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遠方飄來的公主

第十章 遠方飄來的公主

Vol.1

回到家裡,客廳的燈是關著的,李宇赫的房門緊緊關著,門縫中隱隱透出昏暗的燈光,我在他的房門外靜靜的站了一會兒,最終沒有去敲響那扇門。

「丁零零」

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我的思緒,響了好久都沒有人接,我走到客廳接起電話。

「喂。」

「喂,是小朵嗎?我是伊伯伯。」

「哦,伊伯伯,好久不見。」

「你這段時間過得好嗎?修哲和宇赫有好好照顧你嗎?」

「很好,他們都對我很好,謝謝伊伯伯關心。」

「不客氣,對了,今天我打電話過來是為了跟你們說一聲。明天凌娜要過來,可能要住上很長一段時間。」

「哦,好的。」

掛上電話,心不在焉的我這才回過神來,好像是有個女孩子要過來,是叫凌娜嗎?她是誰?為什麼突然要來住好長一段時間呢,是伊伯伯他們的親戚嗎?不過我沒有力氣再想下去了。

躺在床上。白天的畫面一直在我腦海里浮現,李宇赫坐雲霄飛車是的笑臉,他的頭髮都被風吹到了腦後,額頭很寬很光滑李宇赫在摩天輪里生氣的表情,就像一隻鼓著腮幫子的青蛙李宇赫望著我的憤怒表情李宇赫決然離開的冷漠背影

渾渾噩噩的,我流著淚睡著了。

「叮咚——叮咚——」

第二天,迷迷糊糊中,我被門鈴聲吵醒,好睏是誰這麼一大清早就來按門鈴。門鈴像催命般越來越急促,我無奈的下床,疲了件衣服就去開門。

剛打開大門,就看到一個女孩子沖了進來,很不禮貌的走到大廳中見四處打量。我關上門,打量著這個很不禮貌的不速之客。她個子高高的,比我足足高了十厘米左右,大概有一米七,棕色頭髮披散到腰際,一張標準的瓜子臉,大眼睛,嫣紅的唇瓣,雪白的肌膚。雖然外面套著厚厚的羽絨服,但還是可以看出她穿著一條水藍色的長裙,上面綴著蕾絲花邊讓她看起來就像一個公主。雖然我很不想承認,但是她確實很漂亮耀眼奪目。就在這是我突然發現了一個特別熟悉的小東西——李宇赫的寶貝貓?!他像是認識我似的,還衝著我」喵喵「的叫了兩聲,可是它為什麼會在這個女孩子身邊?我突然想起以前抑鬱和對我說過的話。」它的主人想要回它,所以我託人把它帶回給他的主人了"

原來它的主人就是這個漂亮的女孩子,那她跟李宇赫是什嗎關係?我的腦袋像是突然吃了一記悶棍,變得一片空白!

這個公主般的人看到我一直怔怔的盯著她很不高興的瞪了我一眼說:「你是新來的用人嗎?怎麼這麼不懂規矩,不幫我把門口的行李拿進來,還愣著幹什麼!」

我剛想跟她解釋我不是用人,就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是伊修哲和李宇赫同時出現在門口,看到那個公主般的女孩都驚訝的愣了愣,然後高興的跑下樓梯。

那女生看到他們也很高興,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她一下子撲到了李宇赫的懷裡。

我像是當場被人甩了一個耳光,又疼又震驚。李宇赫笑得很開心,連伊修哲也笑得很開心。李宇赫那麼親熱地摟著她。這個女生到底是誰?

這時我才想起伊伯伯的話來。

「明天凌娜要過來,可能要住上很長一段時間。」

這個女孩子就是凌娜,她要在這裡住上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一陣難過,很不希望她住下來,我的心眼為什嗎這麼壞呢?是因為她剛才把我當傭人了,還是它和李宇赫那麼親密呢?

