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危機四伏

第二十七章 危機四伏

國歌響起,之後我聽到凱撒·弗里克曼問候觀眾。他是否知道從現在起他說的每字每句都至關重要?看來他知道,他也想要幫助我們。當設計團隊登場時,觀眾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我想象著弗萊維、維妮婭和奧克塔維亞准都高興得手舞足蹈,以可笑的姿勢給大家鞠躬,看來他們不明真相。接著,介紹艾菲。她等候這一時刻已經有多久了?我希望她能享受這一時刻。不管她受到怎樣的誤導,她也有非凡的直覺,她應該至少懷疑我們陷入了麻煩。波西婭和西納受到熱烈歡迎,當然了,他們幹得很棒,設計的服裝在開幕式上大放異彩。此時我終於明白了西納為我選這套服裝的用意,他要盡量讓我向一個純真無邪的小姑娘的形象靠近。黑密斯出現在台上時,觀眾一起跺腳,表示對他的狂熱喜愛,至少持續了五分鐘。是啊,他第一次獲得成功。不僅讓一個,而且還讓另一個「貢品」生存下來。要是他沒有及時警告我呢?我究竟會有多麼不同的表現?當著凱匹特的面炫耀自己要吞噬漿果的那一刻?不,我不會那麼做,但肯定不如現在說話更真實可信。此刻,圓盤正把我托上舞台。

刺眼的光線,如雷的吼聲,震得我腳下的金屬盤微微顫抖。之後皮塔登台,距我只有幾碼遠。他看上去是那麼的乾淨、漂亮、健康,我幾乎認不出他了。可他臉上燦然的微笑一如從前,無論是在泥地里、在凱匹特,還是任何我看見他的時候。我三步並作兩步,一下子撲到他的懷裡。他向後退了兩步,差點失去平衡,這時我看到他手裡拿著的一個纖巧的原以為是金屬的盒子原來是藤編的。他站穩腳跟,我們緊緊擁抱在一起,觀眾都瘋狂了。他親吻著我,而我一直在想:「你知道我們又有危險了嗎?」大約過了十分鐘,凱撒·弗里克曼拍拍皮塔的肩膀,示意歡慶儀式繼續。可皮塔連看都沒看就一把推開了他,觀眾更為之瘋狂了。不管皮塔是否意識到,他一如平常,恰到好處地調動了觀眾的情緒。

最後,還是黑密斯打斷了我們,善意地把我們推到勝利者坐席。通常,這是一個單人的、裝飾華麗的座椅,勝利者在這裡觀看比賽中的精彩場面,可這次因為有我們兩個人,大賽組織者為我們準備了一張蓋著紅色天鵝絨的長沙發。沙發不大,我媽媽會叫它愛人沙發,我想。我坐得離皮塔這麼近,簡直像是坐在他的腿上,可黑密斯丟給我一個眼色,意思是我們離得還不夠近。我脫掉涼鞋,把腿彎起來,頭枕在皮塔的肩上,他的手臂很自然地環住了我。我感覺像是又回到了石洞里,為保持體溫緊緊依偎在皮塔身旁。他的襯衫與我的是同樣的黃色,但波西婭讓他穿了黑色的長褲。腳上沒穿涼鞋,而是穿著結實的黑靴子,穩重而踏實。我真希望西納也給我設計了類似的服裝,我穿著這飄逸的裙裝,覺得自己很孱弱。可也許西納要的正是這個。

凱撒·弗里克曼又開了幾句玩笑,接著正式儀式開始。這節目要持續大約三個小時,而帕納姆全國人都要求收看。光線變暗,屏幕上出現市徽,我突然覺得我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我不想觀看我的二十二個同伴死去的過程,第一次看他們死已經夠了。我的心跳得厲害,又有跑掉的強烈衝動。其他的勝利者怎麼能獨自面對這一切?在精彩場面回放過程中,一個小畫中畫,不停顯示此時勝利者的反應。我回想以前的許多年節目播放時,一些勝利者表現出勝利的喜悅,一些人在空中揮舞拳頭,一些人捶自己的胸部,而多數勝利者只是吃驚。我知道我現在仍然能夠坐在這張愛人沙發上的唯一原因是皮塔。他用胳膊摟著我的肩,他的另一手拉著我的兩隻手。當然了,所不同的是,以前的勝利者並沒有一個等著摧毀他們的凱匹特。

