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禁令!灰濛濛的W班生涯

第三幕 禁令!灰濛濛的W班生涯

神之正門

尊敬、偉大、榮耀的大神告訴你,

登上S。A王座的人必須要有:

堅持不懈,勇往直前的超強動力!

啃殺、踢腿、衝刺,衝破等級思想死牢籠,積極奮力地刷勇者新紀錄;以高水準的新姿勢、新概念、新思想突破世界大關,創造出全新的體能「招式」,強者無敵勇往直前!

紅彤彤的太陽高高地升起,白白的雲朵慵懶地飄浮在藍藍的天上,卷著草兒清香的風輕輕吹拂到人們的臉上。明媚的陽光透過樹蔭,灑下如星光般耀眼的光點,讓人彷彿置身在繽紛的世界中。

又是美好的一天!木筱晴騎著問鄰居爺爺借來的一輛,除了鈴鐺不響之外哪兒都響的老爺車,踩著飛轉的輪子,飛奔在通向聖蘭學院的林蔭道上。

迎著晨風,木筱晴快活地俯下身子,快速地飛馳在路上。眼見著近在咫尺的校門,木筱晴加速了腳下蹬輪的頻率,飛似的向前衝去。

開學第一天,遲到!

開學第二天,她徒步走了起碼十公里,才好不容易趕在上課鈴打響前衝進教室……

今天是第三天,哇呀呀,路上已經沒什麼行人了,時間肯定不早了,不會又要遲到了吧?!她一定要早點才行喲!

喲嗬,快要到嘍!哇啊,小宇宙快爆發吧!

可是當木筱晴就要騎過校門時,眼前彷彿突然颳起了一陣黑色的旋風,一個不明物體倏地擋在了她的面前——

「哇啊啊……快讓開啦!我的剎車不靈!讓開讓開……」木筱晴邊揮舞著手,邊對著前方的不明物體大聲嚷著。

可是,由於車速實在太快——

砰!木筱晴和不明物體結結實實地撞上了,其劇烈程度不亞於慧星撞地球!

咚!木筱晴整個人朝後彈飛了出去,屁股親密地親吻了大地母親!

「哎喲喲!」

木筱晴呈「大」字形躺在地上,眼裡一圈又一圈的漩渦在不停地轉啊轉,腦袋上也圍滿了星星。

而那輛可憐的老爺車,現在基本上已經呈解體狀,七零八落地橫躺在地上,鏈條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彷彿在控訴主人對它的虐待行徑!

木筱晴抱著腦袋顫顫悠悠地坐起來,抬起頭來四處尋找那個罪魁禍首。突然,一片陰影刷地一下壓了過來,木筱晴驚訝地抬頭一看——

一個壯得足以殺死一頭牛的高大身影屹立在木筱晴的面前,木筱晴忐忑不安地將視線一點一點地往上移,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張陰沉得發黑的臉和那一對彷彿河馬似的大鼻孔,而對方胖胖的肚皮位置處赫然有一個大大的自行車輪胎印!

「聖母阿瑪利亞!」木筱晴趕緊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小心翼翼地說道,「老……師,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同學……你以為這是斗秀場啊?表演特技嗎?」帶著紅袖章的「河馬」老師張開血盆大口在木筱晴耳邊大聲吼道。

「老師,你沒事吧?」木筱晴緊張地縮了縮脖子,像是做錯了事的小孩子一樣惴惴不安,「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我想先去教室了!」說完,她連老爺車也不打算要了,腳底抹油地打算直接開溜。

