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血的警告

第九章 血的警告

睡覺時我噩夢連連,乾脆不睡了。每當值班醫生來檢查,我就躺著不動,假裝呼吸勻稱。早晨,醫生允許我出院,並且告訴我要放鬆。克蕾西達又讓我為嘲笑鳥系列片錄了幾句話。中飯時,我等著大家提起有關皮塔的話題,可沒人提起。除了芬尼克和我,肯定還有人在電視上看到了他。

按照時間表,我要進行訓練,但蓋爾要去比特的武器部跟他一起工作,所以我得到允許可以和芬尼克一起到樹林里散步。我們溜達了一會兒,之後把對講機埋在灌木林里。當我們走到比較遠的地方,已經安全時,我們坐下來,討論起皮塔電視採訪的事。

「我沒聽人提起過他的事,也沒人告訴你?」芬尼克說。我搖搖頭。他猶豫了一下,問道:「甚至蓋爾也沒告訴你?」我仍抱著一線希望,希望蓋爾對皮塔的事毫不知情,可我有種不好的感覺,那就是他知道。「也許他是想找個合適的時間私下裡跟你說呢。」

「也許吧。」我說。

之後,我們一聲不響地待著,待了很長時間,突然一隻雄鹿出現在我們的視線範圍內。我一箭射中了它。芬尼克把雄鹿拖到隔離網那裡。

吃飯時,燉菜里有剁碎的鹿肉。我們吃完飯後,蓋爾把我送到E房間。當我問起他情況怎樣時,他仍沒有提起皮塔的事。夜晚,媽媽和妹妹剛墜入夢鄉,我就從抽屜里拿出那顆珍珠,緊緊地握在手裡。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我整晚都在腦子裡翻騰皮塔的那句話,「問問你自己,真的信任那些和你一起的人嗎?你真的知道正在發生的是什麼嗎?如果你不知道……那就找出答案。」找出答案?什麼答案?從誰那裡找到?除了凱匹特告訴皮塔的,他又怎麼知道其他的事情?這不過是凱匹特的電視宣傳而已,一陣雜訊。可如果普魯塔什認為這不過是凱匹特炮製的騙人把戲,那這件事他幹嗎不告訴我?為什麼沒人讓我或者芬尼克知道這事?

在這一切爭論的背後,真正讓我痛苦的是皮塔。他們是怎麼對待他的?正在對他做什麼?顯然,斯諾並不相信皮塔和我對反叛的事毫不知情,而我成了嘲笑鳥,卻進一步證實了他的懷疑。皮塔只能憑想象來猜測當時發生的事,來敷衍那些折磨他的人。謊言,一旦被發現,就會招來更嚴厲的懲罰。他一定感覺我背叛了他。在第一次採訪時,他還試圖保護我和其他的反叛者。而我,不僅沒能保護他,反而給他招來了更多麻煩。

清晨,我把胳膊支在牆壁上,使勁地盯著我的時間表看。按時間表,早飯後我要去製造部。在餐廳里,當我拿著熱米飯、牛奶和甜菜粥往餐桌走時,不經意間看到蓋爾的手腕上有一個卡米特。「你什麼時候把它弄回來的,霍桑戰士?」我問。

「昨天。他們覺得我要和你一起去野外的話,這可以當備用通訊工具。」蓋爾說。

怎麼就從來沒人給我一個卡米特呢,我真納悶。如果我也要求要一個,他們能答應嗎?「嗯,我想咱們倆總得有一個是可以接近的。」我話裡有話地說。

「這話什麼意思?」他說。

「沒什麼,只不過重複你說過的。我完全同意那個可以接近的人是你。我只是希望我還可以接近你。」我對他說。

話說到這兒,我們四目相對,我意識到我對蓋爾是多麼的生氣。我從不曾相信過他對皮塔的事一無所知。他不告訴我讓我感覺自己遭到背叛。我們之間太了解了,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為什麼生氣,又是誰讓我生的氣。

「凱特尼斯……」他欲言又止,在他的話里,已經透出了一絲愧疚。

我抓起餐盤,走到收盤處,把餐盤往架子上一扔就氣沖沖地往外走,蓋爾在廳廊追上了我。

「你幹嗎不問?」他抓著我的胳膊問。

「我為什麼不問?」我一下子掙脫了他的手,「你為什麼不說,蓋爾?我也問了,昨晚我問你情況怎樣!」

「對不起,好嗎?我那時候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想告訴你來著,可每個人都害怕皮塔的電視片會讓你發病。」他說。

