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451小分隊

第十八章 451小分隊

我狠命地投入訓練。除了吃飯、睡覺,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測試、操練、使用武器、聽戰術講座,包括我在內的幾個人被轉到一個加班,我覺得自己有希望參加實戰訓練。士兵們管這種訓練叫「巷戰」,但我胳膊上的標識卻是S.S.C.,這是模擬巷戰的縮寫。在十三區地下,有一個凱匹特的模擬街巷。指導員把我們分成八個小分隊,由我們完成各個作戰任務——搶奪有利地形、摧毀目標、搜索民房——完全模擬在凱匹特的實戰。在這裡情況極為複雜,一點疏忽就會釀成大錯。不小心邁錯一步就會踩上地雷,屋頂會冒出狙擊手、步槍會卡殼、一個孩子的哭聲會把你引入埋伏圈、小分隊首領——訓練場只有他的模擬聲音——被迫擊炮擊中后,隊員必須在喪失指揮官的情況下見機行事。我們知道這都是假的,不會真的被殺死。但如果你踩上地雷,仍能聽到爆炸聲,這時你就倒在地上假裝死去。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你又覺得這裡的一切都很真實——地方士兵穿著治安警制服,炸彈散發出濃濃的煙霧。我們甚至有可能遭到毒氣的侵害。在遇到有毒氣體時,只有我和約翰娜及時戴上了面具。我們小分隊的其他隊員被毒氣熏暈過去十分鐘。我只吸進了幾口那所謂無毒的氣體就頭疼了一整天。

在射擊場時,克蕾西達和攝製組其他成員拍攝了我和約翰娜的短片。我知道蓋爾和芬尼克也在被拍攝過程當中。這是新電視片的一部分,是給即將進攻凱匹特的反抗軍拍攝的。整體來講,一切進展順利。

之後不久,皮塔在我們早晨訓練時也來參加。他手上的鏈子已經去掉了,但仍有兩個護衛時刻不離其左右。吃完中午飯,我看到他和一些剛開始訓練的人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如果和黛麗的小小口角都能使他神經質地自己跟自己辯論半天,那他學習組裝槍支又有什麼用呢?

我遇到普魯塔什時,他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為了拍攝錄像的需要。他們已經拍攝了芬尼克和安妮的婚禮,取得了預期效果,但全帕納姆的人都想知道皮塔的情況。他們要看到皮塔正在為反抗事業而鬥爭,而非為斯諾賣命。而且如果人們能看到我和皮塔在一起,不見得非得親吻,那就……

我聽到這個馬上走開了。這是不可能的。

在短暫休息的當兒,我會看到反抗軍正在為進攻凱匹特做著各項準備,設備到位、後勤保障齊備、部隊集合待命。從士兵剪短的頭髮,可以看得出那些部隊已接到命令,因為這種髮式是部隊即將參加戰鬥的標誌。大家都在談論我方已展開進攻,以確保通往凱匹特火車隧道的暢通。

在第一批部隊即將出發時,約克很意外地通知我和約翰娜,她已經推薦了我們倆去進行測試,要我們趕快報到。測試包括四部分:一障礙賽跑,其目的是為了測試體能;二關於戰術技巧的筆試;三測試使用武器的熟練程度;四模擬巷戰。我甚至沒時間覺得緊張,前三部分就測試完畢,我表現不錯。但最後一項是最難的。對方會為你設置技術障礙。我們小分隊的隊員在互相交換信息時,提到這次測試需要隊員獨立完成作戰任務,這看來是真的。在測試中,你完全無法預料到會陷於何種險境。一個男隊員壓低聲音說,據說這次測試專門針對每一個人的弱點。

我的弱點?這是一扇我不願意打開的門。可我還是找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仔細琢磨起自己的弱點來。我的弱點有一長串,真讓我沮喪,我力量小,不夠狠,訓練時間短,甚至我嘲笑鳥的身份對於需要整體觀念的團隊來講也不是優勢。他們可以輕易地找到我的許多弱點。

