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再見皮塔

第十二章 再見皮塔

第十二章再見皮塔

今天我有可能會失去他們兩個。

我設法想象蓋爾和皮塔的身影都已消失的世界。我手指冰涼、目光獃滯,站在他們的屍體旁,看他們最後一眼,然後離開他們躺著的房間。當大門打開,我踏入外面的世界時,一切都如此空虛,等待著我的是蒼白空蕪的未來。

「需要給你打鎮靜劑嗎?直到這一切結束。」黑密斯問。他沒有開玩笑。這個人的大半輩子都跟酒瓶子打交道,麻醉自己,好從凱匹特給他帶來的痛苦記憶中解脫出來。那個贏得了第二屆世紀極限賽的十六歲的男孩肯定也有他所愛的人——家人、朋友、也許還有一個女朋友——他要拼力活著,回到他們身邊。可他們都在哪裡?為什麼在我和皮塔偶然闖入他的生活之前,他的生命里竟然沒有其他人?斯諾對他們做了什麼?

「不,我想去凱匹特,我也要參加救援行動。」我說。

「他們已經走了。」黑密斯說。

「他們什麼時候離開的?我可以趕上他們。我可以……」什麼?我還能做什麼?

黑密斯搖搖頭,「那是永遠不可能的,你太寶貴、也太脆弱了。有人說在救援期間把你送到另一個區,以轉移他們的注意力。但是大家都覺得你控制不了局面。」

「求你啦,黑密斯!」我在祈求他,「我必須做點什麼,我不能幹坐在這兒,等著聽到有人死去的壞消息。我一定能做點什麼!」

「好吧,讓我跟普魯塔什說說。你可不要亂動。」可我待不住。黑密斯的腳步聲還沒有從外面的走廊里消失,我就慢慢爬下床,從隔開病床的帘子縫裡鑽過去。我發現芬尼克正趴在床上,兩手插在枕頭底下。儘管把他從迷迷糊糊的夢境中、從鎮靜藥物帶來的無聲世界里拉回到殘酷的現實中是出於我的懦弱,對他也很殘酷,但我還是這麼做了,因為我不能獨自面對這一切。

當我向他說明一切之後,他最初的不安卻莫名其妙地減輕了。「你難道看不出來嗎,凱特尼斯,很快事情就會明了。要麼這樣,要麼那樣。到了今天晚上,他們要麼死了,要麼回到我們身邊。這……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期望!」

是啊,這是對我們目前狀況的樂觀看法。令人感到安慰的是這一切總算有個了斷。

帘子被拉開,黑密斯站在我們面前。如果身體允許,他會交給我們一項任務。現在仍然需要拍攝轟炸后的十三區。「如果在幾個小時內拍完,比特就能在救援行動開始之前把它發送出去,這樣也許能把凱匹特的注意力轉移到別處。」

「是的,分散他們的注意力。給他們設個圈套。」芬尼克說。

「我們需要拍攝的是真正具有強烈吸引力的片子,即使斯諾總統也沒法從電視機旁走開。有這樣的東西嗎?」黑密斯問。

現在我們必須做一項對救援有幫助的工作,這讓我陷入沉思。我在吃早飯和在做上鏡前準備時,極力在想我該說些什麼。皮塔被打得鮮血四濺,斯諾又送給我玫瑰,斯諾一定想知道這些事對我有什麼影響。如果他想讓我崩潰,我就要堅強。可是光靠在攝像機前空喊幾句表示蔑視的話語不足以說明什麼。另外,這也不會幫救援隊節約出時間。義正辭嚴的喊話並不能佔據很長時間。

我不知這樣行不行,但我願意一試。當攝製組人員在地面集合后,我問克蕾西達能否從詢問我有關皮塔的事情開始。我坐在折斷的大理石柱上,也就是我上回瘋掉的地方,等著紅燈亮了以後,克蕾西達開始問我問題。

「你是和皮塔怎麼相識的?」她問。

聽到問話,我開始侃侃而談——這是自第一次電視訪談以來黑密斯一直希望我做的事。「我見到皮塔的時候十一歲,那時我就快要死了。」接著,我把與皮塔相遇的過程娓娓道來。我講述了那是怎樣一個凄慘的日子,我怎樣想在雨中賣掉波麗姆的嬰兒服,皮塔的媽媽怎樣把我從麵包房的門口趕走,他又如何為了給我麵包而挨打,那麵包如何救了我的命。「在這之前我們甚至沒有說過話。我第一次跟皮塔說話還是在去參加飢餓遊戲的火車上。」