把過去數個星期的時間濃縮成三個小時,的確很不簡單,特別是在許多台攝像機同時拍下大量錄像的情況下,片子的剪輯者要突出某個主題。今年,他們第一次擁有了一個愛情主題。很顯然,我和皮塔贏得了比賽,但有關我們的內容多得不合比例,從一開始便是如此。可是我也很高興,因為這凸顯我們的戀愛故事,也就是說,我們在面對死亡時,沒時間多想,也為對凱匹特的蔑視行為找到了合適的理由。

開始的三十分鐘左右,主要回顧了賽前的精彩場面,戰車穿過凱匹特,我們的訓練成績,我們的電視訪談。電視畫面中出現的一次次的歡呼聲讓人更覺凄慘,因為片中出現的所有的人幾乎全部亡故。

接下來是競技場中的比賽情況,片子對血腥搏殺的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並時不時地在選手的死亡場面和我們的現場情況之間轉換。事實上,毫無疑問,皮塔肩負著上演這一浪漫故事的主要任務。現在我可以站在觀眾的角度觀看這一切——在追蹤蜂襲擊他們之前的夜晚,他整晚沒睡,和加圖明爭暗鬥,試圖讓我逃脫;他躺在河岸的泥淖中,睡夢中還在輕聲呼喚我的名字。相比之下,我卻顯得冷酷無情——躲避火球襲擊,向職業選手扔蜂巢,炸掉補給品——直到我尋找露露時,情況才有所改變。片子全程播放了她的死亡過程,怎樣被矛擊中,我怎樣救她,我怎樣一箭射中一區男孩的喉嚨,露露怎樣在我懷裡咽氣,以及我為她唱歌的場面。看到這兒,我覺得難過極了,對周圍一切的感覺都麻木了,就像觀看另一次飢餓遊戲中的陌生人。可我也注意到他們沒有播放我給露露身上放花的情景。

是的,這一行動也帶有反叛的意味。

畫面中再次出現我的鏡頭。當他們宣布同一個區可以有兩名選手獲勝時,我不由自主地喊出皮塔的名字,我用手捂住嘴。如果說開始我對皮塔顯得無情無義,那麼此時的鏡頭對此進行了彌補。我尋找他,照顧他,使他恢復健康,參加宴會以得到藥品,給予他溫情的吻。坦率地講,當我看到野狗以及加圖慘死的畫面時,仍感到不寒而慄,可此時,我再次感覺到它好像發生在我根本不曾相識的人身上。

之後出現了我們拿漿果的場面,我可以聽到觀眾讓彼此保持安靜的「噓」的聲音,大家生怕漏掉一個字。電視片的最後,出現了宣布勝利者的畫面,同時還有皮塔被搶救時,我在直升機上嘶喊他的名字、敲打玻璃門的場面,我內心對製片人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在整晚的電視片中,這一瞬間的畫面是我求得生存的最有力證據。

國歌再次響起,斯諾總統站在台中央,身後的小女孩手捧著王冠,王冠放置在一隻絨枕上。然而絨枕上只有一頂王冠,可以聽到台下的觀眾在竊竊私語,這頂王冠要放在誰的頭上?這時,斯諾總統用手一扭,出現了兩頂王冠。他面帶微笑,把一頂王冠戴在皮塔的頭上;他給我戴另一頂王冠時,臉上仍帶著微笑,但在距我只有數英寸遠的眼神里,透出的分明是不肯原諒我的嚴厲目光。

也就在此時我知道了,儘管我們兩人都可能吃毒漿果而死,但我不應該出這個主意。是我先挑起的事,我應該受到懲罰。

頒獎之後,我們向大家鞠躬致謝,觀眾一片歡呼。我向觀眾揮手致意,胳膊累得都快要掉下來的時候,凱撒·弗里克曼才向觀眾道晚安,提醒他們別忘了明天觀看最後的電視訪談,他這麼說好像觀眾還有別的選擇似的。

皮塔和我旋即抵達總統官邸,參加在那裡舉行的慶祝晚宴。我們也顧不上吃東西,凱匹特的官員,特別是那些贊助者,一個個從人群里擠過來與我們合影。一張張臉在我們面前閃過,夜色闌珊,大家卻越來越沉醉在夜晚歡慶的氛圍當中。偶爾,我也會瞥一眼黑密斯,內心覺得很踏實。可我看到斯諾總統時,心裡覺得很害怕。但我與大家照相時,仍微笑著,不停地表示感謝。但無論做什麼,我始終沒有放開皮塔的手。

