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藍母還是坐那班飛機回來的。也許是坐了一天的飛機太勞頓了,或許女人上了點年紀都會流露出疲憊之態,總之,這次再見到的藍母沒有了上一次的風采和華貴,有的只是粗糙的肌膚和黯淡的目光。

藍冬晨趕回來的時候,藍母和鍾小印剛剛落座在餐桌旁。

「媽,您身體還好吧?」

藍冬晨一見到媽媽就關切地問。他也看出了藍母的倦容。

「還可以吧。你怎麼這麼早就下班了?酒店的事安排好了?」

「是,媽媽。爸爸現在怎樣,身體還好吧?好長時間沒見他了,我很想念他。」

「他每天還是很忙,很多很多事情要處理,總部那邊今年又有很大的收購計劃,估計,即使是你的婚禮,你爸爸也不一定有時間參加。」

「我的婚禮?」

藍冬晨的心呼地沉了一下,就像船開到了江心被突然裝了一塊大石頭一樣,他有一種不祥的預兆。

「你不覺得你應該結婚了嗎?小印,你說我們家冬晨是不是到了該結婚的年齡了?」

藍母笑著看著鍾小印,目光里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嗯……是,伯母!」鍾小印低下頭來,有些不好意思。被人家這樣看著,多少有些難為情。是不是藍母已經知道了她和藍冬晨的事?好像,好像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還沒有來得及思考,還沒有來得及徘徊,女孩的時光就這樣過去了?

「冬晨,你覺得小印怎麼樣?」

藍冬晨被母親問得一愣。他知道母親不會無端地問他這個問題。一時之間,他不知如何做答。

「媽媽,您指的是——」

「我想收小印做義女。咱們家只有你一個兒子,我連個女兒也沒有,整天孤孤單單的,小印呢,人又乖巧又孝順,我很喜歡她。想讓小印做我的義女,將來,你和薇薇即使很忙無暇顧及我,我也還是有個女兒陪伴的。我已經和你爸爸商量過了,你爸爸非常贊成。」

「媽——」

這太突然了!平白無故地媽媽怎麼會提起要收小印作義女呢?

藍冬晨想要分辯幾句,他有足夠的理由將心底波瀾壯闊的感情向媽媽傾泄。但是,看到有鍾小印坐在旁邊,他硬生生地將話咽了回去。他不是一個沒教養的孩子。天大的事情也不可以當著鍾小印的面與媽媽爭論。何況,他感覺這裡面的事情有些蹊蹺。按理說,媽媽向來很尊重他的選擇的,她不會替他做主要他娶金薇薇的,上次媽媽回來還沒有這樣呢,為什麼這次改變了態度?聽話聽音,媽媽是不贊成他和小印在一起的。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媽媽不是一個講究門當戶對的人,和呂辛的媽媽絕對是兩種人,她也很喜歡小印,那為什麼……

小印坐在那裡一動沒動,像是很鎮靜,其實,藍冬晨知道,她一定是震驚了。

晚上,送走了小印,藍冬晨來到媽媽的房間。

「冬晨,你是不是有話想和媽媽講?」

「媽,您為什麼要這樣做?你明明看出我很喜歡小印,卻——」

「我也很喜歡小印。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將來會繼承你爸爸的事業,家族所有的重擔都要你一個人挑?」

「媽,這話也太老套了吧!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再者說,您以前不是個嫌貧愛富之人,您還常常教育我,人生來都是平等的,不可以以相貌、以財富、以種族、以智商來區分,只要人倫分得清楚就可以了。現在您怎麼突然變了?」

「冬晨,你看你想哪去了?我怎麼會嫌棄小印呢?我是認為你應該對金薇薇負責。你和她畢竟交往了8年,如果你和小印在一起的話,大家會怎樣說你?人言可畏!不過,若說一點點私心都沒有也不可能,我個人還是希望薇薇能夠做藍家的兒媳婦。況且,這件事也是你爸爸同意的。你就不要多說了。你和薇薇不是也很好嗎?我已經給薇薇打了電話,讓她明天早上到咱家來,我要當面和她商議你們結婚的事。」

