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九章

天,終於放晴了。太陽裂開了紅彤彤的嘴唇,喘著熱氣嘻嘻地笑著。

這幾天,呂辛沒有一刻閑下來。白天上班的時間,他會在辦公室處理工作,晚上,他悄悄跑到Bewiek門口等候鍾小印。他能察覺得出,麥樂樂不太喜歡鐘小印,這也許是女孩之間的妒忌吧。麥樂樂永遠長不大,總跟小孩似的。這不能怪自己不愛她,自己可是一直只當她是好妹妹的。如果有女朋友一定要像鍾小印那樣的。秀氣的面容、明亮的眼神、完美的身材和活潑的性格。當然,這只是她優點的萬分之一,其他的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就像九千九百九十九朵山茶花一樣,盛開在珠穆朗瑪山巔上,需要費勁千辛萬苦一朵一朵地採摘下來細細品位才可知曉。聖潔的珠穆朗瑪啊,你是如何培育出這樣沁人心扉的花朵的?你又是如何將芳香延遞到一個男人的心中的?

呂辛望著Bewiek酒店那帶有哥特式教堂味道的樓頂,想象著那也許就是喜瑪拉雅山脈的傲骨珠穆朗瑪山峰。

呂辛將車停泊在了斜對著酒店員工出口處的地方,從這裡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出入的員工。

已經2個小時了。呂辛今天使了點小手段,探明了鍾小印幾點下班,他準備在鍾小印出來后將車開過去,假裝與她在大街偶遇,甚至,連打招呼的話都事先編好了。車子可以從鍾小印身後緩緩駛過,來個剎車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決不能像一架飛機開過了降落目標又折了回來一樣,一切都要做得自然流暢,不能拖泥帶水,也不能留一點痕迹。車子停下來后,要慢慢地將玻璃窗搖下,將頭輕輕探出,用左手將黑色墨鏡摘下來並伸出車外與正好做打招呼的肢體配合。開口的第一句話一定要說得很風趣,例如「你的裙子有點耀眼,我的眼睛都被閃得看不見路了」,或者「你慢點走,千萬別跑,我在這裡等你呢」……等等。總之,要讓她看見自己的第一眼就露出笑容,這樣,她就會對自己有好感,自己就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追一個女孩其實挺容易的,尤其是追自己非常非常喜歡的女孩,就更容易了。因為,越是非常非常的喜歡她,越會一心億意地下工夫,越會取得意料之中的勝利。

這也許就是愛情!

呂辛的嘴角流露出任何人都可察覺的笑意。他的眼睛透過黑色的墨鏡,緊盯著員工出口,一刻也不敢放鬆。

鍾小印出來了。呂辛的心裡默念了三遍她的名字,突然,呂辛摸著鑰匙的手顫了一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鍾小印的身後,麥樂樂跟在鍾小印身後出來了,沒想到今天她們一同下班。

呂辛的頭「當」的一下跌落到方向盤上,墨鏡正好磕到了方向盤的邊沿,硬硬的鏡架戳得他的眼眉邊略微有點痛。

稍呆了一下,像有根線牽了一下似的,猛地抬起頭來。「追」女孩子怎麼可以不「追」呢?他快速地擰了車鑰匙,看了看鐘小印走的方向,發動了車子跟了過去。

鍾小印坐上了一輛公交車。車子從酒店門口開下去,一直繞過了大半個北京城,呂辛每到車靠站的時候都停下來看一看,可是,沒有發現鍾小印的身影。

如果時間老人算錯了賬的話,有時快樂和沮喪會一同來臨。當公交車開離的站台處出現了被微風吹皺了一襲短裙的鐘小印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豐田車橫斷了呂辛和鍾小印的視線。在車後座一側坐的正是笑吟吟的藍母。

太不巧了!如果讓鍾小印知道自己這樣如影隨形地跟著她,她在藍母面前一定會難為情的。今天權當作護送心上人下班的練習吧。呂辛開心地鳴了幾下笛,唱響了沾染著黃昏餘輝的情愛曲。

