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多看你一眼(436-440)

只為多看你一眼(436-440)

436隻為多看你一眼(十六)

晚晴心頭一抽,分不清是痛是怒,臉上傲然,顯得冷漠而不容侵犯,但這更讓莫凌天臉色難堪,猶如火山加油.

莫凌天似乎壓抑著將她掐死的衝動,近乎咬牙切齒的開口道:

「夏晚晴,沒有想到你這個女人,這麼歹毒!居」

晚晴對上他要殺人的眼神,看著他眼底里的血絲,心頭一個激靈,疼痛與羞辱並存,為了萊雪那個女人,她夏晚晴在他眼底里永遠都是惡毒心腸,他何曾會相信過她。

「莫凌天,三年前我沒有趕走過萊雪,三年後我也沒有要故意害她,你信她不信我,我無話可說,但是你再多說一句話,這婚,這字我不簽!」

要論咬牙切齒,要論恨不得殺人,她何嘗不想。

他莫凌天何曾正視過她的愛,這樣的男人她真的沒有留戀的必要,這樣的婚姻她真的沒有挽救的必要,所以才會在媽媽說那些道理時,毅然選擇了離婚。

眼前的這個男人,只讓她覺得羞辱和憤怒,愛,會讓她覺得自己蠢!

迎上了夏晚晴視死如歸的眼神,莫凌天蠕動的唇,繃緊的臉,本來是那麼英俊的一個人,可是此時卻顯得醜陋了起來赭。

是的,在晚晴的眼底里,這個因為害怕她不簽字而放棄反駁的男人真醜陋,真讓她噁心。

晚晴的唇角一抹嘲諷的笑,莫凌天額頭青筋突了又突,終於修長的手指上骨關節因為用力一握,我啪啪作響。

「雖然這些財產和我付出的相差太遠,但是本小姐不和你計較了,因為再和你多呆一天,再多見你一次,我都會覺得生不如死。」

晚晴把簽好字的協議書,嘩啦一甩,遞到了莫凌天的面前,只見他目光從晚晴那嘲諷決絕的臉上移開,取出了派克鋼筆,快速的龍飛鳳舞了幾個字,豪爽的簽字。

很好,他們已經到了相見兩相厭的地步。

「夏晚晴,即便你讓她流產,她還在為你求情,替你說話,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心狠毒辣,自以為是?」

簽好字,看著晚晴將協議書裝到了包里,莫凌天還是不甘心的補充了一句。

一口血就差沒吐出來,看著莫凌天那一向睿智犀利的尊榮,此刻覺得他像一頭豬。

「我說過,不是我讓她流產,如果你不信,可以起訴我人身傷害,還有,她萊雪生死由天,與我夏晚晴,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晚晴說完就準備出去,她怕再和莫凌天呆在一個空間里,會因為血管爆裂而死亡,她會被他氣死的。

萊雪,這個女人,比起來她夏晚晴何其是可怕倆個字可以形容,簡直一個女妖怪,用她的溫柔做掩飾,用她的好心做幌子,騙得眼前這個男人團團轉!

「你~」

莫凌天的大手再度揮了起來,他被晚晴臉上那恨不得萊雪死掉的眼神激怒!

437隻為多看你一眼(十七)

看著莫凌天揮起的手,晚晴心頭一怒,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抬起纖細的手臂.

雪白的手抓住了他那比她有力的手臂,驕傲的,笑靨如花的道:

「莫凌天,如果愛你是一種錯,那麼這三年,便是我為自己的錯承擔的後果,以後,你再也沒有機會因為這份愛而傷害我!」

晚晴的目光清亮,像是溺水的人爬上了岸一樣,將莫凌天那微微僵硬的俊臉冷漠的收入眼底。

然後將他的手臂狠狠的推向一邊,轉身便走時,停頓了一下。

「記住,打我臉的男人,你是惟一一個!」

是的,在他莫凌天的眼底里,她太壞,太惡毒,太值得這一巴掌。

但是在她晚晴的眼底里,那萊雪更何止一巴掌可以解恨居。

莫凌天似乎被她這一句話震住,一臉陰沉的站在那裡沒有動,晚晴沒有回頭,繼續走了出去。

律師樓外,晚晴走的很快,險些與走廊拐角走出來的人撞到。

抬頭,晚晴愣了一愣,看著面前的男子,他微微的皺眉!

