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回 明太祖應運和陽

第一百回 明太祖應運和陽

第一百回明太祖應運和陽

元順帝聞張土誠聲勢甚大,命太師脫脫,引大軍擊之。脫脫善用兵,先平定芝麻李,威望已著,一至高郵,連戰皆捷,分兵收復六合等處,截其路徑,士誠大窘。會中書右丞相哈麻與脫脫有隙,諷監察御史袁實本,劾奏脫脫出師三月無功,傾國家之財,以為己用,半朝廷之官,以為己隨。帝即下詔奪爵,安置淮安,哈麻尋矯詔遣人鴆之。脫脫既卒,張土誠勢復猖撅,進據姑蘇,稱吳王。既又詐降於元,元主封為太尉。方谷珍、陳友定聞之,互相效尤。元主又以方谷珍為浙江行省左丞相,陳友定為福建行省平章事。是時劉福通,建都於汴梁,迎其主韓林兒居之;明玉珍起劍閣,亦自稱帝,國號大夏,改元元統。

此外更有何虎真、關先生、毛貴、劉益、田豐、王仕誠等分據山東。廣南、大同、遼陽、益都各處,惟天完將倪文俊,始建都於漢陽。徐壽輝正位,封倪文俊為平章。時陳友諒尚在廣南,聞之即歸,有元行省左丞何真,引兵突入翔龍府據之,仍名為廣州。正值吳王張士誠降元,每歲運糧十萬餘石至燕京,帝遣使臣,齎龍衣、御酒賜之,使臣至中途,遇陳友諒殺而奪之,得御酒龍衣,以奉其主徐壽輝。壽輝平章倪文俊專恣,欲弒壽輝未果,懼罪奔黃州。陳友諒故與文俊有隙,及歸,因襲而殺之,並其軍,自稱平章。隨又攻陷信州,改都江州,稱漢王。

與其將張定邊、楊政、熊天瑞、陳英傑等謀迎徐壽輝至,尋弒之。遂稱帝,國號曰「漢」。改元「天義」。當時竊據群雄惟吳王張士誠最富,漢王陳友諒最強。然皆攻城掠地,爭戰無虛日,兵亂歲飢,民不聊生,並無有安天下救生民之志者。

惟大明太祖高皇帝,此時避兵濠城,侶義起師,收納賢士,欲定天下。太祖姓朱,名元璋,先世家於沛,后徙句容,再徙泗州。父世珍,始徙濠城鍾離村,生於朱家巷。母陳氏夢一黃冠者,授丸藥吞之,及誕,白氣貫空,異香滿室,數有光起,比長,姿貌雄傑,志意廓然。年十七,父母相繼卒。葬親無棺,謀瘞鳳皇山谷,中道梗絕,忽雷電晦冥,大雨如注。少避之,明日往視土裂,則屍已陷入矣。田主劉繼祖即以其地與之。至是孤無所依,乃入皇覺寺為僧。兵亂,乃取伽藍杯-,卜避難守舊,皆不從;既卜倡義,卓然倡立,計遂決。西至汝潁,夜陷麻湖,遇群兒呼迎聖駕,叱之不見。有瘋道者周顛,見之輒曰:「告天平。」又曰:「你打破一桶,再做一桶。」又常夢西丑有朱台,數羽士以彩絳衣衣之。元順帝至正十二年,始從郭子興於濠州。子興奇其貌,留為親兵,戰輒勝。次年收得里中兵七百餘人,子興遂署之為鎮撫,乃與徐達、湯和等,略定遠,下滁州,得李善長與語,大悅,用掌書記。次年又下和陽,時郭子興已卒。劉福通立韓林兒於亳州,欲檄朱元璋為副元帥,不受。此時朱元璋已恩威並著,豪傑歸心,欲渡江取金陵,而患無舟楫,恰值巢湖寨水軍元帥俞通海等率眾萬餘,船千艘來降。元璋顧左右曰:「吾事濟矣!」遂率徐達、馮國用、邵榮、湯和、李善長、常遇春、鄧愈、耿君用、毛廣、廖永安,引水軍東下。首克牛渚磯,進拔平府,耆儒陶安、李習等,率父老出迎。陶安因進言曰:「方今四海鼎沸,豪傑並起,攻城屠邑,互相雄長,然其志皆在子女玉帛,取快一時,並無撥亂反正安天下之心。明公率眾渡江,神武不殺,人心悅服,以此應天順人,而行弔民伐罪之師,天下不難定也。」元璋嘉納之,既而取集慶路,改為應天府。分遣諸將取鎮江、廣德,皆下之。元璋以諸將推戴,始稱吳國公。略定江右,自立為吳王,建百官。

又命孫炎往浙東,聘龍泉章溢、麗水葉琛、浦江宋濂、青田劉基四人同至應天。吳王迎至勞之曰:「我為天下,屈四先生,今天下分爭,何時定乎?」溢對曰:「天道無常,惟德是輔,惟不嗜殺人者能一之耳。」吳王深以為然,皆重用之。后三次伐漢,拔江州,戰鄱陽,圍武昌,始平陳友諒,降其子陳理。

至正二十七年,始命元帥徐達、副將常遇春等,取平江路,火焚齊雲樓,擒吳王張士誠以歸。士誠妻劉氏縊死。繼降方谷珍,遂盡有淮南、浙東、江西、荊楚之地。又命征南將軍湯和,克福建,執陳友定,以至正二十八年正月乙亥,祀天地於南郊,即皇帝位,建元洪武,以李善長為左丞相,徐達為右丞相。夏四月,征南大將軍廖永忠平廣東,征虜將軍徐達、常遇春平河南,繼克太原、甘肅;都督馮勝取潼關;六月平章楊-取廣右。

閏七月,徐達、常遇春、李文忠、傅友德等,分道徇河北,連下衛輝、彰德、廣平。順帝始詔擴廓帖木兒領兵勤王。大明兵至通州,元知樞密院事十顏帖木兒,力戰而死,順帝大懼,乃詔淮王帖木兒不花監國,及丞相慶童留守燕京,自集三宮后妃、皇太子,夜半出居庸關北去,如上都,八月,徐達等克燕京,淮王帖木兒不花等皆死。

洪武二年,順帝奔應昌府,洪武三年,殂於應昌。時征虜將軍常遇春卒于軍,李文忠遂代領遇春之眾,進兵開平縣、白海子、駱駝山,敗元將太尉蠻子沙不丁、平章朵兒只八刺等之兵,遂督兵長驅大進,攻拔紅羅山,直抵上都。連戰皆捷,降其左丞蓋元魯,平章上耶罕,留守八失忽都余萬等。再襲應昌府,元兵大敗。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從數十騎逃去。皇孫買的哩八刺及皇妃寶玉,皆被擒獲。李文忠以元帝既殂,想昔日滅宋,張宏范乃逼至航海不休,循環報復,亦入吾手。遂率兵窮追,大加捕剿,又降其眾五萬餘人,直至北慶州而還。露布以聞,太祖以元帝知順天命,退避而去,特謚曰「順皇帝」。

而封買的哩八刺為崇理侯。至是天下歸一,而正統於是乎定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元代野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元代野史目錄 元代野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回 明太祖應運和陽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