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魔鬼教練補習法

第九章 魔鬼教練補習法

午飯過後,吃飽了就想睡,我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透過玻璃窗,我迷迷糊糊的望著不遠處還挺立在寒風中的松樹林,其他樹木的葉子要就掉光了……眼前的東西越來越模糊。看來是上午想太多了……哈……我打了第十九個哈欠……

這是,一陣浩浩蕩蕩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不出5分鐘,校董千金姬藤美帶著一大群人出現在教室里。我的瞌睡蟲早就被驚跑到九霄雲外了。姬藤美每次出現都沒好事,這次也肯定也不會是來慰問、看望我們的了。

只見姬藤美笑吟吟的走到伊修哲旁邊說:「修哲,有興趣參加我為你舉辦的鋼琴演奏會嗎?」

「沒有。」伊修哲冷冷的說。

「那好吧,沒關係的。」

我正驚訝姬藤美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了,就看到她怒氣沖沖的向李宇赫走去,「啪|的一聲扔了一封信在他面前。

李宇赫瞥了她一眼,也沒有伸手去拿桌子上的信。

「李宇赫,這是學校給你的退學通知書,你可以收拾書包離開了。」姬藤美傲慢的雙手環胸望著他,一副幸災樂禍、巴不得他早點離開的樣子。

「退學通知!」我驚訝的大叫一聲,衝到姬藤美面前問,「為什麼一定要宇赫退學?」

「哼!」姬藤美冷冷的哼了一聲,嘴角掛著嘲諷,「這次校方對每個同學做了一次評定,他不務正業,成天打架鬧事,考試亮紅燈,還多次曠課,這樣的人還不該退學嗎?」

「宇赫是有曠課打架,可是他都是為了幫助被欺負的同學啊!」

「這樣的話你去對校長說吧,這是學校的決定!」姬藤美說完就帶著手下離開了。

李宇赫始終低著頭沒有說話,只是攥緊了拳頭我知道他強忍著憤怒。我躊躇的向前,怎麼辦?我要跟李宇赫說什麼呢?他會需要我的安慰嗎?

我小心翼翼的叫他:「宇赫……」

他忽然抬起頭瞪著我,眼裡含著憤怒,我嚇了一跳,嗚嗚嗚……宇赫的表情好可怕,果然是個獅子座的……

「宇赫……那個……」

「不用管我!退學就退學!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樣的學校我也不想待了!」李宇赫大吼一聲甩門而出。

宇赫……他生氣了……

我突然覺得好難過,好委屈,眼淚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

嗚嗚嗚……怎麼辦……每次我遇到危險李宇赫都奮不顧身的來救我,而這次我卻束手無策,一點都幫不了宇赫……嗚嗚嗚……我真沒用……

「小朵!」伊修哲走到我的身邊,輕輕拍拍我的背。

「修哲……嗚嗚嗚……宇赫要被退學了……怎麼辦……」我邊抽泣邊說。

「我們去找校長試試,請求他再給宇赫一次機會。」伊修哲聲音沉著冷靜,讓人聽了安心不少。

「校長會聽我們的嗎?嗚嗚嗚……他已經給宇赫退學通知書了……」

伊修哲拍拍我的背說:「會的,我們去幫宇赫解釋清楚。」

我抬起頭,吸了吸鼻子點點頭,淚眼模糊中,我看到伊修哲的笑容好溫柔。

我們來到校長室,長得像肯德雞上校的校長一看到修哲就笑吟吟地走上前,很熱情,還用一個白白胖胖的手搭在伊修哲的肩膀上。

「伊修哲,近來怎麼樣,在學校里感覺一切都好嗎?」

「謝謝校長關心,學校一切都好。」

校長拍了拍伊修哲的肩膀笑著說「那就好,那就好!你可是我們學校的招牌哦!很多人都是沖著你考來我們學校呢!」

「那個……」我想伊修哲聽到這樣的話一定很無奈。

「今天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是關於李宇赫退學的事,校長可不可以在考慮一下?」

校長放下了手,轉身做回自己的黑色真皮辦公椅,面前是一張光亮如新的紅木辦公桌。他沉默了一會才說:「呃……我知道李宇赫是你的弟弟,可是他嚴重違反了學校的紀律,在學校和別人打架,而且多次考試不及格。最主要他還曠課。」

