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SON 6:閨蜜捆綁銷售

LESSON 6:閨蜜捆綁銷售

她的朋友,裝載了她所有的過去,希望著她所有的將來。當你愛上她,她的朋友可以在你們危機時為你們兩肋插刀,也可以在你們安穩時插你們兩刀。你無法主宰,也無法干預。好在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當你無法與她的朋友正面衝突時,別忘記,你還有你的朋友……讓你的朋友,把她收編了吧!

「這邊,這邊,小心點,哎呀,這個盒子很貴的,千萬不要磕著。」

這一天早上,顧小白客廳里人來人往,搬家公司的人正在不斷地把阿千的東西從房間往外搬。阿千不斷指揮著,顧小白、羅書全、左永邦三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顧小白笑眯眯地朝每個搬家工人揮手致意。

因為莫小閔在某種意義上真正地成為了顧小白的女友,阿千要從顧小白家搬走了。

「我們真的不用幫忙嗎?就這麼坐著啊?」

左永邦坐在沙發上,有些坐立不安。

「不用啊,這是他們的工作啊,我付了錢給他們的,我們只要拍拍手鼓勵鼓勵他們就好了。」顧小白笑眯眯地拍拍手。

「她搬出去沒什麼問題吧?」

羅書全坐在沙發上,很認真地問顧小白。

「當然沒問題啦,我已經和另一個情景劇的劇組講好了,讓她演女二號。女二號啊!她什麼時候演過這種角色,開心也開心死了。」

「嗯,她看起來是蠻開心的。」

「不開心的是我呀,製片方答應了,讓她演,但是代價是我幫他們免費寫三個月劇本。三個月!」

顧小白哀號了一聲。

「啊?」

「就是說,以後阿千演每一集電視劇所拿的片酬,其實就是我的稿費,你懂嗎?所以我接下來的三個月會過得好慘,我會輪流到你們家吃飯的。」

一陣尷尬的靜默。

「但是你們千萬不能告訴她啊!」顧小白突然說。

「為什麼?」兩人齊聲問道。

「因為我是在幫阿千也在幫自己。」顧小白嚴肅地點點頭,「你們想,她已經半年沒演戲了。一個女演員半年沒有戲演,在可預見的下半年,也沒有戲演,是什麼概念?」

「什麼概念?」

「就是要考慮轉行啦!她這個德行,你讓她做去什麼啊?」

「她可以去我公司做前台啊,我們公司正好在招。」不知死活的左永邦說。

「你算了吧你。」顧小白說,「她去你們公司做前台,你們公司一定會倒閉的。而且,你自己的事情都沒處理好吧,你和米琪怎麼樣了?」

「她還是不接我電話。」

「你活該。」

「我本來想算了呀。」左永邦表現得很委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結果門一打開,就開了一條縫,就看到她穿著高跟鞋在走廊里走過來走過去,走過來,走過去,跟獄卒一樣。那我有什麼辦法,我只好又偷偷把門關上,回屋子裡去了。」

「……」

「我本來天良發現,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不讓我出門……」左永邦雙手一攤。

「你別管他了。」羅書全突然想起,轉頭問顧小白,「你剛才說又幫阿千又幫自己,是什麼意思?」

「廢話,我和莫小閔確定關係了呀!她現在就是我正式的女朋友了,一會兒就要過來介紹給你們認識了。」

「是這樣啊。」

「所以啊,我再留個女人在我屋子裡住著多奇怪啊,哪怕她是我好朋友,這種事情也是說不清的。就算莫小閔一開始表現得很大度,無所謂,阿千嘛,是你哥們兒嘛,她們也笑眯眯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但這是定時炸彈,你知道哇?萬一我們因為什麼事吵架,這肯定會是她拿出來攻擊我的一條理由,這就叫具有前瞻性的戰略眼光。」

「那你就讓阿千這麼搬走啊?」

「我三個月的薪水!要不你讓她住你那兒去!」

「哎……」聽了這話,羅書全愣了會兒,然後開始感慨,「好像這人啊,一談戀愛,就必然要和自己的朋友這邊發生衝突……喔,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左右都不是,為難了自己……」

「是為你想吧!該為她想吧!啊啊啊!愛雖然已不可自拔啊~」顧小白也加入進來。

「裝作不在意的你~」左永邦舉起手,當做握著個麥克風。

「如何面對~」

三個人突然轉頭,獃獃地看著門口,門口站著腦門上三條黑線的莫小閔和AMY。

樓道里,阿千揮著手向大家告別,「我先走啦啊!再見啊,謝謝啊,過一陣我再出現啊!」

這句話說完,顧小白馬上關上房門。

於是屋子裡留著五個人。

顧小白、羅書全、左永邦、莫小閔,還有莫小閔的好朋友AMY。

顧小白拉過莫小閔。

「噹噹噹噹!隆重介紹!這就是我的女朋友,莫小閔小姐!這是羅書全,住我們樓下。這是左永邦,住在很遠的地方。」

兩人也很客氣,「你好你好。終於見到了,幸會幸會。」

顧小白看著AMY,「這位是……」

「喔!這是我的好朋友,AMY,我們剛一起練完瑜伽,我就拉她上來看一下,我想以後也總要認識的。」

AMY是一個短髮的女孩子,此時正在以一種牧羊犬盡忠職守的眼神看著顧小白。

顯然,她的眼中,顧小白是一隻狼。

「你好你好!」顧小白熱情地伸出手。

「我好什麼,你怎麼知道我好不好?」

「呃……」

「沒辦法咯,讓她先冷靜兩天吧,如果她還需要我,她會來找我的。」

互相介紹完畢,顧小白提出去樓下的咖啡館坐坐,因為阿千剛走,家裡實在太亂七八糟了。

於是大家到了顧小白樓下的咖啡館。

左永邦很慷慨地把他的經歷與新認識的兩個女生分享了一下。

有女朋友的左永邦在外插花的時候被女友米琪一路追蹤到別的女孩子家裡,她沒有走,也沒有衝進去,而是選擇了一種讓左永邦心理崩潰的方式——穿著高跟鞋像獄卒一般地在門外走了一個多小時。