「等等!你不能走!」「河馬」老師剛開口,旁邊立馬閃出幾個黑衣保安擋在了她的面前。

「你不能進校!」「河馬」老師張開血盆大口,聲音大得震天響,「聖蘭學院第三十七條校規:W班學生不能走正門,要從側門進入學校!」

什麼?!W班的人不能從正校門進入?她的耳朵沒出現功能障礙吧?彷彿被一道突如其來的驚雷劈到,木筱晴大張著嘴,呆愣在原地。

「可是老師,我昨天就是從正門進入學校的耶!」木筱晴兩隻眼睛眨啊眨的,不明所以地望著「河馬」老師。

「咳咳……因為兩天剛開學,管理比較混亂……」河馬「老師」的臉上閃過几絲尷尬,旋即,他又氣勢洶洶地宣布,「今天開始進入正軌!所以,你可就沒這麼走運了!」

「那……老師您可以告訴我側門在哪嗎?」木筱晴嘟囔著嘴巴,委屈地問「河馬」老師。

「很近很近!」

「哇,那太好啦!應該怎麼走呢?」木筱晴輕快地眨了眨眼睛,眸中星光閃爍。

河馬老師單手叉腰指向左手邊,非常認真地說:「看見那條美麗的小路沒有,沿著小路走一百米再左拐然後右拐再繼續走五十米然後朝左前進……」

木筱晴的額頭布滿了黑線,哀怨地望著滔滔不絕的河馬老師,幾秒鐘前的喜悅瞬間被澆熄!她彷彿已經看見剩餘的積分長了翅膀從她的卡里飛走。

光影斑斕的林蔭道上,聖蘭的學生三三兩兩地前行著,男生們步伐優雅如陽光下的王子,偶爾有一兩個女交換生穿插其間。

突然,靜謐的林蔭道上響起幾聲興奮的尖叫。

「快看啦!S。A榜NO。1來啦,太棒啦!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能這麼榮幸在這裡遇見他!」

同學們興奮的議論聲迅速鑽進木筱晴的耳中,與此同時,一道熟悉的修長身影闖入她的眼帘——玄楓!

他戴著一頂白色網球帽,穿著式樣簡單的黑色T恤和米色休閑中褲,腳踏一雙白色跑鞋,顯得帥氣十足。他的耳朵里塞著耳機,書包隨意地掛在他左肩,雙手插在褲袋裡,他踩著穩健的步伐緩緩朝著校門走來,輕垂在他胸前的MP3隨著他的步伐微微晃動。

迎著燦爛的陽光,他微揚著下巴目視著前方,狹長深邃的眼睛里反射出倨傲的光芒,似乎一點也沒被外界的噪音干擾。

咦?玄楓身後好像還有個人耶?木筱晴定睛一看,居然是……超級狗腿跟班0號?!

只見他大搖大擺地跟在玄楓身後,走得雄赳赳氣昂昂,還得意地晃著腦袋。

原本還攔在學校門口的黑衣保安,此時像分水嶺似的刷地一下分流到兩邊,恭恭敬敬地為玄楓讓出寬敞的大道。

「老師老師!玄楓和小胖也都是W班的學生,為什麼他們能進嘛?」木筱晴皺著眉頭,沖河馬「老師」不滿地嚷道。

見河馬「老師」不理睬自己,木筱晴刷地衝到玄楓面前攔住了他:「W班的學生是不可以走正門的耶!」

玄楓看到攔在自己面前的木筱晴,眼眸中閃過一絲驚訝。他隨即停下腳步,雙手環抱在胸前,半昂著頭注視著木筱晴,嘴角帶著饒有興味的微笑。

「我們玄楓老大是S。A1,當然有理由與資格從正門通過,至於我嘛……」0號無視木筱晴的瞪視,得意地說道,「我身為玄楓老大的貼身跟班,與他共進退那是理所當然!在玄楓老大的庇佑下,誰不能光明正大地進入學校呢!」

什麼?!0號的意思難道是……只要跟著玄楓,就可以從正門進到學校了?木筱晴彷彿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立刻殷切地望向玄楓。