「媽,我不同意。您說的理由太牽強了。我無法接受!」

「你的話是說,如果我說的理由很充分,你就可以接受?」

「也不是。我不能和薇薇在一起,我已經跟她說過我們結束了。我要娶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鍾小印。」

「冬晨!」藍母的語氣漸漸硬朗起來。

藍冬晨從記事起,很少聽到媽媽用這種語氣。不過,顧不了許多了,如果在這個時候他軟弱一些,其結果就是他一生都會沉浸在悲哀之中。

「媽,我不能答應你。請原諒!」

藍冬晨說這番話時,絲毫沒有那種要將話說完了向外移動腳步的意思。他清楚地知道,他說完這番話后,藍母一定不會沒有下文。

「冬晨,如果你堅持要娶鍾小印的話,那麼,我只好剝奪你在董事會中現有的一切權利。」

藍冬晨舒了一口氣,得到鍾小印的代價只是區區一套身外的行頭,他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憑他的本事找到一份工作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只是有些傷媽媽的心了。不過,日後他和小印會儘力彌補的。

「我願意。」

「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我不會放棄讓你和鍾小印分手的。因為,我覺得實在沒有誰比薇薇更適合做我們藍家的兒媳婦了。」

「媽——」

「好了,太晚了,我要睡了。」第二天一上班,鍾小印就發現大事不妙。

昨夜,她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整夜未眠。當藍母表示要認她做義女時,她真的好想好想大聲地說一聲「不」。但是,她還是控制住了沒有打開這個閥門。她很害怕一旦她說出了要和藍冬晨在一起的話,就會如武士拔劍般向藍母公然宣戰。這畢竟不是她的本意。興許是她什麼地方做得不對了,讓藍母覺得她不是個好女孩。說不定還是那張雪中擁吻的照片惹出來的禍。別看藍母遠在美國,有關他兒子的信息她還是很願意收到的。是的,一定是因為這件事,薇薇姐本來和藍冬晨很好,由於她的介入,他們分手了。藍母以前很疼愛她的,是她不好。由於她,藍冬晨很可能拒絕他母親的安排,那樣豈不成了恩將仇報?

她坐在辦公室里一臉的懊悔,很想找到藍冬晨好好地問問。

可是,藍冬晨的對講機一直沒有信號。看來他沒在酒店裡。昨天和他分手的時候太匆忙了,也沒問過他今天去哪裡,也沒勸他要聽他媽媽的話,也沒給他一個說話的機會,她匆匆地上了小康的車,由小康送回家去。

不一會兒,幾個同事進來了。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大,口中說的「藍總」什麼的,一下子將鍾小印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一個同事說:「聽說董事會要將藍總調到美國,咱們酒店的副總經理的位置就空缺了。本來酒店就沒有總經理,這下倒好,副總又沒了。」

「是啊,今早就沒見藍總上班。他該不會是今天早上扔下我們就走了吧?」

「這有什麼——」一個女同事說:「這酒店是人家投的資,人家願意怎樣就怎樣,你管得著嗎?」

從他們的略略交談中,鍾小印確定了兩件事:第一,藍冬晨和藍母之間確實產生了摩擦;第二,藍冬晨今天沒上班,而且,他也許會離開北京。

鍾小印顧不了許多了,她連假也沒請,穿著工作服就跑出了酒店。

她進到藍冬晨家裡時,藍母和藍冬晨正做關鍵的較量。像贅著鉛塊一樣的腿實在無法挪動,她平復著她不規則的心跳,想一想要用怎樣的方式和他還有她講清她的心情。

藍家的客廳里,藍冬晨和她母親都佇立在那裡,他們好像已經爭吵了多時。

藍冬晨還在堅持他的意見,他每一個字讓門外的鐘小印聽了都感動得熱淚盈眶。

「媽,我不用想了。如果讓我選擇的話,我願意放棄一切——這個家、酒店和我所有的身外之物,還有……和這個家族的關係。不過,我的心裡會永遠記得您是我的媽媽,我是爸爸的兒子。」