這一個多小時里,左永邦不能出,也不能進,更別提有什麼膽子干點什麼,只有在門內眼巴巴地苦熬著。

一個多小時后,米琪終於走了。

而左永邦也虛脫了。

「那她如果再不理你了呢?」莫小閔問。

「那我也沒辦法了,對不對?」

「哎,AMY,你是做什麼的?」另一邊,顧小白看AMY一直以一副寧死不屈的姿勢端坐在那裡,不禁上去套套近乎。

「做點小生意。」AMY冷淡地說。

「小生意?什麼小生意?」

「幹嗎?你稅務局的啊?」

「……」

兩人大眼瞪小眼,顧小白的眼睛里全是「????」

莫小閔連忙打圓場,「AMY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而且比我能幹多了。她自己開了個小的服裝店,我很多衣服都是從她這裡直接淘的。喏,我身上這件就是,好看嗎?」

「好看啊,很好看啊。」

羅書全、左永邦齊聲道。

「很合你啊,我以前怎麼都不知道?」顧小白也講。

「沒辦法呀,誰讓人家男朋友不給自己女朋友買衣服呢。」AMY突然慢悠悠地發話。

「……」

氣氛兩秒僵局,誰也不說話。

AMY笑了笑,站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間。」

莫小閔也跟著站起來,「我和你一起去。」

AMY和莫小閔雙雙起身向洗手間走去。

顧小白、羅書全、左永邦三人面面相覷。

三秒鐘后。

「什麼意思啊?她腦子抽風啊?我哪裡得罪他了啊?」顧小白終於爆發了。

「說不定她喜歡你呢。」左永邦安慰他。

「啊?」顧小白不敢相信。

「你知道的啊,有的女人看見喜歡的男人,一見鍾情。第一本能、下意識反應就是排斥,抵觸,狂說各種討厭的話。尤其莫小閔又是她好朋友,又是你女朋友。」

「你是在開玩笑嗎?」顧小白沉默了兩秒后問。

「我當然是在開玩笑!廢話!她當然是很討厭你,瞎子也看得出來。」

「可……可這為啥呢?我這是第一次見她啊。」

「說不定你們幼兒園的時候就是同學。」羅書全恍然大悟,「你親過她,還對她許下了永不分離的誓言。二十多年過去,她突然發現你變成了她最好朋友的愛人。而你,已經不記得她了……」

「……」

顧小白突然動也不會動了。

「不會是真的吧?」

「當然不是,我也是開玩笑的。你真的被氣傻啦?」

「靠!你們兩個沒義氣的。」顧小白指著廁所門對羅書全說,「去女廁所門口偷聽她們講什麼!」

「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我不管,你去不去?你不去我馬上打電話讓阿千的片約取消,讓她住你家去。」

「去。」羅書全乾脆地說。

羅書全偷偷摸摸地跑到女廁所門口,環顧了下四周,伸長脖子貼在門口偷聽。

「我為什麼要對他好聲好氣啊?我就是看他不順眼啊。你自己看看,一個大男人,沒份正經工作,整天家裡待著晃來晃去,這算什麼啊?」AMY說。

「這是自由職業啊。」莫小閔說。

「什麼自由職業?男人就應該有自己的本職工作,自律。你看他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你再看看他兩個朋友,一個獃頭獃腦,話也不會說……」

羅書全一頭的冷汗。

「另一個完全就是衣冠禽獸,背著自己女朋友劈腿劈得理直氣壯,好像還要別人自己反省一樣。這些都什麼人啊?你交的是什麼男朋友啊?」

廁所里,莫小閔也有些無言以對。

「你自己再想一想,JACK以前對你多好,你喜歡什麼就馬上買了送給你,事事都想著你,不管你錯他錯,一有事他就先向你道歉。是,他是盯著你盯得緊了點,可那不是因為人家在乎你嗎?昨天他還上我這兒哭得跟個淚人兒似的,這樣痴情的男人你到哪裡再去找啊?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你別說了……反正,那個……那真不是我要的。」

「我也不是逼你非和JACK和好,我又不是你媽,可我是你的好朋友,我有義務為你的幸福著想,我怎麼也看不出那個什麼白能給你什麼幸福。」

「……」

「反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真的,小閔,女人還是找一個疼自己的男人最重要。」

「我就知道!隊伍里出現了姦細!」羅書全家,顧小白憤怒地大罵。

「你是在說我嗎?」羅書全小心翼翼地問。

「我當然不是說你,你是正義的卧底——那個A……艾什麼米怎麼那麼討厭啊?她管得著嗎她?關她什麼事兒啊?她要覺得莫小閔的前男友好,自己去跟他好唄。我最討厭這種碎嘴婆,見不得別人幸福、非要拆散了不可的女人,心裡陰暗。哎,你說她小時候有沒有什麼童年陰影啊?」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跟她是幼兒園同學……」

