禮,這次我就帶你一回吧。要知道,我可是從來沒載過女孩子的哦,你可是第一個!」龔柏泉像是恩賜般用高傲的態度對我說道。

「帶我?!你是說要我坐這個……」我的視線游移到龔柏泉的摩托車後座上,突然意識到了一件很嚴重的事情,他們是要我和他們一起飆車!「不不不!這絕對不行!」我用力搖著頭,後退了一大步。

「怎麼不行了?你懷疑本少爺的車技?」聞言,龔柏泉不高興了,怒目瞪著我,看起來像頭即將發怒的獅子,很可怕。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我語無倫次,自己都不知道想說什麼。但是我知道我絕對不能坐上去,飆車是不良少年才做的事情,我不能加入他們,而且飆車很危險,要是被爸爸媽媽知道一定會擔心死的。

「哪來那麼多廢話啊!婆婆媽媽的麻煩死了!」龔柏泉失去了耐心,二話不說抓起我把我按在他的摩托車後座上,然後把另外一個安全帽扣在我頭上。

「坐好了,抱緊我的腰,摔下去我可不管!」

來不及等我反應過來,比賽已經開始,所有人發動了引擎像離弦之箭般向前衝去,一個衝勁讓我差點被甩下車,我趕緊伸出胳膊抱住了龔柏泉的腰。

「放我下去!我要下去!」

高速上的路燈光怪陸離,周圍的引擎聲就像野獸在嘶吼,這一切都讓我不安,我慌亂地大喊大叫。

「比賽都開始了,我怎麼放你下去啊?」龔柏泉的聲音聽上去很無奈。

「我不管!我要下去!快放我下去!」

第一次坐摩托車,我心裡非常的害怕,過度驚嚇中哭了出來。

「喂!你不要哭啊,坐我的車有讓你那麼不開心嗎?」聽到我哭,龔柏泉也慌亂了起來。

大隊的人馬衝上高架,狂風吹拂著我的頭髮和衣服,似乎是要把我吹下高架,悶熱的安全帽幾乎讓我窒息,我完全崩潰了,對他大聲咆哮:「停下!快停下!」

「好,好!我馬上停下,你不要哭了。」

龔柏泉手忙腳亂地靠邊停了下來,然後扶著雙腿發軟的我下了車。

我搖搖晃晃的,腳底接觸到地面才安心下來。我摘下了令我窒息的安全帽,站在風中委屈地抽泣著。

我怎麼會遇上這麼倒霉的事,明明我和他們沒有任何關係,為什麼會被他們拉來飆車呢,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越想越難受,連白天發生的不幸的事情也一股腦地席捲過來,我竟然哭得一發不可收拾了。

龔柏泉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煩惱地撓了撓頭髮,他站在我面前手足無措地望著我,兩條眉毛像根可笑的麻花扭在一起。

我不去管他,一個人自顧自地哭著。他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陣,摸出一塊手帕遞到我面前。

「不要哭了,是我不好。」他蠕了蠕嘴唇,小聲囁喏。

我接過手帕,抹了抹眼淚,感覺好受多了。心裡積壓的委屈和煩悶彷彿隨著淚水都揮發了似的,胸口也不再那麼堵了。

「你不要生我氣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女孩子,要是被紫星知道我把你弄哭了,她肯定會罵死我的。」龔柏泉雙手合十,低下頭向我懇求道。雖然嘴巴笨笨的,但是樣子看起來很誠懇。

我吸了吸鼻子,口齒不清地說:「……我不會告訴紫星的……」

「真的啊?」龔柏泉像是得到了特赦般高興地睜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眸子在夜色里閃閃發亮。

「嗯。」我默默地點了點頭。

他這才放心下來,捂著胸口長舒了一口氣。

我低著頭,望著自己的腳尖,路燈把我的影子拖得長長的,一路向遠方蔓延。

晚上,行車不多,高架上的空氣特別好。風吹著我的頭髮和面頰,遠方的星星看起來特別明亮。我感覺這個世界真的很神奇,白天我還待在教室為迎接高考緊張複習著,晚上就和這群飆車族在高架上飆車,如同電影般戲劇化。

「上來吧!」

我聽到龔柏泉在叫我,回過頭,看到他正跨坐在摩托車上朝我招手。

我愣愣地望著他,然後用力搖了搖頭。

龔柏泉嘆了口氣:「你不想今晚就在高架上過夜吧?」

「……」我沉默地望著他,無話可說。因為他說的是實事,這個時候,而且還是在高架上,又沒公車也沒計程車,靠我的雙腳什麼時候才能走下高架呢……

「上來吧,這次我開得慢點。」他朝我招了招手催促道。

我猶豫了一下,抬起腳慢吞吞地朝他走過去。

「戴好安全帽。」他把安全帽遞給我。

我默默地接過安全帽,然後戴在頭上。

「快點,他們要等急了。」龔柏泉擺著手催促道。

我這才抬起腳,跨坐到後座上。

「抓緊了,我要開動了!」龔柏泉叮囑了一句,然後發動了引擎,很快摩托車又駛上了高架。

如他所說,這次他開得慢多了,微風徐徐地從耳邊吹過,夾雜著夜露的潮濕。明亮的月亮懸挂在夜空上,城市的燈火像繁星般璀璨,在高架上一覽無遺。

我突然發現坐摩托車也沒有那麼討厭,似乎……

還挺舒服的。

到達目的地后,龔柏泉停下了摩托車,紫星和唐錦在目的地等著我們,而其他人都已經散去了。

「喂,怎麼那麼慢啊,我們等了你們好久耶!」

一停車,紫星就對我們抱怨道。

「不好意思,半路熄火了。」

柏泉摘下安全帽,向他們敬了個禮。

「小宇宙,你沒事吧?柏泉有沒有在路上欺負你?」

紫星跑到我面前,然後拉著我的手,上上下下檢查我。

我偷偷瞄了龔柏泉一眼,看到他朝我拚命擠眉弄眼的使眼色,想起在路上對他的許諾,我小聲說:「沒事,他沒有欺負我……」

龔柏泉暗暗地在一旁舒了口氣,唐錦敏感地瞥了他一眼,但沒有說什麼。

紫星沒有察覺到什麼,笑著說:「那就好,要是他欺負你,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幫你好好地教訓他!」

「喂喂,女王大人,我怎麼敢欺負您的人呢,我還想多活幾年呢!」龔柏泉舉起手,表情很無辜,但誰都知道他只是裝無辜。

「不要賣乖了,你要是有這麼老實就好了!」紫星冷哼著白了他一眼。

「真是的,老是來冤枉我,看我好欺負啊。」龔柏泉委屈地撇了撇嘴。

紫星看了看手上的腕錶,似乎非常著急似的,拍了拍龔柏泉地肩膀說:「不跟你說了,我快遲到了,你幫我把小宇宙送回家吧。」

「遵命,女王陛下!」龔柏泉煞有介事地朝她行了個鞠躬禮。

紫星不理他,轉過頭,微笑著對我說:「小宇宙,我不能送你了,柏泉會送你回家的,我們明天學校見咯!」

「好的,明天見!」我伸出手,向她揮了揮。

「拜拜!」

紫星也向我揮了揮手,然後坐上唐錦的摩托車離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暗戀成繭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暗戀成繭 暗戀成繭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冬日之繭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