「凌娜,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家?啊,你把貓也帶回來了?」李宇赫驚喜的問。

「是啊,我放假了過來玩啊!不歡迎嗎!」

「歡迎,歡迎!你可是我們的公主呢!」他竟然露出了大大的笑臉。

李宇赫的恭維、李宇赫的笑臉是那麼刺眼,彷彿刺在我心上。

「我可是要住到開學哦!」

「好,你住一輩子都沒問題!」

「李宇赫,你想得美!」凌娜的小拳頭砸在與赫的肩上,卻彷彿重重的砸在了我的心上。

望著門口大包小包的行李,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她要住上一個月嗎?我真希望明天就開學。

「你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把我的行李拿進去,還有我的房間整理好了沒!」凌娜突然轉身生氣的對我說。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凌娜受不了似的翻了個白眼,然後轉身對李宇赫他們說:「你們家新來的用人怎麼這麼遲鈍啊,我說了兩遍了,她好像聽不懂似的,真是又笨又丑,你們怎麼會請這樣的用人?」

「那個凌娜,她不是我們家的傭人,她是我們家的客人」伊修哲望著我有點尷尬。

「啊!她是你們家的客人,是誰的?宇赫,是你的嗎?」

凌娜的表情很驚訝。

「是爸爸朋友的女兒,我爸爸和她媽媽都去外國了,所以我們現在住在一起。」李宇赫冷冷地說。

「原來是這樣,不是你的朋友就好!呵呵!」

他們的對話讓我聽了很難。宇赫為什麼要這麼說呢,這麼冰冷好像我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似的

「好了,我帶你去你房間吧,你也把行李理一下。」伊修哲向我走過來拿起行李,在我肩膀上輕輕拍了拍,好像是安慰我。然後帶著凌娜去了樓上。

他們的談笑聲越來越遠,我的心涼了半截。

這個女孩今天開始就要住在這裡了,不知道為什麼我很不希望她住下來飯桌上,他們三個依舊笑個不停,好像有很多話題,聊得很開心,就連那隻暴躁的黑貓也顯得特別溫順,乖乖地呆在一邊吃著鮮魚。而我扒著飯一句話都插不上,感覺自己被冷落了。

「修哲,你越來越漂亮了!」

「我是男孩子,你怎麼可以說我漂亮呢,倒是你越來越漂亮了!」

「呵呵!宇赫還是一樣到處惹禍嗎?」

「我才沒有惹禍呢!我這叫行俠仗義!」

「你武俠小說看多了吧!」

「才沒有!」

「修哲,你還記不記。宇赫小時候打扮成超人的樣子,在學校里幫那些被欺負的孩子報仇,和那些壞小孩打架!」

「記得。」

「哈哈!好好笑,她學超人把內褲穿在外面!哈哈哈!笑死我了!」

「有什麼好笑啊!你怎麼不去笑超人!」

聽他們將小時候的事,我覺得很落寞,伊修哲和李宇赫小時后的事我一點都不知道,不知道他們小時候長什麼樣,不知道他們小學時在學校里做什麼,中學時做什麼。他們的過去沒有我,可是這個女生好像什麼都了解似的,她比我先認識伊修哲和李宇赫,而且好像和他們的感情也很好,這是不是古人所說的青梅竹馬

我的心裡酸酸的苦苦的,吃著飯食不知味,如同嚼蠟。「哎呀!宇赫,你們家的廚子是不是換了?」

「廚子放假了,這些菜都是……她做的。」李宇赫用筷子指了指我,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然後涼了半截,為什麼他看我時的表情那麼冷。

凌娜督了我一眼,冷冷地說:「怪不得那麼難吃。」

「不會啊!」伊修哲笑著說,「小朵做得很好吃,她可是很努力地在學做菜呢!」哎呀!還在學習中啊,拿我們當實驗品啊!」凌娜放下了筷子。

「怎麼了,吃飽了嗎?」李宇赫望著她碗里還剩大半的飯問。

「不吃了,免得吃壞肚子。」凌娜說完就離開了餐廳,李宇赫也放下了碗筷追了上去。不會啊!」伊修哲笑著說,「小朵做得很好吃,她可是很努力地在學做菜!」

「哎呀!還在學習中啊,拿我們當實驗品啊!」凌娜放不了筷子.

