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險象環生

第二十一章 險象環生

這是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第二次提出殺死皮塔的事情。

「別傻了。」傑克遜說。

「我剛剛殺死了自己的一個隊員!」皮塔喊道。

「你只是推開了他,你也不知道在那個位置會觸發拉網。」芬尼克說,儘力安慰他。

「誰在乎?他死了,不是嗎?」淚水從皮塔的臉頰上滾下來,「我剛才什麼都不知道了,我自己以前也從沒見過我這樣。凱特尼斯說得對。我是怪物,是變種人,斯諾已經把我變成了殺人武器!」

「這不是你的錯,皮塔。」芬尼克說。

「你們不能帶著我,我殺死下一個人只是一個時間問題。」皮塔環視著我們,大家都很矛盾,「也許你們覺得把我扔在什麼地方對我更仁慈,讓我去碰碰運氣,可這跟把我直接交給凱匹特沒什麼區別。你們覺得把我送還到斯諾手裡是幫了我的忙?」

皮塔。又回到斯諾的手裡。被折磨、被摧殘,直到他的最後一點自我完全消失為止。

不知怎的,那首《上吊樹》的最後一段在我的腦子裡盤桓。那男人寧願他的愛人死去,也不願讓她去面對那邪惡的世界。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棵樹旁,頸上戴著繩子做成的項鏈,與我肩並肩,在這裡發生了奇怪的事啊,可更奇怪的是我們午夜在這棵上吊樹下相會。「在發生這樣的事之前,我會殺死你,我保證。」蓋爾說。

皮塔猶豫著,似乎在考慮這樣做是否可靠,之後他搖搖頭,「這樣不好。要是你沒在我跟前怎麼辦?我想要一粒你們的那種毒藥。」

索命果。在營地我有一片,縫在嘲笑鳥服裝里。但在我軍裝的上衣兜里,也有一粒。有趣的是他們竟然沒有發給皮塔一粒。也許科恩覺得他會在沒找到機會殺死我之前,就有可能吞掉。不清楚皮塔現在要藥片是想立刻結束自己的生命,免得讓我們動手殺死他,還是等凱匹特抓住他時再自殺呢?以他目前的狀態,他很可能會馬上吃,而不是等到那時候再吃。當然這樣對於我們大家來講,事情就容易多了。不用槍殺他。同時,這樣也就解決了他瘋狂殺人的問題。

我不知道是因為堡德,還是因為恐懼,抑或是眼睜睜地看著博格斯死去,我覺得四周都變成了競技場。我好像從來就沒有離開過。我再一次投入到搏殺中,這次不僅為了自己的生存,也為了皮塔的生存。斯諾如果看到我殺死了皮塔,他會有多麼的高興、多麼的滿意啊。而我會在自己的餘生,一直背負著殺死皮塔的罪惡感。

「這不僅是你一個人的事。」我說,「你對我們正在執行的這項任務是有幫助的。」我看著其他人,「覺得我們能在這裡找到吃的嗎?」

除了急救箱和攝像機,我們剩下的也只有軍服和武器了。

我們一半人留下來看守皮塔,盯著電視新聞,其他人分頭去找吃的。麥薩拉幹得不錯。他曾居住在與此類似的房子里,知道人們最有可能把食物藏在什麼地方。比如在卧室的玻璃牆後面可能有一個儲藏室,在走廊的通風網很容易被打開等等。所以,雖然櫥櫃是空的,我們卻找到了三十多個罐頭和幾盒餅乾。

這種囤積食物的做法讓十三區的人很看不慣。「這難道不是非法的嗎?」李格一說。

「正相反,在凱匹特,如果你不這麼做,就會被認為是傻瓜。從世紀極限賽之前起,人們就開始儲存短缺食物了。」麥薩拉說。

「而其他人卻沒的吃。」李格一說。

「是的,在這裡就是這樣。」麥薩拉說。

「幸好是這樣,不然我們哪能有吃的。一人一罐。」蓋爾說。

有的人似乎不情願,可這不失為一個分配食物的好辦法。我可沒心思按每個人的年齡、體重、身高,把食物平均分成十一份。我在那堆食物里刨了刨,正要拿起一罐鱈魚雜燴,這時皮塔伸手遞給我一個罐頭,「給你。」