約翰娜在我的前面,第三個被叫到。我沖她點點頭,給她鼓鼓勁。我真希望我是第一個,因為現在我已經明顯過於焦慮了。等叫到我時,我還不知道該用什麼策略。但一旦進入場景,訓練中學到的技能自然地發揮了作用。我遇到了埋伏。治安警快速出現在我面前,我不得不迂迴後退,回到指定集合點,和我的小分隊成員會合。我小心地在街道穿行,擊斃了幾名治安警,兩個在我左側屋頂,另一個在前方的一個門口。這次行動非常具有挑戰性,但比我預想的要容易。用我挑剔的眼光來看,如果一切都這麼容易的話,那肯定是我錯過了什麼。正當我距離目的地只有兩座大樓時,出現了危險的情況。六個治安警出現在街角。他們的人數遠遠超過了我,可我注意到了一樣東西。一隻汽油桶很不經意地放在了地溝旁。沒錯,就是它。我的測試。我感覺引爆汽油桶是我完成此次任務的唯一辦法。正當我抬手準備炸飛汽油桶時,我的隊長輕聲命令我卧倒,在這個節骨眼上,卧倒有什麼用。我體內的每根神經都在嘶喊著,要我不要理睬他的命令,要扣動扳機,把治安警炸飛。可突然,我意識到自己在測試者眼中最大的弱點是什麼。從我在飢餓遊戲時搶奪橘紅色背包,到八區參加戰鬥,到我在二區衝動地穿過廣場,我從來都不服從命令。

我撲通一聲卧倒在地,用力之大,需要用一個星期才能把沙粒從下巴上摳出來。與此同時,另外一個人引爆了油桶。治安警命喪黃泉。我也回到集合點。當我終於從街巷的另一頭出來時,一個士兵對我表示恭喜,在我的手上印上我們分隊號碼451,然後讓我去指揮部報到。我為自己的成功高興得手舞足蹈。我跑過大廳,在跑過轉角時由於跑得太快而腳底打滑,電梯太慢了,我乾脆一蹦三跳地跑下樓梯。直到我闖進一個房間時還沒覺得有什麼不對頭。我不該來指揮部,我該去剪頭髮。圍桌而坐的不是滿身薄荷香氣的士兵,而是要參加戰鬥的士兵啊。

博格斯看到我后笑著搖搖頭,「讓我看看。」我現在又覺得心裡沒底了,伸出印著數字的手給他看。「你和我在一個分隊。這是個特別小分隊,人人都是神槍手,去找你的隊友吧。」他沖著站在牆根的一隊人點點頭說。裡面有蓋爾、芬尼克,還有五個我不認識的人。我的小分隊。我不僅參加了,而且還在博格斯的手下,和我的朋友在一起,真好。我強使自己鎮靜下來,然後像一個真正的士兵而不是蹦蹦跳跳的黃毛丫頭,鄭重地加入到他們的隊伍中。

這個小分隊一定很重要,因為大家在指揮部集合。而這一切和嘲笑鳥沒關係。普魯塔什站在桌旁一個很寬大的平面控制板前,向我們介紹了我們在凱匹特可能遇到的情況。真糟糕,我即使踮起腳尖,也看不到控制板上的東西,直到他撳了按鈕。凱匹特街區的全息圖像才投射到空中。

「比如這個,就是其中一個治安警營地周圍的區域,並非不重要,但卻不是最關鍵的目標。大家接著看。」普魯塔什在控制板上輸入了特殊的密碼,一些由各種顏色組成的光束開始以不同的速度閃動。「每一個光束被稱作一個『堡德』,它們各自代表一種不同的障礙,也許是一枚炸彈,也許是一群變種動物。不要出錯,因為無論出現什麼,它不是困住你,就是要你的命。有一些堡德在黑暗時期就已經設置好了。坦率地講,這其中有好多是我設計的。這些堡德的設計圖,我們的人在逃離凱匹特時已經帶出來了,這是我們得到的最新情報。凱匹特不知道我們已經得到了這方面的信息。可即使如此,我們並不知道在過去的幾個月中,他們是不是又激活了其他的堡德。這是你們即將面臨的問題。」

我不知不覺地朝著桌子移動,直到我離全息圖像只有幾英寸遠。我伸出手,罩住了一股快速閃動的綠色光束。

一個肌肉緊張的人湊到我身邊,不用說,是芬尼克,因為只有勝利者才能立刻看到我已發現的東西。是競技場。裡面到處是大賽組織者設置的堡德。芬尼克用手摸著射到大門邊的紅色光束。「女士們、先生們……」