「可那時他已經愛上你了。」克蕾西達說。

「我想是的。」我羞澀地微微一笑。

「你們分開後有什麼感受?」她問。

「感覺不好。我知道斯諾任何時候都可能殺死他,特別是在他警告十三區要遭到轟炸之後。這種生活真是太可怕了。但正是因為他們對皮塔的所作所為,我已不再猶豫,我要傾盡全力參加到推翻凱匹特的鬥爭中去。我終於自由了。」我抬起頭,凝望著天空,目光追尋著在天空飛翔的蒼鷹,「斯諾總統曾經向我承認過凱匹特十分脆弱。那個時候,我明白他說話的意思,那時我看不清事實,因為我太害怕了。但現在我不再害怕。凱匹特十分脆弱,因為他們的一切都要依靠各轄區供給,糧食、能源甚至管制我們的治安警。如果我們獲得了自由,凱匹特就會崩潰。斯諾總統,還要感謝你,我今天正式宣布我自由了。」

我的話雖算不上慷慨激昂,但已切中要害。每個人都很愛聽那個關於皮塔送給我麵包的故事。我對斯諾說的那番話又激發普魯塔什的新想法。他馬上把黑密斯和芬尼克叫到跟前,跟他們緊張地談論了一小會兒。我看得出黑密斯並不怎麼高興。但普魯塔什最終似乎說服了他們——芬尼克臉色蒼白,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芬尼克坐在鏡頭前我剛才坐過的位置,黑密斯對他說:「你不必非得這麼做。」

「是的,我決定了。如果這樣能幫助她的話。」芬尼克把繩子攥到手心裡,「我準備好了。」

我不知道他會說什麼,和安妮的愛情故事?還是在四區曾受到的屈辱?可芬尼克·奧迪爾講的話卻全然出乎人們的意料。

「斯諾總統過去常常……出售……出售我的身體,我是說,」芬尼克開始用平靜淡漠的口吻說道,「我不是唯一被出賣的人。如果有哪個勝利者招人喜歡,斯諾總統就會把他們當做一份獎勵送人,或者允許某些人出大價錢把他們買下來。如果你拒絕,他就殺死你愛的人,所以大家都不敢拒絕。」

原來是這樣。難怪芬尼克在凱匹特有那麼多的戀人。她們根本都不是他真正的戀人。就像我們的前治安警長克雷,他出錢給那些絕望的女孩,可生殺予奪,全憑他處置。我真想讓錄像停下來,為以前對芬尼克所有的誤解而請求他原諒。但我們現在還有工作要完成,而我感覺芬尼克的作用要比我大得多。

「我不是唯一的一個,但我是最受歡迎的。也許還是最無助的一個,因為我愛的人也都是那麼的無助。我的那些贊助人為了讓自己好受些,經常會送給我金錢或者珠寶作為禮物。但事實上,我發現了一種更好的獲得報酬的方法。」

秘密,我心想。芬尼克曾告訴過我,他的戀人就是以此作為給他的報酬,只不過以前我以為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秘密。」他說,證實了我的想法。「別換台,斯諾總統,因為這裡的許多事都和你有關。但是我們還是先從其他人說起吧。」

芬尼克開始講述那些故事,其中涉及許多細節,使人無法懷疑故事的真實性。怪異的性取向,心靈的背叛,永不滿足的貪慾,血淋淋的權力遊戲,深夜醉卧枕邊吐露的真言。芬尼克被出售和購買,他是一個來自轄區的奴隸。當然,是個漂亮的奴隸。但實際上,卻不會對任何人構成威脅。他能告訴誰?如果他說了,又有誰會相信?但有些秘密太有趣了,不得不與人分享。我不認識芬尼克說的那些人——似乎都是凱匹特的大人物——但我從化妝師的嘴裡知道,在凱匹特,即使最輕微的判斷失誤會引來怎樣的關注。如果頭型弄壞了都能導致他們嘮叨不停的話,那麼亂倫、刺殺、敲詐、縱火又會引起怎樣的轟動。這些揭露醜聞的故事將在凱匹特掀起震驚的狂濤,但無論怎樣,凱匹特都會等待,正如我此時一樣,等著聽關於總統的故事。