「有事?」玄楓伸出手取下塞在耳朵里的耳機,目光淡定地注視著木筱晴,深邃幽黑的雙眸中閃耀著桀驁不馴的光芒。

木筱晴尷尬地眨了眨眼:「我想從正門進去,可是河馬……哦不不,是老師他、他不允許……」發覺自己說漏了嘴,木筱晴趕緊改口,緊張地看向滿臉怒意的「河馬」老師。

玄楓輕輕地一挑眉,玩味的神色快速掠過他的眼底。他露出一個類似領悟的神情:「哦,你想跟我進校門?」

尖削的下巴微微上揚,他那原本神情淡然的帥氣臉上揚起明媚的笑容。他朝木筱晴身前走近兩步,狹長深邃的黑眸緊緊地盯著她略顯蒼白的臉蛋,眼睛里流轉著意味不明的神色,熱烈而牽動人心。

風卷過他的身邊,黑色的秀髮恣意地舞動,T恤的下擺揚起,如飛鳥張開羽翼。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前進,木筱晴微微失神,感覺自己像是一塊美味的小蛋糕,即將融化在那灼熱的視線中。

「是不是想讓我帶你進去?」玄楓看著神情獃滯的木筱晴,又問了一遍。

富有磁性的聲音讓木筱晴回過神來,她使勁地點了點頭:「玄楓,你可以帶我進去嗎?我們都是同班同學,要互相幫助哦!」

嘴角牽起意味不明的笑容,玄楓淡淡地說道:「我……可以帶你進去。」

他語氣不急不緩地說著,目光跩跩地俯視著木筱晴,朝她緩緩伸出手掌。陽光傾灑在他全身,散發著淡淡的光華。

哇哇哇!玄楓答應了耶!看來他也沒那麼壞嘛,哈哈!而且,玄楓好……熱情哦,居然還要牽著她的手一起進去……木筱晴有些羞澀,更有些不敢置信。

「你真的是太好……」木筱晴滿懷激動地伸出手,感動地想要握住他。

可是,就當她要握住那修長的手時,突然——

對方自然地收回手,然後豎起五根修長的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同時還朝她不著痕迹地揚了揚眉,深邃的黑眸中滿是笑意,嘴角也邪邪地勾起,露出一個帥氣迷人的笑容。

咦?這個動作很眼熟哦!木筱晴微微怔愣,一些凌亂的畫面從她眼前一閃而過。

「從今天起,你可是欠我五百塊哦!」

「加上昨天的,你一共欠我一千塊咯!」

歷史證明:手掌=五根手指=五百塊!

轟隆隆——

彷彿一個炸雷劈在她頭頂,她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被這突如其來的逆轉驚得目瞪口呆。

嘩啦啦——

猶如一桶冷水兜頭澆下,將她原本悸動不已的心徹底凍結,剛才美好的一切瞬間化為脆弱的泡泡,消失不見了。

嗚嗚,就知道這個只會斜眼看人的玄楓沒有那麼好心帶她進去,這分明就是chiluoluo的敲詐啊!

「又要五百塊?這跟搶有什麼分別啊!」木筱晴嘟囔著嘴,不滿地嘀咕著,同時用殷切的目光望向「河馬」老師。老師啊,他明目張胆地敲詐學生,你難道都不管嗎?

「河馬」老師和其他黑衣保安像約好了似的,一個個不是低著頭找螞蟻就是用手掌當蒲扇在耳邊扇風。

世風日下,世態炎涼啊!

「那你就是拒絕了。」玄楓聳了聳肩膀,一副很是無所謂的樣子,0號在一旁捂著嘴偷笑。

木筱晴氣鼓鼓地轉過頭,擺出一副很是不屑的模樣,可是心裡卻急得要命——

可惡可惡!看來她今天真的很不走運,大家就像約好了一般,都來刁難她。「河馬」老師肯定是不會放她進去的,玄楓又趁機敲詐她,難道她真的要去走側門嗎?糟了糟了!這樣的話她肯定會遲到啦!