「他們說得沒錯。是的。可無論我病得多厲害,也沒有你為了科恩向我撒謊讓我病得厲害。」這時,他的卡米特響了。「瞧,她找你,你走吧,你需要向她彙報。」

在那一瞬間,我看到蓋爾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接著,又變成了一臉的憤怒。他猛地轉身走了。也許我的話太尖刻了,也沒有給他解釋的時間。也許每個人都為了保護我而向我撒謊。我不在乎。我已經厭倦了人們為了我而對我撒謊。其實這樣做歸根到底還是為了他們自己。反抗計劃要瞞過凱特尼斯,免得她做出什麼瘋狂的事;進競技場時不能向她透露任何消息,以便成功地將她救出;皮塔電視採訪的事別告訴她,不然她會生病,本來讓她進入良好狀態已經夠難了。

我真的難受,我心疼。在生產部幹了一天,我也累了。可我已經來到化妝間門口,所以就走了進去。今天,我發現,我們要回十二區拍攝。克蕾西達要對我和蓋爾進行現場即興採訪,背景是被毀掉的十二區。

「你們兩個是不是都準備參加拍攝?」克蕾西達看著我的臉問。

「算上我吧。」我說。我直愣愣地站在那裡,不願再說更多的話。我的化妝師給我穿衣服時,一位服裝模特同時給我做頭髮和化妝。妝化得很淡,看不太出來,只把我因睡眠不足而突出的下眼眶的稜角遮蓋起來。

博格斯護送我來到機庫,我們除了簡單的問候也沒再說別的什麼。我很感激我們沒再提起八區的事,特別是現在,他戴著面罩,讓人看著很不舒服。

臨走前,我想起了給媽媽送個信兒,告訴她我要離開十三區,特別說明這次任務並不危險。我們要乘直升機飛到距此不遠的十二區,上了飛機,有人指示我坐到一張桌子旁,普魯塔什、蓋爾和克蕾西達正趴在桌子上仔細研究一張地圖。普魯塔什很滿意地告訴我節目播放前後發生的變化。之前,幾個區的反抗者幾乎沒有立錐之地,而之後他們聯合了起來。反抗者已經奪取了三區和十一區——奪取十一區尤為重要,因為它是帕納姆的糧倉——並對其他幾個區發起進攻。

「有希望,大有希望。富爾維亞今晚要把『我們應記得』的第一批拍攝地點選好,這樣我們就可以針對各轄區以及它們逝去的『貢品』進行拍攝,芬尼克真是太棒了。」普魯塔什說。

「他看了一定很痛苦,好多人他都認識。」克蕾西達說。

「這就是它打動人的地方。完全發自內心。你們幹得都很棒,科恩非常滿意。」

看來蓋爾並沒有把我假裝沒看見皮塔的電視片以及對他隱瞞事實很生氣的事告訴他們。也許這事太小不值一提,現在告訴他們也太晚了,可我並不願就此作罷。

直到我們來到「牧場」,我才意識到黑密斯沒跟我們一起來。我問普魯塔什為什麼他沒來,普魯塔什只是搖搖頭說:「他無法面對這一切。」

「黑密斯?不能面對?我看是想休息一天吧。」我說。

「我想他當時說的話是『沒有酒我無法面對這一切』。」普魯塔什說。

我眼珠一轉,對他的話表示不屑。我對我指導老師的酗酒成性以及乖戾的性情早已失去了耐心。但在我回到十二區以後的五分鐘內,我也希望我自己有一瓶酒。我原以為我已經從十二區居民慘遭屠戮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我聽人說起過、從空中看到過、在死亡的灰燼中走過。可為什麼我心裡仍感到一陣疼痛?是不是在我還沒有完全意識到死亡的真正含義時,我就遠離了它。抑或因為蓋爾的腳踏上這片土地時的痛苦表情,使人真切感到了死亡的痛苦?