他這樣說,是不能收回宇赫的退學通知了,我一著急衝到校長面前說:「可是宇赫是為了就被欺負的同學才和別人打架的呀!雖然他學習不認真,弔兒郎當,但他真是個好人,他不允許自己的同學被欺負,他還是個熱心的人,他見義勇為,熱心腸,這樣的人不應該被退學!」

校長睜大了圓圓的滿是魚尾紋的眼睛,,很驚訝的望著我,然後又轉而望著伊修哲說:「真是這樣嗎?」

看到了一絲希望,我們都用力點頭。

「可是紀律就是紀律,就算他是為了幫助同學也是和人打架了,而且曠課和考試不及格總沒有其他原因了吧?」

我倍受打擊,可憐巴巴的望著伊修哲,修哲啊!你可要堅持住,宇赫的將來就掌握在你手裡了。

「宇赫曠課,考試不及格是他自己的責任。」

可是伊修哲的話讓我面前的希望之門「彭」的一聲關上了。

「不過我希望你能在給宇赫一次機會,我想他會努力的。」

校長低著頭沉思,我的希望之門有慢慢打開。

「拜託了!」伊修哲深深的鞠了一個躬,讓我好震驚。伊修哲竟然為了李宇赫向人低頭鞠躬,伊修哲可是這麼高傲的一個人啊。這時我才感覺到其實他並不討厭李宇赫,在他心裡還是把宇赫當成自己的弟弟的。

「拜託你了校長!」我也連忙鞠躬。

校長沒有說話,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辦公室里安靜的讓人緊張,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我不敢抬起頭,伊修哲也一直保持著鞠躬姿勢,如果能讓李宇赫不退學,就算讓我以這樣的姿勢維持一天我也願意。

半響校長才嘆了口氣說:「好吧。」

我們欣喜的抬起頭,不住的道謝:「謝謝校長!謝謝校長!」

「不過,」校長認真的望著我們說「這次的期末考試李宇赫每門都要滿60分,不然就算是你父親來求我,我也不會讓他留在學校了。」

「好!好!」我們不住的點頭,不管怎麼樣校長能給李宇赫機會已經是個天大的好消息了,接下來的就要靠他的努力了。

看來光有決心還是不夠的。

伊修哲看不下去了,指著習題說:「這是什麼公式啊,你自己編的嗎,不要亂寫好不好。」

「不要你管!」

「可是你這樣就算做到累死也是一點效果也沒有。」

「是啊是啊!」我點頭附和道「還是讓修哲教你吧。」

「我才不要他教呢!」李宇赫埋首拚命做著習題。

「那你就準備退學吧!」伊修哲說完冷冷的往房門外走。

「等等!」李宇赫突然站起來,一把拉住他。

伊修哲好厲害,居然用激將法讓李宇赫投降。

「這道題是這樣的,用這個公式……知不知道!」伊修哲在紙上寫著答案邊講解。

「呼……呼……呼……」李宇赫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酣,根本連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你給我起來!」伊修哲忍無可忍的沖著他的耳朵大喊。

「啊!怎麼啦?怎麼啦?」李宇赫被驚醒了,整個人一下子站了起來,茫然的四處張望。

我擦了擦額角的汗,哎——這樣下去李宇赫怎麼可能及格呢?

