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藍冬晨見到呂辛是在報社裡。

他事先沒有打電話給呂辛,直接開了車到報社,還真讓他誤打誤撞,碰到了馬上就要下班回家的呂辛。

「冬晨,今天怎麼有時間啊?」

「想找你出去坐坐,我們好像好長時間沒有在一起單獨聚聚了——」

「是啊,那我們走吧。」

兩個人來到了一家絲竹小館,楚香漢味,意蘊豐醇。

「冬晨,你是不是……」

「什麼?」

藍冬晨微笑地看著他,像一片樹葉平靜地等待一陣秋風一樣。他知道,呂辛不僅一點也不傻,而且,還是個相當聰明的人。他不會不知道藍冬晨一天當中出現兩次的目的。藍冬晨等著他將話題亮出來。

「我想問,你是不是為了小印而來?」

「小印?鍾小印?你叫得好親切!你怎麼會想到我為了她而來?你和她有什麼特別的嗎?說來聽聽啊。」

藍冬晨將一隻腿翹了起來,放在另一條腿上,邊搖晃著邊端詳著鞋尖,眼中浮現出鍾小印的身影。

「我和小印——」呂辛一提到小印,眼睛里放出來的光彩足夠遮蓋掉室內所有的燈光,「對,我正在追求小印。我很喜歡她,是……一種……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喜歡,就像是畫筆和畫布一樣,離開了她,我已經不知道我的人生會在什麼地方著色。」

「是嗎?那她是怎麼想的?」

笑容還是掛在藍冬晨的嘴角,只是,笑容邊緣的線條開始有些變得生硬。

「她還沒有答應我。不過,我覺得……這是女孩的嬌羞。她沒談過戀愛的——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我還以為,她曾經有過許多男朋友呢!那麼,樂樂你打算怎麼辦?」

「樂樂?哎,冬晨,你知道的,我可是一直當她作妹妹的,從來沒有追求過她,也沒有答應過她什麼。話,我已經跟她講清楚了。」

「呂辛,有的時候,話講明了,不代表事情就能了結。鍾小印固然清純美麗,但我個人認為,你也不必因此對樂樂少情寡義。」

「冬晨,你不要說了。我知道你今天是來勸我的。但是,也許你在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你會一無所獲的。我對樂樂,永遠也不會有對小印的那種感覺。我的心裡除了小印,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是啊,你猜的沒錯,我來的時候是已經準備好了一無所獲。但是,我來的時候還帶著一個想法,也許你不知道。」

「請說——」

「我不會讓你與鍾小印在一起的。」

藍冬晨的臉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沒有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貫的冷漠和倨傲。

「冬晨,我的第六感終於驗證了——你也喜歡上了鍾小印!」

呂辛眼光銳利地盯著面前和他一樣出色的男人。他沒有絲毫的膽怯和躲藏,像一個勇敢挑戰的武士。

「你錯了,呂辛!你別忘了,我的身邊有薇薇。我怎麼可能喜歡上鍾小印?我只是不願意看到樂樂很痛苦。你記住,我不會讓你得到鍾小印的。」

「冬晨,你不用將『你』字講得這麼重。我知道,你是不希望任何人得到鍾小印。我有句心裡話,就是——希望我的對手不是你!冬晨,我真的希望我的對手不是你!你是我從小的好朋友,我不想看到你失敗的樣子。在這場競爭中,我只能取得勝利。因為,我對鍾小印,像對自己的生命一樣,萬般珍惜,永不放棄!」

呂辛的眼光依然沒有退縮。

「好,現在開始,帷幕拉開吧!只是,我有一個條件,那就是——無論勝負如何,我都不希望鍾小印受到傷害。」

「沒問題!」

在機場分手后,鍾小印再也沒有見到過呂辛。

麥樂樂在上班的時候對她與平常一樣,全然沒了那天在機場的瘋狂行徑。也許他們和好如初了,鍾小印想。這樣也好,各自回到各自的安靜生活,平淡地過自己的日子。遇到同事告訴自己有外線電話接進來,只要是男的,鍾小印一律不接。她不願聽到呂辛的任何解釋,也不願使自己再次落入到尷尬的境地。