克蕾西達指揮攝製組從我的舊家開始拍攝。我問她要我怎麼做。「你怎麼感覺就怎麼做。」她回答我道。我站到舊家的廚房裡,並不知道該做什麼。事實上,我正在仰望天空——天空就是它的屋頂了——往事一一浮現在我眼前。過了一會兒,克蕾西達說:「很好,凱特尼斯。咱們繼續吧。」

一開始,蓋爾穿上他的舊衣服後有些不自在。克蕾西達拍攝了幾分鐘他沒有說話的畫面。但當他把過去用過的東西——一根彎曲的舊撥火棍——從廢墟里拔出來時,她開始詢問起他過去在「夾縫地帶」時家庭的情況、工作的情況和生活的情況。她讓他再回到轟炸當晚,重新演繹一下當時的情景。拍攝從他家開始,他一路奔跑來到「牧場」,穿過林子,來到湖邊。我跟在攝製組和保鏢的後面跑,我覺得他們的出現是對我深愛的林子的貿然侵犯。這是一個私密的地方,一個避難所,但已經被邪惡的凱匹特玷污。在我們離開隔離網附近燒焦的樹樁很長一段距離后,仍不斷被腐爛的屍體絆倒。我們有必要拍下這一切,讓所有的人都看到嗎?

我們來到湖邊時,蓋爾似乎已經累得說不出話了。大家都汗流浹背——特別是身背甲殼蟲的卡斯特和波洛斯——克蕾西達叫大家停下來。我用手捧起湖裡的水,真希望能一猛子紮下去,然後光著身子獨自在湖心漂蕩,不讓任何人看見。我繞著湖邊慢慢走了一會兒。當我走回來,回到水泥房旁邊時,我看到蓋爾正把剛從廢墟里拔出來的彎曲的撥火棍立在壁爐旁的牆上。一瞬間,我彷彿看到了一個來自遙遠的過去的孤獨的陌生人,他在荒涼的樹林子迷了路,突然遇到了這個小小的避難處。這裡有劈好的木柴、有壁爐和一根撥火棍。我納悶自己怎麼會產生這種感覺。蓋爾轉過身,他的眼光與我的相遇,我知道他又想起了我們的過去,想起了我們當時對於跑還是不跑猶豫不決的情形。如果那時我們跑了,十二區是否也會安然無事?我想是的。但整個帕納姆也仍會在凱匹特的統治之下。

有人拿來了乳酪三明治,我們都在樹陰下吃起來。我故意坐在波洛斯身邊,離大家比較遠的地方,免得還要跟人說話。大家其實也都沒怎麼說話。在這種相對較為安靜的時候,能聽到鳥兒的鳴叫。我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波洛斯,把一隻小小的帶鳥冠的黑鳥指給他看。鳥兒在樹枝間跳躍,偶爾展開翅膀,露出裡面白色的羽毛。波洛斯指指我的胸針,然後詢問似的揚起眉毛。我點點頭,向他確認這是一隻嘲笑鳥。我豎起一根手指,向他示意等等,我讓它叫給你看,然後吹哨模仿鳥的叫聲,嘲笑鳥翹起腦袋,立刻也模仿我的聲音叫了起來。接著,令我吃驚的是,波洛斯用哨聲吹出了自己的調子,鳥兒馬上也學著他叫了起來。波洛斯的臉上立刻綻出了快樂的微笑,他一連吹了幾個小調,與鳥兒進行應答。我猜這是他幾年來第一次真正的交流。和諧的小調吸引著嘲笑鳥,就像花兒吸引著蜜蜂。不一會兒,他的哨聲吸引來了六七隻鳥兒停在我們頭頂的樹枝上。他拍拍我的胳膊,用樹枝在土地上寫了三個字,唱歌嗎?

通常我是會拒絕的,可在這種情況下,我似乎不可能對波洛斯說不。另外,嘲笑鳥在模仿歌聲和哨聲時會發出不同的鳴囀啁啾,我也想讓他聽一聽。所以,我不假思索地唱起了露露的四個音符的小調,這是她在十一區幹完一天活後作為收工信號常唱的小曲。她被害時這個曲調仍在林子里回蕩。鳥兒對此渾然不知,它們鳴唱著這簡單的小曲,聲音在彼此間起落迴響,優美而和諧。在飢餓遊戲中,當野狗穿過林地追趕我們,把我們逼到宙斯之角,並最後把加圖撕成碎片時,幽咽激蕩的也是這個曲調……