「小朵,去拿根繩子來。」

「要來幹什麼?」繩子,伊修哲要幹什麼?不管了,伊修哲肯定有他的用處。

我立刻翻箱倒櫃幫伊修哲把繩子找來,他拿過繩子,一把拽起李宇赫的頭髮,李宇赫被拽的哇哇亂叫。

「你這隻死孔雀亂抓我頭髮幹什麼!放開我!」

伊修哲沒有說話,用繩子在他頭頂的頭髮上繞了兩個圈,然後把繩子系在了天花板的吊燈上,使李宇赫只能保持抬著頭豎著脖子的姿勢。

「死孔雀,你把我吊起來幹什麼!「李宇赫剛想動手去解繩子,就被伊修哲狠狠地上了一個栗暴。

「啊!好痛!「李宇赫掙扎了一下又扯到了頭髮,頓時痛得哇哇大叫,大概實在太痛眼角都閃爍淚花,一瞬間我還蠻同情他的。

「這叫懸樑刺股,借鑒古人的方法,你不要再打瞌睡,免得受皮肉之苦。」

「你這個變態,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什麼懸樑刺股,虧你想得出來!」

伊修哲沒有回答,就給了他一個栗暴。

「啊——」

「噹噹當……」時鐘敲過了十二點。

李宇赫的頭髮背掉了起來,整個腦袋像個洋蔥,不過他終於老老實實的複習起來了。

「「范進中舉」,指范進通過了哪一級科舉考試?A院士B鄉試C會試D殿試。」

「D。」

「錯!」

「A!」

「錯!」

「C」

「錯錯錯!」

「哈哈,那就是B了!」

「這麼簡單的題都答不出來,你是笨蛋啊!」

「不是B嗎?那我剛才ACD都說過了,你說都不是!」

「啊……」伊修哲趴在桌子上奄奄一息。

「修哲!你不能倒下啊!宇赫的將來就靠你了!」

「小朵!你胡說八道什麼啊。我的將來關他什麼事啊!」

……

「恩!」我聲音輕的就像蚊子叫。

「快打來看看,先看宇赫的!」

我動手拆開信封,然後我和伊修哲都深呼吸了一口,打開成績單看到上面沒有一盞紅燈,有的居然八十分以上。

「啊!太好了,宇赫都及格了!」我高興的歡呼。

李宇赫也不敢相信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一把搶過我的成績單,看了后張大了嘴:「哈哈!我說我不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吧!哈哈!」

伊修哲笑了笑,隨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成績單,我湊過去一看。

哇!幾乎門門滿分!好厲害,這個人的智商到底有多少,我記得考試前他都是在幫李宇赫複習呢,他自己根本沒時間複習,太厲害了!

「小朵,你的成績單也給我看看。」伊修哲合上了成績單,望著我手裡完好的信封。

我的心咯噔跳了兩下,緊張得快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我顫巍巍的拆開信,然後閉著眼睛打開成績單……上帝啊保佑我睜開眼后米有紅燈,沒有紅燈……

鼓起所有勇氣我猛然睜開眼,兩盞紅燈毫不留情的映入眼帘,我瞬間石化。

我掛紅燈了……大紅燈籠高高掛起……

「啊!小盾,你要挺住啊——」李宇赫突然爆發出一陣慘叫。

「笨鳥就要先飛,你們的成績不如別人,所以寒假補習要刻苦努力我犧牲了自己寶貴的加起來給你們上課,所以要懷著感激之情……」班主任在講台錢,唾沫橫飛。

哎——我的美好假期居然還要在學校里上課,我的漫畫書,我的網路遊戲、我的電影……為什麼我夏小朵自從踏入這所學校的第一天,人生就變得坎坷不定,老天爺啊!我已經沒什麼話跟你說了……

平生第一次考試不及格,一向優秀的我居然變成了差生,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恥辱。

