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面具

第十二章 面具

天空一碧如洗,比水彩還要艷麗,雲朵潔白乾凈沒有一絲瑕疵,就像一片片輕柔的羽毛

微風夾帶著暖暖溫度吹拂著大地,醉倒了一大片櫻花,淡粉色的花瓣像雨一樣落下,在風中紛紛揚揚

我靠在窗邊看著一陣陣美麗的櫻花雨,薄紗的窗帘像羽翼一樣在我身旁飄動

唉—好無聊啊

「一對Q!」

「A一對。」

「啊!我輸了,沒想到蓮這麼厲害啊!」

「是我運氣好,呵呵………」

Q和景夜蓮圍著接待桌殺的不可開交

「你們倆當這裡是娛樂場啊!」我扭過頭生氣地說

「不是啊,社長……是因為這幾天一位委託人都沒有啊。」Q委屈地癟了癟嘴,捏著紙牌低下頭垂頭喪氣

「……」唉—為什麼最近這麼平靜,KING銷聲匿跡了,委託也一個都接不到,當初找狗找貓的委任到現在

看來也是多麼難能可貴

好不容易再次擁有了自己的偵探社,而且,又是這麼豪華,可是………居然派不上用場…

沉重的打擊啊

「唉—為什麼最近這麼平靜呢?」我耷拉著腦袋,垂著肩頭,焉焉的就像一根腌黃瓜

「是呢,最近真是什麼新聞都沒有,連KING也停止了活動呢!」Q放下紙牌,推了推眼鏡

一直訥訥地盯著手裡紙牌的景夜蓮也抬起頭點了點說:「好象是這樣。」

「……的確呢。」我低著頭摸了摸下巴。這個KING自從中了我們的顏料彈后就再也沒出現過,不但不再作案,連一絲消息都沒有了,彷彿人間蒸發了似的

「說到這個,後援會那邊也很安靜呢,好象KING的人間蒸發令他們很受打擊呢。」Q邊撥弄著桌子上的紙牌邊漫不經心地說

「唉—KING的線索真是越來越少了,要是他就這樣憑空消失再也不出現的話,我們這輩子都別想抓到他了。」我趴在桌子上,完全失去了信心

KING啊KING—為什麼你總是這樣難以琢磨

「KING還沒找到東西。」景夜蓮突然沒頭沒腦地蹦出一句

「什麼?」我和Q同時轉頭驚訝地望著他

「……….」他尷尬地推了推眼鏡,咽了口口水緊張地說,「那個KING……上次不是在找東西嗎?好象好沒有找到……所,所以我想他不會就這樣消失的。」他說完又緊張地望著我們,生怕自己說錯一個字

「是啊!」我垂拳大笑道,「我怎麼給忘了!」

KING前段日子大費周章地在聖羅蘭挖了那麼多洞,那東西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他怎麼可能輕易放棄呢!

哈!KING你也是有弱點的

我望著低頭埋著手裡牌的景夜蓮。這小子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愣頭愣腦的,可說出來的話卻一針見血

「可是KING在找什麼呢?」我又在為這個問題困惑了。這世上有什麼東西會讓KING這樣大費周章?

「一定是跟這個學校有聯繫的,而且是很秘密的東西。」景夜蓮看著手裡的紙牌說

「和這個學校有聯繫的,有很秘密的東西?我沒聽說過啊,而且如果是很秘密的東西,我們也不可能會知道。」我摸著下巴,苦惱得2條眉毛都糾結在了一塊兒

「也不一定,最近一定發生過不尋常的事情。」景夜蓮放下了紙牌篤定地說

我豁然眼睛一亮。我怎麼給忘了?不尋常的背後必有什麼隱情。最近發生了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呢?我摸著下巴努力尋思著….

學校倒沒什麼不尋常的,不過我身邊倒發生了幾件不尋常的事情,一次是家裡被闖,一次是在大街上遇到搶匪。好象都是沖著前社長交被我的煙斗來的

砰—

我重重地拍著桌子。聯繫起來了!一切都聯繫起來了!