我們疲憊地回到訓練中心十二層住處時,太陽已在地平線上悄悄地露出了頭。我想現在終於可以單獨對皮塔說一句話了,可黑密斯讓他跟波西婭去試訪談時穿的衣服,他一人獨自陪我來到我房間的門前。

「我為什麼不能跟他說話?」我問。

「咱們回家後有的是說話時間。」黑密斯說,「去睡覺吧,你們兩點鐘開始直播。」

儘管黑密斯出面干涉,我還是決定要私下見到皮塔。我在床上翻來覆去幾個小時之後,偷偷地溜到大廳。我第一感覺是先去樓頂看看,可樓頂沒人。樓下的街道在經過昨日的慶典活動之後,此時也空蕩蕩的。我又回到床上躺了一會兒,然後決定直接去他的房間。可我擰門把手時,發現門已經從外面反鎖上了。一開始我懷疑是黑密斯乾的,之後一個更可怕的想法湧上心頭,沒準是凱匹特在監視、軟禁我。自從飢餓遊戲一開始,我就不可能逃跑,但現在的感覺卻不一樣,這似乎是針對我個人的,彷彿我被因罪關押,等待判刑似的。我趕快跑到床上,假裝睡覺,直到艾菲·特琳奇把我叫醒,準備迎接另一個「很長、很長、很長的一天」!

我只允許有五分鐘時間,趕快吃了一碗熱乎乎的米飯燉肉,然後設計組人員就下來了。我所要說的只有一句話:「大家愛你!」剩下的幾個小時就不用再說話了。西納進來后,他把其他人都趕出去,給我穿上白色的紗裙和粉色的鞋子。之後又親自調整了一下我的妝,直至我的臉看上去粉嫩柔和。我們閑聊了一會兒,但我不敢問他任何重要的事情。自從昨晚反鎖門的事情發生之後,我總覺得時時刻刻被人監視。

訪談就在大廳盡頭的休息室進行,那裡已經清理出足夠的空間,愛人沙發也搬了進來,旁邊裝點著紅色和粉色的玫瑰花。只有幾台攝像機拍攝訪談過程,沒有現場直播時的觀眾。

我走進來時,凱撒·弗里克曼熱情地擁抱了我。「恭喜你,凱特尼斯,你好嗎?」

「我很好,要採訪,我挺緊張的。」我說。

「不用緊張,我們的談話會非常的愉快!」他說,安慰我似的輕輕拍了拍我的臉蛋。

「我不善於談論自己。」我說。

「你說的任何話都不會是錯的。」他說。

我想:「噢,凱撒,要真是這樣就好了。實際上,斯諾總統正等著我出事故呢。」

坐在一旁的皮塔穿著紅色和白色的衣服,顯得很英俊,他把我拉近他一些,說:「我很難看到你,黑密斯好像總想把咱們分開。」

黑密斯是想讓我們活下去,但周圍這麼多隻耳朵在聽著,所以我只說:「是的,黑密斯最近很負責任嘞。」

「那麼,就只剩這個活動了,咱們回家以後,他就不能總看著咱們了。」皮塔說。

我不禁打了個寒戰,也沒時間分析為什麼了,因為他們已經為我們準備好了。我們比較正式地坐在愛人沙發上,準備開始,可是凱撒說:「噢,不用這樣,你想的話就依偎在他身旁,那樣看上去很甜蜜。」所以我把腿放在沙發上,皮塔也把我拉近他。

倒計時,開始!我們的節目從現在開始對全國直播。凱撒·弗里克曼,他插科打諢,笑話連連,隨機應變。他和皮塔開了很多善意的玩笑,他們的默契是在第一次訪談那晚就建立起來的。我只是在一旁微笑著,盡量少說話。當然也要說,但只要可能就把話鋒轉到皮塔那兒去。

然而在訪談的末尾,凱撒要求他提出的問題要得到更全面完整的回答。「那麼,皮塔,你對她的愛是一見鍾情,是從幾歲開始的,五歲?」凱撒問。

「從我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皮塔說。

「那麼,凱特尼斯,你的戀愛過程是怎樣的?我想對於觀眾來講,真正令他們興奮的是看到你墜入愛河。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愛上他的?」凱撒問。

「噢,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我輕輕地羞澀地笑了一下,然後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救命啊!