「夏小朵!不要發獃,你是全班成績最差的!全班就你一個人兩門不及格!」

我再次受到了打擊,沉重的打擊……

上完課,剛走出教室我就看到李宇赫,他靠在一輛山地車旁邊,仰著頭,金色的陽光撒了他一身,他就彷彿在接受洗禮般炫目。看到了我,他向我招了招手。

我走向前問:「你怎麼來了?」

「為了幫我補習害你考試沒及格,為了回報你,我打算每天都來接你下課。」

「算你還有點良心!」我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說。

「上車吧!我載你!」他拍了拍後座,「我還是第一次載別人哦!有我這樣一個超級大帥哥在是你的榮幸哦!」

「哦!我好感動哦,感激涕零!」我跳上了他的後車座。

「坐好了!走咯!」他說了聲,長腿一蹬,車輪就飛速的滾動起來。

寒風在耳邊呼嘯,我緊緊的抓著李宇赫的衣服。躲在他的身後,我一點也不覺得冷,只感覺到好幸福,他的頭髮被風吹到了腦後,在陽光下一閃一閃的很耀眼。我忍不住去摸了摸,哇!發質好好!好細好滑!

「你啦我頭髮幹嘛!好痛!」

「你用的什麼牌子的洗髮水啊?」

「不是跟你用的一樣的嗎?」

「對哦!」可是為什麼我的頭髮這麼暗淡無光,還毛毛糙糙的?

「小朵,謝謝你!」

我的耳朵沒聽錯吧,李宇赫居然向我道謝「你謝我什麼?」

「謝謝你的關心,要不是你我可能被退學了。」

「我沒做什麼啦都是修哲的功勞,你應該謝謝他。」

「我才不要謝他!」

果然一說大伊修哲,他就一副仇敵似的樣子,虧得伊修哲那麼幫他。

「其實修哲很關心你的,這次多虧了修哲像校長求情呢!而且他還那麼認真的幫你補習!」

「誰稀罕!要他多管閑事!」

這個傢伙過了河就拆橋,超沒良心。

「你就不能和伊修哲好好相處嗎?修哲他……」

「你不要一天到晚修哲修哲的好不好!」李宇赫突然大吼一聲,連背都變得僵硬了,彷彿是一直發怒的豹子。

我嚇了一跳,緊緊拽著他的衣服,心涼了半截。

一路上李宇赫再也沒有說話,而我的心裡也是百味雜陳。以為經過這次事後,李宇赫對伊修哲的態度會有所改變,沒想到還是跟以前一樣什麼都沒有改變。

李宇赫到底和伊修哲有什麼恩怨,會那麼討厭伊修哲呢……

天邊的夕陽映紅了整個世界我們三個人曾經經歷過的事一一在我腦海里掠過。可是曾經煩的患難與共並不能平息李宇赫心中的憤怒……

晚飯時李宇赫隨便扒了兩口就把自己關在了房間里,望著餐廳上他只吃了一半的飯,我心裡很難過。我又惹他生氣了&

食不知味,我吃到一半的反再也吃不下一口了。匆匆收拾完,看到伊修哲一個人坐在客廳的落地窗前發獃,我走了過去在他身邊坐下。

「修哲,你有什麼心事嗎?」伊修哲轉過臉對我笑了笑,語氣溫柔的說:「是你自己有心事吧,晚飯吃那麼少,你和宇赫吵架了嗎?」

「我……」想到李宇赫下午對我發火,我的鼻子就酸酸的,心裡好難過好委屈。

「你和宇赫在一起快樂嗎?」

「他是一個好人,心地善良,只是……」

伊修哲沒有火花,轉而望著窗外。上弦月孤孤單單的掛在天際。居然沒有一顆星星陪著它,它微弱的光照不亮整個世界,顯得那麼孤單又可憐。

不知道為什麼,我終於鼓起勇氣問出了我一直想問卻不敢問的問題:「宇赫為什麼那麼討厭你?你能不能告訴我原因?」

「你想問什麼?」伊修哲望著我,臉上沒有表情。

「我……我上次在學生資料上看到了一些東西……為什麼你們媽媽的名字不是同一個……」

伊修哲睜大了眼睛有點驚訝,然後會恢復平謹望著窗外的月亮說:「是的。我和宇赫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所以我和他的感情不好,但是除了這個還有個很重要的原因讓宇赫那麼討厭我,到現在都無法原諒我,宇赫的母親是被我的媽媽害死的。」