KING和那些搶匪都知道煙斗里的秘密,而且想得到它。可是KING卻不知道煙斗在我手裡,以為在學校的某處,而那些搶匪卻知道煙斗在我手裡。這一系列的怪異事件其實等候是沖著煙斗而來

Q和景夜蓮都瞪大了眼睛心有餘悸地望著激動不已的我

如果是這樣,那我不是很危險?成了一大群人的目標。我嘴角抽搐。為什麼我要捲入這樣莫名其妙的事件中,明明煙斗在我手裡,而我卻不知道裡面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社長,都是你乾的好事

我氣憤地握緊拳頭,真想把雲遊四海的社長抓回來,好好扁他一頓

不過這是其次,重要的是如果煙斗真如社長所說的那樣重要,那我就要肩負起好好保護煙斗並把裡面隱藏的秘密給解開

看來煙斗要換個地方藏起來

半夜,夜深人靜。銀色的月光從傾斜的窗子流瀉近來,聒噪的青蛙「呱呱」叫個不停。大家都進入了夢鄉

我從床上爬了起來,鑽進床底翻開可活動的木板把裡面的盒子取了出來。煙斗幾放在盒子里,這裡雖然隱秘可是也不是長久之地,下次我就不能保證不被發現了

我抱著盒子出了門,在離家不遠處的東面有座小山,那裡鮮少有人經過

借著朦朧的月光我沿著小路爬上了山,在數到第三棵樹時停了下來,在樹根邊挖了個洞把盒子埋了進去

絕對不會有人找到這裡的吧!踏結實了土,撒了些草和書頁,我仔細檢查了一下,看不出痕迹才放心離開

VOL.02

第二天偵探社依舊冷冷清清的,我坐在辦公桌前無聊地上網,瀏覽網頁。這樣下去偵探社真要關門大吉了

好無聊啊,委託不到,ING也一直不出現。唉—

「一對J。」

「一對A。」

「啊,蓮你又贏了!怎麼好牌都在你手裡啊!這牌有問題。」

「呵呵….我運氣好而已………」

Q和景夜蓮依舊圍著接待桌玩撲克。有什麼事好讓大家做的呢?我撐著下巴思索

打掃偵探社嗎?這個星期已經打掃4次了……

不如對前段時間發生的怪事展開調查好了,恩…除了殷月輝把邊,其它的也沒什麼明確目標,就先調查殷月輝,看他這段時間在密謀什麼

對,就這麼做。我不能再坐以待斃了!恩………該從哪裡入手呢?沒方向,不如試探試探他,最好他自己露出什麼馬腳

這樣決定后我就拿起了電話,撥通了學生會室的電話

「喂。」

「是我。」

「哦,什麼事?」

「我剛查到了點KING的線索,想告訴你一下。」

「恩。」那邊傳來不冷不熱的聲音

果然他對KING的追查已經失去了熱心,曾經信誓旦旦要親手逮捕KING的他,怎麼突然沒了興趣?這太奇怪了

「那個,你明天有空嗎,我們一起到後援會調查一下,我找到新線索了。」

「明天?呃………我正好有點急事,不如你先去調查,把結果告訴我,就可以了。」

「…….哦。」

掛上了電話,我摸著下巴。明天他有急事?可疑。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急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和景夜蓮埋伏在殷月輝家門口,而Q則留在偵探社做我們的外援支持

陽光灑落在那幢奢華雄偉的歐式建築上,白色的大理石,大扇的落地窗,精美的復古雕花,整幢建築就象一件藝術品。周圍是大到可以媲美球場的草地,花圃里栽種著各種珍貴的花草。裡面還建了一個圓形游泳池,注滿了水的游泳池在陽光下清澈見底,波光粼粼