第二天花卉市場剛一開門,就接到了一張大定單。定單的地點是Bewiek酒店,單上指定的接收人是鍾小印,定單的內容是999朵鮮靈靈帶刺的紅玫瑰。另外,還有一份需要加急定做的單子,單子急到3個小時就要。這張單定做的是999張用UV技術油上Love字樣的卡片,做出的效果就是整張的紙卡上只有Love這幾個字母看上去或摸上去都有塑料的感覺。這還不算什麼,卡片印完了后,還要用模板裁切成「心」的形狀,宛似一顆顆正在跳動的火熱的心。

當9個快遞員像捧著聖物似的一溜排好站在鍾小印面前時,全體在場的銷售部員工都沸騰了。

每一個女孩都曾有過這樣浪漫的希冀,每一個男孩也曾盼望能這樣討好女友,夢想的一下子變成現實的東西,這就像白雪公主沉睡前想象著有位風度翩翩的白馬王子,而一百年後夢想真的實現了一樣。這是誰的大手筆?每個親眼看到或風聞的員工都在猜測。

「要……九千多塊錢吧?」

銷售部的小紅第一個發表了定論。

「我看不止,就說花是5塊錢一朵吧,卡片怎麼也要10塊錢!我去年買給小學同學的卡片不如這個好還要10塊呢。應該有1萬多塊吧!」

一個男同事大搖其頭,他一支手托著腮部,像福爾摩斯一樣在屋裡圍著紙箱來回走著。

「是誰呀,小印?是誰呀?別保密了,這不是無據可查的。這其中可有許多線索呀。說出來,也許大家能鼓勵鼓勵你!」

「是呀,講嘛——」

幾個同事艷羨地看著一旁翻著箱子、默不言語的鐘小印。

「算了!小印釣上了有錢人,不想讓我們知道——」

「對呀,這麼大的手筆,非得是——非得是像——藍總那樣的男人才會做的。是不是?」

「是啊,是啊,不會真的是——要是我啊,高興死了!那麼帥的男人,又有才華又有錢,像這樣的老公哪找去?怪不得藍總一直不肯和那個金大記者結婚呢!原來……」

「嘻——這下子麥經理當不成董事長的小姨子了……說不好,以後銷售部副經理的位子……」

看到麥樂樂進來,幾個員工你捅捅我,我捅捅你,誰也不說話了。

處理幾箱子卡片還好說,可以放在辦公室綠籮樹后的一個角落,等下班的時候再帶回家。可999朵玫瑰擺放在辦公室無論如何也不太合適。這一次,麥經理顯出了仁慈大義的胸襟,她破例准許鍾小印先將玫瑰放在辦公櫃的上面。辦公櫃依著辦公室東邊和南邊的牆壁而立,靠北面正好是酒店外觀中的法國風情的圓而神秘的玫瑰窗,嬌艷欲滴的玫瑰點綴在屋四環的一半處,形成一個俏麗的「√」,尤其在拐角處更顯示出一股熱情和執著。

銷售部辦公桌纖巧而清秀,洋溢著淡淡的瑞典氣息。桌上的辦公電話是直通外線的,為的是能更好更迅速地與客戶溝通。電話鈴這時又響了,辦公室里的其他人都出去了,只剩下鍾小印一個人,她用纖細的手執起了話筒。

「你好,這裡是銷售部,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

這是銷售部標準的callin用語,經過多日的實戰演練,鍾小印已經很熟練。

「喂,鍾小印小姐在嗎?」

「我就是。請問你是……」

「你好,鍾小印!我是呂辛。」

「呂……辛?」

鍾小印看著電話機上的顯示屏處,眼前閃現出一個大男孩帥氣的模樣,他怎麼會想起給自己打電話?會不會是找麥經理呢?不會的!鍾小印心中立即否定了這個設問,那他找自己……

鍾小印的頭腦可不遲鈍,因為,任何一個女孩面對呂辛那熱辣辣的目光都會明白其中的含義,只是,有時有的女孩會因為對自己的魅力沒有足夠的信任而產生甜蜜的疑惑。冰雪聰慧的鐘小印也不例外。她的臉像被一杯滾燙的水暖了一樣,火澀澀的。

