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魔鬼訓練

第十七章 魔鬼訓練

被震蒙了。當黑密斯在醫院告訴我這個消息的時候,這就是我的感覺。我飛奔下台階來到指揮部,大腦在飛速旋轉,我推開門時正趕上他們在開會研究戰況。

「你什麼意思,我不能去凱匹特?我必須得去!我是嘲笑鳥!」我說。

科恩正在看屏幕,她連頭都沒抬。「作為嘲笑鳥,你聯合各轄區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別擔心——如果一切順利,我們會在凱匹特投降時讓你坐飛機過去。」

投降?

「那就太晚了!我會錯過所有的戰鬥。你們需要我——我是你最好的射手!」我大喊道。我並不常吹噓自己的射箭技術,可我說的也接近事實,「蓋爾不是也要去嗎?」

「只要沒有其他工作,蓋爾每天都參加訓練。我們很肯定他在戰場能很好地應對一切。你估計自己參加了多少次訓練?」科恩說道。

一次也沒有。次數是零。「是啊,有時候我也打獵。而……我在特製軍械部時也和比特一起訓練過。」

「那不一樣,凱特尼斯。我們都知道你聰明、勇敢、箭術一流。可我們需要的是在戰場上打仗的戰士,首先你不懂得如何執行命令,其次你的身體狀況也不太適合。」博格斯說道。

「我在八區或二區的時候你並沒覺得有問題。」我反駁道。

「在那兩個區時你本身就沒有被授權參加戰鬥。」普魯塔什說。他給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暴露的實情太多了。

是的,在八區轟炸時參加戰鬥,以及在二區的行動確實都是突發的、莽撞的,而且絕對沒有獲得允許。

「而且兩次你都受了傷。」博格斯提醒我道。突然,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我。一個十七歲的黃毛丫頭,肋骨的傷還沒有好,連氣都喘不勻。缺乏自製、不遵守紀律、身體也正在恢復當中。她不是一個士兵,而是一個需要被照顧的人。

「可我還是得去。」我說。

「為什麼?」科恩問。

這樣我就能找斯諾了斷我的個人恩怨;同時我也不能忍受皮塔的臉整天在我眼前晃而蓋爾卻上了戰場。這都是我說不出口的理由。可要想去凱匹特,我也不乏其他的理由。「因為十二區,因為他們毀掉了十二區。」

總統對這個問題思考了一下,又看看我,「那麼,你還有三個星期。時間不長,可你可以開始訓練。如果戰鬥指揮委員會認為你適合參加戰鬥,也許你的請求會被重新考慮。」

好吧,就這樣。這是我能期待的最好結果了。這應該是我自己的錯。每天除非有適合我的活動,否則我就不遵守時間表的規定。那些活動在當時看來似乎也不怎麼樣,背著槍在操場上跑步,心裡卻揣著一大堆煩心事。可現在,我得為自己不遵守紀律付出代價。

回到醫院,我發現約翰娜遇到了與我同樣的情況,她也快氣瘋了。我把科恩的話告訴她,「也許你也該參加訓練。」

「好吧,我訓練。就算要把機組人員都殺死,我一個人飛到該死的凱匹特,我也一定要去。」約翰娜說。

「訓練時最好別這麼說。不過能搭上你的飛機,我還是挺高興的。」我說。

約翰娜咧開嘴笑了。我感覺我們之間的關係發生了微小但卻十分重要的轉變。我們也許不該叫朋友,盟友應該是更適合的詞。很好,我需要盟友。

第二天早上七點半,當我們報到參加訓練時,卻當頭挨了一棒。我們被安排在一個剛開始進行訓練的小組裡,裡面都是十四五歲的孩子,真是有點丟人。可是在實際訓練中,他們卻表現得比我們強得多。蓋爾和其他被挑選參加戰鬥的人都進行了更高一級的訓練。我們先做伸展運動——我的傷挺疼——接著是一兩個小時的力量訓練——我疼痛難忍——然後跑五英里——我疼得要死。即使約翰娜一直不停地在羞辱我,我也不得不在跑了一英里之後放棄。

「我的肋骨很疼。」我向教練解釋道。她是一個話不多的中年女子,我們都叫她約克戰士,「上面還有淤傷呢。」

「嗯,我告訴你,伊夫狄恩戰士。那些傷要靠完全自己好還得一個月的時間。」她說。

我搖搖頭。「我沒有一個月的時間。」

她上下打量著我,「醫生沒有給你治療嗎?」

「需要治療嗎?」我問道,「他們說淤傷慢慢自然就好了。」。

「說是這麼說,可是如果你自己建議,醫生可以讓你好得快點兒。可是我警告你,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她告訴我。

