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真的假的

第十九章 真的假的

我幾乎從沒見過博格斯發脾氣,甚至在我違抗他的命令或者吐在他身上或者蓋爾踹在他鼻樑上的時候都沒有。但這次他給總統打完電話之後,卻大為光火。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他的副手傑克遜戰士立刻組成兩人一組的警衛,二十四小時看護皮塔。之後,他要求和我一起散步。我們繞著四散的營房溜達,直到我們的小分隊被遠遠地拋在後面。

「反正他會想辦法殺死我的,特別是在這裡,可以觸發他許多可怕的記憶。」

「我會讓他保持冷靜的,凱特尼斯。」博格斯說。

「為什麼科恩現在想讓我死呢?」我問。

「她對此予以否認。」他答道。

「可我們都清楚這一點。而你至少應該有個解釋。」我說。

博格斯沒說話,他凝視著我,好半天才說:「我能說的就是,總統她不喜歡你,從來都不。開始她想救出皮塔,但其他人不同意。當你要求赦免其他勝利者時,情況變得更糟了。可即使如此,你表現得如此出色,這一點她大可不必計較。」

「那又怎麼樣?」我接著問。

「這場戰爭不久就會結束,新的領袖將被選出。」博格斯說。

我的眼睛骨碌一轉,「博格斯,沒人認為我能成為領袖。」

「是的,他們不會認為你會成為領袖。」博格斯對我的話表示同意,「但是你總要支持某一方吧。你會支持科恩總統?還是別的什麼人?」

「我不知道,我從沒想過這件事。」我說。

「如果你的第一個答案不是科恩,那你就是一個威脅。你就刻上了反對派的烙印。要知道,你個人的影響力可是比別人都大啊。」博格斯說,「從目前的情況看,你對她所做的一切就是容忍她。」

「所以她就要殺死我,好讓我閉嘴。」話一出口,我就知道我說的是對的。

「她現在已不再需要你做她的同盟。正如她所說的,你的首要任務是將各轄區聯合起來,而現在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了。」博格斯提醒我說,「現在的這些電視片沒有你也完全可以拍。你只有最後一件事可以做,好讓反抗的火焰燃得更旺。」

「去死。」我平靜地說。

「是的,你成為一個犧牲者,激勵更多的人去鬥爭。可這件事在我眼皮底下是不可能發生的,伊夫狄恩戰士。我的計劃是讓你安度一生。」博格斯說。

「為什麼?」這種想法只能讓他陷入麻煩,「你並不欠我什麼。」

「你應該得到這一切。現在歸隊吧。」他說。

我知道,博格斯為了我,甘願置自己於險境,我應該感到高興。可說實在的,我感到的卻只是沮喪。我是說,以現在的情況,我還怎麼能夠偷走他的霍羅而離開小分隊呢?就算我沒有因他對我的坦誠而虧欠他什麼,背叛他也會使事情變得更加複雜。更何況,他救了我的命,我已經欠了他的情。

由於我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他悄悄地把帳篷搭在我帳篷的後面,這真讓我生氣。「我的崗是幾點?」我問傑克遜。

她眯起眼睛,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也許她只是想更好地看清我的臉,「我沒安排你輪崗。」

「為什麼沒有?」我問。

「我不能肯定必要時你是否能對皮塔開槍。」她說。

聽到這話,我故意提高嗓門,全隊的人都能清楚地聽到。「我不會殺死皮塔,因為皮塔已經死了。約翰娜說得對,我要殺死的不過是凱匹特的另一個變種人而已。」在大家面前大聲地詛咒皮塔,真是暢快淋漓,回敬了他回來之後讓我遭受的所有屈辱。

「哦,就算你這麼說,也不能派你去。」傑克遜說。

「讓她參加輪崗吧。」我聽到博格斯在我身後說。

傑克遜無奈地搖搖頭,在本上做著記錄,「夜裡十二點到凌晨四點。你和我一起輪崗。」

開飯的哨聲響了。蓋爾和我在餐廳里排隊。「你想讓我殺死他嗎?」他貿然地問道。

「那樣的話,咱們兩個肯定都得被送回去。」我說。雖然我很生氣,但他說的話那麼殘酷,還是讓我一驚。「我能應付得了。」

「你是說在你行動之前?在你拿著你的地圖,也許還有霍羅離開之前?」這麼說,我的計劃沒有逃過蓋爾的眼睛。我希望我的計劃不會也這麼容易被別人看出來。當然,不可能有另外一個人像他那麼了解我。「你沒準備丟下我吧?」他問。