我拿著罐頭,不知是什麼。罐頭的包裝紙上寫著:燉羊肉。

我咬住嘴唇,想起了我們在競技場漏雨的石洞里的情形,想起我笨拙的親吻,想起在寒冷的空氣中飄散著的我最喜歡的凱匹特食物的香氣。這麼說他的腦子裡還留存著有關過去的記憶。當野餐籃降落在我們的石洞外面時,我們是多麼的高興、多麼的飢餓、又是多麼的親近。「謝謝。」我打開了罐頭,「裡面還有李子干呢。」我把罐頭蓋子弄彎,當做勺子,舀了一點兒放到嘴裡。現在這個地方連味道都像競技場了。

我們正在傳遞著一盒奶油甜點,這時,電視又嗶嗶地響起來。帕納姆國徽出現在屏幕上,同時國歌響起。之後,電視上出現了死者頭像,正如他們在競技場播放死亡的「貢品」頭像一樣。首先出現的是我們攝製組的四名成員,接著是博格斯、蓋爾、芬尼克、皮塔和我。在十三區的隊員里只有博格斯的頭像出現在屏幕上,因為凱匹特一則不知道其他人是誰,二則知道這些人在觀眾中無法引起很大的反響。接著,那個人出現了,他坐在自己的辦公桌旁,身後是國旗,鮮艷的白玫瑰在他的西服兜里泛著幽幽的光。看樣子他最近夠忙的,因為他肥厚的嘴唇顯得更加肥大了。而且他的化妝師應該給他少塗點頰彩。

斯諾首先恭賀治安警取得的成績,對他們為國家除去了一個叫嘲笑鳥的威脅而大加褒獎。隨著我的死亡,他預計戰爭形勢會出現大的轉機。因為那些由烏合之眾組成的反叛者失去了頭領。其實,她是什麼呢?不過是一個可憐的、神經過敏的女孩,只不過會耍耍弓箭而已。她沒有清醒的頭腦,根本沒有策劃反叛的能力,她只是一介平民,憑藉在飢餓遊戲中的滑稽表演而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但最重要的是,反叛者沒有真正的頭領。

在十三區的某個地方,比特撥動了按鍵。畫面上出現了科恩總統,而不是斯諾總統。她將自己介紹給帕納姆國人民,說自己就是反抗軍的領袖,之後對我進行了頌揚。她稱讚那個女孩,那個來自於十二區的「夾縫地帶」的女孩,在飢餓遊戲中存活了下來,在她的感召下,帕納姆國的奴隸變成了自由的鬥士。「無論是生是死,凱特尼斯·伊夫狄恩的反抗者的面孔不會從人群中消失。你一旦發生動搖,就想想嘲笑鳥吧,在她身上,你會找到反抗凱匹特壓迫的力量。」

「我不知道我在她心目中佔多大分量。」我說。蓋爾笑起來,其他人向我投來詢問的目光。

接著屏幕上出現了一張經過修飾的我的照片,很漂亮,很堅定,熊熊烈火在我的身後燃燒。沒有話語,沒有口號。我的臉就是此時他們最需要的了。

比特又把畫面交還給了斯諾。他看上去鎮靜自若。我有種感覺,似乎斯諾原認為緊急播放的電視節目是無法被別人切入的,今晚肯定有人會為此喪命。「明天上午,當凱特尼斯·伊夫狄恩的屍體被人從灰燼中扒出來的時候,你們會看到那個嘲笑鳥的真面目。一個死去的女孩,她誰也救不了,甚至她自己。」國徽,國歌,結束。

「只不過你找不到她。」芬尼克對著空蕩蕩的屏幕說。他也許說出了我們現在正在思考的問題。我消失的時間不會太長。一旦他們挖開廢墟,找不到十一具屍體,他們就會知道我們已經逃跑了。

