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找尋赫利俄斯山

第六章 找尋赫利俄斯山

1

經過好一陣的折騰,太陽趁著我們不注意時已經落到了地平線。整個森林被紫紅色的晚霞籠罩,幽深靜謐的森林裡迴響著歸鳥的鳴叫聲和振翅聲。

「天就要黑了,你快聯繫你的手下,和他們一起離開吧!」我邊走邊提醒著辰玄野。

隨著夜幕的降臨,一些棲息的食肉動物就會舒展著四肢出來覓食,森林會陷入另外一番難以想象的危險中。

「你以為我不想啊,都是因為你,害我被那群野人抓走,通訊器也被搶走了,我現在完全和他們失去了聯繫!」辰玄野撇了撇嘴,沖我不滿地大吼起來,發泄著他半天來的遭遇。

「這個……我壓根就被想過用警報器,所以一開始就交給了福特,沒有帶到比賽現場。」路德維希一臉為難地說。

「這樣啊,要不用我的?反正你到時候跟他們說清楚是你在用就是了……」我邊說邊往口袋裡掏著,可是掏了半天,也沒有掏出那個警報器。

「別掏了,我剛才看到你逃命的時候掉出來了!」辰玄野一臉不屑地說道。

「喂!你看到了還不說!」我一下子氣上心頭,這傢伙,簡直就是故意的。

「拜託,那個時候逃命都來不及,誰還有時間去管那玩意兒。再說了,我親愛的碩果果小姐,我們現在的處境到底是誰造成的?」辰玄野沒好氣地說。

「我……」我張了張嘴,窘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的確,辰玄野是因為我才被土著人抓去的,不過好歹我和路德維希也冒著生命危險把他救出來了,這筆賬也該一筆勾銷了吧。

「好吧,那你就跟著我們,不過我警告你——不要拖我們的後腿!」我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警告道。

這個混蛋真是折磨人,剛才讓我擔心個半死,現在又把我氣個半死……不過,看到他能安然無恙地回到我們身邊,我突然覺得他生氣的樣子也不那麼討厭了。

咦?!我低下頭疑惑——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想法呢?為什麼我要那麼擔心他,看到他安然無恙又那麼高興?碩果果,你什麼時候變得對那個混蛋那麼有同情心了?

不對不對!換作是別人,我也一定會這樣的,畢竟他是我認識的人,是給過我一些幫助的人……我……我只是關心他罷了……

對!一定是這樣!

「我拖你後腿?你也太小瞧我了吧!」辰玄野不甘心地朝我吼了回來。

「像你這樣從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少爺,如果被一個人丟在森林裡,保證不是餓死就是被野獸吃掉!」我的思緒被打斷,轉過臉故意用冷冷的口氣奚落了他一番。這個小子還是那麼嘴硬!

「你!」辰玄野氣得面紅耳赤,指著我的手指都帶著顫抖。

「哼!」看到辰玄野氣得快要內傷的樣子,我仰起頭以勝利者的姿態繼續往前走去。路德維希默不做聲地跟在我身後。辰玄野握著拳頭憤憤地瞪了我一眼,半天才不情願地跟上來。

我們走進了一處茂密的灌木林。各類灌木形態各異,濃密的枝葉交錯在一起,爬藤植物從半空垂掛下來,上面星星點點地點綴著一朵朵黃色的小花。夕陽西下,陽光呈現如金子般的光澤,透過樹縫,形成一縷縷光束斜射下來,好似大舞台上的投射燈,在昏暗奇異的叢林里美得如夢似幻。幾隻藍色的蝴蝶不知從哪裡飛了出來,漂亮的湖藍色翅膀反射著純凈的光芒,在我們周圍劃出一條條美麗的弧線。

是歡樂女神蝶!