怎麼辦?怎麼辦?!嗚嗚嗚……

聖人曾經說過,上帝在給你關上一扇光明之門的時候,一定會給你打開另一扇希望之窗!這句話很快就得到了驗證。

滴滴滴——

幾聲清脆的喇叭聲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一輛紅色炫目的敞篷跑車急速行駛而來,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親愛的南殿下駕臨學院啦,擋路的小狗狗和閑雜人等都快快讓開哦。」一個留著娃娃頭的可愛小腦袋伸了出來,他拱著一雙小手,張著小巧的嘴,笑眯眯地喊了幾聲。

「童西!你說誰是小狗狗!」木筱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高興地看著童西。

「醜醜?」童西微微嘟著小嘴,小手趴在車窗上,「醜醜讓開哦,我們南殿下要過了哦!」

「河馬」老師一聽到「南殿下」這三個字,臉色立馬變得和善,趕緊和其他黑衣保安撤到道路兩旁,直直地站好,個個就像挺拔的楊樹,點頭哈腰地迎接著司南野。

「說了不要叫我『醜醜』,不就是開著高級點的跑車嘛,有什麼了不起!」木筱晴不滿地小聲嘟嚷了幾句。

只見紅色敞篷跑車飛揚跋扈地朝著他們開了過來,眼看就要駛進校門。

叮咚——

木筱晴的腦袋裡突然亮起一盞明燈,對耶,既然司南野和玄楓一樣是S。A1,那麼他一定也能「庇佑」她從正門通過嘍!

身體里不知從哪裡冒出一股巨大的勇氣,木筱晴一個箭步飛身衝上前去,緊閉雙眼,雙手呈一字狀攔在了紅色敞篷跑車前:「請等一下!」

嘎吱——

隨著一聲尖銳刺耳的急剎車聲,敞篷跑車停在距木筱晴1公分的地方。

木筱晴緊張地睜開眼睛,見車子停下了,便趕緊衝到車門邊眨巴著眼睛望著駕駛座上的司南野。

只見司南野穿著印有淡紅色花紋的白底短袖襯衣,胸前還有金色荷邊點綴著,顯得華麗而高貴。烏黑亮澤的頭髮,因為定型水的作用而層次分明,一簇簇一叢叢,凌亂卻很有動感。他悠閑地靠坐在真皮座椅上,沐浴在清晨柔和的陽光中,全身綻放出魅力四射的光芒!

「司南野,早上好……」木筱晴笑得一臉燦爛,聲音里卻隱隱透出一絲緊張。這次再不成功,她今天鐵定會遲到啦!

司南野微微一挑眉,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閃過几絲疑惑的神色,靜靜地等待木筱晴說下去。

呃……他的反應好冷淡啊,這樣下去,成功的幾率似乎不大。木筱晴的眼珠子轉了又轉,決定先討好他,等他心情大好時再提出要求:「啊!今天你的造型還是這麼耀眼炫目,簡直令人……」神魂顛倒?惡……

沒辦法,實在無法把那些噁心的話流暢地說出口,木筱晴尷尬又苦惱地糾結在原地。

「你到底有什麼事?」司南野有些不耐煩了,輕輕地靠在後座,懶懶地昂著頭審視著木筱晴,明亮的雙眸中帶著几絲不屑的神情。

呃,他不會還在生昨天的氣吧?但應該生氣的人是我才對啊,是他先莫名其妙不讓我上廁所,我才會弄壞了那個月亮徽章的啊!不過,現在絕對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木筱晴緊張地看著他,思考著最佳台詞。

「你一定要聽我把話說完哦,其實也耽誤不了你多久的啦,我,我……」她越說越緊張,尷尬地撓了撓頭髮,原本蒼白的臉頰漲成桃花般的粉紅。

「我知道了!」就在她支支吾吾,憋了半天也沒憋出一句話來的時候,童西怪叫一聲,古怪地看著木筱晴,「我知道你為什麼一大早就等在這裡了!你一定是準備在這美好的大清早,在萬眾矚目下,向南殿下誠摯地道歉加表白!」

「啊?」木筱晴張大嘴巴,徹底傻眼了。他的想象力太豐富了吧?她趕緊將視線移向司南野,生怕他誤會。

司南野的眼睛里透出得意洋洋的神色,一臉瞭然地開口了:「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情況下,我給你表白的機會好了……」