「想聽它們唱一首真正的歌曲嗎?」我脫口而出。我不想讓這曲調再纏繞著我,隨便唱點別的什麼把它岔開吧。我站起身,走到樹林里,手扶著鳥兒停歇的粗糙的楓樹樹榦。《上吊樹》這首歌我已經有十年沒有唱過了,因為一直不讓我唱,可這首歌的每一句歌詞我都記得。於是我輕柔、舒緩地唱起來,就像當年爸爸唱這首歌時一樣。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棵樹旁,在這棵樹上,弔死了一個奪去三條命的人。在這裡發生了奇怪的事啊,可更奇怪的是我們午夜在這棵上吊樹下相會。嘲笑鳥聽到我唱出新的歌曲,也開始改變自己的曲調。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棵樹旁,那死去的人兒呼喚他的戀人一起逃跑,在這裡發生了奇怪的事啊,可更奇怪的是我們午夜在這棵上吊樹下相會。鳥兒都在認真地傾聽。再唱一段,它們肯定就能學會,因為這曲調簡單,又重複四遍。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棵樹旁,這是我讓你逃跑的地方,這樣我們倆都會獲得自由在這裡發生了奇怪的事啊,可更奇怪的是我們午夜在這棵上吊樹下相會。林子里一片寂靜,只有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響,但卻並沒有鳥的歌唱,不管是嘲笑鳥或其他的鳥。皮塔說得對,我唱歌時,鳥兒確實很安靜,就像爸爸唱歌時一樣。

你是否,是否,會來到這棵樹旁,頸上戴著繩子做成的項鏈,與我肩並肩,在這裡發生了奇怪的事啊,可更奇怪的是我們午夜在這棵上吊樹下相會。鳥兒在等我繼續唱下去,可歌已經唱完了。這是最後一段。在寂靜中,我回憶起從前。一天我和爸爸從林子里打獵回來,和咿呀學語的波麗姆一起坐在地板上,唱著《上吊樹》這首歌。我們倆的脖子上都戴著歌中唱的繩子做的項鏈,當時並不知道歌詞的真正含義。曲調簡單易學。我在那個年紀,所有的歌只要唱一兩遍就記住了。突然,媽媽把繩子從我們的脖子上拽下來,並沖爸爸大喊起來。我從未見過媽媽發脾氣,立刻哭喊起來,波麗姆也嚇得號啕大哭,我趕緊跑到外面。躲到「牧場」上的一叢忍冬里,我總是藏在那裡。爸爸很快找到了我。他極力安慰我,說沒事的,只是以後再也不要唱這首歌了。媽媽要我把這歌忘了。可是,從那時起,這首歌的每一個字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記憶里。

我們,爸爸和我再也沒有唱起過這首歌,甚至不再提起它。爸爸死後,這首歌卻時時盤桓在我腦際。長大后,我慢慢地體會了歌詞的含義。剛聽上去,歌詞的意思似乎是說一個小夥子要和他心愛的姑娘在午夜秘密相會。但幽會的地點卻很詭秘,是在一棵弔死過人的樹下,被弔死的人殺了人。殺人者的戀人肯定也與這次謀殺有關,因而她必定要遭受懲罰,所以殺人者的屍首在呼喚她一起逃跑。一具屍首會說話,這故事已經很離奇了,但直到《上吊樹》的第三段,故事才變得真正恐怖起來。歌者就是殺人者。他仍待在樹上,雖然他叫他的愛人逃跑,可他卻不停地問她是否來與他相會。那句「這是我讓你逃跑的地方,這樣我們倆都會獲得自由」最奇怪。人們開始覺得他叫她逃跑,一定是要逃到安全的地方。之後才明白了他是讓她來到他身邊,一起奔向死亡。在最後一段很清楚地表明,這正是他一直等待的。他的愛人,戴著繩子做的項鏈,與他並肩弔死在那棵樹上。

我過去一直覺得這歌者是最恐怖的人。但在經歷了幾次飢餓遊戲之後,我覺得不能就這樣下結論。也許他的愛人已經被判死刑,他只是想讓她少遭些罪,他要讓她知道他在等她,也許他覺得他愛人現在的處境生不如死。我不是也曾想讓皮塔喝過量的糖漿,置他於死地,使他免遭凱匹特的折磨嗎?那是不是我唯一的選擇?也許不是,可當時我也想不起更好的辦法了。

