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禪室話前盟雙星會合 芳園留勝跡三美團圓

第二十四回 禪室話前盟雙星會合 芳園留勝跡三美團圓

詞曰:

今夜團圓月,幾度經殘缺。苦盡甘來,嚴寒難受霜和雪。上苑重逢,對玉人兒,把前盟申說。舊恨都拋卻,最怕只傷別。贈詩投帕,信傳金贐,中間波折,愛憐兼激烈。駐春園演出,許多情節。

右調《灼灼花》

卻說郭夫人聽生所說,喜自天來,又道:「但不知賢婿國甚得以改名換姓?」生便將前情說知。生亦問及郭夫人起身之後,曾夫人託身於誰,雲娥何在。郭夫人便將葉夫人寄寓白梅庵說了一遍。生聞言,悲喜交集。便道:「詣闕懇恩,即刻兼程上疏,或能解免,重得團圓。」說完,命司墨扶郭夫人登舟而回。

生於次日,開船進京,一途而至。連忙見了歐陽生與翁刑部,說知此事。遂一同上疏奏聞:前與吳綠筠聯姻,后以播遷未娶。聖上見有翁刑部作證,且有內翰歐陽生同奏,遂下令免吳綠筠進京,即放歸家,與李之華擇吉合巹。后究圖害綠筠,系前工部尚書周謙,即時命下,擬以欺君之罪,姑念老臣,罰以遣戍。生同二人謝恩而去。

恰好郭夫人亦到,聞知此事,好似雲開見日,死里得生,不勝歡喜。生送命管家即刻送郭夫人、綠筠小姐到嘉興,順路迎接葉夫人並雲娥小姐與愛月同回,不可更住金陵,恐有仇人,別生枝節。遂命墨奴、司墨同慕荊先送郭夫人起身,即日別去。生仍在京師,復與歐陽盤桓數日,乃別翁刑部而去。一路不勝赫奕,幾日即日至浙江不題。

卻說雲娥,自別綠筠之後,日覺無聊。一日在亭中看花,忽見小尼自外而入,向葉夫人道:「吳夫人與綠筠小姐已到庵外,車馬耀人。」葉夫人與小姐聽說,忙出相迎。見油車奕奕,前面有欽賜完姻大牌兩面,清道嚴肅。須臾,果夫人郭氏、小姐綠筠下車,直進庵中,大家相見。葉夫人與雲娥小姐因說道:「今日之來,似從天降。」

少頃,乃坐下吃茶。忽見墨奴領著一班管家對葉夫人、雲娥小姐磕頭說道:「太夫人喜,夫人恭喜。」葉夫人與雲娥小姐心中不解。須臾,王慕荊亦進來,對葉夫人道:「老夫人、嫂嫂在上,容王慕荊見禮。」葉夫人與雲娥小姐連忙答禮,禮華出去。雲娥與愛月細認,似是紫墨嶼舟人,何以同來?大家皆不知此中曲折。郭夫人與綠筠小姐未肯說明,葉夫人乃潛遣小尼到庵外一查,說是李翰林大人欽賜畢姻,遣搬家眷。葉夫人與雲娥小姐尚是不解。直到是夜,郭夫人與綠筠小姐歸了僧房宿了,才將與生相遇及改名李之華、后乃得官說了一遍,大家喜不自勝,互相慶賀。

是夜,慕荊與各管家亦在庵中歇宿。

到了次早,忙備了大轎二乘,請葉夫人及雲娥小姐動身。葉夫人不舍前婢惜花,與老尼姑說明,帶之同去。老尼只得領命。郭夫人舍銀二百兩,整理尼庵。辭別尼姑,共向嘉興而去。

不數日到了嘉興,共入生家居住。墨奴乃與舊時管家重新閥閱。雲娥小姐與愛月邀同綠筠小姐到了駐春園觀玩。但見花草依然,不改舊時眼界。雲娥因對綠筠道:「只為此園迫近所居而成好事,受了多磨。今日得返故園,真出望外。」

須臾,二位夫人亦來園裡。葉夫人因對郭夫人道:「當日舍弟之家與此園相附,老身昔日寄居府內,一帶高樓,景緻頗好。今日府第已墟,亭榭灰燼,令人憶故,頓覺傷心。」郭夫人道:「即今世態難於意料,老身倘非借庇,安得生還完聚?且喜黃郎及第,雙娶而歸,使我二老得所依棲,可以無憾矣。」綠筠小姐亦道:「倘非今舅高樓府此,我姐妹焉有今日!」大家歡喜起來。

不數日,生亦抵家。恰好過了三日,便值吉期,三人雙雙合巹,向北謝恩,而完好事,兩兩和諧。自是生與二位夫人,日夕以作賦聯詩為事。因感愛月前情,收為側室。又感王慕荊負使相求多年,以還俗尼姑一水,即惜花,贈之為室,即在黃生府上合巹交歡,住居不去。司墨、墨奴亦相繼畢姻。

未幾,而葉總制亦以奉赦回朝,旨以蘇廷策誣諂罪,亦發戍邊。葉總制回朝,遂乞假歸家。即於舊居,重新府第,與生第宅俱見輝煌相映。而雲娥小姐亦往慶賀,不勝歡喜。

生后官曆禮部,乞疏複姓,欽賜歸宗。曾小姐封為淑慧夫人,吳小姐封為淑貞夫人。子孫相繼登第,至今相傳有五代尚書推李黃族雲。

後人有詩讚曰:

於今歡合曆千磨,情種心苗惹事多。

釣隱巧從閑里下,珠遺急向錯中搓。

痴來豈惜為廝卒,幫村還須仗素娥。

留與詞人加藻繪,氍毹氈上洽笙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駐春園小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駐春園小史目錄 駐春園小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回 禪室話前盟雙星會合 芳園留勝跡三美團圓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