「求你,我要回到醫院。」我說。

約克戰士沒再說什麼。她寫了個條子,然後讓我直接回醫院。我猶豫了一下,真不想再錯過訓練了。「下午訓練時我再來。」我保證說。她只是撇撇嘴。

我平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二十四支針扎在我的肋部,我咬牙堅持著,真恨不得叫醫生再給我用上嗎啡。嗎啡輸液管一直在我床邊,在必要時可以使用。最近我沒有用,但為了約翰娜我還留著。今天,我化驗了血液,驗明我體內已經沒有止痛劑了,兩種止痛劑的混合劑——嗎啡還有另一支令我的肋骨發燒的東西——具有危險的副作用。醫生告訴我還要忍耐兩天,我說沒關係。

在病房的夜晚真是難熬,睡覺是不可能了。我覺得甚至可以聞到我肋骨周圍的一圈肉被灼燒的味道。約翰娜在與停葯后的脫癮反應作鬥爭。早先,我為停用嗎啡的事向她道歉時,她揮揮手表示無所謂,並且說總會有這麼一天的。但是到了凌晨三點,七區所有的花哨的罵人話雨點般向我砸來。可不管怎樣,到了清晨,她還是把我從床上拽起來,去參加訓練。

「我恐怕不行。」我不得不承認。

「你行,我們都行。我們是勝利者,你還記得嗎?無論有多難,我們都活下來了。」她沖我咆哮道。她病蔫蔫的,臉色灰里透青,身體抖得像一片樹葉。我趕緊穿好衣服。

我們靠著勝利者的那股拼勁來完成上午的訓練。當瓢潑大雨從天而降時,我覺得約翰娜快要不行了。她面如死灰,好像已經沒有呼吸了。

「這只是水,要不了我們的命。」我說。她咬緊牙關,腳踏在泥地里。雨水浸透了衣服,我們在操場的泥地上艱難前行。我跑了一英里之後,不得不再次放棄。我強忍著才沒把襯衫脫掉,那樣冰涼的雨水就會打在我灼燒的肋部皮膚上,帶走它的熱量。中飯在野外吃,是泡了水的魚和燉甜菜,我強迫自己往下咽。約翰娜吃了一半就都吐了出來。下午,我們練習組裝槍支。我總算完成了,可約翰娜的手抖得厲害,沒法把槍的部件組裝起來。約克一轉身,我就幫她弄。雖然雨沒有停,但下午總算有所進展,我們開始練習射擊。終於輪到我擅長的部分了。我把射箭的技巧運用到射擊上。下午結束訓練時,我的射擊成績全組第一。

我們回到醫院,剛進門約翰娜就對我說:「不能再這麼下去了,我們不能再住在醫院裡了,大家都把我們當成病號。」

這對我不是問題,我可以回去和家人一起住,但是約翰娜沒有分配房間。當她要求出院時,醫生不批准她一個人住,即使她每天都到醫院和主治醫談話也不行。我本想建議醫生可以把使用嗎啡的病人兩個兩個分配到一個房間住,可這隻能讓醫生進一步認為她病情不穩定。「她不會一個人住,我和她住一個房間。」我宣佈道。開始醫生不同意,但黑密斯也幫我們說話,所以到了晚上就寢時間,我們在媽媽和波麗姆對面的房間住下,她們答應醫生會對我們的病情加以留意。

我沖了個澡,約翰娜則用一塊濕布擦了擦身,之後約翰娜打算在房間里四處看看。當她打開了盛著我的一些個人物品的抽斗時,她趕緊把它關上了,「對不起。」她說。

我想約翰娜的抽斗里除了政府發的幾件物品,便別無其他了,她在這世上沒有什麼能稱得上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沒事,你想看就看吧。」

約翰娜打開了我的小紀念掛墜,仔細地看著蓋爾、波麗姆和媽媽的照片。接著又打開了銀降落傘,拿出裡面的插管,把它套在她的小手指上。「看見這個我都覺得口渴。」接著她看到了皮塔給我的珍珠。「這就是……」

「是的,還是留下來了。」我不想提起皮塔。訓練的好處之一就是讓我可以不想皮塔。

「黑密斯說他好多了。」她說。

「也許吧,可他變了。」我說。

「你也變了,我也變了,芬尼克、黑密斯和比特都變了,更別說安妮·克萊斯了。競技場讓我們所有人都糟糕透頂,你不覺得?你還覺得自己是那個自願替妹妹參賽的小姑娘嗎?」她問我。

「不是了。」我答道。

「我的主治醫生說得對,過去的事永遠無法回頭了。所以我們還得照樣活下去。」她把我的物品小心地放回原處,然後爬到我對面的床上,這時正好到了熄燈時間,「你不怕我今天晚上殺了你?」