「鍾小印!」

又一個聲音在叫她。鍾小印自然地一抬頭,對上的是藍冬晨的眼睛。壞了!他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鍾小印心中暗叫不妙。

「啊???對不起,我正忙,我要先掛掉了!」

鍾小印也不等呂辛答覆,一邊將聽筒放下,一邊扯了一下裙角站了起來,慌亂中還將聽筒掛到了電話彈簧的側邊。

「藍總,您找我?」

鍾小印偷偷看了一眼藍冬晨,發現他正盯著辦公柜上的玫瑰花,即使是這樣,鍾小印還是頗為緊張。她將左手遞到右手的掌心中,兩隻手膠合在一起,像個做錯了事的小孩站在嚴厲的大人面前一樣,局促不安地揉搓著。

「你今天什麼班?」

藍冬晨的眼光依舊粘連在玫瑰花上。

「我今天是B班。」

「那是6點下班了?」

「嗯。」

鍾小印估計,準是藍伯母不好意思總給自己打電話,所以讓藍冬晨來找自己。藍冬晨雖然對自己那樣,還說出了那麼傷人的話,但是藍伯母人很好,自己其實很願意陪她。他是他,他媽媽是他媽媽,兩者不能混為一談。自己又不是不懂禮數的人,更不是小氣的人。

「……我在跟你說,你聽到了嗎?」

「啊?」

鍾小印猛地一驚,抬起頭看著他。她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玫瑰花依然固定在藍冬晨的眼眸中,彷彿鍾小印是一個不存在的人,至少,此刻在鍾小印看來,她還不如辦公柜上的玫瑰花重要。會不會——這玫瑰花真的是他送的?他這樣的眼神不會是在暗示這個吧?這算什麼呢?對那天在療養院說的話進行非正式的道歉?哪有這麼簡單!幾朵玫瑰花幾張卡片就能敷衍過去?自己才不會接受他這種不明不白的道歉呢!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幾朵花嗎?北京的綠化那麼好,哪裡不能飽饗玫瑰花的眼福呢?

「我在說——6:10分你要準時到第一條街的停車場,我在車上等你。10分鐘夠走到了吧?不會找錯車吧?對了,好像沒給你留梳妝的時間。你,不會遲到吧?」

「不——會——的!」

鍾小印對著他離去的背影大聲地說。

真討厭!又在跟她提「梳妝」,還跟她提什麼「遲到」?這不是明擺著處處給她難看嗎?瞧他說話的口氣——10分鐘夠走到吧——聽似很關心,實則是限制;更可氣的說什麼——不會找錯車吧——簡直是拿自己當智力殘缺者對待!太可氣了!真不知藍伯母那樣好的人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兒子!

鍾小印氣呼呼地走到辦公櫃前,搬了幾把椅子在下面依次排開,噌地跳了上去,撐開剪刀順著椅子將玫瑰剪了一圈。鮮艷的玫瑰花瓣像一張張撕碎了的紙片紛紛飄零,漸漸迷住了她的雙眼。一不小心,她「唉呦」一聲,感覺到了鑽心的疼痛,再看剪刀刃處,一片斷了經脈的花瓣像一葉揚了帆的小舟一樣,載著半滴泛著淚光的鮮血正向剪尖緩緩滑去。

寂寞的旅程通常都像麻花一樣,是由同行者的尷尬與沉默擰成的。一路上,藍冬晨板著個臉,神情關注地只盯著前方的路況。路兩旁的綠樹將葉子的蔭色點點片片地輕拂過鍾小印的右邊臉頰投射到車內,給冷冷的車中帶來更深的涼意。

藍冬晨今天開的還是他喜歡的那輛jeep,鍾小印坐在駕駛副座上,視野能開闊得很遠很遠。不過,在鍾小印的眼裡,前方的一片格外迷茫,什麼也看不清楚,像剛剛經受過雪盲一樣。

兩個人誰也不肯先打破靜寂,車子就這樣緩慢地行駛著,天都有些黑了的時候,他們開到了上山的路上。

北京的夏季的天黑一般是在8點左右,鍾小印很想問問他們到底是去哪兒,可她用餘光瞟視到藍冬晨臉部堅硬的稜角時,又把話咽了回去。看看誰能將沉默保持到最後一分鐘!