「……」

「哎呀,你就任她說去吧,真金不怕火煉。」羅書全說。

「誰跟你說真金不怕火煉的啊?你家有金條你腦子抽風把它往火堆里扔啊?再說感情這種東西最經不起耳邊風了,閨蜜這種東西,必須扼殺在搖籃里。」

「你……要殺了她啊?」

「當然不是,對敵政策已經定下了。第一,那個艾……什麼米,我最討厭好好一個中國人取外文名字了!!!」

「你冷靜點好哇?」

「嗯,一,那個AMY在我這裡已經黑名單了,我不會給她好臉的。」

「二呢?」

「二,就是我派你去當卧底,跟她們混熟,打探她們情報,然後隨時跟我彙報。」

「我為什麼要幹這種事情呢!」

「那我現在就打電話給阿千,讓她住你家。」

「好吧……」羅書全睜著眼,望了顧小白一會兒,「卧底是吧?那她們兩女孩子,我怎麼去取得她們信任呢?」

「你自己想!」

咖啡館的沙發上,莫小閔和AMY坐著,邊上,羅書全聲淚俱下。

「都是顧小白讓我乾的,他讓我那天趁你們上廁所的時候,在洗手間門口偷聽你們講話,想知道你……」對著AMY,「為什麼那麼討厭他……」

「那他現在都知道了?」莫小閔驚叫。

「嗯,我欠他一次人情,不管多麼卑鄙無恥下流的事情我都要幫他干一次。」

羅書全泣不成聲。

「那你現在為什麼要告訴我們呢?」莫小閔一臉的困惑。

「我實在忍受不了良心的煎熬,靈魂的拷問。無數個夜晚,都有一個聲音在撕心裂肺地對我喊著,羅書全!你就是這麼一個被人威脅、沒有骨氣的男人嗎?就因為他是你的朋友,你就要無條件無原則地幫他嗎?不,我不是,我怎麼會是這樣一個人呢?我是一個無論做錯什麼事都有勇氣承認和懺悔的人……」

羅書全站起來,像哈姆雷特般伸出雙手,伸向天空。

冷不防被另外一隻手抓住。

「你真是一個好人。」羅書全轉過頭,AMY真誠地抓著他的手,看著他,繼而轉頭看莫小閔,「你看看你的男朋友,是什麼樣的人品!讓自己的好朋友做這種事!偷聽女廁所!」

「……」

此時,羅書全正伏在AMY肩頭痛哭。

顧小白家,顧小白在電腦前噼里啪啦寫著東西。莫小閔推門進來,顧小白假裝不知道,繼續工作。莫小閔拉過一把椅子坐在他邊上,看著他,微笑。

「幹什麼?你別嚇我。」顧小白轉頭。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專心寫東西的時候,看起來特別有魅力?」莫小閔笑眯眯地道。

「沒有,我專心寫東西的時候周圍基本上不準有生物的……」話音未落,顧小白突然反應過來,「喔!(幸福地笑)是這樣……」

莫小閔也點頭微笑。

「那你知不知道一個有魅力的男人首先會具備哪些條件呢?」

「有錢?」

「那是你們男人的邏輯,你以為女孩子都這麼想嗎?一個成熟的、有魅力的男人,首先具備的是寬容、理解……」

顧小白轉頭,戒備地看著她。

莫小閔耐心解釋起來。

「那……AMY呢,跟我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了,那她跟我之前的那個男朋友也認識很多年了,也是好朋友。她現在有些為我擔心,可能幫他說了幾句好話,也是出於友情,出於好意啊。」

顧小白仍舊戒備地看著她。

「她可能對你有所誤解,但不怕啊,慢慢來啊,給她點時間,她就會知道你有多好,我為什麼要選擇你了,對不對?但首先,是你要寬容她,好不好?」

顧小白深情地看著莫小閔。

莫小閔也含情脈脈地看著顧小白。

「不好!」顧小白乾脆地說。

「……」

「我幹嗎要寬容一個總講你前男友好的女人?你是我女朋友,她又不是,我不掐死她就蠻好了。」

「……」

莫小閔默默地看了一會兒顧小白,起身走了。

顧小白失望地想挽留,但還是什麼都沒說。在電腦前寫了一會兒,他突然奔去廁所,拿了面小鏡子出來,擱在顯示器邊上,邊看自己邊喜氣洋洋地繼續寫。

既然這一招對顧小白無效,莫小閔只好跑到AMY的服裝店,對AMY如法炮製。

「你這樣我很為難啊,你看,我和小白已經正式在一起了,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應該支持我對不對?」

莫小閔握著AMY的手,語重心長。

「如果是真的好朋友就應該為你著想,不是你幹什麼蠢事都支持你啊,你殺人放火我也支持你嗎?」

AMY疾言厲色。

「我和小白在一起就是殺人放火啊?」

「比殺人放火還要慘,殺人放火是害別人,你跟那個男的在一起基本上等於自殺,而且是慢性自殺。」

「……」

「小閔,我們女人說是活一輩子,但真正有價值地活有幾年?」AMY反扣莫小閔的手,開始語重心長,「我告訴你,只有十年,二十歲到三十歲,老天只給我們這十年去選擇我們今後的人生,之後的幾十年都是在給這十年裡的選擇買單。你現在已經過了一半了,只剩下另一半了,你怎麼一點危機感都沒有?」

「呃……」

「你只有五年時間來選今後的一輩子了,你怎麼一點都不開竅啊?五年,刷地就沒了,你還在把這麼寶貴的時間浪費在一個一看就不靠譜的男人身上。然後幾年一過,他也才三十多,還是一枝花呢。你呢,殘花敗柳了。到時候再出點兒什麼事,你們一分,他繼續逍遙快活了,你呢……你怎麼做事情一點都不想想前因後果啊?」

莫小閔靜靜地思考著,AMY剛要趁熱打鐵。

「你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我真的決定了,我喜歡他,自然有我的道理。」莫小閔說。