鍾小印哪裡知道,呂辛這些天並不好受。他像被吊在一口枯井裡一樣,心中一直沒上沒下的沒有著落。麥樂樂像幽靈一樣,總能在他不上班的時候出現在他的身旁,使他寸步難行。有一天他被逼得惱了,對麥樂樂挑明自己要去找鍾小印,可麥樂樂卻跟他說她要跟著他一起去,嚇得呂辛再也不敢在她面前提起此事,麥樂樂的瘋狂他是領教過了,他真的怕麥樂樂又會像在機場一樣傷害到鍾小印。可是打電話吧,想跟她解釋一下都沒有機會。不去找她吧,又怕她和藍冬晨……,一想到此,呂辛就感覺有一陣涼意從地底升起,直直地穿透發梢,布滿全身,像小孩從冰箱里拿出的娃哈哈冰棒一樣,沒有絲毫的溫熱氣。

估計不會的!呂辛又迅速地下了結論。藍冬晨和金薇薇是人盡皆知的一對情侶,就像法拉利跑車的兩個門一樣,原本就是一個程序線上下來的模型,根本無法更改,他若是和鍾小印交往,豈不就成了背叛薇薇的不義之人?名門望族的子弟是輕易不敢嘗試將道德踩在腳下的,所以,藍冬晨決不會和鍾小印交往。不過,有一點事實是必須要承認的,那就是藍冬晨確實喜歡鐘小印。看到喜歡的人與其他人交往,心裡的感覺就像鮮榨的青皮橙汁一樣,又酸又澀,留待最後,竟還有點苦不堪言的滋味。如果不想咀嚼這種味道,那最好的辦法就是阻止喜歡的人與別人交往。真是個小孩子!呂辛暗暗地想。

不知道呂辛的想法是不是正確。反正一連好多天過去,藍冬晨都是相伴在鍾小印身旁,寸步不離。鍾小印的心裡倒沒有很大的反感。以前,藍冬晨來找她,她會有一種散發著淡淡甜蜜的感覺,但是,每每想到金薇薇,她都會有一片陰影籠罩全身。畢竟,藍冬晨是有女朋友的。可自從那天,她發現了金薇薇的秘密,她再看到藍冬晨時,那片陰影好像也沒那麼重了。尤其是有一天回家時,正巧遇上雷雨哥出院回家,在樓道里與去接雷雨的金薇薇撞個正臉后,她的心裡好像更有些塌實了。不過,她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跟雷雨哥說明金薇薇是藍冬晨女朋友一事。說吧,怕雷雨哥說她多事,腦子裡想法太複雜了,不說吧,又怕雷雨哥以後知道此事後會埋怨她。最後,她只得安慰地想,以薇薇姐那樣蘭芷慧心的人,一定會處理好此事的。

只是,不知道藍冬晨要是知道了此事,該會怎麼想。他會不會很生氣呢?畢竟薇薇姐是他的女朋友。哪有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很關心另外一個男人不生氣的?除非他不愛她。但是,如果不愛自己女友的話,何必與人家交往呢?既然交往了,就應該鄭重其事地愛人家。藍冬晨與薇薇姐交往了8年,除了很愛她以外,還能有什麼其他的解釋嗎?8年,鍾小印心裡默念著這個數字,彷彿一個老尼姑一顆一顆捻著佛珠數著個數,將8年的日子試著一分一分一秒一秒地數了數。哎呀,她被嚇了一跳!這這麼能數得過來呢?任是老尼姑兩耳終身不聞窗外事,要想一顆珠子一顆珠子地數過去,都很不容易。此時,鍾小印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設想。她設想,如果讓她和藍冬晨以朋友的身份交往8秒鐘——她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為自己這大膽而又不倫的設想羞得有些氣憤。

總之,鍾小印下定決心,薇薇姐與雷雨的哥的事決不能通過自己的口被藍冬晨知道。有了這樣的心情后,鍾小印這幾天每次見到藍冬晨時都戰戰兢兢,像是她自己犯了很大的錯誤一樣。藍冬晨對她說什麼,她都不敢拒絕,好像這樣做能夠彌補自己知情不報似的。