「好美!」我伸出手,一隻剛好從我身邊飛過的女神蝶落在了我的指尖上,吸吮著我手指上的汗液。它美麗的藍色翅膀輕輕顫動著,從翅膀上散落的粉末閃爍著如星辰般璀璨的光芒。

辰玄野和路德維希也睜大了眼睛,驚嘆地望著我手指上停留的蝴蝶。

我抬起頭,對上了辰玄野的眼睛,他如黑曜石般的瞳仁倒影著蝴蝶那閃閃發光的藍色翅膀,美得令人窒息。我看著他的瞳仁,竟然有一瞬的失神。

突然,停留在我指尖的蝴蝶振動著翅膀,飛了起來。

「啊!」我望著朝天空飛去的蝴蝶,驚叫了一聲。

「我去幫你把它抓回來吧!」

路德維希正要追過去,卻被我一把拉住:「蝴蝶飛在天上的時候才最美!」

路德維希望著我,微笑地點了點頭,紫藍色的瞳仁就像兩顆澄凈的藍寶石。

這時,隱約有潺潺的水流聲傳過來。

「那邊好像有水流聲,可能有河,我們今晚就在河邊紮營休息吧!」路德維希指著西邊開口說道。

「好,晚上在森林裡趕路太危險了,我們今天就紮營休息,明天一早起來再趕路!」我附和著點了點頭。

打定主意后,我和路德維希同時望向辰玄野。辰玄野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很隨便地聳了聳肩。接著我們三人就改變方向,快步往西面走去。

沒過多久,我們就穿過了樹林。剛一走出樹林,一條長長的河流便呈現在我們眼前。河流兩邊依舊是茂密的樹林,河水掩映在重重的翠綠之中,晶瑩剔透。

「我們又碰面了!」突然,一個含笑的聲音在我們身後響起,我們三個立刻警惕地回過頭。只見一個身材瘦長,兩眼閃爍著精明的光芒的少年朝我們面帶微笑地走了過來。

「克米特!」我驚訝地大叫起來。沒想到在沼澤地分開后,居然還會在這裡碰到他!我朝他身後看了看,卻發現只有他一個人,於是我疑惑地問道,「其他人呢?」

笑容瞬間在克米特的臉上凝固,我看到他暗暗嘆了口氣,神色黯然地說道:「艾倫和宋夕薇受了傷,被救援隊救走了。」

「他們受傷了!嚴重嗎?」聽到宋夕薇受傷的消息,我立刻驚訝地叫了起來,整顆心也被懸得高高的。

「放心,只是皮外傷,不會有太大的危險。」見我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克米特立刻安慰道。

「哦,那就好。」聽克米特這樣說,我才放下心來,不經意地向身後看去。

辰玄野站在我身後,冷冷地望著他,一臉排外和孤傲的表情。而路德維希則站在我身邊,漫不經心地打量著他,微眯的眼睛里似乎透露著能洞悉一切的目光。看來他們對克米特都很有成見呢。

「我在煮東西,等下聊!」克米特抱歉地點了點頭,然後轉身朝河邊的一個白色帳篷跑去。這時,我才發現那個帳篷。帳篷前面燃著篝火,上面坐著一個小鍋,白乎乎的熱氣在晚霞下裊裊升起。不知道克米特在悶煮著什麼,只聞到一陣陣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氣悠悠地飄了過來。

我放下了背包,在周圍檢查起有沒有野獸的足跡。路德維希拿出了背包里的帳篷,在河邊搭建起來。夕陽的餘輝勾勒著他微卷的金髮,他柔軟的髮絲就像琉璃般透明,他的身影在晚霞中完美得如同剪影。在他靈巧的雙手下,帳篷很快被搭建了起來。

辰玄野獨自坐在河邊,不時往河裡丟著石子。平靜的河面上被激起一陣陣漣漪,像花朵般一圈圈綻放開。

這個傢伙,一點幫助別人的意識都沒有!我沖著他吐了吐舌頭,轉身朝路德維希走去,幫他一起搭起帳篷。

很快地搭好帳篷后,我們又生起了火,圍著火堆吃著乾巴巴的壓縮餅乾。辰玄野依舊臭著一張臉,彷彿我們欠他幾百萬似的。

真是個別彆扭扭的人!