「……」

「而且誰能說得准以後?說不定突然爆發世界大戰了,說不定明天就地球毀滅了。誰說得准呢?」

「……」

「我可不想到時候後悔,我因為這個那個沒有和我真的喜歡的人在一起。你如果真的是我好朋友,你就支持我,你不支持我也沒關係,我不會改主意的。」

莫小閔看著AMY,嚴肅地點了點頭。

AMY終於嘆了口氣,點點頭,「好吧,那我答應你,我以後當著他的面不給他臉色看,對他和善點,怎麼樣?」

「真的?」

「嗯,但這不妨礙我在另一個世界里攻擊他。」

「什麼另一個世界?」莫小閔一臉茫然。

AMY突然興高采烈起來,指著電腦給莫小閔看,「你看,我本著對你負責的態度,在網上搜他的名字,結果很容易就搜到他的博客。」

「博客?」

莫小閔湊上去看了一會兒,「他還寫情感專欄?我怎麼完全不知道?」

AMY非常得意。

「你看,他瞞著你的事還少嗎?你看他在上面回答別人,一篇篇寫得那個理直氣壯、道貌岸然的,看著就讓人來氣。」

「好像留言還不少呢……」莫小閔自言自語。

「嗯,有一大部分是我貢獻的,你看……」

莫小閔獃獃地湊上去看,評論上各種匿名回復:哼,偽君子,自己過得弔兒郎當還有資格教別人呢……先管好自己再說吧……別再害人啦……

「這……這都是你乾的?」

「YES。」

「你……你到底在幹嗎呀?」

AMY剛要說話,突然驚喜地看著電腦,「等一下,我回頭再跟你說……」

「你怎麼就知道這一定是她乾的呢?」

顧小白家,羅書全看著顧小白的電腦,轉頭問顧小白。

「廢話!除了她還有誰,擺明了是認識我的人。」

「那說不定是被你以前拋棄的女人呢……」

顧小白默默看著羅書全。

羅書全也默默回看他。

顧小白突然振作起來,指著電腦,「喏?雖然這全是匿名回復的對不對?但是瞎子都看得出來,IP地址都是一樣的,而且我的博客要留言是必須註冊的,所以我就很簡單地去查看了一下她的註冊時間,就是在這兩天。」

「那也不代表一定就是她啊。」

「但是智商低的人犯罪呢,就是處處都有破綻。」顧小白得意起來,「註冊是需要填EMAIL地址的,你懂不懂?你看,這個EMAIL開頭的名字是什麼?」

羅書全湊上去念,臉色一陣慘白,「AMY7788……」

「如果你要說這個世界上叫AMY的女人多的是的話,那麼為了不錯殺一個好人,我把這個EMAIL地址複製下來,然後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你看出來了什麼?」

羅書全再湊過去看,頁面上出現了淘寶的店鋪。

「AMY的服裝小店……」羅書全喃喃道。

「又叫AMY,又在網上開了一個服裝店,實體店又在本地,又是這兩天註冊的,你還想說什麼?華生?」

羅書全目瞪口呆地看著顧小白。

顧小白嘴巴上叼著一隻打火機,冒充福爾摩斯。

「那……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也沒怎麼辦,我只是把她店裡所有的衣服全買下來了而已。」顧小白淡淡地說。

羅書全目瞪口呆。

顧小白微笑看著羅書全,「支付寶的退貨時間是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以後我可以以任何理由退貨不付款。」

「……」

「但在這一個星期里,她的店裡面是沒有一件衣服可以賣的……」顧小白看著羅書全,慈祥地笑起來。

與此同時,服裝店裡,AMY正在激動地把貨架上所有的衣服拿下來打包,一邊摺疊塞進紙箱子,一邊還回頭教育莫小閔。

「你看,女人在沒有一個好男人的時候,就要專註自己的事業,因為事業是不會騙你的……明白了嗎?我要再打電話給服裝廠訂一批新貨了。哎,我突然現在心情超級好啊,好到……好像連看你那個顧小白也沒那麼討厭了……嗯,顧小白!不錯!你一跟他好上,我就突然有一大筆訂單!」

AMY興高采烈地看著莫小閔。

三天之後,同樣的地方。

AMY坐在收銀機前,兩邊貨架上都掛滿了衣服,AMY咬牙切齒地看著地上一堆退回來的紙箱。

電腦頁面上,淘寶頁面,退貨解釋:不好意思,我看錯了,都是女裝,我要買的是男裝——

落款:顧小白。

這是顧小白和AMY較量的第一回合,由此顧小白舒爽了好幾天,乃至莫小閔推門進來的時候,顧小白都沒發現,還在一邊奸笑一邊看著自己的淘寶頁面。

那個偉大的、充滿人文關懷的軍事行動。

一扭頭,莫小閔正在邊上,把顧小白活活嚇了一跳。

「你在幹嗎呢?」莫小閔笑眯眯地問。

「沒什麼呀,我能幹嗎呀,我一個弔兒郎當的自由職業者,當然是除了家裡坐坐,打打字,寫寫東西,街上轉轉,我還能幹嗎呢?」

顧小白一邊看著別處,一邊關閉電腦上的頁面。

冷不丁被莫小閔坐在身上,摟住肩膀。

「好啦,你還在生AMY的氣呀,不要氣量那麼小啦!我告訴你個好消息呀,AMY已經不討厭你了。」

「嗯?」

「我告訴她我是真心喜歡你的,而且不管她討不討厭你我都要和你在一起,她想討厭你也沒辦法討厭你,因為她是我好朋友嘛。」

顧小白還在戒備地看著她。

「我們一會兒出去吃飯,我再約上AMY,你們一起好好聊聊,怎麼樣?」

「呃……我這寫稿子呢。」顧小白馬上飛撲到鍵盤前,做奮勇狀,「我明天要交的……」

「不要推三阻四的,你眼睛一轉我就能看出來你講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真的?」

莫小閔得意地點點頭。

顧小白深情地看著莫小閔,「我愛你……真話假話?」

「討厭!」

「我特別願意和你那個AMY和解,但是我還真不知道她願不願意……你覺得我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顧小白膽戰心驚地看著莫小閔。