鍾小印媽媽的病情最近也有些好轉,有了藍冬晨的陪伴后,鍾小印也經常去看望媽媽。不過,這些都不是鍾小印要求的,而是藍冬晨執意安排的。

這天,藍冬晨又拉上鍾小印到了療養院。到了地方后,藍冬晨沒有像以往一樣在車上靜靜地等候鍾小印,而是跟她一同下了車。

「幹嗎?」

鍾小印停止了前行的步子,停下來驚訝地問他。

「去看望伯母!」

「為什麼?」

鍾小印像看外星人一樣,目光飄忽地穿透他的腦海,飄向了遠處的山。遠處的山,淡淡的,像一團煙霧,鍾小印將目光收了回來,在他的發梢繞了一圈之後又在他的眼睛前停住。

「這還有什麼為什麼?想看就去看了。怎麼,你不願意?」

「沒有。我只是覺得挺奇怪的……往常,你都從來沒有要進去。」

「是啊,因為今天不一樣——」

「今天?」

鍾小印更不理解了。她張開一隻手,用另一隻手數數纖潤的手指,說:「今天是10號啊,有什麼特殊的嗎?」

「當然啊,就因為今天是10號,這還不夠特殊嗎?你想想看,每一年能有幾個10號,加上閏月不也就13個嗎?13分之一,還不特殊?」

「好,算你說的有理。但是,我還是覺得你去看我媽媽不太合適。」

「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你的理由有些牽強。」

「那怎樣說才不牽強呢?難道你是想……讓我說——」

「你想說什麼?……你什麼都不要說啊——」

鍾小印緊張地盯著他,說話的同時還跨了一步站在他的面前,彷彿這樣能阻止住他前進的步伐。

「我媽正在生病,我想,她不會願意見任何外人的。」

「你是你媽呀?你能知道你媽是怎麼想的?我又沒說要看望你。靠邊!」

藍冬晨扒拉了一下鍾小印的肩膀,像個引路人似的走在前面,鍾小印則像個遙控車一樣尾隨其後。

兩個人一前一後地進了鍾母的病房。藍冬晨也早聽鍾小印講過,鍾母的身體情況近來有些好轉,氣色也比以前有所恢復。只是——藍冬晨私下問過醫生,醫生說目前盡了最大的努力,一直在抑制癌細胞擴散。已經被癌細胞侵襲的地方,早已是無法恢復了。所以,從根本上來看,病情並未有實質性的好轉。這其實也是藍冬晨頻繁地帶鍾小印來探望鍾母的真正緣故。

「伯母,您好!我是藍冬晨,小印的朋友。小印今天特地帶我來看望您,以往,她都從來不讓我進來的。」

藍冬晨敲開門禮貌地對鍾母打招呼,他的手優美地向後伸展了一下,將面紅耳赤的鐘小印攬到身側,然後,手並沒有停留很長時間而是自然地滑落下來,沒有一絲一毫的扭捏和不自在。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像是荊棘中躺了100年的白雪公主突然間被路過的王子吻醒一樣,既有些飄飄然又有些難為情。鍾小印看了看藍冬晨,又看了看半依半卧在床榻的媽媽,剛要張口解釋幾句,卻被媽媽的話打斷了。

「你好啊,冬晨!快來裡面坐。我早就想見見你,可都沒有機會。今天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一直以來,向你致謝是我很重要的心愿,我家小印有沒有向你轉達過?」

「有啊,伯母。請您無論如何收回您剛才的致謝話,我並沒有給小印什麼幫助,這一切都是小印自己做的。能安排在這家療養院,也是小印出的力,跟我沒有什麼關係。今天來看您,主要因為我是小印的朋友。如果您還說致謝的話,就折煞晚輩了。」

「不,冬晨!雖然我年紀大了,但我並不糊塗。如果沒有你的鼎力相助,我也許早就離開這個世界了。所以,你是我們家不折不扣的恩人!至於小印,我很欣慰她能與你約定打工還賬,這樣,我的心裡會好受一些。雖然苦了我心愛的小印,不過,我想這也是生活對小印的一種磨練。」

藍冬晨點了點頭,他沒有想到,鍾母是一個這樣有氣度的女人。

「伯母,我終於明白小印為什麼有那麼多優秀的品質了,肯定是由於您平時教育有方。我很高興,我能夠認識她,更高興通過她結識了您。請您放心,在今後的日子中,我會好好照顧小印的。」

藍冬晨今天怎麼了?先是執意地跟隨著來看媽媽,然後見面又介紹說是自己的朋友,而且,還……還用手……攬自己的肩膀,這會兒還信誓旦旦地說……說要照顧自己……這一切,這一切不是在做夢吧?如果,如果這是真的,那麼,薇薇姐她怎麼辦?唉,這種感覺真的好像巨人站在矮小的城堡里,每走一步都有可能被房頂撞得頭破血流,所以,只好違心地躬了身子,原地踏步。

想到此,鍾小印黯然神傷。她強裝了笑顏走到床邊擁住媽媽。

「媽,你們在說什麼呀——」她刻意地讓自己的聲音充滿兒時的撒嬌味道,尖聲地叫著:「別聽藍……」她說到這裡,眼角瞟了一眼藍冬晨,潔白的貝齒咬了一下下唇,按下了原本想說的「藍總」,說:「別聽藍……冬晨亂講,我才不要他照顧,我有媽媽照顧。」