我想媽媽當時一定覺得這歌詞對於一個七歲的孩子來說也太怪異了。特別是那個為自己做了繩子項鏈的女孩。被弔死也不僅僅發生在故事裡,十二區的許多人以這種方式被處死。她肯定不願我在音樂課上唱出這樣的歌。現在如果她在這兒,也肯定不願意我把這歌唱給波洛斯聽。可至少我沒有唱給其他人聽——哦,等等,不,我錯了。我朝旁邊瞟了一眼,我看到卡斯特正在給我錄像,大家都在專註地看著我,波洛斯的淚水已經順著臉頰流下來。顯然,我唱的這首匪夷所思的歌曲已經觸動了他內心深處某些可怕的回憶。太好了。我嘆了口氣,靠在身後的樹榦上。這時嘲笑鳥開始模仿起這首《上吊樹》。它們用清脆的歌喉鳴唱的這首歌很美。因為意識到在錄像,我一直靜靜地站在那裡,直到克蕾西達喊了聲「停」。

普魯塔什笑著走到我身旁。「你是從哪裡學來的這歌?我們把節目製作出來以後,肯定沒人會相信的!」他用胳膊摟住我,在我的頭頂啪地大聲親吻了一下,「你真是太棒了!」

「我不是為了拍攝才唱的。」我說。

「還好,攝像機正好開著。好吧,各位,咱們去城裡吧!」他說。

我們一行人在林中艱難地跋涉,回城的路上,我們遇到了一塊大石頭。我和蓋爾不由自主地朝同一個方向看去,就像兩條狗嗅到隨風飄送的某種氣味。克蕾西達注意到我們的動作,問我那邊有什麼。我們兩人不約而同地答道,那是我們過去打獵時碰頭的地方。她說想看一看,雖然我們告訴她那裡也沒什麼特別的。

這地方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我很開心的地方。我心裡暗想。

這是我們藏身的岩石,從這裡可以俯瞰整個峽谷。也許這裡不像平時那麼綠油油的了,但黑莓已掛滿枝頭。在這裡留存著無限多的回憶:打獵、下套、捕魚、採摘野果、在林中漫步,我們把獵物袋填得滿滿的,心情無比輕鬆暢快。這裡是一道門,通向衣食無憂、身心健康的美好生活。我們倆就是彼此的鑰匙。

而現在,無須從十二區偷跑出來、也無須矇騙治安警、也沒有飢腸轆轆的家人等著我們。凱匹特從我們手裡奪走了這一切。我甚至正在失去蓋爾。那許多年來將我們維繫在一起的感情紐帶正在慢慢瓦解。我們之間出現了裂痕和陰影。面對十二區的一片廢墟,我們竟至於因為生氣連話都懶得說?

蓋爾等於對我撒了謊。雖然他關心我的身體健康,但不對我說實話,我是不能接受的。可他的道歉似乎很真誠,而我卻當著他的面羞辱他,讓他感到無比難過。我們之間究竟怎麼啦?為什麼現在我們總是有分歧?真是一團糟,如果追溯到矛盾的根源,我感覺我的行為是問題的核心。我真的想把他從我身邊趕走?

我從枝子上摘下一顆黑莓,用食指和拇指揉捏著。突然,我轉過身,把黑莓朝蓋爾扔過去。「祝你永遠……」我說道。我把黑莓拋得很高,這樣他就有時間決定是接住還是把它打向一旁。

蓋爾沒有看黑莓,而是盯著我的臉,在最後一刻,他還是張開嘴把它接住了。他在嘴裡嚼著,然後慢慢咽下,過了一會兒才說「——永遠都有好運。」不管怎麼說,這句話他還是說了。

克蕾西達讓我們倆坐在岩石凹里,這個令人難免會觸景生情的地方。克蕾西達勸說我們倆說一些打獵的事,是什麼讓我們來到了林子里,我們怎樣相遇,怎樣一起度過最美好的時光。我們不再綳著不說話了,當談到與蜜蜂、野狗和臭鼬遭遇的有趣經歷時,我們甚至還笑了起來。當話題轉到怎樣將打獵的技巧在八區的轟炸中發揮作用,又有什麼感受時,我不再說話,蓋爾只說了句「早該派上用場了」。

我們回到城裡的廣場時,已近黃昏。我帶著克蕾西達來到麵包房的那堆廢墟,要她拍一些鏡頭。在那片廢墟之上,我感到身心無比疲憊。「皮塔,這裡就是你的家。自從爆炸發生后就再也沒有聽到你家人的消息。十二區已經完了。難道你還要呼籲停火嗎?」我望著眼前的大片廢墟說,「這裡已經沒人能聽到你說話。」