「至少我們現在在時間上還是佔先的。」我說。突然,我覺得很疲乏。我現在所需要的一切就是倒在旁邊的綠色長毛絨沙發里,用兔毛毯子或者鴨絨被把自己裹住,好好地睡一覺。可相反,我卻拿出了霍羅,堅持讓傑克遜把最基本的口令都教給我——這些對於進入最近的交叉路口很重要——這樣至少我可以自己進行操作了。當霍羅上顯示出我們所處的環境時,我的心情更沉重了。我們現在一定非常靠近重要目標了,因為堡德的數量明顯增加。我們怎麼可能穿過這密集如林的堡德而不被發現?不可能。如果我們無法穿過的話,那我們現在就如同籠中之鳥。我決定既然和這些人在一起,還是不要端什麼架子吧,特別是現在我正在擔心坐在綠沙發上的那個人。所以我說:「大家怎麼想?」

「我們幹嗎不用排除法,先從排除各種可能性開始。從大街上走過去是不可能的。」芬尼克說。

「樓頂的情況和大街一樣糟。」李格一說。

「我們還可以撤退,從來時的路撤回去。不過那就意味著行動失敗了。」霍姆斯說。

我感到很內疚,因為那所謂的任務完全是我編出來的。「本來沒想讓大家都去,可不幸的是你們都跟著我來了。」

「唉,這麼說毫無意義。問題是我們現在都和你在一起。那麼,我們不能待在原地,不能前進,不能從旁路前進,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傑克遜說。

「走地下。」蓋爾說。

地下。那是我最討厭的,就像礦井、隧道或者十三區。地下,我最害怕死在地下。可我真蠢,即使在地上死去,不也很快被埋到地下嘛。

如同顯示地上的堡德一樣,霍羅也可以顯示地下的堡德。我觀察地下圖,發現地上路線十分清晰、明確,而地下通道卻似迷宮似的曲折迂迴,但堡德確實也少了很多。

再往前走兩座公寓,就會有一個豎井把地上的公寓和地下通道連接在一起。為了到達有豎井的公寓,我們則需要從一個貫通整個大樓的維修通道擠過去。而維修通道就在二樓櫃櫥後面。

「好吧,那咱們收拾一下這裡,弄得像沒來過一樣。」我說。於是我們清除所有的痕迹,把空罐頭盒扔進垃圾道,把沒吃的裝起來,留著以後吃,把沾上血跡的沙發墊翻過來,地板上的凝膠體擦掉。前門的門閂不大可能修復了,但是我們把第二個門的門閂扣死,這樣門至少不會自己打開。

最後,只有皮塔沒有被說服。他坐在藍色沙發上,拒絕動地方。「我不跟你們走,我不是使你們暴露就是再傷人。」

「斯諾的人會找到你的。」芬尼克說。

「那就給我一粒藥片。我只會在必要時,才會吞了它。」皮塔說。

「這樣不行,走吧。」傑克遜說。

「不然你會怎樣?打死我?」皮塔問。

「我們會把你打暈,然後把你拖走。這樣既會耽誤時間,又會使我們更危險。」霍姆斯說。

「別再那麼高尚了,如果我死了,我並不在乎!」他沖著我,用哀求的口氣說,「凱特尼斯,求你。你難道看不出,我不想再被攪在裡頭了?」

問題是,我確實看出來了。我為什麼不能就把他留在這裡?給他一片葯,扣動扳機?我不這樣做是因為我太在乎皮塔,還是太不願意看到斯諾贏?我在自己的遊戲里是不是把他當做了棋子?這太可鄙了,可我並不清楚我內心是否有這樣的私念。如果有,那麼此時此地就殺死皮塔對他來講是最仁慈的。但是不管我動機如何,肯定不是善良。「我們在浪費時間,你是自願跟我們走,還是我們把你打暈?」

皮塔把臉埋在手裡,猶豫片刻,然後站起來加入到我們中來。

「我們要不要把他的手放開。」李格一問。

「不!」皮塔沖著她喊道,同時把手銬貼近自己身體。

「不。」我也這麼說,「但是把鑰匙給我。」傑克遜二話沒說,把鑰匙給了我。我把鑰匙揣在褲兜里,和珍珠放在一起。

當霍姆斯打開維修通道的小鐵門時,我們又遇到另一個問題。狹窄的通道無法使攝像機的甲殼形狀的大盒子通過,卡斯特和波洛斯把盒子拿掉,把應急備用攝像機也摘下來,每個攝像機都有鞋盒子那麼大,這下應該能行了。麥薩拉想不出更好的地方來藏那盒子,所以最後我們不得不把它們堆在櫃櫥里。留下這麼明顯的蹤跡讓我很擔憂,可我們又有什麼辦法?