我彷彿被雷劈到一樣震驚,捂著嘴不敢相信。李宇赫的母親居然是被伊修哲的媽媽害死的,雖然伊修哲說話很平靜,當他說出的確是這樣驚人的事實。

「那時我還小,所以整個事情我並不是很了解,只是聽說當時我母親知道我父親有外遇后就去找我父親的外遇對象,也就是宇赫的母親。那時我六歲,好像當時聽他們三人大吵了一架,宇赫的母親也因此的了心病一病不起,過了大半年就死了。雖然不是我母親親手殺死了宇赫的媽媽,但也算是我媽媽引起的。宇赫的媽媽死後,宇赫不但恨我媽媽也無法原諒爸爸,當爸爸把他帶回家,他堅持不肯隨父性一定要隨母姓。那段日子家裡不斷爭吵,我媽媽很討厭宇赫,對他也不好,我爸爸總是責怪我媽媽,最後我媽媽實在忍受不了就跟我爸爸離婚了。」伊修哲說這些話時身子微微顫抖著,雖然他說的很簡單很平靜,可是我想當初發生這些事他一定很難過,現在我又讓他回憶起了那段痛苦的回憶。

其實那都是上一輩的恩怨,和伊修哲有什麼關係呢?他也深受其害。不過他並沒有像李宇赫那樣吧仇恨寄托在對方身上。我覺的伊修哲好堅強,可以一個人承擔那麼多,可是宇赫,他是否得到解脫了呢?他把仇恨全寄托在修哲身上是否會快樂呢……

這晚我失眠了,我想了很多,第二天醒來發現我哭了,摸著臉上的眼淚,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我實在為李宇赫哭嗎……

Vol.4

「修哲!宇赫!我及格了!我及格了!」參加完補考的一個星期後,我拿著成績單高興的沖回了家,我終於又看到曙光了!

「真的嗎?那都是我的功勞,是我不辭辛苦的天天接你下課,你要怎麼報答我啊?」李宇赫好像已經忘記了那天的不快,叉著腰大言不慚。

「什麼啊!要不是為了替你補習我怎麼可能不及格,你還要補償我呢!」

「好啦好啦,補償你啦,你要什麼?我全部搞定!」看得出他也很為我高興,我興奮的說道,:遊樂場,我們三個人一起去遊樂場好不好?」李宇赫和伊修哲的童年那麼不快樂,我想去遊樂場的華他們應該可以找回童年失去的快樂。我真是太聰明了,:宇赫修哲和好計劃「啟動!

「遊樂場?」李宇赫瞥了一眼站在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伊修哲,回頭對我說「你是三歲小孩嗎?」

「是你自己問我的啊!而且我這個要求一點也不過分!」我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他,逼他妥協。

還好他不是遲鈍到沒救,摸了摸我的腦袋說:「好啦,去遊樂場就聽你的,可為什麼他也要去?」

又來了……看來他還是對伊修哲這麼不友好、

「因為這也是我的要求之一。」我堅定的說道。

李宇赫撇了撇嘴,沉默不語,我就當他同意啦!

星期六下午,還沒走近遊樂場,我遠遠就看到摩天輪在半空旋轉,彷彿在對人發出盛情的邀請,我一下車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入口處,入口處可愛的公仔正迎接著所有到來的客人。

李宇赫拉著我排隊,伊修哲跟在我們後面,遊樂場內的歡呼笑語讓我們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好!快樂的心情是成功的第一步!很好!夏小朵,你要繼續努力,就在今天讓李宇赫和伊修哲和好!加油加油!