「現在,該說說我們的好總統科里奧蘭納斯·斯諾了。」芬尼克說,「如此年輕時就爬到權力頂峰,如此聰明能夠保持自己的權力。你一定會問,他是怎麼做到的?兩個字,你們必須知道,那就是毒藥。」芬尼克回顧了斯諾總統如何在政治上往上爬——對此我一無所知——最後怎樣當上了總統。他提到了一些斯諾的對手、甚至對斯諾有潛在威脅的盟友的神秘死亡。這些人中有的在參加宴會時暴亡,有些人在幾個月內奇怪地慢慢消失。有些人抱怨是因為吃了不新鮮的牡蠣、或染上不知名的病毒、或者對動脈血栓未加重視。斯諾本人也用放了毒藥的杯子飲酒,來消除人們的疑慮。但解毒劑並不總能起作用。人們議論說這就是為什麼他總是佩戴玫瑰花的緣故,因為它發出的香氣能遮掩他腐爛的嘴裡冒出的血腥味。他們說,他們說,他們說……斯諾列了一個名單,沒人知道誰將是下一個受害者。

毒藥。毒蛇的完美武器。

因為我對凱匹特及其尊貴的總統的評價一向很低,所以芬尼克的告白並不令我感到十分吃驚。可他的話似乎對那些凱匹特的反抗者產生了更大的影響。比如我們攝製組成員,還有富爾維亞——甚至普魯塔什偶爾也會表現得很吃驚,也許他在納悶為什麼某個趣聞怎麼會與他擦肩而過。當芬尼克講完之後,攝像機還開著,最後芬尼克自己只好說:「停。」

攝製組成員趕快到室內去編輯材料,普魯塔什把芬尼克叫到一邊聊了一會兒,很可能是想看看他是不是還有更多有趣的故事。我和黑密斯留在滿是碎石的現場。我納悶如果不是發生了這所有的一切,芬尼克的命運是不是也將成為我的命運。為什麼不呢?斯諾完全可以給燃燒的女孩標個好價錢。

「在你身上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嗎?」我問黑密斯。

「不,我媽媽和我弟弟,還有我的女朋友,他們在我戴上勝利者桂冠之後的兩周都死了,是因為我用了電磁力場的絕技。斯諾已經無法再利用什麼人來對付我了。」他答道。

「我很吃驚他為什麼沒有直接殺了你。」我說。

「噢,不。我是一個警示,要給芬尼克、約翰娜和凱什米爾這些後來人看,一個惹了麻煩的『貢品』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可他知道他無法利用什麼人來對付我。」黑密斯說。

「直到我和皮塔出現。」我輕聲說。黑密斯沒理會我,甚至連肩都沒有聳。

工作完成之後,我和芬尼克無事可做,只能幹等。我們到特防部去打發漫長的時間。打繩結。吃不下飯,便拿勺子使勁攪和碗里的飯。把射程內的東西打爆。因為怕通訊信號被探測到,所以救援小組沒有任何信息傳回來。在15:00的預定救援時間,我們安靜而緊張地待在滿是屏幕和計算機的控制室,看著比特和他的工作小組竭盡全力控制轉播信號。他平時放鬆自然的面部表情,被一種我從未見過的專註和堅定所取代。我的大部分採訪沒有剪切,片子的長度恰好說明我還活著,我仍然在反抗。但佔據大部分播放時間的卻是芬尼克講述的關於凱匹特人的聲色犬馬、暴力血腥的故事。是比特的技術提高了?還是凱匹特的收看者對芬尼克的故事太著迷而不願把他的頻道屏蔽?在下一個的六十分鐘播放時間內,雙方展開爭奪,一會兒是凱匹特標準的新聞,一會兒是芬尼克,一會兒電視出現黑屏。但反抗者的技術人員技勝一籌,最終佔了上風,把揭露斯諾的那一整段錄像全部成功播放。

「隨他去吧!」最後,比特舉起雙手,把轉播控制權交給了凱匹特。他用一塊布擦擦臉。「如果他們現在還沒有被救出來,那就已經全死了。」他把椅子轉過來,看著我和芬尼克對他的話的反應。「可這個計劃真的很周密。普魯塔什給你們說了嗎?」

當然沒有。比特把我們帶到另一個房間,給我們講救援小分隊怎樣計劃在內線的幫助下把勝利者從地下監獄里營救出來。整個過程似乎包括摧毀通風系統、切斷電源、在距監獄幾英裡外的政府大樓引起爆炸,以及現在的電視信號干擾。比特看到我們聽不太懂他講的東西,覺得很高興。這樣的話,敵人也不會很容易就猜到。