「怎麼了,吃飽了嗎?」李宇赫望著他碗里還剩大半的飯問.

「不吃了,免得吃壞肚子.」凌娜說完就離開餐廳,李宇赫也放下了碗筷追了上去.

我扒著碗里的飯不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

「小朵,」伊修哲有點擔優的望著我,「你不要生氣,凌娜沒有惡意的,他的脾氣就是這樣,被嬌縱慣了.」

我搖了搖頭,開始收拾碗筷,伊修哲也站起來幫我的忙.

我們兩個的廚房裡刷著碗,客廳的笑聲很大,很清楚地傳入了我的耳朵.

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這麼開心.

「砰__」

一不留神碗從手裡滑落地上摔了個粉碎,我望著地上的碎片,腦袋裡一片空白.

「小朵,你沒事吧?」伊修哲擔憂的望著我.

「沒事!」我立刻蹲下身子,手忙腳亂地去撿碎片.

「小朵!不要用手去撿!」

伊修哲的話剛說完,我就感覺手指一陣刺痛,然後殷紅的血從我的指尖湧出滴在了白色的地磚上,一滴一滴,很刺

我失魂落魄的,並不感覺手指痛,倒是心比較疼.

伊修哲那著創可貼回來了,幫我沖乾淨了手包好傷口拉著我走出廚房.

"小朵摔了個盤子扎到了手."

你沒事吧?"李宇赫淡漠的表情消失了,衝到我身邊,拉起我受傷的手焦急地打量著。

我突然很不想他碰我,因為他還很親熱地摟著凌娜的肩。我抽回自己的手放在了背後,李宇赫楞了楞,然後恢復了冷漠的表情。

凌娜斜睨著我說:「真是笨,洗個盤子還回扎到手。」

我感覺我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推開李宇赫衝上了樓。早上醒來,樓上非常安靜,我納悶地下樓,看到伊修哲一個人坐在客廳里,半靠著沙發翻閱著小說。

「早。」他看到我放下書打招呼。

「早。」我看了看時鐘,都八點了,李宇赫和凌娜難道還在睡覺嗎?

「凌娜說要去遊樂場,宇赫一早就陪她去了。」

吃早飯時依然沒看到李宇赫和凌娜,我忍不住問伊修哲他們人呢。

遊樂場,我的心猛地糾結了起來,頓時開始胡思亂想,李宇赫是不是拉著凌娜的手……李宇赫會不會給凌娜買冰激凌……李宇赫會不會為了凌娜去射氣球……腦海里還浮現出宇赫和凌娜手牽著手抱著毛毛熊的畫面。

「小朵,你沒事吧?」伊修哲輕輕地喚我。

我猛然抬起頭望著他訥訥地說:「沒事。」

「可是你的咖啡已經加了十多塊糖了。」

伊修哲一臉擔憂地望著我。

吃午飯時李宇赫和凌娜依舊沒有回來,我心裡空空落落的,因為家裡沒有李宇赫。

沒有心情做飯,我隨便下了兩碗面和伊修哲面對面坐在餐廳吃。

李宇赫和凌娜中午在吃什麼?不會是情侶套餐吧……

他們是不是還在遊樂場呢……他們晚上回不回來吃飯呢……

不會玩到很晚才回來吧……凌娜是那麼漂亮……而且李宇赫好象也很喜歡她……

「小朵,小朵!」伊修哲的聲音拉回了我的思緒。

「什麼?」我茫然地望著他,眼睛有點對不準焦距。

「你沒事吧?」

「沒事。」

「可是,你把半瓶辣椒加進面里了呢……」

「啊!我望著碗里一片通紅的面,感覺額頭掛下了一大滴汗:」呵呵,我喜歡吃辣的!」我立刻吃了一口面,一陣強烈的辣味嗆得我眼淚都流出來。

「小朵,你沒事吧!」伊修哲趕忙倒了杯水給我。

「咕嘟咕嘟。」半杯水下肚,我這才緩過氣來。

到了吃晚飯的時間,李宇赫和凌娜依舊沒有回來……我的心不斷往下沉。

晚飯的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李宇赫和凌娜還是沒有回來……

望著安靜的大門,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天空暗了下來,沒過多久星斗就掛滿了天空,客廳里很安靜,只有伊修哲翻動紙張的聲音,我總忍不住去看大門,可是他依舊好安靜,紋絲不動。伊修哲突然站了起來,對我說:「我先去睡覺了,你也早點睡。」