雖然,上午他才幫過自己,但是此時依舊無話可說,尤其是想到了在車上她無理取鬧的讓他換歌曲的情景,讓她有些狼狽,再想到此刻正在離婚,更是尷尬,什麼都沒有說,擦肩而過,步子更快。

樓下,莫凌天雖然出來的晚,但是他的路虎正威風凜凜的停在一邊的空地上。

而晚晴左右顧盼,根本沒有空車來過,這裡並不繁華,計程車也懶得經過,剛才送她過來的司機,早跑別處做生意去了赭。

莫凌天沒有立刻上車,只是冷漠的看著晚晴。

「想儘快到民政局,想早點離開我,就上車!」

莫凌天口吻中的公事公辦,讓晚晴恨不得一腳踢開那礙眼的越野車,誰還願意和他共同坐在同一輛車內。

「不急,我的時間很充裕,不比你大老闆!」

當然,他還有可能急著去陪萊雪,想到了這裡,晚晴是怎麼都不會舒服的。

晚晴站的更靠馬路旁邊,伸出細長的手臂,揮了又揮,不是載客,就是不停,真邪門了。

正在莫凌天沒有說話,陰著臉打開車門準備上去的時候,晚晴聽到了背後男子的聲音。

「夏晚晴,去哪裡,我送你!」

熟悉的聲音,清冽的味道,就像是夏天裡的泉水一樣,有種讓人心頭一潤的感覺,晚晴回頭,此刻才注意到這個男子的裝扮,雖然依舊是休閑的西裝,但那墨黑色的修身效果更好,讓他看起來更丰神俊朗,清俊中,幾份儒雅,帥的無可挑剔。

而他的話,更讓晚晴腦海里一動,這個男人是好心還是故意?

晚晴的臉上還在疑惑,眼前的男子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顯得友好,而一邊莫凌天的眼神,已經冰冷而嘲諷,似乎在嘲諷她這麼著急離婚,是因為另結新歡一樣。

「好!」

晚晴心頭一橫,答應了下來。

438隻為多看你一眼(十八)

這是一輛價值不菲的車子,而這個男子也是身價不俗的模樣,卻一天之間連續遇到兩次,兩次出手相助,算是什麼?.

緣分?還是巧合,更或者像是莫凌天出現在她的生命里一樣,是別人早已計劃好的步驟一樣,只是路過!

但這個時候,無論是哪種可能,晚晴都沒有理由,沒有心情追究,一是因為他確確實實的幫助了她,二是因為她沒有像當初遇到莫凌天那樣失去理智。

路虎也好,賓士也好,她現在沒有心情去探討更多,只是想著一個事情。

離婚,離婚居!

車上的男子很是配合,並不說話,而是速度掌握更好的尋找著路線,只剩下晚晴愣愣的看車窗外車來車往,高樓後退。

「很難過的話,就哭吧!不要太想不開,也許婚姻就像是乘車,不過是搭錯車!」

終於他還是打破了這份安靜,他的聲音很好聽,語氣淡淡,猶如是一個長輩對孩子說,錯了改過來就好。

那種感覺,卻是很溫暖很可靠,哪怕他們只是兩面之緣,卻讓晚晴本來麻木堅決的心,忍不住疼痛而清醒。

「要哭,也要等到簽字完再哭,再說,突然間也不想哭!」

疼是疼了,可是不想哭,只是霍霍的在胸口燃燒著一般,卻讓她決絕的不想放棄所有的尊嚴狼狽著赭。

哭了,誰會看,這個世界上,能夠讓她盡情撒眼淚的人,真的沒有。

一個人大哭一場之後,你還是覺得自己很委屈,因為你還是覺得無人知道你的委屈,還是覺得命運對待自己不公,這種感覺,早在十二歲那年,她已經體味過了。

而現在,她自然不會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哭,女人的眼淚太廉價,男人會厭煩,但是女人的眼淚是武器,很好的利用便價值不菲,可惜她一直不會利用這把武器。