啊?笑容凝固在木筱晴的臉上,她的嘴角微微有些抽搐,趕緊搖了搖頭:「不是不是,我是想請你帶我……進校門而已。」木筱晴的聲音越來越小,到後面就像是蚊子哼哼。

「想請我帶你進校門?!」司南野有些詫異地看著神色緊張的木筱晴,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

「嗯嗯嗯嗯嗯……司南野,求求你帶我進去吧,不然我會遲到的啦!」木筱晴頭點得像不停工作的大閘刀,滿臉殷切地望著司南野。

「哼,什麼爛借口嘛!醜醜,想和南殿下近距離接觸就直說嘛!」童西不屑地哼了一聲,擺明了鄙視她這種行為。

司南野的臉上再一次露出瞭然的神色,目光在木筱晴誠摯的臉上掃蕩了幾圈,正準備開口說話時,視線突然定格在了木筱晴的身後。只見他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透出挑釁的神色。

木筱晴順著司南野的視線望去,只見半昂著頭的玄楓正淡淡地望向這邊。

他們兩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會,木筱晴彷彿聽見隔空相撞的電流聲。

「你知不知道,玄楓也可以帶你進去?」司南野漫不經心地瞄向木筱晴。

「知道。」木筱晴點點頭,不知道司南野幹嗎突然說到這個。

「那你為什麼不去找他,反而一心在這裡等我呢?」司南野問得很大聲,似乎要向所有人證明,他的魅力比玄楓大。

「我剛才請他帶我從正門進去,他竟然不肯哦,根本不顧及我們同學之間的友誼,哼……」木筱晴想起來就生氣,撅著嘴巴小聲地抱怨著,順便繼續討好司南野:「司南野,你一定不會像他那樣冷酷無情,對吧?」

司南野聽了她的話后,臉色刷得暗沉下來。

「什麼?!你身為我的高級粉絲,居然去求玄楓那個臭打網球的!雜草晴你竟然再三地犯錯,簡直太讓我失望了!」司南野像頭髮怒的獅子,大聲地沖木筱晴吼道,就差沒打開車門衝下來敲她的腦門了。

「我,我……」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到,木筱晴驚恐地看著面前的司南野,結結巴巴地不知道說什麼好。

木筱晴心裡一驚,可憐巴巴地望著司南野:「可……可是玄楓他根本不肯帶我進去啦!」

玄楓意味深長地斜睨了她一眼,將視線轉向了一邊。

「玄楓不帶你進去,所以你才來找我?在你的眼裡我是排在第二的嗎?」司南野聽完木筱晴的話后更加惱火,咬牙切齒地說道,「木筱晴同學,我慎重地告訴你,不好意思,我可沒收垃圾的嗜好!」

「什……什麼?」木筱晴差點沒站穩,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他……他說自己是垃圾嗎?

「豎起你的耳朵給我聽好了,我說——別人不收的廢物,我這也不會收!」司南野目光咄咄地盯著木筱晴,不屑地撇了撇嘴,「你昨天不是當著我的面把徽章丟掉了嗎?既然你已經不是月亮微章的持有人了,那我為什麼要帶你進去!」

一塊巨石從天而降,直直地砸在木筱晴的頭頂上!眼前這個傢伙果然沒有那麼好心,竟然那麼記仇的。哼,不帶就不帶嘛!木筱晴生氣地把臉瞥向了一邊。

敞篷跑車「嗖」地一下開了出去,留下陣陣揚起的灰塵。

唉,又一個希望徹底破碎了……

玄楓重新戴上耳機,也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留給木筱晴一個瀟洒的背影絕塵而去。

「河馬」老師和黑衣保安們又立刻站成一排,兇巴巴地瞪著她。

木筱晴站在原地,孤單的身影顯得尤為凄涼。

哇呀呀!氣——死——啦!

正門不能進,側門又那麼遠,再耗下去鐵定要遲到被扣分啦!嗚嗚,她可不想被退學,她還要為奶奶減免三年的學費呢!怎麼辦怎麼辦啊?!

