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 表精忠墓頂加封 證因果大鵬歸位

第八十回 表精忠墓頂加封 證因果大鵬歸位

詩曰:

世間缺陷甚紛紜,懊恨風波屈不伸。

最是人心公道在,幻將奇語慰忠魂。

上回已說到兀朮被牛皋擒住,憤怒氣死,牛皋也大笑而亡。兩個魂靈,一同扭結鬧入幽冥。那閻羅天子尚費一番大週摺,且按下慢表。

先說那岳雷追殺金兵一陣,鳴金收軍。陸文龍擒得哈迷蚩來獻,關鈴擒得金將白眼骨都來獻,伍連取得番將烏百祿首級來獻。請將俱來報功。岳雷—一命軍政司寫了。只見牛通哭上帳來,具言父親拿住兀朮,雙雙俱死。岳雷一悲一喜,隨傳令將牛皋從厚收殮,命牛通扶柩先回鄉去。兀朮斬首,亦用棺木盛殮,暫葬于山風之下。將哈迷蚩、白眼骨都斬首號令,一面具表入朝奏捷。

不數日,張英、王彪一齊上帳來稟:「船筏俱已完工,特來繳令。」岳雷也命上了功勞簿,擇日渡江。不道那金國眾將因兀朮已死,各無鬥志,一直俱回黃龍府去,隔江並無防守。岳雷引大軍過了蜃華江,毫無阻擋,一路聞風瓦解,直望黃龍府進發。不一日已到,離城五十里,安下營寨。就打下戰書,差人到黃龍府去,嚇得那金國君臣,滿朝文武,面面相覷,無計可施。

當下左丞相蕭毅上殿奏道:「今本國四太子已亡,無人退得宋兵。不如寫下降書降表,將二聖梓宮送還,求和為上。」金主依奏,即著王叔完顏錦哥親到岳雷營中求和。岳雷道:「若要求和,快快將二聖送出。以後年年進貢,歲歲來朝。若稍有差訛,即起大兵來征,決不輕縱。」完顏錦哥道:「二聖久已歸天,只有天使張九成還在。待某回去奏聞,即到五國城去送來便了。」當時完顏錦哥辭了岳雷進城。

不多幾日,完顏錦哥和張九成同送徽、欽二帝,並鄭皇后、邢皇梓宮出城。岳雷同眾將迎接至營中,搭廠朝祭已畢,就令張九成與完顏錦哥領兵三千,護送樣宮,先上臨安去了。然後大兵一路慢慢的奏凱回朝。有詩曰:

虎旅桓桓士氣盈,旗開取勝虜塵清。

威名遠播金人懼,武將高超兀朮擒。

春意已回枯草綠,秋毫不犯鬼神欽。

今朝奏凱梓宮退,破碎山河一旦平。

卻說大軍一路回到朱仙鎮,鎮上父老攜男挈女,各頂香花迎接。各各讚歎道:「這是岳爺爺的公子,今日平金回來,岳爺爺在九泉之下,不知怎樣的快活!那奸臣何苦妒賢誤國,落得個子孫滅絕,還不知在地獄里如何受罪哩!」閑話丟開。

一日,大軍已到臨安,孝宗即命眾大臣出城迎接。岳雷進了城中,率領眾將入朝朝見,孝宗賜墩坐下,道:「朕賴元帥大力,報了先帝之恥,迎得梓宮回朝,其功非小!卿且暫居賜第,候朕加封官職。」岳雷謝恩,同眾將出朝候旨,不表。

且說孝宗即命工部將秦檜宅基拆卸,重新起造王府,與岳雷居祝又命於棲霞嶺下,營造岳王廟宇,及諸忠臣祠宇。一面擇吉安葬帝后梓宮。頒賜金銀彩緞與完顏錦哥回金國而去。著眾大臣議定封賞。過了數日,差內監手捧給音,來至午門外。岳雷率領眾將,跪聽宣讀詔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惟臣子乃國家揚武翌運之棟樑,忠義又臣子立身行己之要領。功施社稷,宜膺茅土之封;凈掃邊塵,當沐恩榮之典。咨爾故少保岳飛精忠報國,節義傳家。正當功業垂成,忽墮權奸毒手。幽魂久滯,忠節應旌。厥子岳雷,克成父志,迎請梓官,豐功偉烈,宜銘鼎鍾。今特追贈岳飛為鄂國公,加封武穆王,賜謚忠武,配享太祖廟;妻李氏,封鄂國夫人。王祖考岳成,追贈太師魏國公;祖妣楊氏,追贈慶國夫人。王考岳和,追贈太師隋國公;妣姚氏,贈周國夫人。王長子岳雲,連贈左武大夫安邊將軍忠烈候;妻鞏氏,封忠烈夫人。王次子岳雷,封兵馬大元帥平北公;妻趙郡主,封慎德夫人。王三公子岳霆,封智勇將軍;敕賜張信女為配,封恭人。王四子岳霖,封仁勇將軍;妻雲蠻郡主,封恭人。王五子岳震,封信勇將軍;敕賜張九成女為配,封恭人。王孫岳申、岳甫,俱封列侯。王女銀瓶,加封為貞節孝義仙姑。張憲加封成義侯。牛皋追封成烈侯。張保加封龍武將軍。王橫加封虎衛將軍。施全封眾安橋土地,加封興明福主。吉青、梁興、趙雲、周青、歐陽從善,封為五方顯聖。其餘,已故王貴、湯懷、張顯、王英、楊再興、董先、高寵、鄭懷、張奎、余化龍、何元慶等,封為各方土地正神,俱加侯爵。現在隨征將佐宗良、牛通、韓起龍、韓起鳳、鄭四寶、楊繼周、董耀宗、吉成亮、關鈴、陸文龍、嚴成方、伍連、施鳳、湯英、何鳳、王英、狄雷、樊成、羅鴻、余雷,俱封各路總兵。諸葛錦,封禮部侍郎,兼理欽天監監正。張英、王彪,封為殿前校尉。嗚呼!酬功報德,率由典章。光天所復,咸沾湛露之仁;太岳雖高,須竭纖埃之報。凡爾諸臣,其益勵忠勛,用安社稷。欽哉!

