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協約

第四章 協約

一股不洗澡發出的臭味、尿騷味、腐潰傷口的味道混合著濃烈的消毒水味撲鼻而來。要不是這三個人的時尚怪癖——維尼婭臉上的金色紋飾、弗萊維的橘紅色鬈髮、奧克塔維亞淡綠色的皮膚——我幾乎已經認不出他們了。奧克塔維亞的皮膚已經松垂,好像她的身體是一隻慢撒氣的氣球。

在看見我之後,弗萊維和奧克塔維亞靠在瓷磚牆壁上縮成一團,好像怕我打他們,我從未傷害過他們。對他們的最大傷害也不過就是瞧不起他們。而即使這些我也不曾對他們說過,他們為什麼還要縮成一團?

警衛命令我出去,同時身後傳來拉拉扯扯的聲音,我知道蓋爾正在阻止他。為了弄清情況,我走到維尼婭身旁,她一直是三個人中最勇敢的一個。我蹲下身子,拉住她冰涼的手,她立刻把我的手死死抓住。

「發生了什麼事,維尼婭?你們怎麼會在這兒?」我問。

「他們把我們抓來了,從凱匹特。」她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普魯塔什隨後走了進來,「天哪,這到底怎麼回事?」

「是誰抓你來的?」我接著問。

「一些人。」她含混地說,「就是你從競技場逃走的那一天。」

「我們認為興許你與原來的化妝師合作會更加滿意。」普魯塔什在我身後說道,「這是西納要求的。」

「西納要求這樣?」我沖他大喊。就我對西納的了解,他永遠不可能讓他們受到傷害,他對他們總是耐心而溫文有禮。「怎麼能像罪犯似的對待他們?」

「這個,我確實不知情。」從他說話的語氣判斷,他沒有撒謊,富爾維亞臉色蒼白,也證明了這一點。這時警衛出現在門口,蓋爾跟在他身後,普魯塔什轉向警衛,「我只接到報告說他們的行動受到限制,可為什麼要懲罰他們?」

「他們偷竊食物。他們因為偷麵包而遭到拘禁。」警衛說。

維尼婭皺起了眉頭,似乎她還是不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沒人告訴我們任何規矩。我們太餓了,她只拿了一小片麵包。」

奧克塔維亞用她破舊的束腰襯衣袖口捂住嘴,開始不住地抽泣。以前發生的一幕映現在我眼前,當時我從競技場活著出來后飢腸轆轆,還是奧克塔維亞從桌子底下偷偷地多遞給我一個麵包卷,因為她不願看到我挨餓的樣子。我慢慢地走近她,她還在不停地抽泣。「奧克塔維亞?」我把手伸向她,可她卻畏怯地躲開了。「奧克塔維亞?沒事了,我會帶你們離開這兒的,好嗎?」

「這好像太過分了。」普魯塔什說。

「就因為他們拿了片麵包?」蓋爾問。

「之前還發生了幾次違反規定的情況,他們曾受到警告,可卻置之不理,繼續拿麵包。」警衛說到這裡停了一下,好像對我們的疑惑感到不解,「麵包是不允許拿走的。」

奧克塔維亞仍然捂著臉哭泣,我無法勸止。當她的臉微微抬起時,我看到她戴手銬的腕子上有斑斑血痕。「我會把你帶到媽媽那裡。」我又對警衛說:「打開她的手銬。」

警衛搖搖頭,「我沒有得到命令。」

「打開!馬上!」我大喊。

警衛慌了神。一般的公民沒人敢跟他這樣說話,「我沒有得到釋放他們的命令。你也無權去——」

「按我的命令去做。我們來這兒本來也是接他們三個的,他們需要到特防部工作,我會負全部責任。」

警衛趕緊去打電話了。他回來時拿了一大串鑰匙。我的化妝師們已經蜷縮了很久,鐐銬打開后,他們都佝僂弓背,難以行走。蓋爾、普魯塔什和我不得不攙扶著他們。正走著,弗萊維的腳被地上的一個金屬隔柵絆住了,這個金屬隔柵罩在一個圓孔上面。一想到這孔的用處,我不禁一陣反胃,是啊,人們排出的污泄物還要從這個孔里排掉的……