正當木筱晴急得團團轉,不知如何是好時——

「宇宙超級無敵大帥哥,有生意找你啦,吃票子、接銀子啦……」河馬「老師」的手機突然爆發出一串震耳欲聾的鈴聲。

「喂!是哪個不知好歹的東西,大清早地妨礙我教育學生啊!是不是不想活了!」河馬「老師」怒氣沖沖地接起電話,中氣十足地朝著對方就噼里啪啦一陣指責。

木筱晴不忍地閉了閉雙眼,內心萬分同情電話那頭撞上槍口的人。唉,無辜者真是太可憐了,願聖母瑪利亞保佑你吧!可還不等她哀悼結束,河馬「老師」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是是是,安少爺!我、我不知道是您,剛才對您冒犯,您請、請海涵……」河馬「老師」的語氣瞬間變軟,從剛才的獅子吼變成了溫順小綿羊,接電話的態度變得服服帖帖,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讓木筱晴看傻了眼。

「是是是是是……安少爺!」河馬「老師」連聲答應,最後恭恭敬敬地掛斷了電話。

安少爺?是安宇哲嗎?他居然能讓河馬「老師」變得像訓練有素的標兵,太神奇了!

只見河馬「老師」收起手機,朝著黑衣保安們揮了揮他粗壯的手臂,然後咧開他的血盆大口,大嗓門地說:「保安都讓開,不用攔她了!」

然後他轉向木筱晴,笑呵呵地說道:「木筱晴同學,你以後都可以走正門,快進去吧,要好好上課哦!」

不、不是吧?木筱晴瞪大了眼睛不解地望著河馬「老師」。他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變臉的速度怎麼比翻書還快,簡直就跟變戲法似的!

是因為剛才那通電話嗎?是安宇哲讓河馬「老師」放我進去的?話說回來,安宇哲怎麼知道我被「河馬」老師攔下的?他不是都把我劃到W班了嗎,為什麼又要幫我啊!

不過先不管這麼多了,誰知道河馬「老師」會不會等一下再度變臉,還是先走為妙!哈哈!

W班•;左右為難

尊敬、偉大、榮耀的大神告訴你,

登上S。A王座的人必須要有:

高人一等、智超群的IQ發動力!

必須擁有強大的腦力,精確地運用各種高級常理知識,暢遊無邊的智慧海洋,驕傲地站在智慧女神的肩頭,你將獲得勝利之光的光榮照耀,IQ+EQ=200%Perfecttrippingforce!

木筱晴以火箭般的速度朝著教室狂奔,心裡埋怨著W班為什麼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完全就像被人流放了嘛!

經過長途的「火箭旅程」,木筱晴終於雙腿顫顫悠悠地抵達教室門口,她滿頭大汗地推開教室大門。

丁零零——

幾乎是同時,上課鈴聲響起。

「太好了,沒有遲到!」木筱晴燦爛一笑,擦掉了額頭上的汗水,看向講台上的老師……

突然,腦袋裡彷彿有根神經被人扯斷,木筱晴眼珠子猛地tu了出來。她驚愕地看著講台上的大塊頭男老師,只見他渾身一塊塊的肌肉健碩飽滿,黑黝黝的皮膚亮閃閃的,像是塗了橄欖油,胳膊簡直比木筱晴的大腿還要粗三圈!他上身套著一件貼身運動背心,腰板挺得筆直,下身穿著條運動褲,腳下踩著一雙運動鞋,像個巨人似的穩穩地站在講台上!而他的手裡捧著的居然是一本《大腦與肢體並用的肌肉學》的教科書!

木筱晴吞了吞口水,呃……這哪裡像老師啊,明明就是個拳擊運動員嘛!(*+﹏+*)~@

一時間,教室里五個人的視線齊齊向木筱晴射來,0號小胖、1號瘦瘦、拳擊老師,還有——玄楓和司南野!

