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第四節

「你告訴他什麼?」

「他想嘗嘗真正的生活,」她哭著說,「他想看看藏起來的齷齪事——你難道不明白他跟叢地攪在一起是為了什麼?」

「所以你就告訴他他可能是亂倫生下的,而我因為他的到來試圖自殺?」

多年來,她一直努力調和他們父子間的關係,如今卻藉由一個孩子的生命和科林對負罪感的深刻理解完成了。前一晚,她聽到他們倆在肥仔的閣樓卧室里談話,便在樓梯腳停下偷聽。

「……你可以把那個——你媽媽暗示的那件事完全放開,」科林粗聲粗氣地說,「你沒有任何生理或精神上的不正常,不是嗎?所以好啦……別再擔心那件事了。你的心理諮詢師也可以幫你……」)

特莎繼續抽泣著,紙巾已經打濕。她想到自己為克里斯塔爾做的那麼少,竟讓她落得死在廁所地上的下場……若是聖彌格爾從那閃亮的窗戶上走下來,宣布對眾人的裁判,對她來說反倒是個解脫。她想聽到對她自己的判決,那故去的孩子、破碎的人生與這一團混亂的局面,究竟有多少是由於她的錯誤造成的……走道另一邊,塔利家某個坐不住的小男孩從長椅上跳下,跑了出來,緊接著就有一個有文身的女人伸出一條有力的胳膊,抓住小男孩,把他拽了回去。特莎的哭泣被一小聲驚呼打斷。她確信在那女人粗壯的手腕上看到了自己丟失的表。

蘇克文達一直聽著特莎的哭聲,心裡很難過,卻又不敢回過頭來。帕明德已經跟特莎鬧翻了。要解釋自己胳膊上的傷疤,蘇克文達就不得不提到肥仔·沃爾。她求母親不要打電話給沃爾家興師問罪,偏偏特莎給帕明德打了過來,告訴她肥仔已經承認議會網站上「巴里·菲爾布拉澤的鬼魂」名下的所有帖子都是他發的。盛怒之下,帕明德說了很多刻薄的話,導致兩個朋友至今誰也沒理過誰。

令蘇克文達費解的是,肥仔竟然把她發的那個帖子也承擔了下來,蘇克文達幾乎把這一舉動視為他的道歉。他似乎總能看穿她的心思:他知道是她攻擊了自己的母親嗎?蘇克文達不知能否將真相告訴新來的心理諮詢師,她的父母貌似對那位諮詢師寄予了厚望。還有,她能告訴那個脫胎換骨般溫柔和歉疚地對待她的帕明德嗎?

她試著集中注意力聽悼詞,卻沒有收到預想的效果。她很喜歡勞倫的媽媽做的菊花船槳和泰迪熊,她很高興蓋亞和安迪能來,還有划艇隊的女孩們,但她也希望菲爾布拉澤家的雙胞胎沒有拒絕出席。

(「那會讓媽媽不安的,」西沃恩對蘇克文達說,「要知道,她認為爸爸在克里斯塔爾身上花的時間太多了。」

「啊。」蘇克文達倒是真沒想到。

「還有,」尼安說,「媽媽不喜歡我們去看爸爸時必須經過克里斯塔爾的墓。它們很可能挨得非常近。」

蘇克文達認為這些拒絕的理由卑鄙而刻薄,但把這樣的字眼用在菲爾布拉澤太太身上似乎是種褻瀆。雙胞胎走開了,仍然固守著彼此的陪伴,這段時間一直如此;她們冷冷地對待蘇克文達,把她跟那個外人蓋亞·鮑登的親近視為對她們友情的背叛。)

蘇克文達等著有某個人站起來,向大家講一講真正的克里斯塔爾是什麼樣子,她的一生有哪些事迹,就像尼安和西沃恩的伯伯為菲爾布拉澤先生做過的那樣。然而,牧師除了簡短地提到「令人心痛的短暫的生命」和「深深植根於帕格鎮的家庭」以外,好像決定跳過所有的事實。

於是,蘇克文達把思緒集聚在划艇隊去參加地區決賽的那天。菲爾布拉澤先生開著小巴車,帶著她們去迎戰聖安妮的姑娘們。運河恰好從那所私立學校的土地上穿過,因此比賽組織方決定,她們要在聖安妮的體育館更衣,並從那裡開始比賽。

「這當然是有違體育精神的,」去的路上,菲爾布拉澤先生對她們說,「絕對的主場優勢。我反映了這個問題,但他們不肯更改。你們不要被嚇住,好嗎?」

「我他媽的才——」

「克里斯——」

「我才不會害怕。」

然而,當她們進入聖安妮時,蘇克文達卻害怕了。大片大片柔軟翠綠的草地,還有一棟結構對稱的巨大建築,由金色的石頭建成,上面有尖塔和一百扇窗:除了在明信片上,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景色。

