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於是,呂辛徹徹底底的不明白了。讓他收回哪句話呢?是有關他思念鍾小印的,還是有關讓鍾小印接受他的?如果是有關他思念鍾小印的,那麼,思念一個人卻不讓對方知道應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如果是收回追求鍾小印的話,那麼,這所有的思念就真的能隨「收回」它而煙揮雲散消失殆盡嗎?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冬晨?」再次開口的呂辛問話堅定而有力。

「我的想法,不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冬晨,我知道,你攔阻我追求鍾小印是為了我著想,怕行為率直的麥樂樂知道后對我大動干戈,這些我都仔細想過了,我和樂樂從認識那天起我就一直拿她只當妹妹,這你和薇薇都知道的。如果你執意要攔阻我,只能讓我對你產生仇恨!」

呂辛的話讓鍾小印和藍冬晨大吃一驚,他們都不敢相信,在短短的時間裡,呂辛竟下了如此大的決定,而且,這個決定竟然可以輕易的讓他去仇恨一個人。

「總之我與你講了,你仇恨與否都不妨礙我阻止你。呂辛,請你現在離開這裡,我和鍾小印在工作。」

看著一旁獃獃的鐘小印,藍冬晨忽然笑了,他說:「如果你真的想和他在一起,你就走吧,這裡的工作我來做。」說完,擎起一塊隔板自顧自地走向了後面。

鍾小印低了頭,不敢將眼光投向呂辛,她小聲地說著:「呂辛,你先走吧,我要工作。有什麼事我們改日再談。好嗎?」

「你肯跟我說『改日』了嗎?就是說,你還給我機會,是嗎?這可是你我之間的約定,約定了可就不能反悔呀。那好,今天我先不打擾你了,明天我再到門外接你,履行我們的『改日』之約,好嗎?」

呂辛的話里閃爍著幾分興奮、幾分欣喜、幾分狂熱和幾分赤誠,鍾小印更不敢去看他,怕一睹之下會被他的熱情融化。她點了點頭,不再說話,沖著藍冬晨在的方向走去。

日子過得真快。轉眼,金薔薔和丈夫丹尼爾來到北京已經快兩個月了。丹尼爾已經完成了他在中國的課題,紐西蘭學院的課程又要到時間了,金薔薔和他決定不日啟程。臨行前大家總要在一起聚聚,他們的聚會依常邀請了呂辛和藍冬晨。作陪的依然還是金薇薇和麥樂樂。

金薇薇今天有些感動。自從上次去找藍冬晨以後,她就沒有再見過他,今天,姐姐和姐夫要走了,他準時前來就已經說明他心裡還是有她的。畢竟是8年的朋友了,怎麼可能說完就完呢?

呂辛依然與藍冬晨坐對桌,他看到藍冬晨的眼神時多少有些不自在,好像已經被藍冬晨看穿了他這幾日被鍾小印放鴿子的事。沒關係的,反正自己已經下了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決心。而且,這幾日他已經嘗試性地向麥樂樂表示過他不適合她的想法,奉勸麥樂樂另愛他人。雖然麥樂樂大發雷霆,但是,他是義無返顧。他的眼光像一把不屈服的利劍一樣,直直地插向藍冬晨,而意外的,迎接他的,只是藍冬晨老樣子的冷漠和倨傲。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金薔薔老生常談地提起了爸媽要薇薇去紐西蘭的事。