每次看到這所大宅我就情不自禁拿來和自己家比,每比一次我就會感嘆老天的厚此薄彼。

唉——和他家一比,我家就像貧民窟。

呼呼——呼——

景夜蓮趴在草地上已經打起了瞌睡。我受不了地猛翻白眼,這麼熱的天鑽在樹叢下,他居然也睡得著,不怕被蟲子咬死啊。

這時那扇復古的雕花大門緩緩朝兩邊劃開,殷月輝的白色寶馬從裡面平緩地駛了出來。

「快醒醒!」我用力搖著景夜蓮。他睡眼惺忪地抬起頭,揉著眼睛。

那輛寶馬車從樹叢前的大道上駛過,帶起了一陣風。光滑的車身閃閃發亮。

「走了走了!」我拉著景夜蓮從樹叢後面爬了出來,然後推出藏在樹叢后的「小綿羊」,催著他坐了上去。

嗡——

我一擰油門,「小綿羊」像利劍一樣沖了出去。

那輛寶馬一路毫不猶豫地往前開,根本沒有發現我們。一大早的,這小子要去哪裡?

「這好像是開往海灘的方向。」景夜蓮從後面探出了小半個身子說。

「難道他又是去玩的?」我嘴角抽搐,希望不是如此,不然我們一大早的是為了什麼啊?

很快我們就聞到了鹹鹹的海風,隨後一大片金色的沙灘出現在我們面前。那一望無際的大海美得如同一塊藍寶石。

那輛寶馬車在沙灘前停下,殷月輝從車子上走下來,關了車門大步往沙灘走去。我們也立刻下了車,把小綿羊停放好迅速地跟了上去。

金色的沙灘上豎滿了五顏六色的遮陽傘,就像一朵朵碩大的彩色蘑菇。柔軟的沙灘上留下了無數深深淺淺的腳印。岸邊栽種著一大片芭蕉樹,肥厚的葉子在陽光下散發著盈盈綠光。

海浪時輕時重地拍打著岸邊,濺起白色的泡沫。

Vol.03

殷月輝毫不猶豫地往海邊走去,亞麻色的頭髮閃耀著金子般的光澤,白色的襯衫被風吹的鼓鼓的,左臂的獅子臂章閃閃發光,今天他還帶了一幅寬大的琥珀色太陽眼鏡,不認識他的人會誤以為他是個明星。因為他實在太俊美太耀眼了。

我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後面。他不會是來游泳的吧?

鹹鹹的海風迎面撲來,帶著濕濕的味道。

沙灘上人群走來走去,五顏六色的泳衣讓人覺得眼花繚亂,遊客的熱情比頭頂的烈日還要高漲。

跟到海邊,我看到殷月輝走到一個穿著橘黃色T恤的男生旁邊,那男生看到他立刻恭敬的低頭。

我仔細看著那男生的臉,感覺好熟悉。我好像在哪裡見過?我在腦海里思索。

啊!我恍然大悟。那張臉……居然是阿司!我驚訝地目瞪口呆。

哪個把錄像帶公布在學校,害我差點退學的人!殷月輝不是說已經把他逐出學生會了嗎?為什麼他還會跟著殷月輝?

難道說……一切始終都還是一個騙……不,我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頭禁不住一陣眩暈。

他們倆交談了幾句,然後往不遠處靠近大海的一塊巨大的教礁石走去。我顧不得多想便和景夜蓮迅速地跟了上去。

他們爬上了大礁石,面向著大海站在一起。風很大,憤怒的大海拍打著礁石,濺起一陣陣白色的水花,「轟隆——轟隆——」的巨響震耳欲聾。

我和景夜蓮躲在礁石后,完全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雖然不知道他們倆避開人群神神秘秘地在談什麼,但是看得出來他們倆的關係很好,完全不像是一個學生會長和已經被逐出學生會的會員之間的關係。

我被殷月輝騙了,被他高超的演技騙了。我完全沒想到他會讓自己的手下替他頂罪,讓我如何也懷疑不到他頭上。

原來這都是一場騙局,繞了一個大圈子,原來播放錄像帶想把我趕出學校的還是他!