我在醫院找到了媽媽,她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媽媽檢查了三個人的傷勢之後很快進行了處理。可在處理傷口時,她始終是一臉的驚懼。我知道,在十二區時療傷已經成了她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讓她感到恐懼不安的不是他們的傷口,而是在十三區竟然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媽媽來醫院工作是受到歡迎的。雖然她有多年的行醫經驗,可在這裡大家都把她看成護士而不是醫生。但她領著三個化妝師進診室檢查傷口時,也沒人說什麼。我在醫院門外大廳里找了張凳子坐下,等著媽媽給他們檢查受傷的情況。

蓋爾坐在我身邊,一隻胳膊搭在我肩上,「她會處理好的。」我點點頭,心想此時他是不是又回憶起自己在十二區遭到鞭打的經歷。

普魯塔什和富爾維亞坐在我們對面的長凳上,對於三個人目前的狀況也沒說什麼。如果他們果真對三個人受虐的情況一無所知的話,他們對科恩總統採取的這一行動又作何感想?我決定幫他們把這個問題想清楚。

「我想,這是給我們所有人的警告。」我說。

「什麼?不會吧。你什麼意思?」富爾維亞問。

「懲罰我的化妝師是給大家的警告。」我對她說,「不僅僅是對我,也是對你們。這是為了告訴大家誰在這兒說了算,要是有人不聽話會有什麼下場。如果你對所謂特權還抱有幻想,我勸你最好放棄這個想法。明擺著,凱匹特血統在這裡不能形成保護,甚至更容易帶來麻煩。」

「那三個化妝師不能和普魯塔什相提並論,他是暴動的策劃者。」富爾維亞冷冷地說道。

我聳聳肩,「富爾維亞,你要這麼說,我也沒辦法。但是,可要是科恩失敗了怎麼辦?我的化妝師們是被綁架的,他們至少還可以期望有一天回到凱匹特。蓋爾和我可以生活在林子里。可你們呢?你們倆能跑到哪裡去?」

「也許我們在戰爭中所起的作用比你想象的要大。」普魯塔什漫不經心地說道。

「那當然。『貢品』對飢餓遊戲也很重要,可還是有一天他們變得不再重要了。所以,人們就把我們拋棄了——對吧,普魯塔什?」

談話就到此結束了。我們靜靜地等著,直到媽媽來找我們。「他們沒事,沒有致命傷。」她彙報說。

「好啊,太好了。他們多久能開始工作?」普魯塔什問。

「也許明天吧。」她回答說,「在受到傷害后,他們的情緒興許還不太穩定,畢竟他們從凱匹特來到這裡,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我們不也都一樣嗎?」普魯塔什說。

也許是因為化妝師們還不能馬上投入工作,也許是因為我內心煩躁不安吧,今天我的嘲笑鳥工作到此為止,普魯塔什給我放了假。於是蓋爾和我去吃中午飯,午飯是豌豆洋蔥燉菜、薄薄的一片麵包和一杯水。經歷了維尼婭的事之後,麵包總在我的喉嚨里哽噎難下。我把沒吃完的放到蓋爾的盤子里。我們倆吃飯時都沒什麼話。吃完飯後,蓋爾撩開袖子,露出裡面的時間表,「下面我該訓練了。」

我撩開袖子,放在他胳膊旁說:「我也是。」我想起來在訓練時間我們是可以打獵的。

我急切地想要躲到林子里去,哪怕只有兩個小時,這種渴望超越了一切。林子里有綠色的樹林和明媚的陽光,這肯定有助於我理清頭緒。蓋爾和我一走出樓道,就像學校軍訓的孩子般跑了起來。等我跑到林子時,已經頭暈目眩、上氣不接下氣。這時我才意識到,我還沒有完全恢復。警衛把原來的武器和刀子給了我們,還有一個粗布麻袋當獵物袋。腳踝上綁著追蹤器,我得忍受,他們給我講解手持對講機的使用方法時,我也假裝聽著。可我真正牢記在心的卻是時間表。我必須按規定時間回到十三區,否則我打獵的許可權將被廢止,這是我必須要嚴格遵守的規矩。

我們來到林子旁邊被隔離網圈起來的大訓練場。警衛也沒多問就打開了潤滑良好的大門。如果我們不遵守時間,就要完全靠自己越過這道隔離網。這是一道三十英尺高的鐵絲網,全時通電,發出低沉的嗡嗡聲。我們在林子里穿行直到隔離網在我們的視線里變得模糊起來。在一小片空地,我們停了下來,仰起頭享受著陽光的照耀。我伸出臂膀,轉動身體,但速度不快,免得眩暈。