互相凝視。

「哎呀!求求你啦!」莫小閔突然撒嬌。

「好吧好吧!我答應你,不管怎麼樣,我付出多麼慘痛的代價也會和她和解,怎麼樣?」

顧小白舉雙手投降。

「好!這可是你說的啊!」莫小閔站起來,喜氣洋洋地打電話,「喂,AMY啊,我們晚上一起吃飯啊,啊,好啊,嗯,那就那裡見,七點。拜。」轉頭笑眯眯地看著顧小白。

「她怎麼說?」

「沒有啊,她說好啊,很高興和你見面。」

「卧底!卧底!卧底!」羅書全家門口,顧小白慘呼著拍打著羅書全的家門。

「幹什麼啊又?」過了一會兒,羅書全打開門。

「戰爭的號角又吹響了!」

「又響啦?」

「我不是把AMY店裡的衣服全部買了又退了回去嗎?莫小閔完全不知道,還叫我和AMY一起吃飯,AMY還特別高興地答應了。注意,是特別高興地答應了。」

「那可能她不知道是你乾的呢?」

「怎麼可能?我在網上的退貨說明裡很清楚地標明我是顧小白,她又不是不識字……」顧小白突然僥倖地想,「她不會不識字吧?」

羅書全默默地看著他。

「所以啊!這有可能是我有史以來最慘烈的一場仗,不管怎麼樣,你都要和我一起去。」顧小白拉著羅書全。

「陪你一起死嗎?」

「你怎麼老是忘記你的身份?你是卧底!卧底!」

晚上,一家日式料理店內,顧小白,羅書全,AMY,莫小閔坐在一個四人火車座兩頭。顧小白、羅書全坐一邊,AMY、莫小閔坐另一邊,旁邊站著服務員,AMY坐在那裡埋頭看著菜單,慢條斯理地點著。

「來份刺身拼盤,生魚片拼盤,天婦羅,三文魚壽司,金槍魚壽司……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她大概想把整個店吃回來。」羅書全慢慢湊到顧小白身邊,小聲提醒。

「鎮定。」顧小白悄聲道。

羅書全點點頭,回身正襟危坐,微笑。

AMY點完,楚楚動人地把菜單還給服務員,看著顧小白,微笑。

「這麼說,顧老師,最近在醞釀什麼大作呢?」

「咳,什麼大作小作,我們這種人整天也沒什麼事情干,家裡坐坐,坐的時間長點就叫大坐,短點就叫小坐,沒什麼太大區別,跟你們這種做實業的沒法相比。」

為掩殺氣,顧小白爽朗地笑了三聲。

聽到「做實業」三個字,AMY簡直連當場咬死他的心都有,但眼神中殺氣一露,又馬上隱去。

「哪裡哪裡,像我們這種小本買賣,能不賠不賺就已經很滿足了,最怕的就是遭什麼小人暗算,背地裡捅你一刀,那可真是防不勝防。」

「是啊是啊!我也有同感,你要光明正大地自報姓名來找事也就算了,最怕那種什麼匿名暗算啊,背後毀人啊,那可真是太下流了。」

兩人微笑地看著對方,微笑地說著話。

羅書全和莫小閔互相看看,兩人都默默地再移開眼神。

一招落敗,AMY又另起話頭。

「對了,聽小閔說,你還有個職業是幫人寫劇本啊,寫什麼電視劇、情景劇啊?有哪些播出過的啊?我也回頭找了看看去。」

作為目前為止沒有一部播出作品的顧小白,被惡毒地攻擊到了。

他恨恨地看著AMY。

對方繼續對他楚楚動人地微笑著。

「咳,電視劇這種東西你還不知道嘛,都是大媽大嬸看的。」過了幾秒鐘,顧小白故作輕鬆地說,「人家那都是嫁了人,有了老公,生個孩子,一切都踏實了,實在沒事幹,閑得無聊打發時間看的。你有這時間也別花在這種無聊事情上去呀,多浪費啊。」

「也是呵!對女人來說,找個靠譜的男人真是特別重要。」

「其實吧,我覺得靠不靠譜因人而異,每個人都不一樣,這是觀點問題。但有一點特別重要,就是有和沒有,這就是窮人跟有錢人的區別,和有錢人跟一分錢都沒有的人的區別,我覺得後者還是死了算了。」

AMY……是沒有男朋友的……

她微笑地看著顧小白。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顧小白現在已經死了無數次了。

「幹什麼?別這麼看著我好嗎?我膽小,受不了美女的這種凝視……」

邊上,羅書全一直在百無聊賴地在餐巾紙上寫字,寫好了豎起來悄悄給莫小閔看。

「我實在聽不下去了。」

「我也後悔死了。」莫小閔也默默地在餐巾紙上寫著。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

放下餐巾紙,莫小閔站起身,渾身冷汗地往洗手間走。

「你給我等著!」莫小閔一走,AMY馬上原形畢露,對著顧小白瞪視。

「我等到現在呢!」

「你死定了!」

「是嗎?你就這麼高興你好朋友做寡婦嗎?」

真是不肯吃虧啊。

莫小閔渾身冷汗地往洗手間走著。走到一半,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叫,

「小閔!小閔!」

回頭一看,前男友JACK,一個人坐在那裡吃東西……

他……是怎麼會在這裡的?