我瞥了他一眼,轉過頭望向靜靜流淌的河流。

落日漸漸沉入地平線,晚霞漫天,不遠處的樹林和平靜的河水交相輝映。心中的彷徨漸漸被眼前的美景取代,我的心境此時就像面前的河水般澄澈。

這時,一股濃郁的香味飄入我的鼻翼,差點讓我的口水流了出來。

我立刻回過頭,只見克米特端著鍋子走到我們面前,然後把鍋子放在了地上。

「我煮了濃湯,一個人喝不完,大家一起喝吧!」他笑著打開了鍋蓋,一陣濃郁的香味伴隨著白色的蒸汽迎面撲來。

「真的嗎?」我難以置信地望著他。一陣陣香味從我鼻翼間飄過,刺激著我的腦神經。飢餓感鋪天蓋地地向我襲來,我盯著鍋子里濃濃的湯汁,嘴巴里拚命分泌出唾液。我用力咽了口口水,不好意思地望著克米特。

「請吧,希望你們不要嫌棄!」克米特笑了笑,拿起湯勺給我們盛起湯來。

正當我準備伸手去接湯碗時,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我腰上撞了撞。我疑惑地轉過頭,看到路德維希一臉戒備地站在我身後。

趁著克米特彎腰盛湯的空隙,路德維希小聲對我和辰玄野說道:「真奇怪,之前一直對我們很冷漠的克米特怎麼突然變得那麼熱情?」

「這個……」我正準備好好思考一下路德維希的話,只見克米特已經盛好湯,笑呵呵地把碗遞給了我。

面對香氣四溢的熱湯,我的大腦立刻棄械投降,完全臣服在香噴噴的熱湯下。

我立刻丟開乾巴巴的壓縮餅乾,望著手裡熱氣騰騰的濃湯,仰頭喝了一口。鮮美的湯汁立刻溢滿了口腔,哇,好好喝啊!在這種情況下居然可以喝到這樣美味的熱湯,真是太幸福了!

辰玄野瞪大了眼睛緊張地觀察著我,過了一會兒看我沒有什麼異常,也接過克米特手裡的湯,咕嚕咕嚕地喝起來,邊喝邊稱讚道:「這湯真鮮!」

路德維希微眯著眼睛,疑惑地望著我們,臉上的表情有點猶豫。

「給!趁熱喝吧!」克米特殷勤地把湯碗放到路德維希手上。路德維希抿著嘴,遲疑地望著手裡的湯碗。

「路德維希,快喝啊!這湯味道很好哦!」我舉著手裡空空如也的湯碗,沖他樂呵呵地說道。

路德維希看看我,又看看正一臉享受地喝著濃湯的辰玄野,終於放下心來,端起了手中的湯。

見路德維希也喝了,我轉過身來,盯著鍋子里剩下的湯,味蕾又再次活躍起來——好想再喝一碗哦!

看到我一臉嚮往的表情,克米特拿起湯勺,又替我舀了一碗:「想喝就多喝點吧!」

「那你呢……」我一下子漲紅了臉,很不好意思地望著他。

「我剛才喝過了,沒關係!」克米特微笑著說道。

「謝謝你哦,克米特!」我高興地笑彎了眼睛,連忙捧起碗大口喝起來。

克米特美味的熱湯,讓我們之間的氣氛立刻融洽了起來。我們四個人圍著柴火,邊喝湯邊聊著白天的經歷。

「原來你們也碰到了那些土著人!」克米特聽完我們的敘述激動地說。頗有點難兄難弟,同病相憐的感覺。

在克米特的敘述中,我們知道了克米特、宋夕薇和艾倫三個人也受到了土著人的攻擊,而宋夕薇和艾倫在對抗中還受了傷,於是不得不退出比賽。

「看來我們都被那些土著人當做是獵物了!」我邊往碗里盛著第四碗湯,邊撅著嘴鬱悶地說。

「獵物?」克米特有點疑惑地皺了皺眉,尋思著說,「我倒不覺得他們是把我們當做獵物,倒是好像是在捍衛自己的地盤,攻擊我們是為了把我們趕出森林。」

「嗯?」聽了克米特的話,我疑惑地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捍衛自己的地盤?為什麼這麼說呢?」

「前面我們碰到那些土著人時,他們雖然有攻擊我們,但並沒有傷害我們的性命,每次攻擊都是留有餘地的。如果他們抓我們是為了吃我們,那完全沒有這個必要。所以我覺得他們只是在威嚇我們,目的是把我們趕出森林!」克米特認真地分析著。

想想剛才我們在救辰玄野時,那些土著人的攻擊雖然猛烈,但的確不會致命。雖然他們對我們放了箭,但那也是因為我們偷走了他們的「獵物」把他們惹怒才會那樣做的!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我一直把這些土著人當做是食人族,所以潛意識裡就認為他們攻擊我們,是把我們當作食物獵食。而我一旦被這個想法蒙蔽了眼睛,就令我看不清事實。現在想想我之前的想法都是很主觀的,克米特說的話倒很有道理!