他輕輕淡笑,猶如浮光掠影,容貌更是清雅絕倫,目光悠遠,像是要穿過萬里浮雲,開口道:

「那樣的男人確實不值得你為他哭!」

這是繼知道萊雪回來,鬧出婚變之後,第一個輕聲安慰她的人,晚晴轉臉,他的側顏就像是一座風景絕倫的挺秀之山,巍峨而不失風度。

晚晴還是覺得鼻子上一酸,喉嚨里呼吸不太通暢的疼,太委屈,愛情就像是放風箏,她扯錯了線,愛錯了人,本來是咎由自取,但還是需要一點安慰。

突然間覺得其實老天對自己還算不錯,這麼難過的時候,還有這麼帥氣的男人安慰自己,呵!

晚晴卻笑了,很阿Q的笑容,眼底里氤氳著感激,她一直是個樂觀感恩的人。

車外,莫凌天已經率先下車,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漠,那張曾經謀殺了無數菲林的臉,顯得遙遠。

「祝你順利,去吧!」

車上的男子說的很簡單,因為這一聲去吧,似乎背後也多了一份勇敢的力量,哪怕別人會誤會他們的關係,卻仍舊是感激,至少在她最狼狽的時候,有人給過她力量。

439隻為多看你一眼(十九)

與莫凌天並肩而行,她的臉上決絕如鐵,猶如愛上他時一樣,放棄的也如此執著,昂起下巴,像是一隻驕傲的天鵝,雖然不能與他比翼齊飛,但是絕對不要再看著他的背影.

而現在,她根本不屑於在看他的背影,對於一個傷透了她的心和自尊的男人,她不屑了。

「夏晚晴,你移情別戀的速度挺快!」

莫凌天的聲音就像是熟悉的北極冷風,被吹的多了,晚晴也已經習慣了,只是此刻他莫凌天還有什麼理由嘲笑和諷刺。

「莫凌天,你堅持所愛的精神還真是難能可貴!」

生氣嗎?還是生氣,三年來他何曾正視過他們的愛情,此刻他還有什麼理由來挖苦她?

「夏晚晴,不要以為你是市長千金,別人就是你手裡的玩具!」

他臉上一緊,喉結鬆動,突然止步,望著晚晴,俊美的臉上,看到了的依然是他的憤怒。

看來她真的錯了,愛他,只是成為他的屈辱!

「莫凌天,你是這世上最難玩的玩具!居」

她輕蔑的說,只看到莫凌天的額頭青筋再度動了又動,好吧,既然他總是這麼認為,她成全他。

他再也沒有說話,毅然加快了步伐,晚晴看著他面色冷硬,情緒克制的樣子,卻沒有勝利的喜悅。

她的愛,在他眼底里真的只是一種施恩和壓力,一種炫耀和顯擺,一種自以為是的追求嗎?

他莫凌天門縫裡看人,憑的是什麼?

心不再疼痛了,但還是遺憾的,沒有回報的愛,沒有人會不遺憾,但遺憾之餘,她已經一點兒都不後悔此時了解這段婚姻。

這場婚姻,就像是一場早已埋伏好的拉鋸戰,她一直在努力前行,想抓住那隻漂亮的風箏,但是他卻一心想著掙脫,不給她掌控的機會,是她太用力,抓的緊了,還是他太愛那個人,將她視為一種束縛和障礙赭。

不要說那樣的壞女人怎麼會有人愛的風涼話,其實這世上很多的城府的壞女人,外表溫柔體貼,對待她喜歡的男人也是真心實意,那男人有何理由不愛?

換言之,一個寧負如來不負卿的人,誰不動心?