「好。」我點了點頭,望著他合上書上樓。

客廳突然變得死寂,連小黑貓都睡著了。第一次發現客廳這麼大,大得嚇人,我一個人覺得好害怕,坐了會兒實在坐不住了,雖然我很想等李宇赫回來,可是如果是我一個人,我無法面對,如果等會他們手挽著手笑著走進來,我應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

抹了把臉,深呼吸了口氣,強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然後起身關了燈上樓。我剛走到樓梯的轉角就聽到開門聲,心立即懸了起來。

是李宇赫和凌娜回來了!他們談笑風生的走了進來,不知道為什麼我躲了起來。那笑聲令我覺得自己好悲哀,我為什麼要躲在樓梯角落裡呢?

「宇赫!今天好開心!」借著淡淡的月光我看到凌娜撲到了李宇赫身上,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

一片漆黑中,心臟跳動的撲通撲通聲強烈地撞擊著我的大腦。

「你開心就好!」李宇赫摸了摸她的頭髮。

「宇赫,你真好!」凌娜的臉埋在李宇赫的胸前,聲音里充滿著撒嬌的意味,好刺耳。

我攥緊了雙拳控制住自己不要出聲,指甲掐進肉里的疼痛才讓我能夠保持住了冷靜「宇赫,我喜歡你,好喜歡喜歡你……」凌娜突然抬起頭,深情地望著宇赫,我咬著

自己的手指,不讓自己哽咽出聲。

她剛才說喜歡宇赫……她是在表白嗎……宇赫……宇赫回答應嗎……

好久李宇赫都沒有回答,他望著凌娜的表情有點震驚,他們兩個相互看者對方,深深著看著,離得那麼近,靠的那麼近,緊的讓我窒息。月光灑在他們的身上,凌娜踮起腳親了親李宇赫的臉頰。我的大腦轟的一聲,然後一片空白,這樣的畫面讓我心臟頓時忘記了跳動,也讓我心痛的無法呼吸,下面還會發生什麼事,我不敢看不下去了,連忙悄悄地跑進自己的房間.

我輕輕地關上了房門,靠在門板上大口大口地呼吸,我反覆告訴自己,這不是真……剛才是我的幻覺……一定是我等得太久了……

可是為什麼胸口那麼痛,彷彿再也承受不了了,好難受,難受得我的眼淚都忍不住掉了下來。哎,今天早上特地跑到書店借這本書,我來幫忙打吧!不知道有沒有人要看?

凌娜喜歡李宇赫我的心好痛我的心就像被撕裂一般我是那麼地喜歡李宇赫,僅僅是一個誤會我們之間的一切就那麼脆弱嗎?李宇赫他怎麼可以這麼快就接收別人怎麼可以難道他真的喜歡凌娜那個公主嗎?

彷彿被抽掉了所有力氣,我滑坐在地上,眼淚決了堤,怎麼都控制不住。

那我算什麼李宇赫總是拼了命來救我他當時是怎樣的心情是我誤會了嗎是我一廂情願嗎可他明明說過會保護我一輩子的

夜深深地龍爪我,房間的燈我一直都沒有開,月光從窗口傾瀉進來,好清冷、好寂寥,失眠的夜晚真是太漫長了當天邊第一縷曙光照到我身上時,我才發覺我在門口坐了一夜,心裡空空的,整個人渾渾噩噩。