可是那些土著人為什麼因要趕我們離開森林而群起攻擊呢?隱約地我覺得事有蹊蹺,而且絕對沒有我們想象中簡單。

他們是在捍衛他們居住的家園嗎……

還是別的什麼東西……

想著想著,我的腦袋突然昏昏沉沉的,一股很強的睡意向我襲來。

為什麼突然覺得好睏……

我抬起頭,發現眼前的景色越來越模糊,就像蒙了一層濃濃的霧氣似的。我看向身邊的路德維希,只見他丟開了手裡的碗,支撐著額頭,俊美的臉因為痛苦而蒼白如紙。怎麼了?難道路德維希也和我一樣不舒服嗎?

砰——

就在我疑惑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時,只見辰玄野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昏了過去,手裡的碗也滾落到一邊。

「辰玄野!」我緊張地想去看辰玄野怎麼了,可是剛一站起來,立刻就感到頭暈目眩,勉強才支撐住不往前栽去。

眼前的景物越來越模糊,我依稀地看到一個人影在我的視線里重疊交錯,漸漸混成一團……

「克米特……」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身子一軟,撲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摔倒在地的我再也爬不起來,倦意伴隨著一片黑暗像龍捲風般席捲向我。我終於被疲倦打敗,沉沉地昏睡了過去……

2

清晨,陽光就像個調皮的小孩,不停地撩撥著正在酣睡的萬物。感覺腦子還是昏沉沉的,我就被刺眼的陽光照射醒。

我翻了個身,想躲避掉刺眼的陽光,卻不知被什麼粗礪的東西扎到了臉。

「好痛……好痛……」我捂著臉,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正躺在河邊的石頭地上,剛才扎到我臉的正是地上的小石塊。奇怪?我怎麼沒睡在帳篷里……我疑惑地向四周看去。

柴火已經燃盡,火早就熄滅了,只剩下烏黑的炭灰在風的吹拂下,飄動著星星點點的黑煙。

我扶著暈乎乎的腦袋,從地上爬起來,突然發現辰玄野和路德維希也跟我一樣沒睡在帳篷里,而是蜷縮在柴堆邊。

發生什麼事了……

昨天零星的畫面突然閃現在我腦海里——

我們在河邊遇到了克米特,他好心地給我們送來香噴噴的湯……我們一邊喝湯一邊聊著天……我漸漸困了起來,然後看到路德維希和辰玄野相繼在我面前倒了下去……

啊!我猛然睜大眼睛,回想起了所有事情。糟糕,我們被下藥了!

金色的陽光從毫無遮攔的天際灑落下來,帶來熾熱的溫度,潺潺流動的河面反射著刺眼的光芒。

我舉起手,望了眼手腕上的白色電子錶。液體屏幕顯示著「9:45」。天啊,我們居然睡了那麼長時間!

「路德維希、辰玄野!快醒醒,不要睡了,快起來呀!」我用力搖晃著依舊在甜美夢鄉里徜徉的路德維希和辰玄野。

「……嗯……」路德維希呢喃了一聲,皺著眉掀開了眼帘,因為不適應刺眼的陽光,金色的睫毛輕輕顫抖著。

看到他醒來,我立刻轉過身繼續去叫睡得跟死豬似的辰玄野:「喂!死豬,不要睡了,快起來!」

「好吵呀!滾遠點……」辰玄野翻了個身,背對著我繼續呼呼大睡。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睡!」我站起來,朝他的屁股用力踹了一腳。

「嗷——」被冷不防踹了一腳的辰玄野,大叫著從地上跳了起來。睡眼矇矓地看到我叉著腰站在他面前,還沒完全睜開眼睛就沖我大吼道,「碩果果!你為什麼踢我啊!」

「糟了!我們中計了!」一向沉穩冷靜的路德維希立刻反應了過來,揀起地上的行李便開始檢查,才翻了幾下,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刷白,抬起頭對我們說道,「地圖不見了!」