萊雪,極盡委婉曲折之能事,她何嘗沒有把莫凌天玩弄於故障之中,但區別在於,他愛萊雪!所以在他的視覺里,她和萊雪註定一個是女鬼,一個是女神!

好,他喜歡他的女神,那麼她也不願意再去做他的女鬼。

離婚,是一種解脫,她給他自由,就看看他怎樣振翅高飛。

簽字很順利,甚至民政局的調解員,連象徵性的調解都有些敷衍。

是的,一段強求的愛情,終究要結束了,而他莫凌天給予她的傷害和屈辱,而她萊雪給予她的黑鍋蓋,別怪她以後狹路相逢時,一一奉還!

440隻為多看你一眼(二十)

莫凌天的聲音,對於夏晚晴而言就像是刻在生命里的一場冰雨,聽得多了,從來沒有暖的時候,但是卻沒有這一刻,冷颼颼的,穿腸而過,幾乎要將她立地凌遲.

「這~」

不僅蔣文岳臉上尷尬了,包括高局長和一干手下也瞠目了,不自覺的把目光投向了夏晚晴,只見晚晴的臉上早已如同紙白,但整張臉還力圖保持著平靜。

「晚晴,沒有想到我們在這裡見面了!」

這聲音,這面龐,這笑容,消失了三年,此刻出現猶如一場噩夢。

萊雪笑吟吟的樣子,溫柔淡雅,完全沒有小三寫上額頭的自覺,反而光明正大的比她這正室還要底氣十足。

所仰仗的無非是莫凌天的愛,仰仗的是這個身為她丈夫的男人的愛,晚晴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莫凌天的臉上居。

這張俊臉,當初那顛倒眾生的笑容,迷惑了她所有心志的笑容,此刻猶如魔鬼一般猙獰。

如果說三年來他們的婚姻,是惡魔的牢籠,那麼眼前這一場相逢,就是惡魔的裁決,足以將晚晴置於死地。

好,很好,三年,她輸了,不得不承認,在看到萊雪的芊芊玉手搭在了莫凌天的手臂上樣子時,她的心徹底的碎裂,再也沒有辦法癒合了。

新婚那夜,他說:夏晚晴你的愛情,太自以為是,這輩子我都不會愛上你!

這一刻她相信了。

信的五體投地,信的撕心裂肺赭。

從來沒有在他面前哭過,可是這一刻心痛到,絕望到,無以復加。

「莫凌天,這就是你給的見面禮嗎?」

這話是說給萊雪聽得,可是卻是直直的看著莫凌天,用盡了所有的力氣,一開口,心便被扯的疼痛不堪,甚至連呼吸都苦難,可是卻不願意讓自己狼狽。

她夏晚晴太愛面子,太倔犟,以為賠了一生的時間他總會回頭,以為堅持不離婚,就可以起死回生。

但是她大錯特錯了,她有多倔犟,他就有多殘忍。

她怒極反笑的話,第一次顫抖,眼圈裡,無法剋制的氤氳了水汽,已是淚眼婆娑!

是的,沒有退路,莫凌天做絕了。

這未嘗不是好事,還是他幫助她把這件事圓滿了。

那張冷漠了三年的俊臉,令本市無數名媛傾倒的帥氣,此刻都刺眼極了!

「夏姐~」

一邊小郭有些擔心的喊了一聲,高局長也後悔讓晚晴來了,那蔣文岳更是滿臉不知所措。

「夏晚晴,有什麼話,回去再說!」

莫凌天的眼底里第一次有了除了冷漠和嘲諷之外的錯愕,而他開口而出的話,更讓人想笑了,難不成現在無理取鬧的人是她?

「莫凌天,我們之間完了!」

她高高仰起腦袋,在眾人面前,優雅的如同女王,哪怕內心鮮血淋漓,也不願意讓自己露出半份的脆弱。

更像是一個在硝煙戰火中站起的將軍,她的臉上是寫不盡的蒼涼。

是的,為這努力了三年的婚姻,如此祭奠的蒼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盛夏晚晴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盛夏晚晴天目錄 盛夏晚晴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只為多看你一眼(436-440)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