我就像丟了魂魄般站起來,這才發覺雙腿已經麻痹了,可是我的心卻好痛,我甚至希望腿上的麻痹能傳遞給心臟,也許這樣我能好受一點。

來到衛生間洗了把臉,望著鏡子里臉色蒼白、雙眼充血腫得像水蜜桃的自己,我忽然覺得好悲哀,為什麼把自己弄得這麼丑。

是啊,我好醜,我再自欺欺人也不能改變這樣的事實。圓圓的臉,圓圓的眼睛,不算高的鼻子上有幾點雀斑。最近好像又胖了點,在凌娜面前我就像只醜小鴨。就算和一群天鵝在一起我也不會蛻變成白天鵝的只是一個意外讓我落入了一堆白天鵝中,夢想以為自己變成了天鵝,某天照鏡子才發現其實自己一點都沒有改變,只是善良的天鵝一直給我最善意的謊言。

我在期待什麼呢,我不過是在這裡寄住一陣子的客人。沒有任何身份,沒有任何地位,等半年期限到了就會離開這裡,很快這裡就不會再有我存在過的痕迹。我不過是個過客,我只要做好我該做的,然後到了期限就快快消失。

收拾好心情我下了樓,凌娜坐在客廳,那張沙發的中間,那曾是我坐過的位置,李宇赫和伊修哲就坐在她兩邊,靠得好近,不再是兩個極端,原來他們也可以坐得那麼近,因為凌娜。我的心裡一陣陣發酸夏小朵,你好沒骨氣,不是說好不再妄想了嗎?

「起來這麼晚,不讓我們吃早飯了!」凌娜見到我,就拋給我幾個衛生球。

「我現在就去做。」

「我來幫你。」

伊修哲剛想起來就被凌娜一把拉住:「修哲,讓她一個人去好了,你留下來陪我說話」凌娜一臉委屈楚楚可憐的樣子。

伊修哲有點為難,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了,我一個人就夠了。」我迅速走進廚房,不想再看凌娜撒嬌的樣子。

拿起鍋子望著身上的圍裙怎麼感覺自己真的像用人,算了,我也不指望他們來做家事。擺好了早餐,三人走進了餐廳,我把煎蛋分在他們盤子里,凌娜拿起叉子挑著盤子里的煎蛋皺起了眉:「這蛋這麼老,怎麼吃啊!」然後啪的一聲把叉子扔在餐桌上,怒目瞪著我。

「不會啊,我煎的是半熟的。」老天,她為什麼一定要針對我。

凌娜有拿起叉子挑起煎蛋:「半熟,你看看清楚好不好,這個是七分熟了,你有沒有腦子啊!」

我咬著唇望著一面金黃、面晶瑩剔透的煎蛋,心裡很委屈,凌娜總是故意找我茬。

「喂!你怎麼不說話,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啊,你」

「凌娜!」李宇赫終於大聲喝止了她。

「我」凌娜委屈地嘟著嘴。不過就是煎熟了點嗎,好了,我的蛋沒那麼熟,我跟你換好了!」李宇赫拿過凌娜的盤子,又把自己那盤蛋給了她。

「謝謝你,宇赫!」凌娜的表情轉得好快,立刻笑吟吟地望著李宇赫,轉而又狠狠瞪了我一眼,才開始吃起早餐。

我把最後一個煎蛋盛在伊修哲的盤子里,他邊吃邊招呼我:「小朵,先別弄了,你也來吃早飯吧。」

「不用了,我不餓。」我放下鍋鏟走出廚房,伊修哲一臉擔憂地望著我。

我心裡很難過,一點胃口都沒有,望著李宇赫和凌娜親熱的樣子我就心煩意亂,我要找點事做,好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對了,地板好久沒拖了,我要拖地板。

擰了把拖把望著一百多平米的客廳,我深呼吸了口氣,如果我把我的作風,我要振奮精神重新開始。

老樣子,一邊唱歌一邊幹活,這樣心情會更好,可是我剛一開口難聽死了!你能不能不要唱!」凌娜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了客廳,臉色不好地瞪著我。