「什麼?地圖沒了?!」路德維希的話就像是一道雷,在我的頭頂炸響。我無法置信地瞪大眼睛,不知所措地望著他如大海般透明的紫藍色眼睛,一動不動。

「什麼地圖……」辰玄野還沒從睡夢中清醒過來,抓了抓頭髮,睡眼惺忪地望著我們。

路德維希丟下行李包,立刻在周圍尋找起來。我也反應了過來,趕緊跟他一起尋找。無意間,我瞥到那堆炭灰中有白色的一角。一種不好的預感在我的心中湧起,那個不會是……

我趕緊沖了過去,揀起那片被燒得殘缺不全的紙片。牛皮紙片上印有彎彎曲曲的線條,很像裁判發給我們的地圖。

「路德維希……」我捏著紙片,聲音顫抖地叫著還在四處尋找著地圖的路德維希。

聽到我的聲音他轉過了頭,看到我手裡的紙片后快步走了過來,接過我手裡的紙片看了一眼,表情瞬間變得僵硬:「可惡!」他攥緊了拳頭,把紙片揉進手心。

他臉上每根線條都綳得死死的,稜角分明的臉如刀刻般冷峻堅毅。他一動不動地望著前方,紫藍色的眼睛如寶石般冰冷,手指的關節因太過用力而變得蒼白。

看到這樣的他,我不禁有些擔憂:「路德維希……」

「沒事,沒有地圖,我們想想其他方法。」路德維希低下頭,望著足足比他矮了一個頭的我輕輕地說道。

「嗯。」我點了點頭,心中不禁佩服起路德維希來。才不一會兒他就已經恢復了冷靜,這樣子的鎮定自若讓人不由得覺得安心,好像就算天塌下來也不用擔心似的。

「這個卑鄙小人,竟然在我眼皮底下作弊,不但下了安眠藥,還毀了地圖!」此刻的辰玄野終於完全清醒了過來,他捏著拳頭咬牙切齒地吼道,「他以為這樣就能獲得勝利了嗎?哼!」他不屑地扯了扯嘴角,渾身散發著桀然的傲氣。

「我決定,現在加入到你們的行列,和你們一起去尋找赫利俄斯山!」辰玄野眼中是不甘心的倔強。

辰玄野的氣勢不禁也感染了我,讓我渾身又充滿了熱情,於是用力點了點頭:「憑我們三個人的力量,絕對不會輸給克米特的!」

3

地上匍匐著各種藤葉枝蔓,從樹榦根部的陰影里順著巨大的樹榦向上攀爬,在頭頂上織出密密的簾幕,把整個叢林填充得密不透風。這個茂密的大森林裡很難發現花朵的蹤影,彷彿所有的樹木在抽枝散葉出一派繁盛的剎那被永遠地定了格。正午的陽光灑下來,空氣中有潮濕的腐葉味道,周圍很安靜,只聽得見自己呼吸的聲音。間或從森林深處傳出一兩聲鳥叫,但是循著聲音望去,卻看不到任何鳥兒的身影。

時間和空間似乎在某個環節上錯了位。我們已經在森林裡面走了兩個多小時,周圍的景色仍然是讓人不安的似曾相識,彷彿陷入了一個巨大的綠色輪迴,走多久都是在原地踏步,而頭頂迅速西移的太陽又在真真切切地提醒你時間的無情流逝。

「你們確定是這個方向嗎?我覺得我們一直在林子里轉來轉去……」辰玄野終於忍不住,停下腳步,問我和路德維希。

在悶熱的森林裡轉了兩個多小時,我們三個都汗流浹背,口乾舌燥。

「這塊石頭我們剛才看到過!」路德維希指著路邊一塊爬滿苔蘚的奇形怪狀的巨石。

我望著那塊熟悉的石頭,感覺雙腿頓時一軟。這不是我們剛才走過的那條路邊的石頭嗎,難道我們走了半天是在繞圈子?