雖然寒風呼呼的吹著,但冬日的陽光照在身上卻讓我感到溫暖,也許是因為心情很好的緣故。進了遊樂場,映入眼帘的是一派歡樂美麗的景象,童話故事中的圓頂宮殿,在這裡被五顏六色所覆沒。黃色和綠色的圓頂,金色的頂尖,天藍色的牆壁,大紅色的拱門,真讓人眼花繚亂,還有環繞在遊樂場周圍的綠色湖泊,幾隻小船悠然的飄在湖面上,小丑在人群中分發著氣球,不小心鬆手的氣球漫天飛舞,我們一瞬間跌入了換了的王國。

「小朵,那是什麼?」李宇赫指著雲霄飛車問我。

「那是雲霄飛車啊,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我當然不知道了!我又沒拉過。誰像你啊!小孩子一個!李宇赫憤憤地說。

糟了!我差點忘了李宇赫悲慘的童年,我怎麼可以打擊他呢,夏小朵,你這個笨蛋!好了!一鼓作氣,向雲霄飛車進發!

來到雲霄飛車下,鬼哭狼嚎的慘叫頓時傳入耳中,還有那彷彿隨時都要衝出軌道的雲霄飛車呼嘯著在頭頂飛過。伴隨著一張張嚇到扭曲變形的臉。我開始後悔,嚴重的後悔。

「小朵,輪到我們了,走吧!」李宇赫拉著我、

「等等!我要上廁所!」

「哎呀!好不容易輪到了你就忍一忍吧!」

「不行——」

李宇赫不顧我的反對把我扔上了雲霄飛車,嗚嗚——我跟你有仇啊!

呼——

我感覺自己飛了起來,救命啊——

冬天的風特別的強勁,彷彿要把我從車子上刮下來似的,四周的景物像被摸開了一樣模糊一片,車子像游龍一樣在半空中急速穿梭,我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耳邊除了風聲還有尖叫聲和大喊聲。車子突然倒轉過來,「救命啊——」

「哈哈哈——」李宇赫爽朗的笑聲很欠扁,伊修哲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還可以保持面不改色穩如泰山,真是太強了!

彷彿經過了一個世紀長的時間,我終於活著下車了,扶著李宇赫,我感覺自己好像踩在海綿一樣,腳下軟綿綿的,四周還有天旋地轉。伊修哲突然加快了腳步,在花壇邊停下了,然後嘩啦啦吐了出來。

原來他也有弱點啊……

「哈哈哈!死孔雀,才做個雲霄飛車你就吐成這樣啊!真讓人笑掉大牙!」李宇赫在一邊幸災樂禍。

「修哲,你還好吧?」我遞了快手帕給他。

他直起身子擦了擦嘴角,臉色刷白:「我沒事。」

我去買了瓶飲料給伊修哲:「喝點飲料,休息一下吧。」

Vol.5

休息了一會,我拉著兩個人跑到旋轉木馬那邊,旋轉木馬一上一下轉著圈圈,歡快的音樂中,乘坐在木馬上的人群笑著從我們眼前閃過。

「我們去做那個吧!」

「你們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們。」伊修哲笑了笑。臉色依舊有些蒼白。

「好!我們很快回來,不如你去坐一會吧。」

「好的。」

我向伊修哲揮了揮手,李宇赫拉著我快步離開。我坐上了旋轉木馬,伊修哲依舊站在原地,用溫柔的眼光望著我。

他對我小,隨著旋轉木馬的轉動他很快在我眼前消失,看不到他,我突然有些著急,伸長了脖子四處張望。

「你在找修哲嗎?」

「啊?」我轉過頭對上李宇赫怒氣沖沖的臉。

「你有沒有搞錯,坐在你身邊的是我哎!你居然只顧著看別人!」

「可是修哲他好像不舒服……」

「他的身子比牛還壯,不用你瞎操心!」

「李宇赫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修哲!」

李宇赫瞪著我,腮幫子鼓鼓的,就像只青蛙。

玩累了,我們三個人做在白色的風車下,李宇赫一直是氣鼓鼓的。這時一個女孩抱著一個半人高的毛毛熊從我們身邊經過,棕色的大雄毛絨絨圓滾滾的。「好可愛哦!」我的羨慕之情溢於言表。