「第七十六屆飢餓遊戲現在開始!」他的聲音不大,可我的聲音滿屋子都聽得到。

我大笑起來,別人還沒明白過來我剛才說話的意思。指揮部沒有給大家留出提建議或意見的時間,已迅速作出決定,兩人一組,分別行動。而我,根據指揮部的決定,離凱匹特中心區域越遠越好。我是一個脾氣大、主意也大的勝利者,有一層難以跨越的厚厚的心理傷疤,也許沒人願意和我在一個組。

「我真不明白你幹嗎還費勁讓我和芬尼克參加訓練,普魯塔什?」我說。

「是啊,我們早就是你最好的兩個士兵了。」芬尼克不無驕傲地附和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一點。」普魯塔什說著,不耐煩地揮了揮手,「現在言歸正傳,奧迪爾戰士和伊夫狄恩戰士。我還有最後的幾句話要說。」

我們回到座位,也不理會別人投來的質詢的目光。當普魯塔什繼續往下講時,我特別認真地聽著,還不時地點點頭,不停變換角度來獲得最清晰的視角。我一直對自己說,要堅持,無論是想喊、想罵、還是想哭,或者三者都有,要等進了林子里再說。

如果這是一次測試,那麼我和芬尼克都通過了。當普魯塔什講完,會議結束之後,我得到了一項特殊的命令,這令我感覺很糟。他們不允許我剪頭髮,因為他們希望在凱匹特投降時,讓人們看到的嘲笑鳥和我在競技場時樣子很近似。當然,這是為了拍攝的需要。我聳聳肩,表示我頭髮的長度是我最不關心的事。他們也沒再說什麼,就讓我走了。

在走廊里,我和芬尼克不由自主地走到了一起。「我怎麼跟安妮說呢?」他壓低聲音說。

「什麼也別說。」我回答,「我對我媽媽和妹妹也不說。」我們都知道自己即將回到一個荊棘滿布的競技場,沒必要讓我們的家人知道。

「要是她看見了那幅全息圖像……」他說道。

「她不會看到的。這是機密,一定是。怎麼說這也和真的比賽不一樣。沒有生存者數量限制。我們有點兒太過敏感了,因為……嗨,你知道為什麼。可你還是想去,不是嗎?」我說。

「沒錯,我和你一樣想親手結果了斯諾的老命。」他說。

「任何事都沒法與這件事相比。」我堅定地說,心想這也是我的願望。兀地,我眼前一亮。「這次斯諾也成了大賽選手了。」

我們剛要往下說,黑密斯走了過來。他沒有參加會議,因為他現在關心的不是競技場,而是別的事情。「約翰娜又回到醫院了。」

我一直以為約翰娜很好,已經通過了測試,只不過沒分到特別小分隊。她拋斧頭的技術很厲害,可射擊一般。「她受傷了嗎?怎麼回事?」

「是在巷戰測試的時候,測試人員想找到戰士的弱點,於是他們就放水淹了街道。」黑密斯說。

這不會有問題,約翰娜會游泳。至少我記得她在參加世紀極限賽時會游泳。當然,沒芬尼克游得好,我們大家都沒芬尼克游得好。「那後來呢?」

「在凱匹特,就是這麼折磨她的,先把她泡到水裡,然後給水通上電。」黑密斯說,「在巷戰時,她想起了過去的事,慌了神,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裡了。她現在又用上了鎮靜劑。」芬尼克和我聽完后好像呆了一樣傻傻地站在那裡。這時我明白了約翰娜為什麼從不洗澡,那天訓練時下雨,她狠狠心才走進雨里,好像天上在下硫酸。我以為這是她停用嗎啡的結果。

「你們倆應該去看看她,你們就算是她的朋友了。」黑密斯說。

真糟糕,我不知道約翰娜和芬尼克的關係怎樣,可我並不怎麼了解她。她沒有家人,沒有朋友,在她沒標名字的抽斗里,除了政府發放的衣服,也沒有任何帶有七區特點的物品,什麼也沒有。