他導演了一場戲,讓所有人都被他迷惑了,他一面扮演著伸張正義責無旁貸的學生會長,一面扮演著神秘狡猾的幕後黑手。而且更高明的是,竟然都沒有人知道他做這些事的目的!

殷月輝你隱藏得好深好深!

我再也壓抑不住憤怒,衝上了礁石。景夜蓮也連忙跟了上來。正在談話的兩個人被我們嚇了一大跳,睜大了眼睛愣愣地望著我們。海浪憤怒的拍打著礁石,而我心中的憤怒幾乎能摧毀整個世界。

我指著殷月輝的鼻子厲聲說道:「殷月輝!你和阿司在我面前合演了一場戲。讓我相信阿司是受別人指使,而你毫不知情,還信誓旦旦地要查出幕後指使者。你好卑鄙!」我咬牙切齒,眼中迸發著憤怒的火焰,恨不得把眼前的所有一切燃為灰燼。

「你胡說八道什麼?不要隨意猜測好不好!」殷月輝看瘋子似的看著我。對於我的指責毫無愧疚之意。風吹著他的頭髮,他的眼裡微微透著薄怒。

我指著阿司咬牙切齒地對他說:「你背著我和這個陷害我的叛徒在密謀著什麼?是不是想這怎麼再次陷害我?」我眼裡的火焰在熊熊燃燒。

「不是你想象的那樣啊,我……」殷月輝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我打斷。

我歇斯底里大吼:「你一次次地欺騙我,把我耍得團團轉!你這個騙子!惡魔!」

「你聽我解釋!」他朝我大吼。

「沒什麼好解釋!我已經不止一次被你的解釋欺騙了!混蛋!你這個大混蛋!」我憤怒地沖了上去,可是腳下卻踩到了一塊不牢固的石頭。

石塊鬆動,來不及收回腳,我張大了嘴巴仰面摔了出去。面前的風景在迅速倒退,我頭暈目眩,腦袋一片空白。

「啊——」我大叫著伸出手,可是什麼也抓不到。

這下死定了……

「瓔珞!」殷月輝和景夜蓮想都不想,就跟著跳了下來。

狂風中,兩人就像兩隻翱翔的鷹。

是我的錯覺嗎……

風猛烈地刮著我的衣服,眼前是一切都在急速往後退,我的耳邊全是呼嘯的風聲,我伸手想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抓不住

「瓔珞—」

景夜蓮像一隻迅疾的鷹向我撲來,他伸長了手卻沒夠到我

「景夜蓮」為什麼,為什麼他會跳下來!為什麼他會不顧一切地救我

我的心彷彿受到了猛烈的撞擊。景夜蓮焦急地在半空猛抓好不容易一把撈到了我,把我緊緊地護在懷裡

剛才耳邊嚇人的風聲漸漸變遠了,我的耳邊響起景夜蓮有規律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撲通—

他像保護珍寶一樣把我護在懷裡,抓著我的手拽得緊緊的,好象要把我嵌進他的身體似的

為什麼要為了跳下來

你不知道會死嗎?

「砰」的一聲我們墜入了海里,海水像猛獸一樣瞬間把我吞噬,我的耳朵里、鼻孔里全是又苦又鹹的海水,難受得要死。不過還好由於景夜蓮的保護我沒有受到太大的衝擊

「嘩—」的一聲,我拚命探出了海面,用力呼吸著新鮮空氣

呼—呼—呼—

可是我正想呼喊景夜蓮時,卻沒在海面上看到他

海面平靜無波,沒有景夜蓮的身影,連殷月輝的身影我也沒有看到。殷月輝剛才確實也跳下來了

他們倆人呢?

一股讓人背脊發涼的恐懼瞬間向我襲來

「景夜蓮!殷月輝!」我慌張地朝四周大喊,「景夜蓮!殷月輝!你們快點回答我啊—」

可是海面風平浪靜,沒有一絲聲音響應我。不會的!景夜蓮和殷月輝不會死的!絕對不會死的!

我憋了一口氣重新鑽入海底,在海底張大了眼睛拚命尋找

景夜蓮!殷月輝!你們在哪裡?不要嚇我啊!求求你們快出來!