「嗯,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天晚上你在樹上喊出他的名字。」

「謝謝你,凱撒!」我想,之後便順著他的話茬說下去。

「是的,我想就是那個時候。在此之前,說實話,我也說不清對他是什麼樣的感覺,如果我真的喜歡他也只能讓事情變得更糟。可,那一刻,在樹上的那一刻,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我說。

「那,你說這是什麼樣的變化呢?」凱撒接著問。

「也許……我感覺第一次……有機會和他在一起。」我說。

我看到攝像機後面的黑密斯輕輕舒了一口氣,我知道自己說對了。凱撒很感動,他拿出一塊手絹拭去眼淚。皮塔的前額靠在我的太陽穴上,他問:「你現在已擁有了我,你準備怎麼樣對我呢?」

我扭過頭看著他,「把你藏在一個永遠都不會受到傷害的地方」。當他吻我時,屋子裡的人發出感傷的嘆息。

從這裡,凱撒很自然地將話題帶到我們在競技場的冒險經歷,如何被燒傷、如何被蜂蜇傷,以及所受到的其他傷害。但在說到野狗之前,我都始終謹記自己正坐在攝像機前。當凱撒問皮塔他的「新腿」怎麼樣時,我卻控制不住了。

「新腿?」我說。我不自覺地伸手撩起皮塔的褲管。「噢,不。」我輕聲說道,他的腿已經換上了一個金屬和塑料做成的假肢。

「沒人跟你說嗎?」凱撒用柔和的聲調問。我搖搖頭。

「我還沒機會告訴她。」皮塔說著,輕輕聳了下肩。

「這是我的錯,都怨我用了止血帶。」我說。

「是啊,正因為有你的錯,我還活著。」皮塔說。

「他說得對,」凱撒說,「沒有止血帶他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我想確實如此,可我還是感到不安,淚水就要奪眶而出。但全國的人都在看我,所以我把臉埋在皮塔的襯衣里,他們花了一兩分鐘才把我勸好。還是把臉埋在皮塔的襯衫里好,這樣就沒人能看見我了。當我稍微鎮靜些的時候,凱撒沒有再問我問題,只是讓我一個人靜靜地待一會兒,直到最後他問起漿果的問題。

「凱特尼斯,我知道你現在情緒有些激動,可我還是要問你。當你把漿果拿出來的那一刻,你在想什麼?……嗯?」他問。

一時間,我無法馬上做出回答,我想盡量理清自己紛亂的頭緒。就這個問題,似乎只有長長的、富有戲劇性的講演才能完整地做出回答,可我囁嚅著,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我說不清,我只是……不能忍受……失去他。」

「皮塔,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凱撒問。

「不,這是我們共同的想法。」他說。

凱撒示意結束,節目到此為止。大家有哭的,有笑的,有與我們擁抱的。我心裡仍覺得惴惴不安。我輕聲問黑密斯:「可以嗎?」

「太完美了。」他回答。

我回房間收拾東西,發現除了馬奇給我的嘲笑鳥胸針,也沒什麼可拿的了。不知什麼人在比賽結束后,把它放在我的房間。他們驅車帶我們穿過市區,車窗有黑色的鍍膜。火車在等著我們。我們幾乎沒有時間跟西納和波西婭道別。不過幾個月後,我們會在各區進行勝利者歡慶活動時,再次見到他們。凱匹特正是用這種方法告訴人們,飢餓遊戲並沒有完全結束,我們會被贈與各種無用的紀念物,人們也會假裝他們愛我們。

列車開始啟動,很快我們又將進入黑暗的隧道。從隧道里出來后,我深深地舒了口氣,這是自收穫節儀式以來我第一次自由地呼吸。艾菲將陪伴我們回到十二區,當然了,還有黑密斯。我們吃了頓大餐,之後安靜地在電視機前觀看採訪錄像。隨著凱匹特的漸漸遠去,我開始想起家裡的一切,想起波麗姆、媽媽和蓋爾。我找了個借口,換掉了衣服,穿上普通的衣褲。當我仔細徹底地洗掉臉上的化妝品,把頭髮梳成原來的辮子時,我又變成了原來的我——凱特尼斯·伊夫迪恩,那個住在「夾縫地帶」、在林中打獵、在黑市交易的姑娘。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細細憶起自己是誰,又不是誰。當我再次回到他們中間時,皮塔搭在我肩上的臂膀顯得那麼陌生。列車停下來加油,我們可以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此時已經沒有必要再看管著我們了。皮塔和我手拉著手沿著軌道往前走,我們獨處時,我卻無話可說了。他停下來為我摘了一抱野花,把它捧給我,我極力顯出高興的樣子,因為他不知道這粉白色的野花是野洋蔥的花朵,而這些花只能讓我想起和蓋爾一起摘野花的時光。