「不會,就像我不會殺你。」我答道。然後我們笑起來。我們倆的身體都累得快要垮掉了。如果明天早晨還能從床上爬起來,那可真是奇迹。可我們真的起來了。一周結束時,我肋骨的傷已完全康復,約翰娜也無需幫助,完全可以自己組裝槍支了。

一天訓練結束時,約克戰士對我們點點頭,表示肯定,「戰士們,幹得不錯。」

我們訓練通過之後,約翰娜嘟囔著說:「贏得飢餓遊戲也比這還容易點兒。」可她的臉上還是露出了喜色。

我們去餐廳吃飯時,心情挺暢快。蓋爾在那裡等著我們。餐廳今天供應一份豐盛的燉牛肉,就更讓我高興了。「今天早晨剛運來的食物。」格雷西·塞對我說,「這是真正的牛肉,十區運來的,不是你的野狗肉。」

「那我也不記得你當時說過不吃。」蓋爾譏諷道。

我們和黛麗、芬尼克、安妮坐到了一起。芬尼克婚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那個原來的他——我在世紀極限賽之前遇到的那個外形頹廢的人、那個令凱匹特人痴迷的人、那個競技場里神秘的盟友、那個精神崩潰卻在不停幫助我的年輕人——已經變成了一個精神煥發的小夥子。芬尼克第一次顯露出他不事張揚、溫良隨和的性情。不管是走路,還是吃飯,他總是拉著安妮的手,一刻都不鬆開。我想他從來就沒有打算鬆開。安妮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雖然有時候她也會神情恍惚,精神遊離到另一個世界里,但芬尼克的幾句話就能把她拉回到我們身邊。

黛麗,這個我從小就認識,但卻沒有十分留意過的女孩,在我看來也已經長大了。有人把婚禮當晚皮塔對我說的話都告訴了她,但她卻並沒有四處播揚。黑密斯說,每次皮塔瘋掉、說我壞話的時候,她總是站在我一邊維護我。她責怪皮塔全是因為凱匹特的折磨才讓他有了錯誤的看法。她對他的影響比任何人都大,畢竟他和她相熟。雖然她對我的誇讚過了頭,我還是應該感激她。坦率地講,我還真需要一點美化嘞。

我餓了,燉肉好吃極了——牛肉、土豆、甘藍、洋蔥,燉在濃濃的湯汁里——我必須強迫自己慢點吃。在整個餐廳里,你可以感覺到一頓豐盛的大餐所帶來的魔力。人們因此變得更和善、更幽默、更樂觀了,它對人心靈的調節作用勝過醫藥,提醒人們生活不是一個錯誤。所以我要慢慢吃,要加入到人們的談話中去。我用麵包蘸上肉湯,在嘴裡慢慢咀嚼,一邊聽著芬尼克講一隻烏龜戴著他的帽子遊走的趣事。我笑著,吃著,卻沒有注意到他已經站在那裡,站在桌子對面,約翰娜旁邊的空位子後面,正在看著我。我看到他時,麵包渣一下子卡在喉嚨里,弄得我喀喀地咳了起來。

「皮塔!很高興看到你出來……你能到處走走了。」黛麗說。

兩個大塊頭的護衛站在他身後。因為他兩手之間拴著一根短鏈,所以他很笨拙地端著托盤,兩手盡量保持平衡。

「那個漂亮的手鐲是什麼?」約翰娜問。

「我還不值得信賴呢。我沒有他們的允許甚至不能坐在這裡。」皮塔說著,扭過頭,意指他的護衛。

「他當然能坐在這裡,我們是老朋友了。」約翰娜邊說,邊拍拍身邊的座位。護衛點點頭,皮塔才坐了下來。「皮塔和我在凱匹特時的牢房是挨著的。我們很熟悉彼此的喊叫聲。」

坐在約翰娜另一側的安妮趕緊捂住耳朵,把外部世界屏蔽在她的世界之外。芬尼克生氣地瞪了約翰娜一眼,同時抱住了安妮。

「什麼?我的主治醫生說我不需要仔細考慮我是怎麼想的,這是我治療的一部分。」約翰娜回敬了芬尼克一句。

剛才我們幾個人之間的活躍氣氛不見了。芬尼克對安妮輕輕地耳語,直到她把手從耳邊拿開。接著是久久的沉默,大家都假裝埋頭吃飯。

「安妮,」黛麗高興地說,「你知道是皮塔為你們裝點的結婚蛋糕嗎?他們在家鄉開了個麵包店,所有的糖霜都是他做的。」

安妮讓視線小心地越過約翰娜,「謝謝你,皮塔。真是太美了。」

「我很榮幸,安妮。」皮塔說。儘管皮塔的話不是沖我說的,但我仍察覺到他聲音里那熟悉的溫和善良,我原以為再也不會聽到了。

「要是想留點兒時間散散步,咱們現在就走吧。」芬尼克對安妮說。他把兩個餐盤摞起來,一手拿著餐盤,一手緊緊地拉著安妮。「見到你很高興,皮塔。」

「對她好點兒,芬尼克。不然我會把她從你身邊搶走的。」這本該是個玩笑,可他的語氣很冷漠,使得這玩笑走了味。他的話里明擺著對芬尼克不信任,對安妮另眼相看,對我不屑一顧,好似我根本不存在。

