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對閹黨斬草除根

第六十五章 對閹黨斬草除根

第六十五章對閹黨斬草除根

已經罷官返回薊州老家的崔呈秀聽說魏忠賢已死,心情沮喪,漸漸地變得絕望。他自知難逃法網,遂於11月11日在家中,與寵妾蕭靈犀一起,擺了一桌豪奢的「送終宴」。

面對著美酒珍饈,他們二人放肆痛飲,之後,在酒精的作用下,越來越歇斯底里。

吃罷喝罷,他們將巧取豪奪的金銀珠寶、珍異酒器一一摔個粉碎!發泄完畢,夫妻倆雙雙上吊而死,真的到陰間為魏忠賢「守制」去了!

崔呈秀畏罪自殺的消息傳到朝廷,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歡喜的是韓火廣等人,發愁的是魏客閹黨的殘餘分子——他們不知道等待他們的將是怎樣的命運。

年輕的皇帝崇禎,聽到崔呈秀與寵妾雙雙自殺的消息,在欣慰之餘並不解恨。他的腦子裡一直都在想著四個字——「除惡務盡」。於是,他決定以最嚴厲的方式對魏、客、崔三犯再進行懲處,遂下令:將魏忠賢於河間府戳屍凌遲;崔呈秀屍於薊州斬首;客氏屍也一併斬首示眾。

為震懾閹黨分子,除開棺戳屍這一極刑外,客氏的兒子侯國興亦被處死。魏氏一族,除卻已經自殺的魏良卿,後來連同7歲的魏鵬程和襁褓中的魏鵬翼也都未能倖免,一道被斬草除根了!

緊接著於12月23日,崇禎又正式下令定閹黨逆案,除首逆魏、客已明正典刑外,其餘另列七大類,分別為:首逆同謀、結交近侍、結交近侍減等,逆孽軍犯、諂附擁戴軍犯、結交近侍又次等及祠頌,共計258人。前三類為罪大惡極分子,后四類為從逆分子。對此,分別給以凌遲、斬首、坐牢、充軍、罷官、降職等懲處。

與此同時,崇禎又大規模昭雪冤獄,對遭到閹黨迫害的官員一一平反。

至此,正氣弘揚,民心大振!

年輕的崇禎看上去瘦削柔弱,但登基僅三個月便一舉剷除了中國歷史上危害最大的魏客閹黨,挽救危亡,變革朝政,這不僅使弱帝自身增強了自信,同時也給大廈將傾的大明王朝帶來了中興之望。

剷除了魏客閹黨,崇禎心情舒暢,信心倍增,躊躇滿志。有一次,他洋洋自得地問大臣們:「如欲國家大治,朕當效法何人?」

群臣回說當效法唐太宗。

崇禎不屑地一笑:「別的暫且不說,太宗後宮的混亂,朕深信自己決不至此!」

連歷代為人稱許的唐太宗,在崇禎看來尚有瑕疵,足見他心氣之高。冥冥之中,他儼然已自詡為完美無缺、毫無瑕疵可尋的中興之主了!

中興,固然是所有人都翹首企盼的。這次,崇禎以霹靂手段剷除了閹黨,但是否僅僅剷除魏逆閹黨或者僅僅勤政、不近女色,就可以得以中興呢?

再則,這次剷除了魏客閹黨,甚至斬草除了根,但宦官作亂是不是就此而銷聲匿跡,會不會重又借屍還魂、死灰復燃呢?

還有,昭雪了閹黨製造的冤獄,會不會又滋生出新的冤獄呢?……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智除巨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智除巨閹目錄 智除巨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 對閹黨斬草除根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