當時讀罷聖旨,眾文武各各山呼,謝恩退朝。次日,孝宗特旨,拜張九成為大學士,張信為鎮國公。又差大臣前往雲南一路去,封李達市為順義王,統屬各洞蠻王。封黑蠻龍為遵義將軍。頒賜柴王、潞花王,金珠彩緞。各王亦遣使臣來進貢謝封。岳夫人擇日與岳霆、岳震成親。孝宗又賜彩緞千端,黃金千兩,宮娥二對,彩女四人,金蓮寶炬。好不榮耀!自此岳氏子孫繁盛,世代簪纓不絕。不能盡述。

卻說無上至尊吳天玉皇玄穹高上帝,一日駕坐靈霄寶殿,兩傍列著四大天師、文武聖眾,階下一班仙官、仙吏,齊齊整整,好不威儀。有詩曰:

萬象橫天紫極高,龍蛇盤緒動旌旄。

巍峨金闕珠簾卷,緋煙簇擁赭黃袍。

當有傳言玉女喝道:「眾仙卿有事出班,無事退朝。」言未畢,早有太白金星俯伏玉階啟奏道:

臣李長庚有事奏聞,今有下界閻羅天子引著赤須火龍魂魄,雲系奉玉旨下凡,被牛皋擒獲氣死,有冤本上告。臣查得中界道君皇帝元日郊天,誤寫表文,曾命赤須龍下凡擾亂宋室江山,西天佛祖恐其難制,亦命大鵬下降。隨後眾星官紛紛下凡者不一。今紫微星已臨凡治世,宋室合當中興,所有火龍、大鵬並一眾星辰陣亡魂魄,應當作何處置?特此奏聞,候玉旨施行。

玉帝將本章細細看明,即傳下玉旨道:

道君原系九華長眉大仙下降,因他忘卻本來,信任姦邪,不敬天地,戲寫表文,故令赤須龍下凡擾攪,今其歷盡苦楚,竄死沙漠。今既受人累,免其天罰,令其歸位潛修。火龍雖奉玉旨下凡,不應私污秦檜之妻,難逃淫亂之罪,罰打鐵鞭一百,摘去項下大珠,著南海龍王敖欽鎖禁丹霞山下,令他潛修反本。牛皋乃趙玄壇坐下黑虎,仍著趙公明收回。秦檜諸奸臣等,著冥官分擬輕重,俱入地獄受罪。岳飛乃西天護法降凡,即著金星送歸蓮座,聽候玉旨發遣。岳雲、張憲,本雷部將吏,今加封為雷部賞善罰惡二元帥。王橫、張保,並授雷部忠勇尉。飛女銀瓶封為地府貞節仙姑。其餘一應降凡星官,已亡者,各歸原位。未亡者,待其陽壽終時,另行酌處。欽此!

當時眾仙魂山呼謝恩退班。玉帝駕回金闕雲宮。那太白金星同著岳元帥,齊駕祥雲,頃刻來到西天大雷音寺。正值我佛如來,端坐蓮台,聚集三千諸佛、五百羅漢、八百金剛、阿難揭諦、比丘僧尼等眾,講說三乘妙典、五蘊楞嚴。正講得天花亂墜,寶雨繽紛,忽見金星引了岳飛魂魄,稽首皈依,將玉帝牒文呈上。佛爺道:「善哉,善哉!大鵬久證菩提,忽生嗔念,以致墮落塵凡,受諸苦惱。今試回頭,英雄何在?」岳飛聽了,猛然驚悟,隨佛前打個稽首,就地一滾,變作一隻大鵬金翅鳥,哄的一聲,飛上佛頂。如來用手一指,放出五色毫光,照耀四大部洲,無微不顯。佛即合掌說偈曰: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大眾齊齊合掌,念一聲:「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過去未來現在三世阿彌陀佛!」各各繞佛三匝,作禮而退。

詩曰:

宋室江山一旦空,天時人事兩相蒙。

徽宗失德邀天禍,兀朮乘機得逞雄。

萬古共稱秦檜惡,千年難沒岳飛忠。

因將武穆終身恨,一假牛皋奏大功。

又詩曰:

力圖社稷逞豪雄,辛苦當年百戰中。

日月同明惟赤膽,天人共鑒在清衷。

一門忠義名猶在,幾處烽煙事已空。

奸佞立朝千古恨,元戎誰與立奇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說岳全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說岳全傳目錄 說岳全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回 表精忠墓頂加封 證因果大鵬歸位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