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真人玄寶觀活死柏碑文考釋

長春真人玄寶觀活死柏碑文考釋

長虹

據史料記載:長春真人自雪山應聘返回燕京后,於丙戌春(1226年)應京東諸紳之請,往盤山棲雲觀作醮,據《寶玄觀活死柏碑》云:路經平谷縣玄寶觀,見觀中一枯柏,用手摩之而嘆曰:"可惜!可惜!"異年其枝葉復茂如故,眾人奇之。當時鄉紳趙鑄為此事寫記,張天度寫詩歌頌之。並刻石立碑,以傳永久。現將碑文照錄於下:

趙鑄碑記

竊以理之在天下,未有不以耳目所接為有,而所不接為無,此事之必然,勢之必至也。昔東漢任處士,叱未朽黃水邊已枯之楊,而李唐呂仙人葯僅落萌城南久斃之樹,雖聞其語,未見其人,而信之心未篤。歲次丁亥,長春真人上遣使敕駐於長春宮,燕京東諸師北面執弟禮,請醮于田盤山之棲雲觀,雖旦夕稽首,竟不賜諾,托余以詩起之,隊仗過平谷,飯於城東獨樂村玄寶觀中,有一柏枯瘁歲久,了無生態。師起而摩之,輒嘆可惜者,自明年春,其柯葉復生,郁茂如故,見者奇之。余方客東皋,與是村相隔一舍耳,熟其事,以傳聞日久,一日以事去京,假道於路,托宿於州之通玄觀,解衣盤礴,日雲暮矣,方欲就枕,有道人李志平(應為李志寧)者,持松明攜短幅啟戶而入,以幅授余,發而讀之,乃為南塘老人譽長春子活死柏之詩,疇昔所疑,如見晛(音顯,明的意思)霜釋然消去。真所謂非異人不能成異事,非異書不能表異跡。李從容謂余曰:以欲碑其事,以永其傳,渠為我文之。余予二老俱有一面雅,其義有不可辭者,索筆以書其事。

□歲次辛卯□三月□□日碑記。

玄寶觀主持女冠□□□等立石。

張天度譽詩

詩序(略),詩曰:"山村老宿鬚眉白,根拔和雲移小柏,殷勤擁護數十年,直干亭亭高百尺,歲寒曾不變真心,庭雪倒腰才自適,明堂大廈構良材,正恐工師來選擇。奈何亂世生不辰,□有饑民斧斤厄,半身寂寞被戕殘,顏色枝條頓狼籍,堨來枯槁逮三年,不忍風摧並日炙,鬼薪蚊炷世所珍,憂見斬伐無旦夕。長春仙子偶經過,兩手摩娑言可惜,明年太歲在玄枵,秀葉參差如舊碧。異事未免眾人疑,不通道人能起虢,君不見,田家荊樹中道枯,孝友一感還復甦,又不見,萊公斬竹表忠義,插地乃活元非誣?況乎得道不可測,招乎元氣薰朽株,坐令此柏成郁茂,遭遇不勝愚夫愚,長春今已歸蓬壺,柏爾善保千金軀。"後為長春真人摩柏圖。碑文見陳垣《道家金石略》,藝風堂拓片,藏北京大學圖書館(文中缺字據:《雍正平谷縣誌》補)。(註:藝風堂是繆荃孫(1844-1919)室名。)

碑文考釋

一、時間方面的考證。

第一、長春人往盤山棲雲觀作醮事,究竟是哪一年?據真人弟子李志常說:"丙戌正月,盤山請師黃醮三晝夜。"(見《長春真人西遊記》)丙戌年,是成吉思汗二十一年(1226年),而趙鑄碑記誤為"丁亥"較實際提前一年。後人更有甚者,把"丁亥"誤為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四年的"丁亥年(1287年),相差一個甲子。如(明)蔣一葵《長安客話》畿輔雜記"延祥觀柏"條:"元至元間,有異人駐馭燕京長春觀中,京東諸師北面執弟子禮,歲丁亥,請建醮於盤山。"(明)劉侗、於奕正著《帝京景物略》等史志均有同樣錯誤。