「噢,皮塔。」芬尼克漫不經心地說,「別讓我後悔救了你。」他很關心地看了我一眼,然後領著安妮走了。

他們走了以後,黛麗用責備的口氣對皮塔說:「他確實救過你的命,皮塔,不止一次。」

「是為了她。」他掃了我一眼,「為了反抗事業,不是為了我,我不欠他什麼。」

我本該不上他的當,可我還是忍不住說道:「也許是吧,瑪格絲死了,而你還活著。這總能說明點兒什麼吧。」

「是啊,很多事情都能說明它本不該說明的事,凱特尼斯。在我的記憶中,有些事情我自己也無法理解,我認為凱匹特並沒有連這些記憶也改變了,比如,在火車上發生的許多事。」他說。

他又是話裡有話。在他看來,在火車上發生的許多事意味深長,那些事情本身——在那些充滿恐懼的夜晚,全靠他的臂膀我才不至於瘋掉——已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切都是謊言,一切都是為了利用他。

皮塔拿起勺子,朝我和蓋爾這邊指了指,「那麼,你們倆現在是公開的一對,還是仍在上演明星戀人的那一套?」

「還是那一套。」約翰娜說。

皮塔的手一陣抽搐,他握緊了拳頭,接著又用一種奇怪的方式把手張開了。他是不是儘力克制自己不去再次掐住我的脖子?我感覺到身邊的蓋爾已經繃緊了肌肉,準備隨時迎接意想不到的突變。可蓋爾只是說:「如果不是我親眼看到,我是不會相信的。」

「相信什麼?」皮塔問。

「你。」蓋爾答道。

「你說具體點兒,我什麼?」皮塔說。

「他們把你變成了邪惡的變種人。」約翰娜說。

蓋爾喝完了牛奶。「你吃完了?」他問我。我站起身,和蓋爾一起把餐盤送過去。門口的老頭看到我的手裡還拿著吃剩的麵包,就攔住了我。他也許是看到我臉上的表情,也許是覺得我根本沒有藏麵包的意思,並沒有為難我。他讓我趕快把麵包塞到嘴裡,就放我走了。蓋爾和我都沒再說話,快到我的房間時,他說:「我沒想到會這樣。」

「我告訴過你他恨我。」我說。

「可他恨你的樣子,是那麼的……熟悉。我過去就有這種感覺。」他說道,「以前在電視上看到你親吻他時,我只是覺得我這麼想太不公平。他自己覺察不到。」

來到我的房間門口后,我說:「也許他看到了真實的我。我得去睡覺了。」

蓋爾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你現在想的就是這些?」我無奈地聳聳肩,「凱特尼斯,我是你的老朋友了,請相信我說的話,他並沒有看到真實的你。」說完,他在我的臉頰上吻了一下,然後離開了。

我坐在床上,盡量集中精力背著書本上的軍事策略,腦子裡卻不停地想著在火車上和皮塔之間發生的事情。大約二十分鐘之後,約翰娜回來了,她一骨碌倒在我的床頭。「你錯過了最精彩的好戲。黛麗對皮塔發脾氣,覺得他不該那樣對你。她吵吵的聲音可大了,就像老鼠被叉子叉著了。餐廳所有的人都在看呢。」

「那皮塔呢?」我問。

「他和自己爭辯,好像他是兩個人。護衛不得不把他拉走。幸運的是,沒人注意到我吃了他的燉肉。」約翰娜用手揉著她鼓綳綳的肚子。我看著她指甲蓋里的泥垢。真納悶,七區的人都不洗澡嗎?

我們花了幾個小時,互測軍事術語。我去看了看媽媽和波麗姆,接著回到房間,沖了澡,躺在床上,在一片漆黑中問道:「約翰娜,你當時真的能聽見他叫喊?」

「叫喊只是我聽到的一部分,那聲音就像競技場里的嘰喳鳥模仿的叫聲,不過這是真的。他會不停地叫上一個來小時。嘀,嗒。」

「嘀,嗒。」我輕聲說。

玫瑰。變種狼。貢品。糖霜做的海豚。朋友。嘲笑鳥。造型師。我。

夜晚,我的夢裡充滿了喊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飢餓遊戲3·嘲笑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飢餓遊戲3·嘲笑鳥 飢餓遊戲3·嘲笑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魔鬼訓練

6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