像十二區一樣,缺水少雨的天氣同樣也侵害了這裡的植物。一些樹已經枯萎,在地上撒下一層厚厚的干葉子。我們乾脆把鞋脫掉。我的鞋一直很擠腳,在反對浪費的十三區,發給我的這雙鞋是別人穿剩下的小鞋。看得出,我和鞋子原來的主人走路姿勢都很滑稽,因為鞋子不該破的地方都破了。

像過去的日子一樣,我們打獵時悄然無聲,行動起來配合默契,我們總能知道彼此的行動意圖,總為彼此觀察身後的動靜。我們已經有多久沒享有這樣的自由了?八個月?九個月?現在的一切已經和原來不大一樣了,之前發生了那麼多事,現在我腳腕上還戴著追蹤器,而且體力不支,需要時不時地休息。可眼下,這就是我所能獲得的最大的幸福了。

這裡的動物並不十分警覺,它們還沒嗅出陌生氣味來自哪裡就已喪命。僅用了一個半小時,我們就打到了幾十隻獵物——兔子、松鼠和火雞。我們決定就此收工,到一個池塘邊消閑。池塘的水清涼、甜美,下面一定有泉眼。

蓋爾說要清理獵物,我也沒反對。我把幾片薄荷葉子貼在

舌頭上,閉上眼睛,靠在一塊岩石上,靜靜地聽著四周的蟲鳴,讓午後灼熱的陽光曬著我的皮膚,真寧靜啊。這時蓋爾的聲音打斷了我的興緻。「凱特尼斯,你幹嗎這麼在乎你的化妝師呢?」

我睜開眼睛,看他是否在開玩笑,可他眉峰緊蹙,眼睛盯著手上正宰殺的兔子。「我為什麼不呢?」

「唔,我猜啊,是不是因為去年一年他們都忙著在你參賽前把你打扮漂亮?」他試著問道。

「原因要比這複雜得多。我了解他們,他們既不邪惡,也不殘酷,甚至不聰明。傷害他們,就像傷害孩子。他們看不到……我是說,他們不知道……」我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詞語。

「他們不知道什麼,凱特尼斯?不知道那些『貢品』是真正的孩子,而不是你說的那三個怪物——要被迫搏殺到死?不知道你去競技場是為了給某些人取樂?這在凱匹特是個驚天的秘密嗎?」

「不,可他們和我們看問題的方式不一樣,他們一出生,這規則就已存在了,而且……」我說。

「你是在為他們辯護嗎?」說著,他一使勁把兔子皮扒了下來。

這話刺傷了我,可我也的確是在為他們辯護,太可笑了。我試圖找到一個合乎邏輯的理由。「我是在為因拿了一片兒麵包而受罰的人辯護,這一下子讓我想起你為了火雞而挨打的事!」

也是,他說得沒錯。我對這些化妝師那麼關心,確實令人感到奇怪。我本應恨他們,很高興看到他們受到懲罰。可他們很笨、他們屬於西納,而西納站在我一邊,不是嗎?

「我並不想跟你爭。可我覺得他們因為壞了規矩而受罰,這並不是說科恩要警告你什麼,弄不好她還覺得這是在幫你的忙呢。」他把兔子塞進袋子里,站了起來,「要想不誤點兒,我看現在咱們就該走了。」

他伸出手想拉我起來,可我沒理他,而是自己吃力地站起來,「好吧。」一路上我們都沒再說什麼。等我們進到大門裡時,我卻突然想起一件事,「在世紀極限賽時,奧克塔維亞和弗萊維給我妝都沒化完,因為我要重返賽場,他們一直哭個不停,維尼婭跟我道別時也難過極了。」

「當他們為你……重塑形象時,我會把這一點牢記在心的。」蓋爾說。

「你一定要。」我說。

我們把獵物交給在廚房幹活的格雷西·塞。雖然她覺得十三區的廚子們缺乏想象力,她還是挺喜歡這裡。不管怎麼說,對於一個會烹調美味的野狗肉、喜歡做大黃葉燉菜的人來說,在這幹活多少有點施展不開。