「乖孩子,媽媽不能陪你一輩子的,你當然要有人照顧。」

「伯母——」藍冬晨連忙將話接了過來:「小印不僅需要我的照顧,她還需要您的照顧,是不是,小印?」

「是啊,媽媽。您身體很快就會好起來的,連大夫都說了。」

「是啊,媽媽也知道。今天大夫來查房時還說呢。對了,小印,你幫我去跟大夫取一下昨天拍的片子,拿回來讓媽媽看看。」

小印應了一聲,鬆開了摟著媽媽的手。

看著小印走出了門,鍾母稍微往起立了立身子。藍冬晨上前幫鍾母靠穩當了。從他的眼神中鍾母看出,藍冬晨已經知道自己特地支出小印為的就是和他有一個說話的空間。

「冬晨,和我家小印一起,有沒有感覺她很倔強?這孩子自小被我慣壞了!」

「沒有,伯母。小印又溫柔又體貼,工作上也很努力。」藍冬晨的眼前浮現出鍾小印畫的桌布,他淺淺地笑了。

「唉,你不知道,小印自小沒有父親,我的身體又不是很好,一直沒有給她最好的照顧。你知道嗎——」接下來鍾母講的話讓藍冬晨知道了一個天大的秘密,「你看到過小印腳踝上的蝴蝶嘛?那是她的保命符。還在她很小的時候,人家都說小印從小就沒有爸爸,屬於命苦,需要在她的腳踝文上一朵豐美的蝴蝶才可以保佑她一生平安。當時,小印很小,每次要給她文刺時,她都哇哇地大哭,最後,沒辦法,只得給她做一個紙蝴蝶,貼在腳踝上。到她長大了,不知道她從哪裡學來的辦法,能將蝴蝶印在腳踝上。唉,冬晨!我跟你講這些,是想讓你知道,小印是個苦孩子,她跟我就沒享過什麼福,現在又為我付出這麼多。我就快要不行了,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所以,我有個不情之請,想將小印託付給你。我有直覺,你是個正直的人,我希望我百年以後,你能替我時常看看小印,別讓她一個人太孤單了。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比不能安穩地離開這世界更令人黯然神傷呢?冬晨,你一定要答應我!」

說到這裡,鍾母的眼圈紅了。

「好,我答應您。」

告別鍾母從病房出來后,藍冬晨在車上遲遲沒有開車。回想起病房裡對鍾母的承諾,他的心突然之間變得異常沉重起來。往昔之中,他和金薇薇一起的一張張底片像從顯影水中打撈出一樣,一個網格一個網格地清晰起來。薇薇的端莊、薇薇的優雅、薇薇的內斂,還有她獨有的淑女風範……這一切不僅不能構成他背叛她的借口,相反,倒像一個嶄新的輪胎一樣,在他生命的軌跡中印下一行行的印記。他怎麼可以因為一個女孩的出現就將這一段歷史封存在史冊之中,甚至,將她的溫情推至深潭幽谷?雖然,這個女孩很優秀很可人,但是,好像,也不可以這樣做吧?

藍冬晨有些恍惚,開始質疑自己在鍾母面前發自肺腑的承諾是不是對得住金薇薇和鍾小印。誰敢說,自己剛才的承諾只是單單的照顧意思而不夾帶一點別樣的含義?

「唉!」

藍冬晨嘆了一口氣。他的目光轉向了遠處的山,看著飄渺的雲霧想象著自己是不是也像雲霧一樣太隨意太居無定所了。

「小印,我方才答應過伯母,以後會好好照顧你。我會像……像照顧自己的妹妹一樣照顧你。」

鍾小印驚愕地看著他,半天沒緩過神來。妹妹……妹妹……他說他會像照顧妹妹一樣照顧自己?這話從何說起呢?這稱謂又從何說起呢?他應該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的,他也應該知道自己想要的,他為什麼要這樣說?她端詳著眼前這個男人臉龐的側面,揣摩著是什麼原因使他從病房出來后與進去之前判若兩人。這之前,她還以為他和她的事已經像含苞的花蕾承接了甘露一樣,一夜之間就會瓣瓣綻放了呢,誰知,盼來的竟是千年一見的冰雹,這一切是不是源自自己太多情了?鍾小印慢慢向上將頭仰起,害怕一個不留神,眼淚會不爭氣地垂落下來,坦白出自己所有的心事。