我們排成一隊向前爬行,背包和武器放在身體一側,即使如此,通道也顯得非常狹窄。我們穿過第一個公寓,接著向第二個公寓爬行。在這個公寓的一間卧室的門上標著「公用」,而不是「衛生間」。門後面,就是通向豎井的入口。

麥薩拉看到豎井上的大圓蓋子,皺起了眉頭,一時間又沉人到為瑣事而煩惱的自我的小世界里。「就因為這個,沒人願意要中間的公寓,總有維修工人來來去去,而且沒有第二個通道。但是房租也便宜得多。」接著他看到芬尼克在笑他,於是又說:「哦,沒什麼。」

豎井的蓋子很容易就打開了。一個很寬的,帶塑膠踏板的樓梯可以讓人輕鬆、快速地下到這個城市的腹部。我們爬下梯子,站在梯子旁邊稍等片刻,使眼睛適應地下昏暗的光線,這裡的空氣混合著化學品味、霉味和下水道的臭味。

波洛斯臉色蒼白,滿頭大汗,他緊緊地抓住卡斯特的手腕,好像要沒人扶著他,馬上就要摔倒。

「我兄弟成了艾瓦克絲以後就在這裡幹活。」卡斯特說道。沒錯,除了艾瓦克絲,誰會來這霉臭、潮濕、到處是堡德的地方幹活呢?「他在這裡幹了五年,後來我們才花錢把他弄到地面幹活,五年都沒見過太陽。」

相比之下,我們的處境要好得多,每天沒有那麼多恐懼的事情,休息得也會好些,照理說,應該很容易就找些話來安慰他吧。可相反,我們都傻獃獃地站在那裡,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後,還是皮塔開口了,「這麼說,你成了我們最寶貴的財富。」卡斯特笑起來,波洛斯也露出一絲笑容。

在地下第一個通道走到一半的時候,我意識到皮塔剛才說的話確實不同以往。他看上去更像原來的他,那個當別人不知該說什麼好時,卻總能找到合適的詞語的他。略帶嘲諷、略有誇讚、有些滑稽,卻不會惹得任何人不快。我回頭看了他一眼。他正在蓋爾和芬尼克的看護下艱難前行,眼睛盯著腳下,向前探著身子,好沒精神,但有那麼一瞬間,那個原來的他確實回來了。

皮塔說得對,波洛斯抵得上十個霍羅。在地下,一些寬闊的通道織成了一個清晰的交通網,正好與地面上的街道相對應,就在主街道和十字路口的下方。它被稱為「中轉通道」,小卡車使用這些通道來為城市運送貨物。白天,這裡的許多堡德被關閉,但在夜晚,這裡就成了危機四伏的雷區。除此之外,成百條各種通道、維修井、火車道、還有排水管道使地下構成了一個多層次的大迷宮。對於一個新來的人,許多地方極為危險,而波洛斯對這些地方卻了如指掌,比如哪些分岔口需要戴面具、哪些地方有通電的電線、哪些地方有海狸般大小的老鼠。他提醒我們哪些下水道會間歇性放水,怎樣避開艾瓦克絲換班的時間。他會把我們領到潮濕、昏暗的管道去躲避悄然通過的貨車。最重要的是,他了解監視器的位置。在這個陰暗、潮濕的地方,監視器並不多,多數集中在中轉通道里,但我們還是小心地避開了。

在波洛斯的帶領下,我們節約了不少時間——如果和在地面上行進相比,應該說是大量時間。大約六個小時之後,我們已經疲憊不堪。現在是凌晨三點,凱匹特人一直在廢墟里搜尋,以防我們從維修通道逃跑。所以我估計在他們發現我們失蹤之前,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

我建議休息,沒人反對。波洛斯為我們找了一個溫暖的小屋子,裡面有許多帶控制桿和儀錶盤的機器,嗡嗡作響。他伸出手指,示意我們已經走了四個小時。傑克遜安排大家輪流值班擔任警戒,因為我沒被安排在第一班,所以我擠在蓋爾和李格一之間,倒頭就睡。