伊修哲很心細,知道我在說那個熊,便問:「你喜歡嗎?我去買給你。」

「可是那不是用買的。」

「不是用買的那是怎麼弄來的?」李宇赫好奇的問。

「走!」我拉著他們離開風車來到一個攤位前。

我指著掛滿氣球的攤位,給他們詳細解釋:「要把規定的氣球全射爆了,才能得到剛才那樣的玩具。」

伊修哲望了眼擺滿毛毛熊的貨架,說:「等著,我幫你贏來!」

「真的嗎?」我高興的拉著他的手。

「哼!你以為就你那得到嗎?小朵,看我的!」李宇赫一把拉過我抓著伊修哲的手。

兩人同時開槍,一臉凜然,彷彿要生死決鬥。

氣氛越來越緊張了。

「啪」,一個粉色的氣球瞬間爆裂,伊修哲的槍法準確入神。

「啪」,有一個氣球爆裂,李宇赫一點都不遜色語伊修哲。

人群慢慢的往這邊湧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才一會功夫,伊修哲和李宇赫就得到了四隻毛毛熊,可他們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看到老闆的臉色由滿面紅光變得刷白。

「這兩個男生好帥哦!」

「槍法好准哦,是職業選手吧!」

圍觀的人議論紛紛。

我的面前又擺上了兩隻毛毛熊。老闆的臉色又從刷白變得鐵青。

「死孔雀,我今天一定會贏你的!」李宇赫扛著槍指著伊修哲大聲說。

伊修哲很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等贏了再說吧!」然後當著李宇赫的面射中了一個氣球。

李宇赫火冒三丈:啪啪啪「連射三槍,沒槍都準確的射中了氣球。

他們兩個無意的舉動又引起了人群的一陣尖叫。

「老闆,再掛上氣球!「李宇赫用力拍了拍快要暈過去的老闆,老闆欲哭無淚,顫抖著手再次掛上了新的氣球。

伊修哲剛舉起槍就被李宇赫撞開了。

你幹什麼!」

李宇赫不理他,啪啪啪,新掛上的氣球就被他射得一個都不剩了。伊修哲臉色黑得不能再黑了,他一把抓起老爸:「快掛氣球,要剛才的兩倍!」

「好,好……」老闆下的屁滾尿流,立刻掛上了氣球然後躲到了一邊,

這次伊修哲不再讓李宇赫有可乘之機,一口氣就把剛掛上的氣球射得一個都不剩,然後舉著槍冷冷的瞥了李宇赫一眼。

老闆又風尚了四個毛毛熊,臉色已經變得漆黑。

這樣下去就越來越糟了,今天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實現「宇赫和修哲和好計劃」的,不能失敗,只能成功!