「冬晨,你看薇薇是先跟你結婚再去紐西蘭呢,還是先到紐西蘭等你?」

這句話問得甚是巧妙,兩個選擇的結果其實都是要藍冬晨對與金薇薇結婚的事情表個態。無論藍冬晨選擇哪一種回答,都等於是當著大家的面應承了不可推卸的責任。藍冬晨臉上雖然沒有變色,但心下還是暗暗叫苦,直把金薔薔比作了紅樓夢裡尖刻無比的王熙鳳。連日來,藍冬晨一直在思索著怎樣與金薇薇了結這段沒有激情的戀情,但是,道德的標尺又橫跨在他想邁出的那一步上。如若與金薇薇實話實說不愛她吧,怎麼好解釋與她交往了8年的時光,8年在人的一生中也許是很小的一段時間,但是,在青春期里可就是最寶貴的時光了。一個很優秀的女孩將自己最珍貴的時光都消耗在自己身上,然後得到的就是一個「因為沒有激情而分手」的結果,這讓他怎麼說得出口呢?但是,如果不明確表示,那麼又從真誠上對不起自己和薇薇了。以後的日子還很漫長,要在夜長夢多的日子裡,與一個不愛的女子同床異夢,那也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藍冬晨不禁浮想聯翩,沉默不語了。

「冬晨,先別顧著說話,我的手機好像忘在你車裡了,請幫我拿一下。一會兒,總編說不定還要找我呢!」

金薇薇替藍冬晨找了個台階下,將藍冬晨及時支了出去。

這一切,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看出來了,由此而知道了他們兩個人的心思。藍冬晨是真的不想和金薇薇結婚,而金薇薇還在等候著藍冬晨。

麥樂樂心裡替表姐不平。她不用推想就能得出是鍾小印將藍冬晨的魂給勾走了,可是,一沒有證據,二怕說明后不亞於在傷口上撒了一把鹽粒,所以,她心中升起了從未有過的悲哀和憤懣。而呂辛看著金薇薇和藍冬晨的表現,好像也若有所悟。

如果,等一個人讓你等得認為日永遠不老,天永遠不荒,那麼,等待就是一種無上的享受。於是,第二天,呂辛更早地來到了Bewiek酒店門口。他堅信,他能像迎春花一樣,等到春天的到來。

這一次,果真沒有讓呂辛白等,鍾小印終於終於出現在他的視野里。

已經躲了呂辛幾天的鐘小印像往常一樣背著雙肩背書包出來了。她開始沒有看到車裡的呂辛,待呂辛喊她時,她受驚了。環顧四周很多的同事,她非常害怕閑話傳到麥樂樂的耳里,她驚險而又慌張地跨上了他的車,像一隻偶爾鑽到樹叢里的小兔一樣,神魂不定。

「你這樣會被麥經理看到的!」

「你很怕她?那好,我現在就開車帶你回去找她,向她當面說清楚。」

呂辛嘴裡說著,方向盤一打轉,準備掉頭向回開。

「不要,呂辛!」

吱的一聲,呂辛將車剎在路邊,他深深地凝視著鍾小印,彷彿要將她淹沒在眼眸之海。

「請你不要再對我提其他的女孩,好嗎?你現在看看我的眼睛,是不是全部的人像只有你一人?就為了一個本身不存在的影子,你知道我追你追得有多辛苦嗎?那天在下雨的夜裡,我按照你的指示摸黑爬到鐘鼓樓樓頂,為你傳去你最喜歡的雨敲瓦檐聲;又一天,我在你下班的路上跟著你,一直跟到南三環,看到你上了藍伯母的車;後來,我想女孩子都喜歡紅紅的玫瑰,我又定了999朵玫瑰和卡片,沒等到你的迴音,給你打電話,你又急急地掛掉了;昨天,我讓快遞公司給你送去我媽媽從香港郵過來的巧克力,可又被你退回來了……你知道我的心情有多難受嗎?你知道我在受一種什麼樣的煎熬嗎?這種煎熬和難受隨著我一天一天見不到你而迅速擴大,擴大到我每一根髮絲,每一個細胞,甚至每一次的呼吸。小印,求求你了解我一下好嗎?只是了解了解,並不需要你為此付出什麼特別的代價,只要你肯了解一下我的心,就好。如果你了解了,認為我不配你,那我就會默默地守候著你,決不讓你感到一絲一毫的為難,好嗎?」

呂辛的聲音低沉而又脆弱,像一個患了重病的病人在懇求醫生。

鍾小印的眼眶已然濕潤,鼻子酸酸的。她為他的鐘情和執著霍然感動。要怎樣的一份情才能將一個大男人折磨成這樣?