看到莫小閔獃獃地看著自己,JACK以一種聶小倩在天上飛的表情跑上來。

「原來你也在這裡吃飯,小閔,原來我們又偶然遇見了,像第一次一樣。人家說,緣分已盡的人是不會再相遇的……」

莫小閔匪夷所思地轉頭看AMY。

看著顧小白的AMY,已經完全顧不上錯愕的莫小閔,臉上露出了殘忍的微笑。

「小閔,你還好嗎?我真的好想你,我每天都在想你,我想你想得好心痛,你可以打我,可以罵我,但是就是請你不要不理我。你不理我,我都要急死了!」

莫小閔回過頭,前男友還在對自己訴說,

「多少次,我把你的名字刻在沙里,就下起了沙塵暴。我把你的名字刻在天空,天空就下起了雨,那都是我的哭泣,它們有沒有淋到你?小閔,你有沒有感覺到我在為你哭?小閔,你別一聲不吭,你一聲不吭我真的要被你急死了。你可以打我你可以罵我,你不要不理我……我的心真的好痛……你有沒有感覺到我在為你心痛……」

確實沒有,有了新歡的人很少會感知到舊愛的痛。但另一邊顧小白實在聽不下去了,一把搡開羅書全,起身走到前男友面前。

「你好,我是莫小閔的新男朋友,基本上也可以作為她在感情方面的新官方發言人,你有什麼話可以對我說。」

JACK獃獃地看看顧小白,彷彿發現莫小閔的現男友是外星人一樣,表情錯愕,好像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這……這是你故意安排的嗎?」

「啊?」

「你故意安排了這齣戲來傷害我嗎?你明知道我愛你,敬你,憐惜你,仰慕你,你對我來說那麼尊貴,那麼崇高……」

「我……我真沒有……我何苦呢我……」

「你還要這樣來踐踏我的愛,我的愛已經為了你粉身碎骨,你還要這樣來騎著馬,坐著車,來回這樣踐踏,難道非要變成粉末你才甘心嗎?難道真想看到我的骨灰飄灑在這片城市的天空嗎?」

莫小閔突然很奇怪自己怎麼會和他交往過。

但明明……這樣的話……

以前聽起來並不覺得肉麻啊。

但現在聽起來,簡直像恐怖分子新發明的武器。

「你真的好狠心……好狠心……」凝視著莫小閔,前男友又含淚看了顧小白一眼,終於掩面奔走。

「先生你還沒結賬呢!」服務員在後面追起來。

「讓他們為我的悲劇買單吧!」悲憤的語聲飄蕩在血霧的空中。

默默回到座位,莫小閔一言不發,臉色鐵青。顧小白也不說話,一動不動地看著AMY。AMY悠閑地吃著各種料理,一邊的羅書全已經完成了從人到化石的轉變。

「你到底什麼意思啊?」沉默了一會兒,莫小閔終於沖著AMY爆發。

「呀?怎麼沖著我來了?」

「你敢說這不是你安排的嗎?你明知道我們在這兒吃飯,你通知他在這兒堵著。」

天婦羅還真是好吃呢……

「你現在明白了嗎?背後放冷箭向來是你這位朋友的特長。」顧小白也插嘴道。

誰知這一句話不說還好,一說AMY徹底爆發起來,「你他媽還好意思來說我?!」

顧小白毫無畏懼地和她對視著。

莫小閔反而愣住了。

「這……這又怎麼了?」

「你問問他對我做了什麼?」AMY嘴裡咬著天婦羅,轉頭悲憤地沖著莫小閔喊——樣子很好玩——「他知道我在網上的淘寶店,然後把我整個店的衣服全買了,我還弱智似的又從服裝廠進了一批。幾天以後,他支付寶不付款,衣服全部退回來,說他要買的是男裝,不是女裝,看錯了!我整批衣服全砸手裡了!我資金鏈本來就緊張,全部都是核算好的,進一批賣一批。現在倒好!一點錢都沒有,可能明天店就倒閉,我喝西北風去!你自己好好看看,這就是你男朋友,我的店毀了都是拜你男朋友所賜!」

終究還是個女孩啊,話說完,AMY已經淚光盈盈。

獃獃地看著顧小白,莫小閔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困惑感。

「誰叫她自己笨?還沒確認付款就……」顧小白還在無力地嘟噥著……

莫小閔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像要看穿他一樣。良久之後,莫小閔一言不發地拉起AMY,兩人離席而去,頭也不回地走出店門。

顧小白站起來,想追,又無力地坐下了。

「我……我還是不是卧底?」羅書全不知怎麼,醒轉過來,試探地問。

「隨便你,你愛是不是……」顧小白氣若遊絲。

羅書全看了一眼顧小白,朝店門外追去。

當天晚上,顧小白一個人走在這個城市的大街上,夜涼如水。莫小閔沒有給他電話,卧底羅書全也生死不明,顧小白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左永邦家。

左永邦也正好在,米琪走了,還了老光棍的本尊,他正一個人在那蒼涼著,見顧小白來,就開了酒,兩個人坐著,邊喝邊嘆人情冷暖,女人不能碰。

「你也是的,你明知道她是莫小閔的好朋友……」

「我一開始對她很熱情啊,你也看到啊,是她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我有怎麼樣嗎?她還鬼鬼祟祟地到我博客里來罵我,這算什麼?」

「她也是擔心她朋友受騙而已。」

「她又不是她媽!只是她的朋友而已。喔,我們愛一個人,就必須連她朋友也愛嗎?連她七大姑八大姨都愛嗎?」顧小白憤憤不平。

「理論上就是這樣,這叫做愛屋及烏。」

「哦?是嗎?」顧小白冷笑一聲,反問,「你愛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愛別的男人,你也愛屋及烏愛那個男人嗎?」