我們走到一堆燃化的廢鐵前,這裡原來是絞刑架。克蕾西達問我們倆是否在這裡被折磨過。蓋爾扒下他的襯衣,把後背轉向攝像機。我盯著蓋爾身上的深深的鞭痕,彷彿又聽到了鞭子抽打的聲音,看到他被繩子拴著手腕,吊在絞刑架旁,血肉模糊的情景。

「我的已經拍完了。」我對大家說,「我在勝利者村和你們碰頭。我要去取些東西……給媽媽的。」

我走回到勝利者村,心緒紛亂。當我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正坐在廚房櫥櫃前的地板上,小心翼翼地把陶瓷罐子和玻璃瓶放在一個盒子里,中間塞滿乾淨的棉繃帶,免得打碎。接著又把乾花包起來。

突然,我想起了我的梳妝台上的玫瑰。那玫瑰是真的嗎?如果是,它還在那兒嗎?我不得不抑制自己強烈的要去查看的念頭。如果那花還在那兒,那隻能把我嚇個半死。我加快了打包的速度。

當櫥櫃的東西都收拾完以後,我發現蓋爾已經不知何時來到了我家的廚房。他這麼悄無聲息的還真讓人覺得不自在。他在桌旁俯身,張開手掌扶在桌面上。我把盒子放在我們倆中間。「還記得嗎?」他問,「就在這裡你吻了我。」

這麼說他被鞭打后服用的大劑量嗎啡也沒能把這一切從他的意識里抹去。「我原以為你不會記得這些。」我說。

「只有死了才會忘記,興許死了也忘不了。」他對我說,「也許我就像那個《上吊樹》里的男人,仍然在等待著答案。」我從沒見過蓋爾哭,可此時他的眼裡噙著淚花。為了不讓他的眼淚流出來,我上前吻了他。我們的嘴唇是熱的,浸透著灰塵和痛苦的滋味,真沒想到這樣的一個輕吻竟會有如此的味道。他首先停了下來,並狡黠地對我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吻我。」

「你怎麼知道的?」我說,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

「因為我痛苦。這是引起你注意的唯一的辦法。」他說著,拿起了盒子。「別擔心,凱特尼斯,一切都會過去的。」我還沒有回答,他就離開了房間。

我太疲憊了,他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我也無心細想。在回十三區的短暫的路程中,我蜷縮在座位上,盡量不去聽普魯塔什談論他最關心的話題——人類無法再隨意支配的武器——超高空飛行的戰鬥機、軍事衛星、細胞分離機、殺人蜂、標註有效期的生物武器——這都是因為環境破壞、資源短缺和道德的脆弱而導致的。在他的話里,可以感覺到一個一心夢想得到這些玩具的前飢餓遊戲組委會主席的無限遺憾。可事實是,他能支配的武器裝備只有直升機、地對地導彈和普通的槍炮。

脫掉嘲笑鳥服裝,我一頭倒在床上就睡了,飯也沒吃。就這樣,早晨起床時,還是波麗姆把我搖醒的。吃完早飯,我也沒理會時間表上的安排,又躲在文具櫥櫃里眯了一覺。醒來時,我一起身,又把粉筆、鉛筆撞翻,撒了一地。中午我吃了一大份豌豆湯,完后朝E房間走去。博格斯半道截住了我。

「指揮部有一個會議。別管你現在的時間表了。」他說。

「好的。」我說。

「你今天是不是沒按時間錶行動?」他有些惱怒地問。

「誰知道?我精神恍惚嘞。」我舉起手來讓他看我的醫護標籤,發現它早已不知去向。「你瞧,我甚至記不得醫生已經把我的標籤取走了。他們要我去指揮部幹嗎?我錯過什麼事情嗎?」

「我想是克蕾西達想把十二區拍攝的錄像給你看吧,可我想片子播出時你也能看得到。」他說。

「這才是我需要的時間表,電視片播放時間。」我說。他看了我一眼,也沒再多說什麼。

到指揮部時,裡面已經擠滿了人,不過他們在芬尼克和普魯塔什中間還給我留了個位子。電視屏幕已經升到桌上,電視上播放的是凱匹特的常規節目。

「怎麼回事?我們不是要看十二區拍的片子嗎?」我問。

「噢,不是。我是說,有可能。我不清楚比特要給我們看什麼。」普魯塔什說。

「比特認為他已經找到了在全國播放節目的途徑,這樣我們的片子也可以在凱匹特播放。他現在正在特防部忙著這事。今晚有實況轉播。斯諾要發表講話。我想馬上就要開始了。」芬尼克說。