直到說話的這一刻,我是這麼計劃的。可是看來讓我的打獵搭檔盯著我背後,也不是什麼壞事。「作為你的戰友,我強烈建議你和你的隊員待在一起。可你要來,我也沒辦法,對吧?」

他咧開嘴笑了,「是的,除非你想讓我把隊里所有的人都驚動了。」

451小分隊的隊員和攝製組的人都把飯從餐廳打來,然後圍成一圈吃飯。開始我以為是皮塔的出現令我不安。但快吃完飯時,我發現有幾個人都向我投來不友好的目光。這變化真是太突然了。因為剛來時我還很肯定大家關心的是他有多麼危險,特別是對我。我給黑密斯打了個電話,才明白了這一切的原因。

「你想幹什麼?刺激他去攻擊你嗎?」他問我。

「當然不是。我只想讓他離我遠點兒。」我說。

「噢,那是不可能的,特別是在凱匹特對他做了那些事情以後。你瞧,科恩把他送到那裡,也許是希望他能殺死你,可皮塔並不知道這一點。他不明白在他身上正發生什麼。所以你不能怨他……」黑密斯說。

「我沒有怨他!」我說。

「你怨了!你一直在為他不能控制的一切而不斷地懲罰他。我並不是說你不該二十四小時手拿上了膛的步槍,可你現在也該好好想想了。假如是你被凱匹特抓走,又被劫持,你企圖殺死皮塔,你覺得皮塔會這樣對你嗎?」黑密斯不依不饒地問。

我不吭聲了。不會的絕不會。他會不惜一切代價把我拉回來,而不是拒絕我、拋棄我、不失時機地敵視我。

「你和我,我們要攜起手來,把他救回來,記住了嗎?」黑密斯說。我沒說話,他頓了頓,接著說:「要記住這一點。」

秋季的天氣已經由涼轉寒。多數隊員都盤坐在自己的睡袋裡,也有的入睡在露天,但靠近營地中央的取暖設備,而其他人則睡在帳篷里。李格一終於因為妹妹的死而堅持不住了,我們在帳篷里能聽到她隱隱的抽泣聲。我窩在自己的帳篷里,想著黑密斯說的話。我羞愧地意識到,由於過於專註於暗殺斯諾的計劃,已經忽略了更困難的問題,那就是把皮塔從他被劫持后的黑暗世界里拉回來。我甚至想不出一個像樣的計劃,與此相比,穿過機關重重的競技場、找到斯諾、把子彈送進他的腦袋簡直都成了小兒科。

到了午夜,我從帳篷里出來,在營地取暖設備附近找了一張凳子坐下來,和傑克遜一起執行看守任務。博格斯讓皮塔睡在沒有視線障礙的地方,這樣大家都能看得見他。而此時,他並沒有睡。相反。他把背包抱在懷裡,正坐著用一截短繩笨拙地打繩結。這條繩子我很熟悉,正是芬尼克在地下洞穴時給我的那一條。看到這條繩子,我似乎聽到芬尼克在重複黑密斯說過的話——我拋棄了皮塔。現在,如果我能說點什麼,也許是彌補的好機會。可我不知該說什麼,所以我也沒說話,只是默默地聽著士兵的鼾聲隨著夜晚的空氣慢慢飄過來。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皮塔開始說話了,「最近這一兩天你一定很累吧。一直在殺我和不殺我之間徘徊。想來想去,想來想去。」

這太不公平了,我的第一反應是搶白他。但我立刻想起了黑密斯的話,我盡量朝與皮塔和解的方向努力。「我從來沒想過要殺你,除了那次我以為你在幫助職業選手殺死我。從那以後,我一直把你當成……盟友。」這是一個安全的詞,沒有任何感情色彩,也不具威脅性。

「盟友。」皮塔慢慢地說著這個詞,琢磨著它的意思。「朋友。愛人。勝利者。敵人。未婚夫。目標。變種人。鄰居。獵人。『貢品』。盟友。我要把這個詞加到我用來琢磨你的一串詞里。」他拿著繩子在手裡來回翻弄著,「可問題是,我已經分辨不出哪些是真的,哪些是編造出來的。」