「呂辛,求求你別再講了。我答應你,從今天起,我會試著了解你,我會盡我全部的力量去了解你。我也希望,你能全部地了解我,沒有一絲偏袒地面對自己的感情。」

呂辛猛的將頭抬起,他激動地抓住鍾小印的手,欣喜地叫著,像獲得了無上的獎賞一樣開心地笑著。

「小印,謝謝你。謝謝你。是你給了我這個燦爛的日子,讓我覺得,我認識你之前的29年都是在虛度年華,因為你今天答應了我,我才有了燦爛的人生。多麼好啊,燦爛這個詞多麼美妙啊!我真誠地祈禱,燦爛的名字叫永遠!」

「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鍾小印的神色非常認真。

呂辛點了點頭,他靜下心來聽鍾小印說。

「我們的事暫時不要讓麥經理知道。我不想讓她誤會我。」

「好,我答應你。不過,找機會,我一定要與麥樂樂講清楚。讓她永遠都不會誤會你。還有,藍冬晨呢?」呂辛忽然問。

「藍……」鍾小印的心像流落到鄉間的暮鼓一樣被擂得沒有了節奏。呂辛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不然,他為什麼提起藍冬晨?難道是為了那天在會議室里的事?不知道為什麼,呂辛提到藍冬晨,她的心就條件反射似的隱隱作痛。

「他與你和我,有關係嗎?」

「真的?小印,我真的怕他……」說到這裡,呂辛突然隱住了後面的話頭,轉出一句感嘆:「太好了!這下我就放心了!」

自此,呂辛和鍾小印開始了正式的交往。他們的感情隨著呂辛的詩意與執著急劇升溫,鍾小印的行蹤也漸漸更為神神秘秘了,連對她特別關注的藍冬晨也經常抓不到她。

一天,呂辛鄭重地向鍾小印提出要去看望小印的媽媽,鍾小印嚇了一跳,她腦海中還沒有忘記與藍冬晨的約定。她不願讓呂辛知道她和藍冬晨之間的打工約定,她只告訴他,媽媽最近身體不太舒服,等好一點了再讓他去。呂辛雖然不太開心,不過,他還是遵照鍾小印的話,不再提起看望鍾母的話題。

戀愛中的每個男孩都願意將最美好的東西奉獻給女朋友。呂辛也不例外。想想過幾天就到了一年一度的拼裝飛機大賽了,如果鍾小印在一旁給自己助陣,自己一定能夠穩操勝券。想著,呂辛就叫來了一直在北京跟隨自己的王叔,想讓王叔幫助他聯絡一個服飾設計師。平時,從沒見過鍾小印帶一件首飾,也沒見她隨意花過一分錢,想必她是過著比較節儉的生活。王叔知會他,這幾天剛好法國著名的設計師來到北京做巡迴展,呂辛帶了王叔一同趕赴他下榻的地點。

「既然是送給女朋友的,為什麼不定製一套呢?」設計師說。

「那要看你有沒有特別有創意的設計了,」呂辛笑了笑,接著說:「我今年還有100萬的基金沒有動用,怎麼樣,夠了嗎?」

「好吧,看在呂太太是我們老主顧的份上,我這次破例。」

然後,設計師與呂辛約好,三日後交貨。

這些天,藍冬晨上班時間忙於酒店的雜務,下班后思緒總在如何與金薇薇分手的苦惱中。每次當他想起去找鍾小印時,都因為陰差陽錯而與鍾小印失之交臂。

他也想在飛機拼裝大賽時帶上鍾小印,他也聽說了法國設計師在北京的消息,並且,他也到了設計師那裡。當時,正趕上設計師給呂辛定做的首飾剛剛完成並且從法國空運到北京,他看到后眼前放出了欣喜的光芒。