我停了下來,拿著拖把望著她。居然說我唱歌難聽可惡人稱「金嗓子」的我還是第一次被人說唱歌難聽

她哼了一聲坐在沙發上蹺著腿看電視,我在她旁邊無聲地托蒂,但總能感覺她身上散發著怒氣,是針對我的。

「這個茶几怎麼這麼臟啊!你多久沒擦了!」凌娜指著面前的茶几瞪我。

我瞥了瞥嘴拿來抹布在上面抹了幾下。

「你這樣擦有什麼用,還是這麼臟,你能不能用心點擦!」

我又仔細地擦了一遍。真討厭,我真想拿起手裡的抹布堵住她的嘴,瞧她成天擺出一副女主人的樣子。"i還愣在這裡幹什麼!還不繼續拖地!」

我拿著抹布憤憤地離開,再次拿了拖把回來卻看到凌娜半趟在沙發上邊吃薯片邊看電視,地上到處是薯片屑。無奈地拿著拖把走過去,突然啪的一聲響,我嚇了一條轉過身,又聽見咔嚓一聲,好像踩到什麼東西,抬起腳才發現自己踩在一串精緻的鏈子上。

「啊!」凌娜大叫一聲撿起地上的鏈子,「天哪,我的手鏈!」

之間那一顆顆鏤空的珠子都裂開了,我咬著嘴唇知道自己闖禍了。

「對,對不起」

「你故意的對不對!」

「不是,我沒看見!」

「你是不是看我不爽,故意欺負我啊!」凌娜指著我不依不饒。

「我沒有」明明是她成天找我麻煩,剛才地上明明什麼都沒有

「宇赫!她欺負我!」凌娜很委屈地走到他身邊,靠在他肩膀上語氣嬌嗔地惡人先告狀。

「怎麼了?」李宇赫很溫柔地拍著她的背。

「她看我不爽,成心欺負我,還故意把你送給我的手鏈踩壞了!」

那手鏈是李宇赫送給她的!望著那破損的手鏈,我突然感覺好刺眼。

李宇赫抬起頭望著我,眼神中帶著責備。怎麼會這樣,李宇赫一定認為我是壞心眼的人,凌娜,你為什麼要冤枉我,我到底有什麼地方得罪你了?

「好了,不過就是踩壞了一條手鏈,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要生氣!」之間李宇赫低下頭柔聲安慰著凌娜。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李宇赫對其他女生這麼溫柔,我的心彷彿被針扎一樣痛。

「那你要再送我一條!」

「好,你要幾條都行!」

我低下頭,不想再看那刺眼的一幕。

凌娜得意地朝我笑了笑,然後就轉身上了樓。我咬著唇,心裡很不是滋味,凌娜這樣傲慢,為什麼伊修哲和李宇赫要這樣容忍她,是不是男孩子都喜歡漂亮女孩子,也不管她們心地好不好。

「小朵!」

我聽到李宇赫在叫我,忙抬起了頭,這幾天他還是第一次跟我說話,我以為他再也不會理我了。

「凌娜脾氣大了點,希望你不要怪她。」

為什麼李宇赫要為凌娜解釋。

「她從小就被寵慣了,希望你能讓著她點,其實她心眼不壞。」

為什麼我要讓凌娜,就因為她比我嬌貴,她是金枝玉葉,而我是可以任意踐踏的雜草嗎?李宇赫,你的話讓我好傷心,你就那麼喜歡凌娜嗎,不容許別人傷害她一點點嗎?

「小朵,你怎麼哭了,是凌娜的話讓你傷心了嗎?我替她對你說聲對不起,你不要放在心上,她是無意的」李宇赫,為什麼你要替凌娜道歉,為什麼你要替她向我道歉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我轉身衝上了樓,只想逃離李宇赫的聲音。

「小朵!小朵!」李宇赫追了上來一把拉住我,「你為什麼酷了?你為什麼要跑?」李宇赫的表情滿是困惑。

「你放開我!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我一把推開他。

「為什麼?凌娜的話讓你那麼生氣,連我也要討厭嗎?小朵,你的心眼怎麼這麼小?」

「是!我心眼很小!我就是個壞心眼的人,怎麼了,不可以嗎?讓你討厭了,我很抱歉!」我的聲音沙啞,尖銳刺耳。

李宇赫愣在原地,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我轉身跑回了自己房間,鎖上門不想看到任何人。這個世界顛倒了,為什麼被欺負的我要謙讓著欺負我的人,李宇赫你不是喜歡行俠仗義,鋤強扶弱嗎?你的正義到哪去了,從凌娜出現的那一刻起,你心中的天平就倒向她了。餓了一天,第二天早晨我實在受不了了。停止閉關走出了房間,只覺得頭暈眼花,再這樣下去就要餓死了,為了沒良心的李宇赫餓死不值得。我渾身軟綿綿的,彷彿隨時要跌倒,好不容易走到客廳卻發現一個人都沒有。