周圍士兵均勻的呼吸停止了,這說明他們已經醒來,或者根本就沒睡。我懷疑是沒睡吧。

這時黑暗處傳來了芬尼克的聲音,「那你就該問一問,皮塔。安妮就是這麼做的。」

「問誰?我能夠信任誰?」皮塔問。

「嗯,可以先問我們。我們是和你一起的隊員。」傑克遜說。

「你是我的警衛。」他指出。

「我們也是。但是你救了十三區的好多人,我們是不會忘記的。」

接下來是一片寂靜。我試圖設想無法分辨現實和虛幻事物是什麼感覺。我會不知道媽媽和波麗姆是否愛我,斯諾是不是我的敵人,不知道取暖器對面的人是救了我還是犧牲了我。只消一點想象,我的生活立刻變成了噩夢。我突然產生一股衝動,想要告訴皮塔他是誰,我是誰,我們怎麼會在這裡碰面。但我不知道如何開始。沒用,我真沒用。

在離四點鐘還差幾分鐘的時候,皮塔又轉向我,「你最喜歡的顏色是……綠色?」

「沒錯。」然後我又想起些什麼,「你最喜歡的是橘色。」

「橘色?」他似信非信。

「不是鮮艷的橘色,而是柔和的,就像落日。至少,有一次你是這麼對我說的。」

「噢。」他閉起眼睛,也許在心裡想象著落日的顏色,然後點點頭,「謝謝。」

可更多的話語又從我的嘴裡流淌出來。「你會畫畫。你會烤麵包。你喜歡開著窗戶睡覺。你的茶里從不放糖。你的鞋帶總是系兩個扣。」

在我還沒有做出愚蠢的事——比如哭泣——之前,我趕緊鑽進了帳篷。

早上,蓋爾、芬尼克和我出發去執行打碎玻璃的任務,這是為了拍錄像。當我們回到營地時,皮塔正跟十三區的士兵們圍成一圈,坐在一起。士兵們都帶著槍,可跟他談起話來卻無拘無束。傑克遜編了個遊戲,名叫「是真是假」來幫助皮塔。皮塔提起一件他認為已經發生的事,然後他們會告訴他是真的還是想象出來的,通常他們還會簡單解釋一下。

「十二區的百姓大多在火中被燒死了。」

「真的。逃到了十三區的不到九百人。」

「著火是因為我的錯。」

「不是真的。斯諾總統摧毀了十二區,就像他摧毀十三區一樣,是為了給反抗者一個警示。」

這看上去似乎是個很不錯的辦法,但隨後我也意識到,真正壓在皮塔心頭的問題只有我才能回答是或者不是。傑克遜把我們重新分配,輪流看守皮塔。她把芬尼克、蓋爾和我分別和一個十三區的戰士搭配,這樣的話,皮塔總能接近一個熟悉他的人。與皮塔的談話並不是很穩定。即使極小的細節,他也往往要花很長時間考慮,例如家鄉的人在哪裡買肥皂。蓋爾告訴了他很多關於十二區的細節;對於皮塔兩次參加的飢餓遊戲比賽,芬尼克是這方面的專家,因為第一次他是指導老師,第二次他是「貢品」。但因為令皮塔困惑的事情大多是圍繞我而產生的——並非所有的事都可以靠簡單的解釋來解決——我們的交流是痛苦的、沉重的,即使我們只觸及最表面化的問題。在七區時我所穿衣服的顏色,我喜歡哪種乳酪麵包,我們小時候數學老師的名字。在他的心中重構關於我的記憶是非常痛苦的過程。也許在斯諾對他做完那一切之後,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我們感覺確實應該幫助他。

轉天下午,我們得到通知,全體隊員要拍攝一個相當複雜的電視片。皮塔在一點上是對的:科恩和普魯塔什對於明星小分隊所拍的片子並不滿意。片子很乏味,又沒有激勵作用。他們的第一感覺是我們除了用槍射擊,也沒幹別的。全是因為我們不是在自衛,而是在拍攝一個可用的片子。所以今天,專門留出一個街區用於拍攝,這條街區甚至還有真正的堡德。其中一個堡德會發出很強的火力,另一個會讓闖入其中的人落入圈套,進行審訊或者執行死刑,全看抓人的人的偏好。但這個街區仍是一個不重要的居民區,並沒有戰略價值。

攝製組人員為了加強拍攝效果,特意釋放了煙幕彈,加上了密集火力的聲音效果。我們穿上了重重的防護服,即使攝製組人員也一樣,好似我們正在進入戰鬥中心區域。我們也獲得許可除槍支外,還可帶上特種武器。博格斯把皮塔的槍也還給了他,但是又大聲告訴他彈夾是空的。