第二、立碑時間:趙鑄碑記拓片末,幸有"歲次辛卯(1231年)三月□□日碑記"數字。這說明碑記是在長春真人於丙戌(1226年)正月醮於盤山後的第五年寫的。那麼立碑時間也不會拖延過長,估計應在蒙古窩闊台汗初年。

二、趙鑄何許人?據《雍正平谷縣誌·藝文志續錄》云:"玉溪老人趙鑄,榮祿大夫"。《金史·百官志一》:"文官從二品上曰光祿大夫,下曰榮祿大夫。"他又在碑記中說,他與長春真人和張天度均有一面雅,還說:燕東諸師北面執弟子禮請(長春真人)醮於盤山之棲雲觀,雖旦夕稽首,竟不賜諾,托余以詩請求,才起程前往的。查長春真人詩詞以及《長春真人西遊記》內,燕京士大夫中,均不見他的名字。

三、南塘老人是張天度的號。南塘,《乾隆三河縣誌水利·溝洫》云:"不老淀,一名南港,又俗稱南塘,在縣南五里通錯河。"可知張天度是三河縣人,故以"南塘老人"為號。張天度與長春真人有舊誼,見載於《長春真人西遊記》中,金宣宗興定三年,成吉思汗十四年(1219年)四月,丘長春自山東蓬萊到達燕京時,"會眾請望日醮於天長觀……。師許之,時方大旱,十有四日,即啟醮事,雨大落,眾且以行禮為憂。師於午後赴壇,將事,俄而開霽,眾喜而嘆曰:』一雨一晴,隨人所欲。非道高德厚者,感應若是乎!』明日,師登寶元堂,傳戒時有數鶴自西北來,人皆仰之,焚簡之際,一簡飛空而滅,且有五鶴翔舞其上,士大夫咸謂師之至誠感動天地。南塘老人張天度(子真)作賦美其事,諸公皆有詩。"此事引起耶律楚材極大不滿,耶律楚材與張天度交誼甚厚,曾有詩《寄南塘老人張子真》,詩云:"張侯風味詎能忘,黃米曾令我一嘗。(原註:昔予馳驛之漁陽,道過南塘。子真召余,一設黃飯。)抵死解官違北闕,達生遁世釣南塘。知來何假靈龜兆,(原註:昔論運氣頗知未來事。)作賦能陳瑞鶴祥。豈是西邊無上物,不如詩句寄東陽。"婉言批評了他。同時還寫詩《寄巨川宣撫》,因為他是首和瑞鶴詩的。詩云:"曆數興亡掌上看,提兵一戰領清官。……諸行百輔君都占,潦到鯫生何處安。"予以無情的譏笑。又對沒和詩的李子進寄詩稱讚:"只貪殢酒長安市,不肯題詩瑞鶴圖。我念李侯端的意,大都好事不如無。"(見耶律楚材《湛然居士集》)

四、李志寧道人生平無史料可考。

五、張天度詩中兩句典故註釋於下:

"田家荊樹中道枯"。吳均《續齊諧記》云:"京兆田真兄弟三人,共議分財生貲皆平均,惟堂前一株紫荊樹,共議欲破三片,明日就之,其樹即枯死狀,如火然。田真往見之,大驚。謂諸弟曰:樹本同株,聞將分斫,所以憔悴。是人不如木也,因悲不自勝,不復解樹,樹應聲榮茂,兄弟相感,合財寶,遂為孝門。"

"萊公折竹表忠義,插地乃活原非誣"。舊版《辭源續編》"萊公竹"條:《宋史·寇準傳》:"准貶雷州,卒,遂歸葬西京,道出京南公安縣,人皆設祭哭於路,折竹植地,掛紙錢,逾月視之,枯竹盡生筍。"故荊州有萊公竹。此外,彭乘《墨客揮犀》云:"寇萊公卒於海康,詔許歸葬,道出荊南之公安縣,邑人迎祭於道,斷竹插地,以掛紙錢,竹遂不根而生滋茂殆一畝,邑人神之,立廟於側,祠宇嚴潔,祀奉甚謹,今侍讀王公樂道,文其事於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長春真人西遊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長春真人西遊記目錄 長春真人西遊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長春真人玄寶觀活死柏碑文考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