伴隨著國歌,電視上出現了凱匹特市徽。接著斯諾出現在屏幕上,我直視著他那雙狡詐的毒蛇般的眼睛。他這次似乎站到了廊柱的後面,但他西服上別的那枝白玫瑰卻格外顯眼。鏡頭向後拉,皮塔也出現在屏幕上,他身後是一幅帕納姆地圖的投影。他坐在一張加高的椅子上,腳踩在椅子的金屬橫檔上。他裝義肢的那條腿不規則地抖動著。大滴的汗珠已經透過厚厚的粉從他上唇和額頭滲出來。但最令我吃驚的是他的眼神——異常氣憤但卻散亂無神。

「他的狀況更糟了。」我小聲說。芬尼克抓住我的手,給我一點支撐。我盡量保持鎮靜。

皮塔用疲憊的聲音呼籲停火。他強調戰爭對各轄區的基礎設施造成了嚴重的破壞。他說話時,身後的地圖就會部分地亮起來,那些被毀壞設施的圖像也相應地顯示出來。七區被破壞的水壩,一輛列車出軌,有毒廢料從水箱內溢出,一個穀倉被點燃后頹然倒塌。所有這一切都被他歸結為反抗行動的結果。

啪!沒有任何警示,我的影像突然出現在電視屏幕上,我正站在麵包房的那堆廢墟上。

普魯塔什激動地站了起來,「他成功了!比特插播了錄像!」

屋子陷入一片嗡嗡聲,人們低聲議論起來,皮塔再次出現在屏幕上,他看上去心神不寧。他已經在監視器上看到了我的錄像。他試圖繼續他的講話,談起一家水處理廠被炸毀的情況,這時芬尼克關於露露的談話又插播進來。接下來展開了一場節目播出大戰。凱匹特試圖屏蔽比特插播的錄像,但顯然他們毫無準備,疲於應付。另一方面,比特肯定也已經預料到他不可能完全控制錄像的播出,因而只選擇了五到十秒鐘的短片來進行插播。凱匹特的官方節目在被比特的短片不斷干擾的情況下,簡直難以繼續下去。

普魯塔什非常興奮,所有的人也都在為比特鼓勁。只有芬尼克一聲不響地坐在我身旁。我的眼光與坐在對面的黑密斯的眼光相遇,看到他的眼睛里有著和我一樣的痛苦。我們都意識到,伴隨著每一次歡呼,皮塔離我們越來越遠。

凱匹特市徽再次出現,背景音樂顯得有氣無力。二十秒鐘之後,斯諾和皮塔才出現。整個電視播放亂成一團糟。電視里傳來人們在直播間慌亂的談話聲。斯諾的講話在一片混亂中艱難地繼續,他說顯然反叛者正在破壞節目播出,目的是逃避對他們的指控,但真相會大白於天下,正義會戰勝邪惡。節目在安防系統恢復后將繼續播出。最後,他問皮塔,鑒於今晚的特殊情況,他是否要對凱特尼斯·伊夫狄恩傾訴離別之苦。

聽到我的名字,皮塔的臉不自然地抽搐著。「凱特尼斯……你覺得這一切將會如何結束?還有什麼會留下來?任何人都不安全,在凱匹特如此,各轄區也是如此。而你們……在十三區……」他大口地喘著粗氣,好像喘不過氣來了;他的眼睛里透出近乎瘋狂的神情,「清晨就會全部死去!」

屏幕外,傳來斯諾的命令「趕快結束」。這時比特又插播了我站在八區醫院前的三秒鐘的錄像,使得場景一片混亂。但在交替播放的畫面中,我們看到此時正在發生的真實的一幕。皮塔試圖繼續說下去。攝像機被撞倒,鏡頭裡攝入了地板上的白瓷磚、在慌亂中跑動的人們的靴子,還有皮塔痛苦的喊叫,顯然他遭到重擊。

接下來,皮塔的血濺在地板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飢餓遊戲3·嘲笑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飢餓遊戲3·嘲笑鳥 飢餓遊戲3·嘲笑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血的警告

3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