玄楓和司南野神態自若地坐在教室后那兩張豪華的真皮沙發上,氣勢懾人不可侵犯……

一個俊美自戀,一個帥氣夠跩。

玄楓的嘴角噙著一抹他招牌式的淺笑,淡淡地看了木筱晴一眼后,便將視線轉向了窗外,彷彿她只是一隻無意中飛過的小小蜜蜂。

司南野俊美的臉上卻露出好像發現新大陸般的驚訝表情:「居然沒遲到?雜草晴,你練過飛毛腿神功?我看你應該去長跑班嘛,那樣可以節省很多車費。原來你還是有那麼一點可取之處的嘛!」

「這位女同學,快進教室坐下,下次要早點,不要踩點來!」拳擊老師皺了皺眉,用手上的教科書指了指位子,繼續說道,「這節課是室內體育基礎知識課,今天的上課內容主要是介紹網球相關基礎知識!」

木筱晴趕緊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她左右張望了下,看到離她不遠處的1號瘦瘦手中的書正打開在72頁,她趕緊從書包里拿出課本翻開。

「為了培養同學們的文化體育修養,今天我們來一場網球知識智力問答對決,激活各位的腦細胞,爆發出新的力量!只要運用你們平時積累的知識,我相信以你們的智商一定可以回答正確的!問題回答得最多、最正確的同學可以有加分的機會!同學們,發揮出你們在賽場上的拼搏精神,加油吧!」

加分!

木筱晴聽到這兩個字立刻興奮起來,兩隻眼睛直放光。

好!她一定要用心回答,爭取把扣掉的積分補回來!加油,木筱晴,哦耶!

「大家可以自行選擇搭檔,我要開始出題了,晚了可就沒機會了!」拳擊老師一邊顯擺著他脹鼓鼓的肌肉,一邊邁著穩健的步伐在教室里來回走著。

0+1組合分別風風火火地衝到玄楓和司南野身邊,兩人頭上各綁了一根布帶,上面分別寫著一個觸目驚心的「殺」字和一個氣勢洶洶的「滅」字。

「玄楓老大你擁有絕世聰明的大腦以及內部活躍的腦細胞,我相信這點小小的芝麻問題,絕對難不倒我敬重的玄楓老大!」0號體貼地為玄楓按摩捶肩,馬屁拍得噹噹響。

「這種芝麻綠豆大的搶答題,我們司南少爺在幼兒園的時候就能精確地回答啦,誰讓我們尊貴無比、所向披靡的司南少爺是上天下地、無所不能的齊天大少呢!」1號得意地晃著脖子,甩動著頭上的布帶。

木筱晴愣愣地望著他們,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還沒完全弄清楚狀況。

「大家都給我仔細聽好題目,用你們的手拍響桌子即可回答問題!第一題:來說說網球運動的起源!」拳擊老師變戲法似的從腰間摸出一隻啞鈴,一邊上下運動著,一邊用熱情洋溢的聲音開始提問。

啪——

司南野身邊的1號狠狠一掌拍在桌上,發出「轟隆」一聲巨響。

「做得非常好。」司南野朝著1號翹起讚賞的大拇指,嘴角揚起自信的笑容,轉過頭看向肌肉蓬勃的男老師,「網球起源於12、13世紀的修道院,是在傳道士間流行的掌上擊球遊戲,經過了幾世紀時光的洗禮與歷史的變革才漸漸演變成今天的國際標準網球,是世界四大紳士運動之一。」

司南野得意地昂著頭,漂亮而流利地回答完問題。1號激動而熱烈的掌聲立刻「啪啪啪」地響起。

木筱晴心中暗自著急,老師的問題對她來說簡直就像天書嘛!

「很好!繼續第二題:網球發球的基本要領是什麼?」拳擊老師意氣風發地舉著啞鈴站在講台上,雙目炯炯發光。

啪——

0號使出渾身解數,用力地施展他多年未練的「鐵沙掌」,狠狠地落在課桌上。

「拋球、水平高度、轉動肩膀、落點、擊球點。」玄楓微揚著下巴,簡單精要地道出重點,旁邊的0號泫然欲泣,崇拜地深深注視著玄楓。

木筱晴手心捏著把汗。嗚嗚嗚,天書等級越來越高了!真是壯志未酬人先死啊!