「我說的是真心話,小印,請你理解。」

「哦,不用了。我自己會照顧自己的。薇薇姐才需要你的照顧呢。」

鍾小印闔下眼皮答話。

為了確定自己在心上人心中的地位,女孩子有時會故意在心上人面前說些試探性的反話。鍾小印也不例外。她懷著最後一線希望等待著藍冬晨對她說的話進行全盤否定。

「小印,」藍冬晨急忙收回視線,雙手捧住她的臉,然後,凝視著她的雙眸說:「照顧你,是我的責任和必須。我會認認真真地遵守我的諾言,關心你,愛護你,護衛你。請你相信,也請你放心,我會一輩子遵守這個諾言的。」

他說話的語氣軟軟的,使鍾小印不得不抬眼去迎接他的雙眸。

他的眼神和暖得像雪山上的陽光,剎那間籠罩住她的身心。鍾小印感覺到,自己怎樣也沖不破這個柔軟的樊籠了,而且,她還心甘情願地讓這個樊籠將她軟禁,使她做一個永遠無法逃脫的囚犯。

他承諾了,雖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種承諾,但是,他畢竟承諾會一輩子在自己身邊了。這樣的感覺好美好美好美,像踩在柔軟的雲端里,身邊還有很多揚著翅膀飛呀飛的蝴蝶,宛似一個個可愛天使圍繞在自己的身邊。做他的什麼朋友呀,什麼同事呀,什麼妹妹呀,都統統不要管了。只要一輩子能天天見到他,天天陪伴在他的身邊就好了。此刻的鐘小印只知道,她要伸出雙手,將眼前的幸福緊緊抓住,再也不要放手,不要放鬆,不要放棄,任憑自己跟著這種感覺隨波放逐。

這種特殊的心情一直圍繞著鍾小印,如此這般的過了許多天。她和他天天見面,每個「8小時之外」都相處在一起。她和他不再提金薇薇,也不再提呂辛,見了面只提他和她。

這天晚上臨下班時,藍冬晨撥通她的對講機,帶著職業的嚴肅通知她,第二天早上他會到她家門口接她。

第二天,是她的生日。

鍾小印開心地早早起床,換上了藍母給她定製的衣服,將頭髮用花灑微微打濕,好好地梳理一番,還在秀美的唇上刷了些口紅。這支口紅是她昨天下班后馬不停蹄地趕到商場買的,這也是她出生后的第一支口紅。口紅的顏色有些淡淡的偏粉,像她這些天的心情一樣,些微加深一點就可以變成彤彤的紅色,減少一些也不會褪變為白色。

鍾小印臨下樓時飛快地端詳了牆上的日曆,感覺它們就像幼時與媽媽玩耍的跳棋,一個格一個格地數過去,忽然數到了第22個驛站。

青春是多麼美好啊!又快樂又瀟洒,像一隻蝴蝶,可以飛呀飛地,到各處去採擷甜蜜的芳香。雖然也會有一些像媽媽生病這樣的不順心之事,但是,畢竟青春是有生命的,是勃勃向上的,使任何一個搭上這節列車的人都會隨著它不知不覺奔向美好的前程。

22歲,正是青春邁開的第一個舞步,窗外的陽光已經傾泄了進來,像一池溫暖的水團團圍住她,使她快醉倒在青春的徜徉中了。

「安排了什麼節目,藍……總經理?」鍾小印掩飾不住的笑意像剝開的橘子瓣一樣裂在嘴邊,微微側了頭看著藍冬晨。

本來很帥氣的他,今天刻意穿了一身雪白的衣服,從上到下連熨燙的褶皺部分都顯得沒有一絲陰影。他這一次不僅沒有在意鍾小印又喊他「總經理」,而且還特別開心地順著她的話說:「既然我是總經理,那就要聽從我的安排,『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都沒有學過嗎?一切行動聽指揮!」

「好啊!我聽你的——總經理!」鍾小印說話的同時還拿出迎接客人的姿勢——雙手在衣擺處微微交叉,然後,微微向藍冬晨鞠了個躬,俏皮無比。

一種異樣的情緒涌了上來,藍冬晨冷不丁走到她面前,猛地用了些力氣將沒有絲毫準備的她抱了起來。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使鍾小印大驚失色,不過,當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被藍冬晨放到了jeep的座位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蝴蝶飛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蝴蝶飛飛 蝴蝶飛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