「呃……」

「所謂邏輯在愛情里是行不通的!我愛一個人,跟她朋友是誰完全沒關係!」

「你到現在還弄不懂,你為難莫小閔的朋友就是在為難莫小閔本人啊!」左永邦恨鐵不成鋼。

「WHAT?」

「閨蜜是什麼關係?」左永邦嘆了口氣,「閨蜜是可以在一起分享他們的男人在床上的細節的關係!莫小閔能跟你分享她和她前男友在床上的細節嗎?」

「……」

「所以你不能把她們分割開來看,有時候你在對付AMY就等於在對付莫小閔,她們有時候就象徵著一個人,你要接受莫小閔就必須接受AMY,在某種程度上!那——」不知想到什麼,左永邦突然興奮起來,「現在只有兩個辦法,可以幫你擺脫現在這種困境。」

「哪兩個?」

「一是你去和AMY和解,道歉,收拾爛攤子。」

「這個太難了,那第二個呢?」

「就是你去把AMY給泡了,讓她愛上你,那麼她之前所有罵你的話都等於在扇自己耳光,而且扇得不亦樂乎。」

顧小白獃獃地看著左永邦。

面前的男人真是狠毒啊……

「你覺得哪個辦法更加容易一點呢?」狠毒的男人笑起來。

竄出左永邦的家,顧小白一邊撥電話給莫小閔一邊攔計程車,電話里總是傳來「您撥的用戶正忙正忙正忙」顯然是不斷地被掐了,顧小白更加急火攻心。他攔了車到了自己家大樓,扎進電梯想找羅書全這個卧底商量對策。跑到羅書全門口拍了半天,門一開,羅書全臉色通紅,正拿著酒杯,對著顧小白嘿嘿樂。顧小白一驚,往屋裡看去,莫小閔和AMY都在,而且都已經醉到相當可怕的程度。

「再見啦!小白痴!」莫小閔沖著顧小白笑著揮手。

「再見啦!分手快樂!」AMY也高舉雙手。

「這他媽到底怎麼回事?」顧小白一把把羅書全拉出來,關上門,嘶啞著嗓子。

「我們在喝酒啊!」

「廢話,我知道你們在喝酒!我倒想你們喝的是敵敵畏!我是問你們到底在幹嗎?」

「喔,她們在我家裡開你的公判大會呢。」羅書全痴痴地笑。

「呃……什麼會?」

「嗯……主要就是控訴你的各種不好啦!幼稚,狹隘,自說自話,不考慮別人感受,自私……」

「然後呢?」

「然後我就在聽啊!」

「聽?!你在開什麼玩笑?你有沒有搞清楚你的身份?你的立場!你是我的卧底啊!這個時候你作為我方代表,應該慷慨激昂地為我辯護啊!你非但不通知我她們在你這兒,我找得膝蓋都快脫臼了!你還在聽?」

「沒有沒有!我不只在聽!」羅書全急忙為自己辯護,「有時候我還附和兩句,因為我覺得她們說的真的蠻有道理的,哈哈,你還真的就是那個樣子的!我現在才知道,原來聚在一起說別人壞話真的蠻有勁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哈哈哈,你要不要一起來參與說你壞話啊?」

面對著三個醉鬼,顧小白完全沒有任何想法了。

門打開了——莫小閔站在門口,笑著趴在羅書全肩頭,對著顧小白痴痴笑起來,「不用了,不用麻煩他了,他說話都是要收稿費的。我們說他的壞話,他傾家蕩產也付不起了,嘿嘿……」

「小閔……」

「噓!不要叫我小閔喔,被我男朋友聽見可不得了。」

「你男朋友就是我啊!」

「嗯!你的消息滯后了!」莫小閔搖了搖手指,「我現在男朋友是羅書全……」

「分手快樂!」

透過兩人,AMY在屋裡舉著杯子高叫。

這個晚上顧小白通宵沒有睡,在電腦前一邊反省自己一邊放著凄婉的歌。因為歌聲實在太凄婉了,反省的結果就是自己一點都沒有錯,非但沒錯,而且身世之可憐,遭遇之凄慘簡直感天動地,鬼哭狼嚎。顧小白一邊撫慰著自己滴血的傷口一邊無語問蒼天,問著問著,天就亮了。

天光照進羅書全窗戶,把莫小閔給照醒了,在沙發上睜開眼看了看,一地的酒瓶,AMY橫七豎八地躺在羅書全的地毯上。羅書全上半身靠著沙發,下半身不遂似的癱軟在地上。聽見沙發上的聲音,羅書全也醒了,睜開眼,和莫小閔對望。

兩人……竟都有些茫然了。

「我怎麼會在這裡?」莫小閔獃獃地看著羅書全。

「是啊,我還想問。」羅書全突然看到地上的AMY,「她怎麼也在這裡?」

兩人互相呆望了半天,然後把逝去的記憶統統找了回來。

羅書全嚇得魂都飛了。

莫小閔慌忙地收拾自己,一邊拿起包一邊就要衝出門找顧小白解釋。

「好好,你快點去,順便幫我解釋一下。」羅書全篩糠似的說,「不過估計你沒事,我是死定了。」

「不會不會,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走到門口,突然意識到還有一個在睡覺的AMY……

「那……她呢?」羅書全為難地看著莫小閔。

「可……不可以麻煩你先照顧一下她,讓她醒了后自己回去,然後我們電話聯繫?」

羅書全點點頭,打開門,突然叫住莫小閔。

「小閔……」

「啊?」

「小白真的特別喜歡你。」

「是嗎?」

兩人互相鄭重地看了一眼,莫小閔匆匆離去,羅書全關上門。

誰也沒看見,門上用油漆寫的三個大字——大叛徒!