皮塔聳聳肩,「反正我的槍法也不怎麼樣。」他似乎一直在專註於觀察波洛斯,甚至已讓波洛斯感到不安。最後,他的謎團似乎得到了答案,他忐忑不安地問道:「你是一個艾瓦克絲,對嗎?從你吃飯的樣子,我能看出來。在監獄時,我和兩個艾瓦克絲在一起,大流士和拉威尼亞。但是衛兵總是管他們叫紅頭髮。就因為他們在訓練中心的時候曾做過我們的僕人,所以也被逮了起來。我眼看著他們被活活地折磨死了。她很幸運,他們給她用電刑,電壓很高,所以她一下子就死了。可他卻被折磨了兩天才慢慢死去。他們打他,割下他的肢體器官,他們不斷地問他問題,可他卻不能說話,只能發出動物似的可怕的喊叫。那些人並不是想要什麼情報,你知道嗎?他們只是為了給我看。」

皮塔扭過頭看著我們一張張吃驚的臉,好像在等待一個回答。可沒人說話,他便問:「真的還是假的?」沒有人回答更讓他不安。「真的還是假的?!」他又問道。

「真的。至少從我了解的情況來看……是真的。」

皮塔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我也是這麼想的。這裡沒有……閃光。」他神情恍惚地走開了,嘴裡還嘟囔著什麼手指頭、腳指頭的。

我心情壓抑地走到蓋爾跟前,把額頭抵在他的胸口的盔甲上,我要感受他用堅實的臂膀緊緊抱住我的感覺。我終於知道了那個在十二區的林子里被凱匹特追捕的女孩的名字,也知道了那個曾想救蓋爾一命的治安警的命運。此時此刻我們已經無法喚起美好的記憶。他們因我而失去生命。那些從競技場開始被我殺死或因我而死的人的名單已經增加到數千人。當我抬起頭來時,卻看到蓋爾的臉上有一種截然不同的表情。他似乎在說,即使炸崩再多的山也不足以報那深仇大恨,摧毀再多的城市也無法雪洗那似海冤讎,一切只能用死亡來回應。

我們穿過滿是碎玻璃的街道,來到目的地,一個需要奪取的街區。一路上皮塔說的恐怖的話仍在腦子裡盤桓,揮之不去。今天我們要奪取的街區雖然不大,卻是真實的。我們圍在博格斯身邊,看著霍羅上此街區的全景圖像。火力堡德的位置在街區的三分之一處,一個公寓遮陽傘的上方。我們用槍應該能激活它。拉網堡德在街區的盡頭,幾乎快到下一個轉角了,這個需要有人親自去觸發它的人體感測裝置。每個人都自告奮勇,但皮塔除外,他似乎並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我沒有被選中,卻被派到麥薩拉那裡,去為拍片補妝。

小分隊隊員在博格斯的指揮下佔好不同的位置,之後我們要等克蕾西達讓她的攝製組成員就位。他們都在左邊的位置,卡斯特在前,波洛斯在後,這樣他們就不會拍攝到彼此。麥薩拉為了加強拍攝效果釋放了一些煙霧。因為這次行動既是執行任務,又是為了拍攝錄像,因此我正想問問該聽誰的,指揮官還是導演,這時克蕾西達喊道:「開始!」

我們在煙霧瀰漫的街道上慢慢前行,就像我們在巷戰訓練中一樣。每個人至少要打碎一段街區的玻璃窗,但蓋爾接受的卻是真實的任務。當他擊中堡德后,我們趕快隱蔽起來——急速鑽到門洞里,或趴在淺橘色、粉色交替的漂亮的人行道上——一顆顆子彈從我們的頭頂穿過。一段時間過後,博格斯命令我們繼續前進。

克蕾西達讓我們先不要起身,因為她要進行最後的拍攝。我們輪流重新表演剛才的動作。趴倒在地、一臉的嚴肅緊張、急速隱蔽。我們知道這應該是件嚴肅的事情,可整個過程還是感覺很好笑,特別是當我發現在拍攝長鏡頭中我還不算最差演員的時候,就更覺荒唐可笑。這時米切爾建議我們在表現拚死戰鬥的場面時,要齜牙露齒、鼻孔張大,我們都拚命大笑起來。博格斯不得不喝令我們保持嚴肅。

「集中精神,451。」他嚴肅地說,但看得出他也在忍著盡量不笑出來。接著他檢查下一個堡德,調整霍羅的位置,以便在煙霧瀰漫的情況下看清圖像。當他臉朝著我們、左腳踏上身後的橘色人行道時,砰的一聲,一顆炸彈響了,炸飛了他的雙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飢餓遊戲3·嘲笑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飢餓遊戲3·嘲笑鳥 飢餓遊戲3·嘲笑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真的假的

6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