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不同命

同人不同命

就在中路徐達軍失敗的同時,李文忠的軍事行動也充分體現了禍不單行這句俗語的準確性,六月二十九日,李文忠率領軍隊抵達口溫(今內蒙古查干諾爾南),元軍敗退,李文忠似乎是受了徐達的傳染,也開始輕敵冒進,他將輜重留在後方,親自率領大軍輕裝追擊元軍。

李文忠並不是毫無戰略考慮的,他的用兵特點就在一個快字,如果把徐達比作謀略周詳的長跑選手,李文忠就是百米賽跑的能手,在應昌,他創造了一日破城的紀錄,這次,他認準了元軍沒有防備,所以大膽追擊,以圖一舉殲滅元軍。

當他追擊到阿魯渾河(今蒙古烏蘭巴托西北)時,終於找到了敗退的元軍,只不過似乎和他想象中有點不同。這支部隊並沒有逃跑的狼狽和疲態,相反個個都龍精虎猛,躍躍欲試。

似乎上當了

統率這支軍隊的是元將蠻子哈刺章,這是一個很有才幹的將領,他採取了和王保保相同的戰略,吸引明軍主力進攻,然後尋找時機決戰。此時的李文忠軍已經連續追記了數日,十分疲勞,而元軍利用小股兵力引誘,大部隊卻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他們已經在此等待李文忠很久了。

到這份上了,啥也別說了,開打吧

李文忠確實厲害,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他親自率領部隊與元軍交鋒,激戰數日,居然打垮了元軍,殲敵上萬人,但明軍死傷也不少。按說打到這個地步,面子也有了,就該回去了。可李文忠實在不是好惹的。

他力排眾議,以驚人的意志力和指揮才能率軍隊追到了稱海(今蒙古哈臘烏斯湖),一定要把元兵趕盡殺絕,元將蠻子哈刺章自知惹了大麻煩,招惹了這個煞星,他已經命令軍隊後撤,以躲避李文忠,打不起還躲不起嗎?

沒有想到,李文忠欺人太甚,一點面子也不給,一路追過來,不要自己老命誓不罷休。俗話說狗急還跳牆,何況是人!元軍隨即以決戰架勢布陣,意欲與明軍決一死戰。李文忠雖然勇猛,卻並不笨,看見元軍要拚老命了,便收兵修建營壘,據險自守與元軍對抗,元軍十分驚訝,不明白這個追了他們幾百里地的傢伙為什麼突然不打了,但這個人太可怕,他們畏懼明軍設有詭計,也不敢輕舉妄動。雙方就此僵持下來。不久之後,李文中發現糧食不夠了,便如同遊行一般,大搖大擺的把部隊撤走,元軍看他如此囂張,認定必有伏兵,不敢追擊,李文忠就此班師而還。

徐達和李文忠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打擊元軍的目的,但至多只能算是個平手,並不能算勝仗。

而事先最不為人看好的西路軍,卻創造了奇迹,這一奇迹的締造者,正是傅友德。

西路軍前進的方向是蘭州,到達蘭州以後,馮勝作出了一個決定,分兵

由於此次他的任務只是疑兵,沒有什麼作戰任務,五萬人在自己手下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讓他們去干點事。但馮勝畢竟是一流的軍事將領,深知大漠之中,分散兵力是大忌,所以他只給了傅友德五千人而已。更出奇的是,他也沒有交給傅友德明確的戰略任務,這也不能怪馮勝,因為他自己也沒有具體的戰略任務。

在我看來,馮勝似乎是看著手下的五萬人無事可干,讓他們出去逛逛的。

五千人確實不多,但要看在誰的手裡,這些兵到了傅友德的手中,就逛出名堂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明朝那些事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同人不同命

5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