「今天就到這裡!」我走到他們中間,壓住他們的槍。

「可是還沒有分出勝負呢!」李宇赫有些不甘。

「下次吧,我累了。」我裝出可憐巴巴的表情。

果然李宇赫和伊修哲都被我說的動搖了,他們同時放下了槍,李宇赫還瞪了伊修哲一眼。

我跑到老闆那裡,老闆已經靈魂出竅了,頹然的坐在凳子上。

我還是很同情他的,對他說:「我拿一個就好了。」

我拿起毛毛熊立刻拉著李宇赫和伊修哲離開了這裡。

走了兩步,看到賣咖啡的小店,天氣太冷了,我便拉著他們倆去買,老闆娘看到帥哥立刻給了我們最大杯的,我們臨走時她還揮著手說:「下次再來。我哥你們特大被的哦~」

「幫我拿一下,我去洗手間。」李宇赫把紙杯交給我。

「好的。」我接了過來,他便跑開了。

人群擁擠,伊修哲抱著半人高的毛毛熊站在我面前,讓我覺得好好笑,可能是他平時冷漠的形象和毛毛熊可愛的形象形成鮮明對比,這樣的組合在一起讓人覺得好滑稽。

「啊——」

我被人從背後撞了一下,一個不穩摔到了伊修哲身上,手中的紙杯一歪,咖啡全都倒在伊修哲身上,他的衣服頓時一片狼藉。

「對,對不起!」我立刻手忙腳亂的摸出手帕。

「沒關係。」

伊修哲一手抱著毛毛熊一手拿著紙杯,所以只好又我幫她把衣領上的咖啡污漬擦掉,可咖啡漬已經很快的滲進了衣服纖維,很難擦掉,這是我又被擁擠的人群突然撞了一下,身體不受控制的往伊修哲身上倒去,伊修哲美麗的臉在我面前瞬間放大,我忽然感覺唇上濕濕的,軟軟的,有點香甜的味道。帶我清醒過來我才發現,啊啊!剛才我的最碰到的正是伊修哲的嘴唇,我立刻離開了他,臉好燙。

這不算接吻……不算接吻……只是不小心嘴對嘴碰到而已……對……就是跟手碰到了手一樣……沒有任何意義……

我這樣安慰自己,偷偷的瞄著伊修哲,他也楞楞的站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我撫了撫胸口,轉身卻看到李宇赫在不遠處望著我們,臉上陰雲密布。

我彷彿是被雷劈到,震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眼看著站在不遠出攥著拳頭,咬著雅觀的李宇赫憤恨的看了我們一眼後轉身就要離開,我總算反應過來了,快步追過去,攔住他:「你聽我解釋,不是這樣……」

「你還要怎樣!我已經全部看見了,你還想說什麼!」誰知他怒吼這打斷了我,根本聽不進去。

「我們剛才只是碰了一下,是個意外……」我只覺得自己越描越黑。

「不要再說了,你一直喜歡伊修哲對不對?你從來都沒忘記過他!」李宇赫脫口而出的話讓我一瞬間呆住了。

他在說什麼?說我喜歡伊修哲?他怎麼能這麼說……原來,原來他一直都不相信我!

頓時我的心就像坐升降機忽的往下墜,怔怔的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越來越模糊,整個人像墜入了無底洞,即迷茫又心痛……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我才發現自己已經流下了眼淚。

我的心好痛……是因為李宇赫決然離開的背影……是因為李宇赫憤恨的眼神……是因為他竟然這麼不相信我……

遊樂場依舊很熱鬧,摩天輪上,掛在半空的五顏六色的等閃爍不停,旋轉木馬悠悠的轉個不停。伴隨著優美的音樂聲和歡樂的笑聲,可我卻一點也感覺不到了。

這時走過來一個穿紅白相間衣服的小丑遞了一個粉色的氣球給我。一張畫這大大笑臉的臉上是我期待收下的表情,大紅色的鼻頭扭動著,是故意在引人發笑。

可我校不出來,但是他遞給我的粉色氣球還是讓我感動,我訥訥的接過,摸了把眼淚說了聲謝謝。

「小朵,我們回家吧。」伊修哲一隻手抱著毛毛熊一隻手向我伸出,他的手掌好白好軟,和李宇赫粉紅色的骨節分明的手截然不同。

我默默握住了伊修哲的手,感覺好涼,伊修哲的手沒有溫度,令我想起了李宇赫溫暖的大手。

眼淚又流了下來,是酸的……是苦的……

明明身邊有伊修哲,但李宇赫的離開讓我覺得自己彷彿是孤單一人,一個人好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野貓王子變身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野貓王子變身記目錄 野貓王子變身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魔鬼教練補習法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