「難道是這條路嗎?」辰玄野正要往左邊的岔路走去,就被路德維希叫住了。

「不要亂走了!我們這樣在林子里亂轉,永遠也到不了赫利俄斯山。」路德維希站在原地,深鎖著眉頭,臉色凝重。

辰玄野聽到他的話,暴躁了起來,轉過身火大地說:「前面不是你說,你看過地圖,憑印象應該能找到去赫利俄斯山的路嗎!」

路德維希沒有理會他的話,沉著臉觀察著四周,尋思著其他方法,好久都沒說一句話。

「喂!我在對你說話呢,你竟然光明正大地無視我!」看到路德維希的態度,辰玄野更加火了,兩個眼睛瞪著路德維希,快要噴火了。

「現在不是誰責怪誰的時候,辰玄野,你也一起想想辦法吧!」再爭執下去也是浪費時間,我適時打斷辰玄野。大家都在森林裡轉了兩個小時了,不論身心都已經快承受不住壓力了。一定要想辦法快點找到去赫利俄斯山的路。

辰玄野癟了癟嘴,瞥了路德維希一眼,也冷靜下來。

唉——我無奈地嘆了口氣。

都怪我們太掉以輕心了,才會上了克米特的當。雖然我不贊同他的觀點,但是有一句話他說得很對,我太愚蠢了,太相信別人了。

要是我們能防備著點,也不會被克米特下藥,更不會連地圖都被他毀掉。沒了地圖,我們完全在林子里失去了方位,我們完全不知道我們在那裡,更不知道赫利俄斯山在哪裡,現在就算想用警報器也無濟於事了——因為我們現在三人的身上連一個警報器都沒有了。這樣下去不要說我們到不了赫利俄斯山,很可能連這個森林都永遠走不出去!

密密層層的枝葉投下的陰影就像是一塊厚重的烏雲,照在我們頭頂。龐大幽深的森林,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無底洞,充滿了未知的恐懼,令人無法平靜。

該怎麼辦……該怎麼辦……我強迫自己平靜下來,回想著老爸以前教我的野外生存知識。

「如果在森林裡迷了路,就找塊高地,從高處俯瞰來找尋出路。」

老爸的話就像一盞明燈,在我腦海里閃現。

對啊!我可以找塊高地,說不定能找到去赫利俄斯山的路。

「這附近有高地嗎?比如山什麼的,我們登到高處看看,能不能找到去赫利俄斯的路!」想到方法,我連忙高興地告訴辰玄野和路德維希。

「剛才我們在森林裡繞時,我有看到一座山,在那邊!」辰玄野聽到我的話眼睛一亮,連忙指著北面說。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吧!」感覺又看到了希望,我的心情無法形容的雀躍。

「嗯!」辰玄野點了點頭,和我一起向北面的山快步跑去。

「你們不要跑那麼快,小心路上有陷阱!」路德維希邊大聲提醒,邊追了上來。

跑了一小段路,我們果然看到一座陡峭的山崖。嶙峋的山崖就像一柄柄利尖,直指向天空,彷彿要把天空刺破。陡峭的山壁被植物枝葉遮得嚴嚴實實,山林中棲息著各種各樣的鳥,「唧唧喳喳」地探視著步上山的不速之客。

我們望著幾乎和地面垂直的懸崖峭壁,吞了一口口水。

「大家小心!」路德維希慎重地叮嚀了我們一聲,然後勒了勒背包,帶頭往山上爬去。

我也趕緊勒了勒包,和辰玄野一起跟了上去。

山壁很光滑,覆了很多苔蘚和藤蔓,使攀爬變得無比艱難。我們很難找到一塊讓我們的手可以抓的石頭,以及一塊可以讓我們的腳踏上去的凸石。除了這些,攀覆在山壁上的帶刺的藤蔓也不時鉤破我們的皮膚。沒多久,我們的臉上、脖子上和手背上就布滿了道道縱橫的鮮紅色傷口,就像一張紅色的網覆蓋在我們的皮膚上。