「就像白金漢宮!」勞倫在後面喊道,克里斯塔爾的嘴張成了一個O,她有時就像孩子一樣率真。

她們所有人的父母,加上克里斯塔爾的曾外祖母,都在終點線處等著。蘇克文達相信,在划艇隊走向那棟美麗建築的入口處時,自己絕不是唯一感到渺小、膽怯和自卑的人。

一位穿著學院禮服的女士飛奔過來迎接菲爾布拉澤先生,而他只穿著普通的運動裝。

「你們一定是溫特登了!」

「當然不是,我們他媽的看上去像一棟樓嗎?」克里斯塔爾響亮地說道。

女孩們相信那位聖安妮的老師一定聽到了,菲爾布拉澤先生轉過頭,皺著眉頭瞪了克里斯塔爾一眼,不過她們能看出,他也覺得很好玩兒。於是,整個隊伍開始咯咯偷笑起來,直到菲爾布拉澤先生站在門口看著她們走入更衣室時,大家還在樂個不停。

「活動一下手腳!」他沖著她們喊道。

聖安妮划艇隊的隊員已經和自己的教練一起坐在裡面了。兩隊女孩兒隔著長凳互相打量著。蘇克文達被對手們的髮型鎮住了。她們所有的人都是長發,自然而富有光澤,簡直可以上洗髮水廣告。看看自己隊里,西沃恩和尼安是波波頭,勞倫一頭短髮,克里斯塔爾總是扎著緊緊的高馬尾,蘇克文達自己的頭髮則是又粗又硬,像馬鬃一樣亂蓬蓬的。

她認為自己看到聖安妮的兩個女孩兒低聲說了句什麼,夾雜著冷笑。她的猜測被克里斯塔爾證實了,因為克里斯塔爾突然站起來,挺直了身體,瞪著那兩個女孩兒,說:「我猜你們的屎都是帶著玫瑰香的吧?」

「你說什麼?」對方教練問。

「沒什麼,只是問問。」克里斯塔爾甜甜地回答,然後轉過身,拽下她的運動褲。

大家實在憋不住笑,邊換衣服邊樂個不停。克里斯塔爾扭著腰跳開了,聖安妮划艇隊魚貫而出時,她沖著她們露出了光屁股。

「漂亮極了。」最後一個離開的女孩說。

「非常感謝,」克里斯塔爾沖著她的背影喊道,「要是你願意,我會再讓你看一眼。我知道你們都是蕾絲邊兒,整天待在連個男生都沒有的地方!」

霍莉笑彎了腰,不小心把腦袋撞到了衣櫥門上。

「見鬼,小心點兒,霍莉,」克里斯塔爾很高興自己的洋相反響這麼好,「等會兒還用得著你的腦袋呢。」

她們排好隊走到運河邊時,蘇克文達立刻明白了為什麼菲爾布拉澤先生想更換場地。出發處,除了他以外,再沒有別人為她們加油。反觀聖安妮一邊,卻有眾多支持者,叫著、鼓著掌、跳上跳下,都是同樣的閃亮長發。

「看!」走過那群聖安妮女生身邊時,克里斯塔爾指著其中一個喊道,「是萊克西·莫里森!還記得我是怎麼把你的牙打掉的嗎,萊克西?」

蘇克文達憋笑憋得肚子都疼了。能夠跟克里斯塔爾走在一起,她感到既高興又驕傲,而且她知道其他女孩也是如此。克里斯塔爾面對這個世界的方式保護了她們所有的人不被那些眼神、那些飄揚的彩旗和背景中那如宮殿般宏偉的建築所傷害。

不過,爬上划艇時,她能感覺到連克里斯塔爾也有些緊張。克里斯塔爾轉過身來,看著蘇克文達;她們一直坐前後位。她的手裡拿著一個東西。

「我的幸運符。」她把手裡的東西給蘇克文達看。

是一顆掛在鑰匙扣上的紅色塑料心,裡面有她弟弟的一張小照片。

「我告訴他,我要給他帶一枚獎牌回去。」克里斯塔爾說。

「好。」蘇克文達心中突然湧上了信念和敬畏,「我們會贏的。」

「是。」克里斯塔爾轉頭看著前方,把鑰匙扣塞進了胸罩里。「這壓根不算比賽,」她大聲說,讓所有隊員都能聽見,「就是一群咬毛毛的蕾絲邊。姑娘們,幹掉她們!」

蘇克文達仍然記得發令的槍聲、人群的歡呼和她鼓足了勁兒、彷彿要尖叫出聲的肌肉。她記得她們完美的節奏、笑聲過後令人生畏的嚴肅和自己驕傲的心情。是克里斯塔爾為她們贏得了這一切。是克里斯塔爾摧毀了聖安妮的主場優勢。蘇克文達希望她也能像克里斯塔爾那樣:有趣又強悍,無所畏懼,隨時準備鬥爭。

她向特莉·威登請求了兩件事,都得到了應允,因為特莉總是附和任何人。克里斯塔爾那天贏回的獎牌被掛在了她的脖子上隨葬。另一個要求是在葬禮結束時實現的。這回,當牧師宣布唱歌時,他聽上去有些無可奈何。

好女孩變壞啦——Goodgirlgonebad—

來——三——步Takethree—

開始Action.

我的暴風雨里沒有雲……Nocloudsinmystorms……

隨它下,我划艇沖向名利場Letitrain,Ihydroplaneintofame

像道·瓊斯一樣瀉萬丈……Comin'downliketheDowJones……

特莉·威登的家人半攙半架地扶著她走下品藍色的地毯,教堂里的人們紛紛側目,不忍再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偶發空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偶發空缺目錄 偶發空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