「冬晨,媽不否認,小印是個可愛的女孩,既天真又美麗,而且,還非常善解人意,有著許多女孩沒有的優秀品質,但是,她真的值得你將什麼都放棄嗎?」

「是。以前,我以為愛情就是像我和薇薇在一起那樣,平淡地相識,按程序地交往,只要互不煩棄就可以相互攜手走滿人生。當大家都羨慕我們的時候,我們太在意別人的感受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滿足自己的情感需求。可是,自從我認識了鍾小印,我終於知道了書本上的『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的意境,原來,這一切並不是文人憑空編造,而是言之有物。一個人一旦找到了這份情,哪怕你是在冰天雪地,也會感受到熾熱的火焰。所以,媽媽,請原諒我的自私,我無法放棄上天賜給我的這一良緣,我要緊緊地抓住她,讓她陪我一生一世。」

門外,鍾小印的眼淚刷地一下流了下來。

藍母依舊沒有被打動。她還是堅持她的意見,只是,話語中多了一絲平時她沒有的顫音。

「冬晨,你要媽怎麼跟你講你才肯放手呢?小印那邊,媽不會委屈她的。媽也說過了要收她為義女,這表明了媽願意將家族中的一半財產讓你和小印共同分配。」

「媽,您知道的,小印她不是一個貪財的人。您怎麼可以這樣……」

「我知道。我也是真心喜歡她,所以才會這麼做。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的內心有多麼喜歡她。完全沒有要給她錢和她交換你的意思。你知道的,媽的眼裡一直都不是很在意錢的。總之,無論怎樣,你們兩個都要分手。」

「媽,我總覺得這次您回來以後怪怪的,我真的想不通,您為什麼不讓我和小印在一起?」

「媽也不想這樣。可是……可是,媽實在是為了大局著想。你情字當頭當然顧及不了許多,但是,媽媽不能不顧。你有沒有想過,將來,如果這個家族的事業交到了你的手上,金薇薇是不是比鍾小印更適合輔佐你?小印畢竟太小,而且,以她天真率直的性格是無法當此重任的。所以……」

「媽,我想我已經表達清楚了我的想法。家族的事業本就不是我開創的,我完全可以放棄,但是,小印我不能放棄。」

「冬晨,你聽我把話說完。……沒錯,你是可以放棄家族的事業,放棄你現在管理的酒店,但是,你有沒有從另外一個角度想一想,有的人不想讓你放棄。」

「誰?金薇薇嗎?我想應該不會,我和薇薇早已講好,而且,她也不是那種死死糾纏的人。」

「當然不會是薇薇。在你如火如荼的感情面前,她一個人的力量太渺小了,生你養你的媽媽都沒有力量,她不是螳臂當車嗎?阻攔你放棄的人,從目前來講,應該不會少於千人,再往長遠了想呢,應該有幾十萬吧?」

「媽,您這是什麼意思?」

「眼下,你就離開酒店了,酒店自不再屬於你管理了。若是將酒店交到一個不太懂管理的人手中,你想想啊,是不是會倒閉呢?連帶著,是不是會使上千人失業呢?……當你第一天走上管理崗位的時候,媽就教育過你,你不是到那裡去當什麼老闆,而是去擔負上千人的生計。你經營與管理得到位不到位直接關係到企業的興衰,也關係到酒店全體員工的就業問題。當然,不是所有的員工從酒店走出去后就找不到工作了,而是,這樣會給社會帶來負擔,給再次尋找工作的員工帶來不必要的心理壓力。所以,我請你慎重考慮,一邊是你和小印的幸福,一邊是酒店員工的幸福。我相信,取誰舍誰你一定會想明白的。」

藍母知道,藍冬晨骨子裡有一顆與生俱就的責任心。知子莫若母。

「媽——」

「不要叫我,你好好在這裡想一想。外國有溫莎公爵要美人不要江山,中國有順治為了董小宛棄子民不顧而剃度出家,這樣的例子也不少。不過,你別忘了你小時立下的鴻志——你要成為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何去何從你考慮吧。小印,你也不用在外面站著了,進來和冬晨商量一下吧!」

說完,藍母轉身叫上小康開車出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蝴蝶飛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蝴蝶飛飛 蝴蝶飛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7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