「這就像你在競技場弄的電流陷阱?」我問。

「完全準確。想看看它們是怎樣發揮作用的嗎?」比特說。

嗯……還是別看了。我心想。

芬尼克和我想進入指揮部,這裡肯定最先得到消息。但我們未獲允許,因為戰事正在各地進行。可我們拒絕離開特防部,最後只能安排我們在蜂鳥觀察室等候。

打繩結。打繩結。沉默。打繩結。嘀嘀嗒嗒。這是鐘錶。不要想蓋爾。不要想皮塔。只打繩結。我們不想吃飯。指頭已經酸了,在流血。芬尼克最後停下了下來,彎腰弓背地蹲在一旁,正像他在競技場遭到嘰喳鳥攻擊時一樣。我接著打小繩結。《上吊樹》的歌詞在我的腦子裡一遍遍地重複。蓋爾和皮塔。皮塔和蓋爾。

「你是一眼就看上安妮的嗎,芬尼克?」我問。

「不是。」停頓了很久他才接著說,「是慢慢喜歡上的。」

我在心裡搜尋著,但在那一刻,我腦子裡想的只有斯諾總統。

一定是到了午夜,一定是到了第二天凌晨,黑密斯突然推開了門。「他們回來了。要我們去醫院。」我的問題像連珠炮一樣湧向黑密斯,可黑密斯打斷了我,只簡單地說:「我只知道這些。」

我想跑,可芬尼克太奇怪了,他好像已經不會走了。所以我拉起他的手,像牽小孩似的牽著他走。我們穿過特防部,上了電梯,忽而轉向這邊,忽而轉向那邊,最後來到醫院的附樓。這裡人聲鼎沸,喧鬧異常。醫生大聲喊著,指揮人們把躺在輪床上的傷員推過大廳。

這時過來了一輛輪床把我媽媽推擠到了一邊,床上躺著一個剃光了頭的消瘦的年輕女人,已經昏迷過去。她身上滿是淤青和正在流膿的硬痂。是約翰娜·梅森,她實際上知道有關暴動的秘密。至少知道我的情況。而這就是她付出的代價。

透過大門,我瞥見了蓋爾,他的上身衣服已經脫掉,醫生正在用一副很長的醫用鉗從他的肩胛骨往外取東西。他受了傷,但仍活著。我大喊著他的名字,正要朝他走過去,一個護士把我推開,制止了我的喊叫。

「芬尼克!」一個夾雜著快樂和興奮的尖叫聲傳來。一個渾身泥污但很可愛的女人——一頭捲起的黑髮,一汪泉水般碧綠色的眼睛——身上只披著一條被單兒,朝我們跑來。「芬尼克!」突然,這世界上好像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其他人都不存在了,他們穿過隔開他們的空間,猛撲到彼此的懷抱里,糾纏在一起,卻失去了平衡,撞在身後的牆壁上,於是他們就靠著牆壁,擁在彼此的懷抱里,難捨難分。

我感到一陣嫉妒。並不是因為芬尼克和安妮好,而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的愛堅定不移。看到他們的任何人都不會懷疑他們之間有真摯的愛。

博格斯看上去已經筋疲力盡,但沒有受傷,他看到了我和黑密斯。「我們把他們都救出來了,但就是沒看到伊諾貝麗。因為她是二區來的,我們懷疑也許她正在特殊的地方監禁起來了。皮塔在大廳盡頭,煤氣中毒癥狀正在消失,等他醒過來,你們可以去看他。」

皮塔。

他還活著,並且很好——也許不太好,但還活著。遠離了斯諾。安全了。和我在一起。過一會兒,我就能撫摩他,看他微笑,聽他開懷大笑。

黑密斯咧開嘴沖我笑著。「去吧,嗯?」他說。

我高興得有點頭腦發昏。我該說些什麼?噢,誰會在乎我說什麼?無論我做什麼皮塔都會高興得發狂。他很可能會親吻我。我不知道這吻會不會和在競技場沙灘上最後的吻感覺一樣呢,那是直到現在我才敢回憶的甜蜜的吻。

皮塔已經醒了,正坐在床邊,三個醫生邊安慰他,邊用手電筒照他的眼睛,檢查他的脈搏,他看上去有些手足無措。我覺得很遺憾,他醒來時看到的第一張臉不是我的,但他現在看到了。接著,他顯出難以置信的樣子,似乎還有一種更強烈的感情,我一時說不上來是什麼。渴望?絕望?肯定兩者都有。他一下子把大夫推開,站起來,朝我走來。我跑上前去,伸出手臂去擁抱他,他也向我伸出了手臂,他的手已經觸摸到我,去撫摩我的臉吧,我想。

我剛要叫出他的名字,卻發現自己的脖子被他的手掐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飢餓遊戲3·嘲笑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飢餓遊戲3·嘲笑鳥 飢餓遊戲3·嘲笑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再見皮塔

4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