山路上的行人和車輛很少,開過了半小時后就幾乎沒有其他的人和車了。也許是天快黑了的緣故,鍾小印感覺到上山的車開得倒比在平路上快,而且,她感到困意像聖誕老人的手一樣溫暖地撫摩著她,使她不得不接受這美滿的祝福。

她強睜了眼皮,心裡暗暗責怪好友酷兒和她的男朋友安沛。昨天他倆吵了一晚,害得她一夜沒睡。又約莫過了1個小時,車子開到了一個三面環水的獨立別墅門前。

門像是有知覺一樣,當他們到了門口的時候就緩緩地開了。

別墅的主樓雖然高大而陰冷,但是,一路上坐在空調車裡的鐘小印一進到裡面仍然感到了一股濡熱之氣。

不知藍冬晨從哪兒按動了電燈的開關,屋子裡一下豁亮起來。牆壁斑斑駁駁的,像年久失修並遭到了很大的破壞一樣,神秘而又幽靜。

「喜歡嗎?這是我爸爸十年前蓋的。我很喜歡這裡。以前我煩悶的時候都會到這裡來。坐在屋門口,聽魚彈水面的浪花聲,聽各種蟲蟻的啾鳴聲,看天上斜掛著的月亮和星星,很快地,心情就會好起來。」

「開門的人呢?」

鍾小印突然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其實,從她一進到別墅區里就已經察覺這裡好像沒有什麼人。

「開門的人?你是說開大門的人嘛?」

見鍾小印點了點頭,藍冬晨笑了,「我家的大門是電動的,我自己有開關,哪需要什麼開門的人?」

「那,藍伯母呢?」

鍾小印覺得,不能不再直接地問他了。

「你藍伯母?她在家呢!你很想念她嗎?沒有人剝奪你去看望她的權利!」

說完這番話后,藍冬晨自顧自地往彎向裡面的通道走去,鍾小印原地沒動。

「你騙我?」

鍾小印大聲地說。

「什麼?」

藍冬晨收住了腳步,他折轉了回來在鍾小印面前停下,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眼裡寫滿了疑惑。

「……,哦,對不起,是我錯想了。既然藍伯母不在,那我先走了,藍總!」

鍾小印終於醒悟是她自己誤解為藍伯母找她,藍冬晨並沒有騙她。但是,畢竟她從來沒有想過會和藍冬晨在這樣一個環境里來個兩人世界,所以,面對空蕩蕩的房間、漆黑的外面和高大的男人,恐懼和驚悚迅速攫獲了她。她惶惶然地向門外竄去。

「你站住!」

藍冬晨伸出堅實的手臂一把拽住了她,像擺弄一隻小鴿子般擰回她的身體,出現在鍾小印眼裡的是藍冬晨一臉的粗暴。他的臉和她的挨得非常近,他的嘴唇漸漸傾了下來,只差一點點的空間他們就像夾心餅乾一樣能粘在一起了。

「我討厭你叫我藍總!這裡不是工作場所,也不是上班時間,你就不能稱呼我點別的?我有這麼可怕嗎?你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時都很隨意和安心,為什麼和我不行?」

「……,可,我真的要回家了,藍……」

鍾小印猛然剎住了話頭,沒有將「總」字說出來。眼前的這個男人像一隻發瘋的獅子,不知道自己再說一句他不喜歡的話后,他會怎樣的暴跳如雷。

「你不能走。外面很黑,你來的時候也看到了,一輛車都沒有,你怎麼回去?……我不會欺負你的,你留下吧!我只想讓你陪陪我。」

說完,藍冬晨放開了鍾小印,頹然地坐在了一個破舊的檯子角上,將臉深深地埋在臂彎中。

屋子裡的落地座鐘滴答滴答地擺著,枯燥而又單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蝴蝶飛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蝴蝶飛飛 蝴蝶飛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