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的判斷

最終的判斷

如果上天能幫自己拿主意該多好啊,做出選擇是容易的,但如果我選擇錯誤,上天能給我第二次改正的機會嗎?

藍玉,你要明白,這個遊戲最殘酷的地方就在於你只有一次機會。如同拍賣行里的一錘定音,貴賤得買,貴賤得賣!

到這個地步,兵書已經沒用了,誰也不能告訴我敵人在哪裡,要作出這個抉擇,我還有什麼可以依靠的呢?

直覺?對,就是直覺!這裡滿天黃沙,遍地荒蕪,沒有人煙,但我能感覺到,敵人一定就在附近!

可是直覺真的靠得住嗎,沒有情報,沒有線索,沒有任何蹤跡。就憑自己的感覺作出如此重大的判斷?

為了作出今天的判斷,我已經默默地奮鬥了很多年。

是的,我要相信自己,要相信無數次戰場廝殺累積的經驗,要相信無數個夜晚孤燈下熟讀兵書,苦苦思索的努力。

沒有理由,沒有線索,沒有證據,但敵人一定就在附近!

前進!這就是我的判斷!我的判斷是對的,我的判斷一定是對的!

他下定了決心,沉穩的對那些等待他的將領們說道:「前進,敵人就在附近。」

沒有人再提問,因為他們已經從藍玉的臉上看到了自信,這種自信也感染了他們,感染了整支軍隊。

於是,十五萬大軍出發了,士兵們向著未知的命運又邁出了一步,但這支荒漠中的軍隊沒有猶豫,沒有動搖。因為他們相信,無論如何困難,藍玉一定是有辦法的,這個人一定能夠帶領他們取得勝利,並活著回家。

上下同欲者,勝

藍玉帶著他的軍隊繼續深入荒漠,他們行軍路上小心翼翼,就連做飯也要先在地上挖個洞,在洞里做飯,以防止煙火冒出,被敵軍發覺(軍士穴地而炊,毋見煙火)。這實在是一支可怕的軍隊,在茫茫沙漠中,還注意到這樣的細節,這支軍隊就像一隻沙漠中的蠍子,悄悄地前進,隱藏在陰影中,只有看到敵人,才會發出那致命的一擊。

當大軍到達捕魚兒海南面后,藍玉終於發現了北元大軍的蹤跡,但到底有多少人,首領有多高的級別,他並不知道。無論如何,這是最好的機會,他立刻命令王弼為先鋒,向捕魚兒海東北前進,務求一舉殲滅北元軍隊。

此時,在捕魚兒海的東北邊,北元的最高統治者脫古思帖木兒正在和他的大臣們舉行宴會,他並不是傻瓜,藍玉的大軍一出發,他就得到了消息。他深知平時小打小鬧,打完就跑,對方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但這次朱元璋是來真的了,要跟自己玩命,好漢從來不吃眼前虧,他把自己的主力部隊和大大小小的貴族們都轉移到了這個地方。

此地平素無人居住,茫茫大漠,藍玉的軍隊沒有後勤保障,更重要的是軍馬沒有水草,藍玉深知用兵之道,是不會深入大漠的。(軍乏水草,不能深入)只要等到藍玉的補給供應不上,糧盡水絕,就可以反守為攻。

在等待的時間裡,他也曾經不安過,萬一藍玉真的來了呢,但許多天過去了,連人影都沒一個,慢慢的,他放鬆了警惕,甚至連基本的守衛也不再設置,每天和大臣們飲酒取樂,順便說一句,這次避難,他還帶上了自己的老婆和兒子,這本是為了他們的安全。但後來事情的發展卻與他的設想完全相反。

就在王弼向他的大營挺進的時候,他正坐在自己的帳篷里,這天正好大風揚沙,天空被一層黃沙掩蓋,幾十米內都看不見人,白天變得如同黑晝,按說這樣的天氣,明軍更不可能發動進攻,他應該更加安心才對,但這漫天的沙塵卻似乎打在了他的心上,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在大漠和草原上英勇善戰的蒙古民族,對於危險往往有種先天的預知,這是他們民族長期游牧的生活習慣養成的,可是脫古思帖木兒也說不出到底哪裡不對,預感終究只是預感。

還是接著喝酒吧

在脫古思帖木兒舉行宴會上的帳外,一名百戶長喝醉了酒,他向駐防的太尉蠻子打了個招呼,暈暈乎乎的走出了營區,漫天飛沙中,他也不知自己走了多遠。等他有點清醒過來時,已經不認得回去的路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他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分辨出了方向,便回頭向大營走去,突然,他發現自己的前方出現了許多人影,由於天空被黃沙覆蓋,根本看不清遠處人的面孔,他以為這裡就是自己的大營。連忙高興的一路跑了過去,到跟前一看,他才發現迎接他的是一群灰頭土臉,就像剛從沙里撈出來一樣的士兵。要命的是,這些士兵穿的並不是自己熟悉的軍服。

他們是明軍

這些明軍士兵用惡狼般的眼神看著他,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還大聲呼喊,很快,更多的明軍士兵圍攏了來,他們以看待珍惜動物似的眼神注視著他。他很榮幸地成為了第一個俘虜。

今天真是倒霉,出門忘了看黃曆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明朝那些事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最終的判斷

8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