「回答得非常正確,玄楓同學不愧是大家的偶像啊!」拳擊老師激動地加快了舉動啞鈴的速度,「那麼誰可以用最自信的聲音回答老師,網球場地一共分成幾大類型?」

啪啪——

0號和1號同時拍響課桌,猶如兩聲巨雷擊中木筱晴的腦門。

面對老師的天書問題,木筱晴的大腦就像還處於尚未開機的狀態,一片空白。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一定不能讓這難得的機會泡湯啦!木筱晴的心裡頓時充滿了堅定的信念,她不想做無能地獄的無能使者,一定要想辦法翻身!

「六種。」玄楓鎮定自若地說出答案。

「六大類型!」司南野咬牙切齒地瞪著玄楓,目光好像要把他射穿。

「很好!那麼請問同學們,你們的最佳發力點在哪裡?」拳擊老師高喊著,高舉啞鈴做出向前沖的姿勢,他身上穿著的貼身背心在那油光光的肌肉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安靜——

在經歷了幾道無字天書般難解的問題后,木筱晴終於等到了機會。

哈哈,沒有人搶答啦!真是天助我也,呵呵呵……聖母瑪利亞保佑我啦!

啪啪啪——

她激動地連拍三下課桌,顧不上手心的疼痛。此時此刻激動的心情讓她興奮得有些顫抖,晃晃悠悠地站起了身。

「老師!我知道答案!最佳發力點應該在握拍的那隻手上!」木筱晴鄭重其事、誠懇有加地道出答案,身體站得筆筆直,彷彿等待這神聖的時刻已經很久!

「哈哈哈……」司南野與0+1組合在旁邊捧腹大笑,三個人笑得東倒西歪,彷彿聽到全天下最最好笑的笑話。

「笨蛋。」玄楓嘴角噙著淺淡的笑意,跩跩地轉動著手中的筆,語氣平緩地提醒道,「最佳發力點其實就是指弱點,不要隨便告訴別人。」

什麼?弱點?!難怪0+1組合那兩個積極分子沒有搶答這題,原來這是個「陷阱」,嗚嗚……

還不等木筱晴回過神,拳擊老師又開始繼續提問,在接下來的一段漫長的時間裡,再也沒有了木筱晴「發揮」的機會。而她也被老師拋出的一個又一個高難度的問題弄得暈頭轉向。

「同學們,考驗你們的時刻真正來臨了!」智力搶答進行到最後,只聽拳擊老師的聲音突然拔高,「我們聖蘭學院已經有近百年的歷史了!我們偉大的第一任校長林校長,其半黑半白的微卷頭髮以及叼著煙斗目光深邃而憂鬱的側影,已經成了聖蘭永遠的精神支柱……我對其佩服之情虎頭閘都閘不斷……」

拳擊老師忘我地讚頌著聖蘭的創建者,眼眶中居然隱隱約約地噙著點點淚光。

「林校長在建校之初,就英明果斷地決定學校只招收男生,並且以體育教育為重中之首!傳說中,曾有人詢問過校長這麼做的原因……」

「那校長說什麼?」拳擊老師神秘兮兮的語氣立刻勾起了木筱晴的好奇。

「校長說:這是個秘密……」拳擊老師面向窗口,迎著日光,把手臂舉高到面前,彎曲成一個「L」,肌肉一鼓一鼓的。

木筱晴心裡更好奇了——啊啊,好想知道是為什麼哦!

「好了,接下來是今天的最後一個問題,雖然跟網球沒有什麼關係,但這是身為聖蘭的學生必須要知道的!那就是——聖蘭學院校名的由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球少女成功記1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球少女成功記1 網球少女成功記1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幕 禁令!灰濛濛的W班生涯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