好像只睡了幾分鐘,傑克遜把我搖醒,告訴我輪到我警戒了。現在是六點鐘,再過一個小時,我們就得出發。傑克遜讓我吃一個罐頭,並且要注意波洛斯,他堅持要整晚擔任警戒。「他在這底下睡不著。」我強打精神,讓自己警覺一點,吃了一個土豆豌豆罐頭,同時靠牆坐著,臉沖著門口。波洛斯看上去十分清醒,他也許又重新體味到過去五年的幽閉生活。我拿出霍羅,設法輸入我們所在的區域,對地下通道進行掃描。正如所料,我們越靠近凱匹特市中心,堡德越加密集。波洛斯和我不停地在地圖上查找,以熟悉堡德的位置。當我開始覺得頭暈時,我把它交給霍羅,靠在牆上休息。我低頭看著正在熟睡的戰士們、攝製組成員和朋友,我不知道我們中有幾個人還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當我的目光落在睡在我腳頭的皮塔時,我發現他並沒有睡。我真希望能知道他腦子裡正在想什麼,這樣我就可以進入他的腦子裡,解開那些糾纏著他的謊言。然而,我還是做點我力所能及的事吧。

「你吃東西了嗎?」我問。他輕輕搖搖頭,表示他沒吃。於是我打開一個米飯雞肉湯罐頭,遞給他,同時把蓋子拿走,免得他用它來割破手腕或者別的什麼。他坐起來,把罐頭傾斜,也沒嚼就囫圇吞了下去。機器的影子反射在罐頭盒的底部,這時我想起了從昨天起就一直縈繞在我腦子裡的問題。「皮塔,你說起大流士和拉威尼亞的事,博格斯說是真的,你說你想也是的,因為它沒有閃光。那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他對我說,「一開始,我腦子裡是一片混亂,現在我能理出一點頭緒了。這裡有一個固定的模式,受殺人蜂毒影響而改變的記憶總覺得怪怪的,好像這種記憶太強烈或者影像很不穩定。你還記得我們被蜂咬時的感覺嗎?」

「樹都在搖晃,眼前有巨大的彩色蝴蝶,我摔倒在一個滿是橘色泡沫的坑裡。」接著,我又想了想,「閃光的橘色泡沫。」

「是的。可是關於大流士和拉威尼亞的記憶卻沒有這些。我覺得他們在這裡沒用蜂毒。」他說。

「嗯,這很好,不是嗎?」我問道,「如果你能把這兩者區分開,你就能知道什麼是真的了。」

「是的,如果我能生出翅膀,我就能飛了。只不過人類不能生長翅膀。真的假的?」他說。

「真的。可人不需要翅膀也能生存。」我說。

「嘲笑鳥需要翅膀。」他喝完湯,把盒子遞給我。

在熒熒的光亮之下,他眼圈下面看上去像是黑青色。「還有時間,你應該睡會兒。」他沒有反對,躺了下來,但他卻盯著一根來回搖擺的指針。我慢慢地,就像對待一頭受傷的動物,用手輕輕地把他前額的頭髮捋到後面。他的肌肉綳得緊緊的,但卻沒有退縮。所以,我仍用手輕拂著他的頭髮。自從我們在競技場分手之後,我還是第一次主動地去觸摸他。

「你還想保護我。真的假的?」他輕聲說。

「真的。」我答道。這話似乎還需要進一步解釋。「因為你和我一直就是這麼做的,保護彼此。」過了大約一分鐘,他沉沉睡去。

快到七點時,波洛斯和我起身,把所有人叫醒。大家像平時睡醒時一樣,照例都打哈欠,伸懶腰。可我的耳朵卻聽到了別的聲音。幾乎就是一種噓聲,很輕微,也許這聲音是從一根管道或者下水道里傳來的……

我讓大家靜下來,好仔細聽聽。是的,有一個很輕微、短促的聲音,好像是多次輕呼組成的詞,一個詞,在地下回蕩著。一個詞,一個人名,一遍遍地重複。

「凱特尼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飢餓遊戲3·嘲笑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飢餓遊戲3·嘲笑鳥 飢餓遊戲3·嘲笑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險象環生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