蓋爾,只有幾個小時就要見到蓋爾了,我的內心翻滾著。可為什麼?我想不明白,我只感覺對信任自己的人撒了謊,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兩個人。因為飢餓遊戲的緣故,我一直把它隱藏到現在。可回到家,就沒有飢餓遊戲為我做遮擋了。

「怎麼了?」皮塔問。

「沒什麼。」我回答。我們繼續走著,走到火車的盡頭,我知道現在鐵道邊的灌木叢里不可能藏有攝像機,但我還是沒有話。

黑密斯的手拍在我肩上,把我嚇了一跳。即使現在,比賽已結束之時,他的聲音仍壓得低低的,「幹得不錯,你們兩個。在十二區也要一直保持這種姿態,直到攝像機完全撤掉。我們應該沒事」。我看到他朝車廂走去,避開皮塔的眼睛。

「他什麼意思?」皮塔問我。

「是凱匹特,他們不喜歡我們吃漿果的那一幕。」我脫口而出。

「什麼?你在說什麼呢?」他說。

「那樣做顯得太反叛了,所以黑密斯最後幾天一直在教我怎麼做,這樣我才沒有砸鍋。」我說。

「教你?可沒教我。」皮塔說。

「他知道你很聰明,可以應對自如。」我說。

「我根本不知道有什麼要應對的。」皮塔說,「所以,你說的這最後幾天,哦,我猜,還有在競技場,是你們兩個策劃好的。」

「不,你瞧,我在競技場根本不能和他講話,不是嗎?」我有些結結巴巴地說。

「可是你知道他要你這麼做,對嗎?」皮塔說,我咬住嘴唇。「凱特尼斯?」他說著扔了我的手,我不由得上前一步,像是要穩住自己的腳跟。

「這都是為了飢餓遊戲。」皮塔說,「你演得真棒。」

「不完全是。」我說,更攥緊了手裡的花朵。

「那麼有多少?噢,算了,我關心的是回到家剩多少?」他說。

「我不知道。離十二區越近,我內心越糊塗了。」我說。他等著,等著我做出進一步解釋,可我沒能再說出什麼。

「那麼,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想出這主意的。」他說,可以從他的聲音里聽出他很痛苦。

我知道自己的耳朵已經治癒了,儘管火車發動機的聲音很大,我也能清楚地聽到他走回車廂時沉重的腳步聲。當我回到車廂時,皮塔已經回房間睡覺了。第二天早上我也沒有見到他。事實上,我再次見到他時,火車已經到了十二區,要進站了。他朝我點點頭,臉上毫無表情。

我想告訴他這不公平,那時我們還很陌生。我這麼做只是為了能活下去,讓我們兩個人都活下去。我無法解釋和蓋爾的感情,因為我自己也說不清楚。皮塔愛我也沒有用,因為我是不會結婚的;他即使現在恨我,以後也不會再恨我;就算我真的對他有感情,對他也無關緊要,因為我不會有家庭,不會有孩子。他怎麼能這樣?在我們共同經歷了這一切之後,他怎麼能這樣?

我想告訴他我早已開始想念他了,他這麼做對我不公平。

然而,我們只是靜靜地站著,看著十二區灰暗的小車站一點點靠近。透過車窗,我看到站台上有許多攝像機,大家都在盼著我們回家。

我從眼角看到皮塔伸出了手,我看著他,不肯定該怎麼做。「再做一次?為了觀眾?」他說。他的聲音並沒有氣憤,只是空蕩蕩的,這更糟。那個拿麵包給我的男孩正在漸漸地離我遠去。

我拉住他的手,緊緊地拉著,為攝像做好準備;可心裡隱隱地,為最終不得不撒開皮塔的手而痛苦。

【第一部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飢餓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飢餓遊戲目錄 飢餓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危機四伏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