越往前走,山路就越狹窄陡峭,最後山路幾乎是貼在崖壁上的。腳下的路面只有巴掌寬,我們要側著身子像壁虎一樣緊緊地貼著崖壁,才能勉強行走。

貼著崖壁,望著腳下漆黑的萬丈深淵,我的身體不聽使喚地顫抖起來。我感覺我的腿有點軟,好像被抽掉了所有力氣似的。我的頭皮綳得緊緊的,一陣陣發麻。

喀噠——

此時,我腳下的一塊石頭鬆動,從山崖上滾落了下去,直直地墜入萬丈深淵。

望著那塊很快就消失不見的石頭,我整個人顫慄了一下。要是剛才掉下去的是我,那我肯定已經粉身碎骨了……

「不要往下看,繼續前進!」走在最前面的路德維希此刻回過頭,對我們大聲說。他偉岸的身軀,在狂風中堅毅挺拔,俊美得連天地都遜色的面容此時充滿了蓬勃的英氣。

「把手給我!」此刻,辰玄野堅定的聲音穿越了呼嘯的大風,傳入我的耳朵。同時一隻白皙而骨節纖細分明的手出現在我面前。

我抬起頭,再次對上一對烏黑的瞳仁,沒有一絲雜色,深邃不見底,就像是兩顆純凈的黑曜石,閃爍著璀璨奪目的光澤,堅定的光芒從瞳仁深處透射出來,振奮人心!

是的!這個時候我絕對不能害怕和退縮!在峭壁上待的時間越長,我們的精力和體力就消耗得越快,也就越危險。一定要在我們體力充足,精力充沛的時候登上山頂!

我把手放入辰玄野的手心裡,他用力握住我的手,拉著我一步一步繼續前進。我的手被他的大手緊緊握住,好像是漂泊了好久的船隻找到了一個安全的港口,感覺是那麼安心平靜。我望著他高大的背影,心裡的恐懼和不安全部拋到了腦後。

終於,在經歷了千辛萬苦后,我們登上了山頂。

4

站在山頂,狂風吹拂著我的臉和齊肩捲髮,我們三個感受著站在高山絕頂的勝利感覺,好想對著無邊無際的蒼穹暢快淋漓地高喊一番。

平復了激動心情后,我們站在山頂俯瞰四周,開始尋找赫利俄斯山。

腳下的森林無邊無際,滿眼都是綠色,就像一片綿延無邊的海洋,在風的吹動下輕輕起伏。幾座陡峭的山峰聳立在森林裡,靜靜地一動不動,高聳入雲,頂天立地,彷彿一個個巨人。望著那幾座幾乎一模一樣的山峰,我愣愣地呆住了。我根本沒見到過赫利俄斯山,我只是在地圖上看到過縮小几千倍的平面圖,根本不知道赫利俄斯山長什麼樣子,而且就算我知道,面對這麼多相似的山峰,我也根本分辨不出來!

「路德維希……」我轉過頭,望著身邊的路德維希,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路德維希蹙緊了雙眉,金色的睫毛在眼瞼上投下濃濃的陰影。我看到他的紫藍色的眼睛因為憂慮而黯然變成了大海般深邃的湛藍色。

路德維希也認不出來……最後一點希望像火苗般在風裡被吹滅,我喪氣地垂下肩膀。這下完了……我們真的輸了……

「你們怎麼不問我呢?」辰玄野雙手抱胸站在我面前,尖俏的下巴仰起一個驕傲的高度,黑曜石般純凈的瞳仁耀眼得令人無法直視。

「嗯?」我疑惑地扭過頭,望著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們怎麼不問我啊?」辰玄野勾了勾嘴角道。

「你知道?!」我半信半疑地回過頭。

「當然,因為我去過赫里俄斯山,度王經鑰匙就是我放上去的!」辰玄野挺直著身子站在高山絕頂,細細長長的,微微上揚的眼角滿是得意之色。

「那你快告訴我們啊!哪座是赫利俄斯山?」我高興得差點高聲歡呼,在他面前蹦來蹦去,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比路德維希要有用多了?」辰玄野眼角含笑地望著我,魅惑得差點令我的心臟漏跳一拍。

呃……

我受不了地翻了個白眼,這個傢伙的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好了!看在你們那麼迫切地需要我的幫助下,我就指點你們一下吧!赫利俄斯山上的岩石含有金子!」辰玄野站在懸崖邊,雙手抱胸地面對著我們,大聲說道。