海水刺得我的眼睛好痛,不知道是心裡太難過了還是眼睛太難受了,我的眼淚無聲無息地流出眼睛,和海水融合在一起

可是他們2的身影就像海市蜃樓一樣渺茫

景夜蓮殷月輝

實在憋不住了,我探出了海面。由於憋氣太久胸口痛得發慌,可是沒有找到他們2我更加是焦急得要死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景夜蓮和殷月輝生死一線,如果再找不到他們

驀地一副黑眼鏡飄到我面前,我迅速拿起來端詳

是景夜蓮的,不!不會的!

景夜蓮不會死的!

「你們2個混蛋!你們要是出了什麼事,我絕對不會原諒你們的!」我用盡所剩的;力氣朝海面大喊

可是大海像睡著了一樣,那麼平靜,沒有一點動靜,沒有一絲聲音

我覺得自己像個無助的小孩,弄丟了最珍視的寶貝,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垂下腦袋,眼淚從臉上滑落,「啪嗒啪嗒」流向大海,和鹹鹹的海水混在了一起

「嗚嗚嗚嗚對不起都是因為我都是我害的對不起」

就在我無助地哭泣時,「嘩—」的一聲,面前突然水花四濺,殷月輝從水裡冒了出來,亞麻色的頭髮像海藻一樣貼啊頭髮上,他擼著臉上的水,不停地甩著腦袋似乎是想讓自己保持清醒

「殷月輝!」我驚喜萬分,完全忘了他是個接二連三欺騙我、耍弄我的惡魔

他應聲抬起頭,可是就在他抬頭的那一瞬間,我完全楞住了。

一雙碧波流轉的眸子望著我……那是一雙冰藍色的眼睛,彷彿有碧藍的海水在裡面流淌,靈動而又璀璨,就算世界上最著名的藍色鑽石——噩運之鑽「希望」,在它面前也會黯然失色。

而那樣一雙眼睛竟然出現在殷月輝那白皙無瑕的臉上?!

他的眼睛竟然是冰藍色的?是海水讓我看到了真相?!

那雙眼睛……是那麼熟悉……

KING!

正是KING擁有的冰藍色眼眸!

他果然是一個騙子,徹頭徹尾的大騙子!偽裝……原來他在我面前的一切都是無恥的偽裝!

原來KING一直都在我的身邊,還把我耍得團團轉!

就在我頭暈目眩渾身顫抖的時候……

「嘩——」身後又是一陣水花聲。

景夜蓮!是景夜蓮!他還活著,我慌忙轉身焦急地望過去。

海面先冒出一個個泡泡,在陽光下散發出五彩斑斕的光彩。

接著碧藍的海面赫然冒出了一個頎長的身影,他的皮膚晶瑩雪白如同上好的白玉,他的五官精美絕倫就像是頂級雕刻家的傑作。他……他的頭髮,那銀色的光芒就好像是最皎潔的月光聚集而成,此時正貼在那光滑的臉龐上,散發著柔潤耀眼的光澤,夢幻得讓人窒息。

他……他竟然擁有KING的銀色長發?!

他,真的還是景夜蓮嗎?

我忘記了呼吸,獃獃地打量著這個人……黑色的長袖T恤,和景夜蓮穿得一模一樣……

這是從他身旁飄來了一抹黑色的海藻似的東西,我把它撈出來,發現是頂黑色的假髮?!

「你,你是景……夜蓮……」我猶豫的叫著他的名字,覺得整個人突然麻木了失去了所有思維。

他沒有回應,似乎已經昏迷,緊緊的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投下濃重的陰影……讓我無法看見他的眸色……可他微仰著脖子,那美麗的線條就像白天鵝一樣優雅。陽光灑在他的身上,絕美得讓人覺得虛幻。

這樣彷彿被神明溺愛而生的人,除了KING……還會有誰?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天哪!為什麼會出現兩個……KING?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目錄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1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面具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