我還是先去找吃的好了。走到餐廳看到伊修哲一個人坐在餐廳邊看報紙邊喝咖啡,面前擺著麵包。

我實在太餓了,抓起桌子上的麵包狼吞虎咽起來。

「咳咳咳……」

「慢點。」伊修哲把咖啡遞給我,我忙喝了一大口,才緩過氣來。

填飽了肚子我才發現李宇赫和凌娜都不在家,對自己說不要管他們,可還是忍不住問:「他們人呢?」

「哦。」伊修哲抬起頭說,「他們去逛街了。」

「是嗎?」哇哇哇!真是太過分了!

伊修哲放下了報紙,望著我問:「反正他們出去了,你今天也不要做飯了,我們出去吃午飯好不好,順便你也去逛逛街,你好久沒出去了,就當散心。"

是啊,自從凌娜來后我就一直被冷落在家裡,彷彿是被丟棄在角落裡的布娃娃(——?看不清)。我夏小朵怎麼這麼悲哀呢,我點了點頭。

伊修哲喝完了杯子里的咖啡我們就出了門,外面的天氣很好,空氣很新鮮,好久沒有出來呼吸外面的空氣了。櫥窗里的衣服也換了新款式,有款式各異的羽絨服,顏色多樣的大衣,竟然還有華麗的禮裙……伊修哲拉著我走進了服裝店。

「看看有什麼喜歡的,我送給你,當是獎勵你這幾天辛苦做家務。」

「真的嗎?」我立刻高興地往衣服架子跑去,這些都是名牌服裝,好貴哦!伊修哲居然說要送給我,望著眼花繚亂的衣服,我一時不知道要試哪件好。

我拿著衣服在身上不停地比畫著,都好漂亮,可是不知道哪件適合我。好頭痛。

「有挑到喜歡的嗎?」伊修哲走過來望著鏡子里的我。營業員小姐在一旁羨慕地看著我。望著伊修哲暫時流露出明顯的愛慕。

「不知道,我挑不出來。」

「都很好看啊!」

「不如你幫我挑吧!」

「好!」伊修哲笑了笑,往衣服架子走去,掃了兩眼拿著一條藍色的裙子回來。

「這條怎麼樣,我覺得很漂亮。」

望著裙子,我覺得很熟悉,水藍色,蕾絲花邊。對了,凌娜第一天來時就是穿著這條裙子,我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搖了搖頭。

「不喜歡嗎?那我再去挑挑。」

「不用了。」我拉住伊修哲,一點買衣服的心情都沒有了,越過了店員小姐我拉著伊修哲走出了店門。

「怎麼了小朵,你生氣了嗎?」伊修哲神色擔憂。

「沒事,只是沒有我喜歡的。」

「那我們去別家。」

「不了,我不想買了。」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伊修哲摸了摸我的額頭,發現我沒有異常才放下手掌,然後拉著我站到一邊,「心情不好嗎?」

我明明不想再想起什麼,可是看到那條裙子還是忍不住要想,李宇赫和凌娜現在在幹什麼,李宇赫和凌娜現在是不是手牽著手,李宇赫和凌娜走在一起時是不是笑得很開心,我滿腦子都是他們倆的事,一大堆的問題讓我心煩意亂。

「小朵,你餓了嗎,我們去吃飯好不好?」伊修哲輕聲問,一臉的小心翼翼。

我點了點頭,不好意思再讓他擔心了。

他拉著我邊走邊問:「你想吃什麼?西餐、中餐,還是日本料理,或是自助式燒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野貓王子變身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野貓王子變身記目錄 野貓王子變身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遠方飄來的公主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