打獵累了一天,又沒睡夠覺,我直接回到住處,卻發現這裡已經搬空了。這時才想起來,為了毛莨花,我們已經搬家了。我來到頂層的E房間,發現這裡和307房間一模一樣,但這裡有一扇兩英尺寬、八英寸高的窗戶位於牆壁的中央,窗戶上裝著沉重的鐵柵欄,此時卻是開著的,而那隻貓現在已不知去向。我平躺在床上,一縷午後的斜陽照在我臉上。等妹妹把我叫醒時,已是18:00——反思時間。

波麗姆告訴我從中午起就廣播說要召開會議。除了上班的人,全體公民都要求參加。我們按指示來到可以輕鬆容納數千人的會議大廳。這個大廳很大,看得出當時建造時是為了能容納更多的人,也許在那次瘟疫大暴發時就曾經召開過大型會議。波麗姆悄悄地把受到核輻射的人指給我看——一些人的身上有疤痕,還有一些孩子身體略微畸形。「這裡的人肯定遭了不少罪。」她說。

在經歷了今天早晨的事情之後,我不再為十三區的人感到惋惜。「我們在十二區也一樣。」我說。

這時我看到媽媽帶著一群身穿病號服的人走了進來,這些人病情不重,還能走動。芬尼克也夾在他們中間。他看上去精神恍惚,但身體倒挺健壯,手裡拿著一截不到一英尺長的細細的短繩,這種短繩即使像他那樣的巧手也打不出什麼有用的結。他四處張望,手裡卻快速不停地打著結,之後又把它們拆開。這也許是他治療的方法之一。我走過去說:「嘿,芬尼克。」他好像沒注意,我用胳膊肘推了推他,「芬尼克!你怎麼樣?」

「凱特尼斯。」他說,一邊抓住我的手。我想,他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肯定也很高興,「我們為什麼要聚到這兒來?」

「我答應科恩做她的嘲笑鳥,但要她保證如果反抗者勝利了,要豁免所有的『貢品』。這事要公開宣布,要公眾作為見證人。」

「噢,太好了。我還一直擔心安妮呢,我真怕她無意中說出什麼,被當做叛徒。」芬尼克說。

安妮。唷一噢。完全把她忘了。「別擔心,這事交給我。」我用力握了一下芬尼克的手,然後徑直朝大廳前方的主席台走去。科恩正在看她的發言稿,她揚起眉毛看著我。「請把安妮·克萊斯加到豁免人員的名單中去。」我對她說。

總統娥眉微蹙,「她是什麼人?」

「她是芬尼克·奧迪爾的——」什麼?我不知道究竟應該叫她什麼,「她是芬尼克的朋友,四區的,也是一個勝利者。在競技場爆炸時,她也被凱匹特抓去了。」

「噢,你說的是那個瘋女孩,這沒有必要了吧。我們通常不會懲罰像她那樣孱弱的女孩子。」她說。

這時,我回想起今早發生的一幕,想起奧克塔維亞蜷縮在牆根的可憐兮兮的樣子,在科恩心裡,所謂的孱弱肯定與我的想法大相徑庭。可我只是說:「不會嗎?那把她加上也應該不成問題。」

「好吧。」總統說著,把安妮的名字也加了進去。「宣布時你是否要跟我站到台上來?」我搖搖頭。她接著說:「我也這麼想。那你趕緊到人群中去吧,我馬上要開始了。」我又回到芬尼克身邊。

在十三區,說話也要言簡意賅。科恩請大家注意,她宣佈道,凱特尼斯已經同意成為嘲笑鳥,條件是其他的勝利者——皮塔、約翰娜、伊諾貝麗和安妮無論做出任何有害於反抗凱匹特事業的事情,都將獲得豁免。人群中一片嘈雜,我聽到人們中有人表示不同意。我想沒人懷疑我願意成為嘲笑鳥,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還提出條件,豁免潛在的敵人,這令他們氣憤。許多人對我投來敵視的目光,我卻並不以為意。

人群騷動不安時,科恩總統靜默了幾分鐘,之後繼續按她一貫簡約的風格講下去,只不過下面講的話我也是第一次聽到。「作為對這一特殊條件的回報,伊夫狄恩戰士承諾將獻身於我們的事業。今後,如若其在動機或行為上不能履行諾言,將被視為違反這一協定,其他四名勝利者的豁免權也將被終止,他們的命運將由十三區的法律來決定,伊夫狄恩本人也包括在內。謝謝。」

換句話說,只要我不按規矩辦事,我們都得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飢餓遊戲3·嘲笑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飢餓遊戲3·嘲笑鳥 飢餓遊戲3·嘲笑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協約

1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