含有金子……

我和路德維希邊思索著辰玄野的話,邊環視著四周的山脈。綿延起伏的山脈,就像是一個個巨人,聳立在綠色的海洋時。我的眼前略過一座座形狀各異的山,就在這時,我看到有一座山峰在陽光下隱隱閃耀著金色的光芒。難道……

我和路德維希兩人,都睜大了眼睛一動不動地望著西面那座山峰,瞳孔越放越大……越放越大……

「對!」辰玄野伸出手指,指著西北面的那座山峰說,「那座就是赫利俄斯山!」辰玄野勾起嘴角,自信的笑容比鑽石還要耀眼。陽光無遮無攔地從天際流瀉下來,灑落在他身上。他整個人都像是鍍著一層茸茸的金邊似的,恍惚間令人誤以為是天神降臨。

「哇!太好了,我們終於找到赫利俄斯山了!」我高興地在山頂又蹦又跳。

「下山吧!」路德維希笑了笑說。

「嗯。」我望著他點了點頭。

確定了赫利俄斯山的方位,我們立刻轉身下山。

下山比上山容易多了,我和辰玄野打打鬧鬧地跟在路德維希後面,很快就走到了半山腰。

我們三個的闖入,驚飛了棲息在聳入雲端的樹梢上的各種各樣的鳥,一下子森林裡萬鳥齊飛,彷彿是一塊烏雲迅速向天際移動。還有一大堆抱頭鼠竄的小松鼠、野兔、山雞。

不僅是我們嚇到了它們,它們也著實嚇了我們一大跳。

「啊!啊!啊——」

突然,一個鬼哭狼嚎的聲音從山林里傳著出來,接著我們就看到一個瘦小的身影以火箭般的速度從樹林里沖了出來。

那人跑得太快,沒有看路,「砰」的一聲直直撞在走在最前面的路德維希的身上,然後反彈了出去,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這個身影好熟悉呀……我疑惑地望著那個人。

「哎喲……哎喲……」那人哼哼唧唧地從地上爬起來,抬起頭時,我才發現居然是「猴子」!

「『猴子』!」我驚訝地叫了起來。

「果果!路德維希殿下!」「猴子」也驚訝地望著我們,看到辰玄野時愣了一下,「哎?!辰少爺,你們把辰少爺救回來了呀!真是太好了!不過怎麼辰少爺也跟你們在一起?」

「『猴子』,你剛才是怎麼了?跟見了鬼似的從林子里跑出來?」我疑惑地問。

「我……我碰到了一隻黑熊……嚇死我了!」「猴子」撫著胸膛,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你沒受傷吧?」

「我沒事,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我和你們分開后,一直擔心著你們呢!」「猴子」望著我激動得眼淚汪汪,張開了雙臂就要撲過來。

可是他還沒碰到我的衣服,就被辰玄野攥住了衣領。辰玄野像拎小狗一樣,拎著他一甩手,把他甩出幾步外,兇巴巴地警告:「喂!你是誰呀,閃遠點。」

「辰少爺,別人都叫我『猴子』,我也是德藍島勇士的參賽者之一!」「猴子」湊到辰玄野面前,堆著討好的笑容說。

「我管你是誰,滾!不要跟著我們!」辰玄野粗聲粗氣地吼了他一聲,就像驅趕著喪家犬似的趕走「猴子」。

「猴子」被辰玄野凶了兩回,縮到一邊不敢再招惹他,委屈地癟著嘴,就像一隻被遺棄的小狗。

「好了,你不要欺負他了!」我看不慣辰玄野以強欺弱,嚴厲地瞪了他一眼,這傢伙真是惡習難改……唉——嘆了口氣,我對「猴子」說,「我們的地圖被毀了,能借你的看看嗎?」

「可以啊,當然可以,果果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我們乾脆繼續結伴而行吧!」「猴子」臉上再次恢復了笑容,屁顛屁顛地跑到我面前,眼巴巴地望著我。

「嗯。」我笑著點了點頭。

於是,我們四個人就這樣結伴而行了。雖然……辰玄野不怎麼樂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金色德蘭島之度亡經傳說1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金色德蘭島之度亡經傳說1目錄 金色德蘭島之度亡經傳說1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找尋赫利俄斯山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