「我最好去告訴普魯塔什,他肯定不會高興的。」黑密斯接著說,「在攻入凱匹特之後,他希望出現在鏡頭裡的勝利者越多越好,這對製作電視片有好處。」

「你和比特也會去嗎?」我問。

「越多越好指的是年輕而有魅力的勝利者。」黑密斯糾正他自己道,「所以,不,我不會在那裡。」

芬尼克直接去看約翰娜,可我在外面溜達了幾分鐘,這時博格斯從裡面出來了。他現在是我的上司,所以我想可以給他提點特殊要求,可以求他給開個綠燈。當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之後,他給我開了通行證,這樣只要我在警衛的視線範圍內,就可以在反省時間到林子里去。接著,我趕緊跑回自己的住處,本想用降落傘,但是這東西附帶著許多可怕的記憶,所以,我拿了從十二區帶來的棉繃帶。繃帶是方的,很結實,就用它吧。

在林子里,我從一棵松樹的枝條上摘下一些帶有松脂香氣的松針,堆在繃帶中間,然後用繃帶把松針裹起來,把繃帶口擰緊,之後用一小段藤條把它綁起來,做成了一個蘋果大小的圓球。

回到醫院的病房門口,我觀察了約翰娜一會兒,發現她平時兇巴巴的樣子只不過是表面現象,一旦除去這外在的一切,她只不過是一個瘦弱的年輕女子。她現在正使勁地睜開眼睛,不願讓藥物把她直接帶入睡眠,害怕睡夢中那些可怕的記憶又會捲土重來。我走到她跟前,把松針包遞給她。

「這是什麼?」她啞著嗓子問,額頭上的濕頭髮已打起了綹。

「我給你弄的,可以放在你的抽斗里。」我把它放在她的手裡,「你聞聞。」

她把松針包舉到鼻子邊,試探似的聞了聞。「有股家的味道。」說著,眼淚撲簌簌地流下來。

「我就是這麼想的,你從七區來的。你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嗎?你是一棵樹,哦,差不多是一棵樹。」

突然,她的手像鉗子似的抓住了我的手腕,「你必須要殺死他,凱特尼斯。」

「別擔心。」我忍著才沒把胳膊從她的手裡掙脫出來。

「你發誓,以你在乎的事發誓。」她剌剌不休地說道。

「我發誓,以我的生命來發誓。」可她還是沒有放開我的胳膊。

「以你家人的生命來發誓。」她堅持道。

「以我家人的生命發誓。」我重複道。我想自己的生存願望可能是不夠強烈了吧。她終於放開了我,我揉著手腕,「你怎麼認為我就能去啊,傻瓜!」

聽了這話,她臉上掠過一絲微笑。「我只是想聽到你這麼說。」她把松針包放到鼻子邊,然後合上了眼睛。

剩下的日子過得飛快,我們的小分隊除了每天早晨進行短暫的訓練之外,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射擊場度過。我絕大部分時間練習槍支射擊,但他們每天都讓我留出一小時專門進行射箭練習,也就是說我要用我的嘲笑鳥專用弓箭練習。蓋爾使用重型武器,比特為芬尼克設計的魚叉有很多特別之處,但最明顯的特點是他可以通過按動金屬腕環上的一個按鈕,將魚叉拋出去,之後,魚叉會自動回到他手上,無需他親自撿拾。

練習時,我們朝治安警人偶射擊,來熟悉他們保護裝置上易於受到攻擊的位置,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軟肋」。如果擊中要害,就能看到一攤人造血流出來。那些人偶渾身都已變成紅色。

看到我們小分隊整體射擊準確度那麼高,還是挺令人欣慰的。小分隊成員除了芬尼克和蓋爾,還有十三區的另外五名戰士。傑克遜,一個中年婦女,她是小分隊的副總指揮,看上去行動有些遲緩,但她能擊中我們其他人看都看不到的東西。遠視眼,用她自己的話說。還有一對叫李格的姐妹,她們穿上軍服后簡直一模一樣,為了便於區分,我們管她們叫李格一和李格二。我一直分不清她們誰是誰,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李格一的眼睛里有些神秘的黃色斑點。另外還有兩個年紀略大一些的男士兵,米切爾和霍姆斯,他們少言寡語,但能在五十碼之外射中靴子上的塵粒。我注意到其他小分隊的隊員也都很棒,不知道我們有什麼特殊之處,但有一天早晨,普魯塔什也加入到我們的小分隊里來,我這才明白。