莫小閔站在顧小白家門口,撥的手機里傳來,「對不起,您撥的用戶已關機。」

只好使勁拍門,「小白小白!是我!」

門內傳來轟鳴的音樂,「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左右都不是為難了自己!是為你想吧!該為她想吧!愛雖然已不可自拔……裝作不在意的你……如何面對……」

「小白!開門!是我!你誤會了!」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願意等待!當懂得珍惜以後歸來!卻不知那份愛會不會存在……」

「在在在!你開門就在!」莫小閔好氣又好笑,繼續拍門。

「愛到盡頭……覆水難收……愛悠悠……恨悠悠……」

裡面的人在不斷地切換著播放器,玩得不亦樂乎。

突然門外的敲門聲停止了,顧小白愣了愣,打開門。

門外已經空無一人。

只有手裡捧著的音箱還在落井下石般地唱著。

「就請你給我多一點點時間……再多一點點問候……不要一切都帶走……」

「莫小閔多久沒來找你了?」

一個星期後的一家日式居酒屋裡,左永邦和顧小白坐在吧台邊,左永邦看著一杯杯喝著梅酒的顧小白。

「一個星期。」

「這一個星期里你都在幹嗎?」左永邦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找你玩兒啊。」他裝作不在意的表情。

「我知道,小白,這一個星期我的確推了你很多次,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在忙。那其他時候你都在幹嗎?」

「其他時間裡呢,我就盯著手機上的時間。」顧小白假裝悠閑地聳聳肩,「心裡在發功,下一分鐘她會打電話過來,下一分鐘她會打電話過來。」

「那然後呢?」

「我繼續對著手機上的時間,心裡發功……下一分鐘她會……」

「你就完全沒工作?」

「拜託!發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好不好?」

「我完全搞不懂你在幹什麼,你幹嗎不自己去找她啊?」

「喂!是她摟著羅書全的脖子對我說,那是她新男友好嗎?讓我去找她?」

「那她在生你氣啊,又喝醉了,而且第二天不是找你了嗎?你自己在十三點放各種歌啊!」

顧小白托腮,陷入沉思。

「羅書全也沒來找你咯?」左永邦突然問。

顧小白點點頭,「完全不知道這個叛徒在幹什麼。」

左永邦盯著他看。

「你在搞什麼啊?你別真的搞到後來賠了夫人又折兵。」

獃獃地看著左永邦,顧小白終於反應過來,猛地放下杯子衝出餐廳,打了一輛車衝到莫小閔家樓下。剛衝進樓道,嘴裡還在喊著——「小閔小閔,我錯了!救命啊!你不要一步錯步步錯啊!不要自毀前程啊!羅書全不是人啊!」——就迎面撞到下樓來的莫小閔。

「沒事兒吧你。」莫小閔上上下下地打量著顧小白。

「我錯了我錯了,我愛你,我無法失去你。」

「你承認錯了?」

「雙手投降!」

「好吧,那我就來考驗一下你悔過的態度。」

面前的人突然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什麼……態度?」

莫小閔突然湊近他,臉上的微笑愈發殘忍,「我要你接受一個慘痛的現實!」

「你真的和羅書全好了?」顧小白瞬間臉色發白。

「不是我,是她。」莫小閔看著顧小白,甜蜜地笑著。突然往拐角處一拉,拉出羅書全和AMY,兩人手牽著手,羅書全喜氣洋洋,AMY正低頭臊著臉,渾身不自在。

打死顧小白也想不到,事情會向這樣的方向發展著……

獃獃地看著他們一會兒后,顧小白突然湊到羅書全耳邊,「真的假的?」

「真的。」羅書全點點頭。

「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

「卧底不用這麼徹底吧大哥?」顧小白終於慘叫起來。

「不是啊……」羅書全撓撓頭,「那天她喝醉了,睡在我這兒,我送她回家……」

「喔!又是喝酒!」顧小白恍然大悟,開始滿面堆笑地在AMY身邊走來走去,繞著圈走,突然湊近AMY,邪惡地笑起來。

「你呀你呀你呀你呀,這下你死定了呀,哈哈哈。」

事到如今,AMY只好硬著頭皮死忍。

「顧小白!」莫小閔的聲音在邊上響起來。

馬上握住AMY的手,顧小白雙手亂搖,「恭喜恭喜你們!早結良緣早生貴子!」

「你現在知道我喜歡他什麼了吧?他真的不記仇……」

「我記……」AMY咬牙切齒地說。

「你真的讓顧小白把你那箱衣服全買走了啊?」又是某一日,羅書全牽著AMY在街上走著,轉頭問。

「是啊,這樣我以後和他也比較好相處嘛。」AMY甜蜜地笑起來,「不然冤冤相報何時了啊,我老想著報仇,對你也不好嘛……」

「我倒是無所謂。」

「你說什麼?!」

「沒事沒事!」羅書全忙道。

突然身後有人叫——「羅書全!」

回頭一看,瀟瀟遠遠跑上來,站在一米外突然停了,獃獃地看著AMY。

「呃……這個是瀟瀟,是我的學生。」羅書全連忙向AMY介紹道。

「你學生?她怎麼直接叫你名字啊?」

羅書全不理她,對著瀟瀟,「這個……這個是我女朋友,AMY。」

上上下下地打量著AMY,瀟瀟猛地抬頭。

「A什麼MY?」

不知前塵後事,因緣果報的AMY也只好微笑,「你好。」

「我好什麼?你混哪個區的你?」

瀟瀟的表情讓AMY突然感到很親切……

那是她曾經對顧小白露出過的啊……

但無論如何,AMY只願記得那一天,清晨刺眼的陽光中,羅書全和她坐在搖搖晃晃的計程車上,他送她回家,她昏昏沉沉。突然睜開眼,邊上的男人正在脫下外套,蓋在她身上。面對她凌厲的眼神,男人嚇得連忙轉過頭去,望著窗外。

那一瞬間……

AMY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男人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男人幫 男人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LESSON 6:閨蜜捆綁銷售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