「哦,我喜歡這套首飾,它跟我的女朋友很相配。」

藍冬晨由衷地發出了讚歎。

「但是,對不起藍先生,這套首飾是別人預定的,我只能再為你重新設計一套——你知道的,我不能破壞自己的規矩。」

「那時間就來不及了。不過,看到這麼動人的飾品,我還是忍不住要你為我設計一套。大師果然名不虛傳。」

一年一度的北京飛機拼裝大賽如期舉行。這個大賽是為了紀念世界著名的飛機製造者萊特兄弟而舉辦的。遠在1903年時,萊特兄弟用雲杉木、白蠟木、平紋細布和發動機等原材料製作出了世界上第一架可以起飛的動力飛機。後來,很多航行愛好者都喜歡遵照他們的模式自己動手製作飛機。在北京,每年都舉辦這樣的大賽,但是,一般情況下,參賽者不會超過10人,因為,參加這個大賽不是有錢就可以來的,還需要有多年的經驗積累,因為,這其中比的可是現場動手拼裝飛機,然後駕駛自己的成品飛向藍天。如果有一點紕漏的話,都可能跟生死劃上等號。

比賽的場地選在南苑機場。這裡的機場小巧而靈活,沒有首都機場那樣嘈雜,而且,還有寬曠的沙地跑道。

圖紙大家是一年一換,照搬以前的舊圖紙和零件會被人笑話。來參賽的人彼此都相識,因為基本上都是熟臉。

藍冬晨來得比較晚,離比賽還差10分鐘的時候他才進場。小康跟隨在後面,指揮著幾個人將參賽的零件大箱小箱地從車上搬到指定的場地。

「你好啊,冬晨!」一個胖子向他打招呼,「好久沒看到你了,怎麼沒見金小姐?」

「啊,她這段時間很忙。我也很少見她。對了,呂辛來了嗎?」

「來了,還帶了一位白雪公主呢!老朋友都驚嘆不已,呂辛哪尋來的這福氣?論長相論氣質,可真比金小姐的表妹要強多了,……啊,我這樣說你不會不高興吧?我向你道歉!」

藍冬晨聽到這裡,頭上像被人敲了一記悶棍似的,一下蒙了。一個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像透過顯微鏡看人體細胞一樣,越看越清晰,越看越使人頭皮發麻。

「沒關係的。他們在哪兒?」藍冬晨的外表還是很紳士的,多年上層社會的修鍊已將他的失態消磨乾淨。

「在那裡——」胖子的手指向了一個方向,藍冬晨看到了他最不願意看見的一幕。

來參賽的人幾乎都在那邊聚齊,他們圍著鍾小印說著笑著,那模樣像極了一堆扎在鮮花邊上的蜜蜂,還嗡嗡地不停聒噪。

鍾小印今天梳了一個別緻的髮型,在陽光的照耀下,她的頭上、頸上、耳邊閃著星星一樣的耀眼光芒。再仔細看看,藍冬晨的臉色變了,他感到一塊巨大的石頭向他的胸口壓來,以至使他有些呼吸困難。鍾小印佩戴的正是那天在法國設計師那裡看到的飾品。價值100萬的飾品套在她的身上,在藍冬晨的眼裡就像一個無情的枷鎖一樣,那樣刺激和挑釁。她收了呂辛的禮物!而且是如此貴重的禮物!說它貴重,並不是藍冬晨將100萬看得很多很多,而是他知道呂辛每年的私人基金只有100萬,肯傾其所有,必定是先傾其心了。呂辛果真在追求鍾小印,而且,照鍾小印肯接受如此貴重的禮物來看,她也是對他暗許芳心了。這個打擊來得太大了,使他一時之間全無了應變的方法。這還讓他怎樣比賽?局還未開,勝負已分。

他頭也沒回地離開了場地,帶了滿腔的不滿和醋意。

當一個男人受了打擊后,最習慣的解決辦法就是到另一個女人那裡尋求平衡。

藍冬晨原以為金薇薇會在休息日的今天乖乖地待在家裡,可到了金家一看,根本沒有薇薇的影子。她家的保姆說,薇薇接到一個電話,一大早就出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蝴蝶飛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蝴蝶飛飛 蝴蝶飛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3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