「451分隊隊員注意了,把你們挑出來,是為了執行特殊任務。」他開始說道。我緊張地咬住下嘴唇,真希望派我們去刺殺斯諾,雖然我心裡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我們的軍隊里不乏神槍手,但攝製電視片卻人手匱乏。因此,我們親手挑選了你們八個人,作為我們的『明星小分隊』成員,你們在進攻凱匹特期間,主要任務是拍電視。」

失望、震驚、氣憤充滿了每個隊員的胸膛。「你的意思是,我們不會參加實戰。」蓋爾沒好氣地說。

「你們會參加戰鬥,但也許不會總在前線,當然,在這樣的戰爭中,我們很難挑出哪裡是前線,哪裡是後方。」普魯塔什說。

「我們不願意。」芬尼克脫口而出,接著是一連串的抱怨聲,可我卻沒有做聲。「我們要參加戰鬥。」

「你們要在戰爭中發揮最大的作用。」普魯塔什說,「而如果你們出現在電視上,就發揮了最大作用。只要看看凱特尼斯作為嘲笑鳥的巨大作用,你們就會明白,她能調動所有積極的力量,參加到反抗運動中來。你們注意到了嗎?只有她沒有抱怨,因為她理解了電視的力量。」

事實上,凱特尼斯沒有抱怨是因為她不打算待在「明星小分隊」里,是因為她知道要採取任何行動,都必須先到凱匹特。另外,太多的抱怨也會引起懷疑的。

「可我們不光是表演,是吧?那樣是浪費人才。」我說。

「別擔心,你們會有許多真實的攻擊目標,可是別讓別人擊中你,在換掉你之前,我需要拍到足夠的錄像。現在,我們向凱匹特進發,你們要表現好一點兒。」

在出發的那天早晨,我跟家人道了別。我並沒有告訴她們凱匹特防禦體系和競技場的殺人武器是何其相似,可是我去參戰已經讓她們很難過了。媽媽抱著我,久久不肯放開,我感覺到她的淚水已經從眼裡滾落下來,可她並沒有哭出聲來。在我參加飢餓遊戲時,媽媽也是這樣強忍淚水的。「放心吧,我會很安全的,我連個士兵都算不上,只是普魯塔什在電視上的牽線木偶而已。」我試圖安慰她。

波麗姆一直把我送到醫院大門口,「你感覺怎麼樣?」

「知道你們在斯諾夠不著的地方,我感覺好多了。」我說。

「下次等我們再見面時,我們已經再也不會見到他了。」波麗姆堅定地說。然後,她伸出胳膊抱住我的脖子,「要小心。」

我想是不是要跟皮塔最後道別一下,但我最終還是覺得這樣做對我們兩個都不好。我只把珍珠放在軍服口袋裡。這珍珠代表著那個拿麵包給我的男孩。

直升機把我們載到了十二區。在那裡,在被大火舔舐的區域之外,建立了一個臨時的運輸站。這次出現在車站裡的不是豪華的列車,而是普通貨車,上面載滿了身穿深灰色制服的士兵,他們正頭枕著背包睡覺。我們坐了幾天的火車,最後在通往凱匹特的一個山間隧道下了車,之後又步行了六個小時。在行軍時,我們小心地沿著一條鮮艷的綠色路線前行,這是通往前方的安全路線。

我們最後到達了反抗軍的營地,營地建在火車站外面,向前延伸了約十條街區的距離。我和皮塔曾經來過這個火車站。這裡早已擠滿了士兵。451小分隊分到了一個指定地點,可以搭建帳篷。反抗軍佔領這個地方已達一周以上,在奪取這一地段的戰鬥中,凱匹特軍隊被擊敗,向市內潰退,反抗軍也有幾百個士兵死亡。目前,在兩軍陣營之間是一段雷區,空蕩蕩的,但卻在誘人深入。每條街區的堡德必須在完全清除之後,部隊才能順利前行。

米切爾很擔心直升機空襲——我們在野外紮營確實感到自己暴露在敵人的火力攻擊之下——但博格斯說這不是問題。凱匹特的空軍力量在二區和在凱匹特作戰時已被基本消滅。即使他們還剩下幾架飛機,也肯定要用來干別的。必要時,斯諾也許會和他的內閣在最後時刻乘飛機逃離,躲到某個總統避難處。我們最初的幾個飛行縱隊被凱匹特的防空導彈大量擊落,但後續的飛行縱隊已突破敵人防線降落在附近。即將到來的戰鬥主要在街巷展開,我們希望戰鬥只會對基礎設施造成一些輕微的損毀,也不帶來太大的人員傷亡。反抗軍想佔領凱匹特,其迫切程度和當年凱匹特佔領十三區是一樣的。

三天之後,451小分隊成員因為無聊,恨不得開小差。克蕾西達和她的攝製組拍攝了一些我們與地方火力交火的短片。他們告訴我們,我們是提供假情報的小分隊。如果反抗軍只攻擊普魯塔什提供信息的堡德,那對方不出兩分鐘就會得知我們已經擁有了堡德的全息圖像。所以,我們要花大量時間來攻擊無關緊要的目標。多數時間,我們的任務只是把糖果般絢麗的建築外景玻璃打碎。我猜他們會把這些錄像和摧毀凱匹特主要軍事目標的錄像一起播放。有的時候,小分隊也需要狙擊手執行真實的作戰任務。每當此時,八雙手都會舉起來,而蓋爾、芬尼克和我則永遠不會被挑中。

「你長得這麼適合上鏡,這是你自己的錯。」我對蓋爾說。是啊,有時外表也具有殺傷力。

我想他們也不太清楚應該拿我們三個人怎麼辦,特別是我。我已經把我的嘲笑鳥服裝帶來了,可拍攝時,我只穿著軍裝。有時,我用槍,可有時他們要我用弓箭。他們好像既不願意完全放棄嘲笑鳥的形象,可又願意我作為一個普通士兵的形象來出現。我並不在乎,想到他們在十三區為了我應該以什麼形象出現在觀眾面前而爭吵,我感到的只是好玩,而非不安。

一方面,我表面上總是在抱怨不能真的參加戰鬥,另一方面,卻在暗中準備自己的計劃。我們每人手裡有一張凱匹特地圖,這個城市幾乎是一個正方形。地圖的上方標有字母,側面標有數字,縱橫的線條把這座城市分成了許多小方塊。我一直在琢磨這張地圖,記住了每一個十字路口和街道。可這張圖只是一張輔助圖,指揮官手裡持有一個叫做「霍羅」的裝置,它能顯示我們在指揮部看到的凱匹特的全息圖像。它可以把任何一個區域的圖像放大,看清那裡的堡德。霍羅是一個獨立的裝置,它既不能發射也不能接收信號,只是一個超級地圖。可這地圖比我的紙地圖要好一千倍。

只要指揮官念出自己的名字,霍羅就可以被激活。霍羅一旦被激活,就會對小分隊其他成員的聲音有反應。例如,假如博格斯被射殺或嚴重受傷,另外一個人可以接替他。如果小分隊成員連說三遍「索命果」,霍羅就會自動引爆,五碼之內的物體就會被炸飛。這是出於一旦有人被捕的安全考慮。我們都必須謹記,一旦發生意外,我們要毫不猶豫地做到這一點。

所以,我現在要做的是,把博格斯激活后的霍羅偷出來,然後在他沒有察覺時,從他眼前消失。可是,把霍羅從他身邊偷走,只比偷走他的牙齒容易一點兒。

第四天上午,戰士李格二誤觸了一個堡德,釋放出來的不是一群變種昆蟲——對這個大家是有準備的——而是大批的金屬飛鏢。醫療小分隊還沒來到,她就一命歸西了。最後人們只找到了她的腦殼。普魯塔什答應立刻派人來替補。

轉天早晨,小分隊新派來的隊員到達凱匹特。他手腕上沒有戴鏈條,也沒有護衛,從火車站出來時肩上挎著步槍。在他的臉上既有震驚,也有困惑和反抗,但他的手背上分明印著451。是皮塔。博格斯拿走他的槍之後就去打電話。

「沒關係。」皮塔對我們說,「是總統親自派我來的。她覺得需要給電視片升升溫。」

也許電視片確實需要升溫。但如果科恩親自派皮塔來,那說明她同時做出了另一個決定,她覺得我死去比活著對她更有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飢餓遊戲3·嘲笑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飢餓遊戲3·嘲笑鳥 飢餓遊戲3·嘲笑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451小分隊

6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