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O先生走出豪宅的前門,任由身後的大門敞開著。他在車道上毫無目的地走著,雪片隨著寒風呼嘯捲來。

那幅肖像在他的腦海里回蕩,不清晰,但也沒有消失。他殺死了自己的女人,是他讓她受了太重的傷,所以她才死了。上帝……他應該帶她去看醫生的。要是那個疤臉的吸血鬼戰士沒有將她偷走,她說不定能活下來……也許她的死就是因為那段路程。

是他害死了她嗎?還是說,如果她一直留在他身邊的話,就能活下去?要是……哦,見鬼。尋找真相的前後順序就是無稽之談。她已經死了,他卻找不到她的屍體來埋葬。就因為那個混蛋戰士將她從他身邊搶走了。如此而已。

突然間,他注意到一輛開來汽車的燈光。他靠近一些,看到一輛黑色的SUV在大門前停下。

那個遭天譴的次級小隊白痴,他到底在幹什麼?O先生並沒有召喚他來接自己啊,而且地點也不對……等等,那是輛路虎,不是探索者。

O先生跑過雪地,藏身在陰影當中。在他跑到離大門十幾米的地方時,路虎的車窗降了下來。

他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說道:「貝拉遭遇了那麼多事情之後,我不知道她的母親還會不會同意。不過我們至少可以試一下。」

O先生快步來到大門后,掏出手槍,躲在一根柱子後面。坐在駕駛座后的女人探出身子,按響了內置通話器,他只瞥見一抹紅色的頭髮。乘客的位置上坐著另一個女人。她說了些什麼,然後紅頭髮的女人笑了起來,露出一小段尖利的獠牙。

她又按了下通話器,O先生大聲說道:「沒有人在家。」

紅頭髮抬起頭,他舉起史蒂文森手槍對著她。

「莎蕾爾,快跑!」她喊道。

O先生扣動了扳機。

約翰全身心沉浸在戰術學習上,正準備把腦袋轉向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讓腦袋鬆口氣。聽到有人敲門,他只是吹了聲口哨,目光沒有離開課本。

「嘿,孩子,」托蒙特說道,「學得怎麼樣?」

約翰伸了個懶腰,比劃道:「比身體訓練要強多了。」

「你不用擔心,轉化肯定會來的。」

「也許吧。」

「不,是真的。我在轉化之前也是這樣的。所有人都是的,相信我,會好起來的。」

約翰笑著回道:「你今天回來早了。」

「實際上我還要去中心處理一些行政工作。你要一起嗎?你可以在我的辦公室里學習。」

約翰點點頭,抓過一件毛衣,裝好幾本書。換個環境會有幫助的。他有些昏昏欲睡,但是還有幾頁書要讀完。離床遠一點,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兩人一同走向大廳,托蒙特突然一陣搖晃,靠在了牆上。他的手按在胸口上,似乎呼吸不暢。

約翰忙抓住他,因為托蒙特的臉色變化而緊張起來,他的整張臉都變得灰白無光。

「我沒事……」托蒙特撫著胸口,身體搖搖欲墜。他深深呼吸了好幾次,「沒事,我……就是一陣疼,大概是因為我回家路上在『卷餅地獄』餐廳里吃的東西。我沒事。」

只是說話的時候他顯得臉色蒼白、病怏怏的模樣。兩人進了車庫,走向那輛沃爾沃。

「今天晚上我讓薇爾絲開走了路虎。」托蒙特說著坐進薇爾絲的車裡,「我幫她在車上裝了防滑鏈。我不希望看到她在雪地上開車。」他像是沒話找話,說得飛快,用力從嘴裡推出語句來,「她覺得我保護得過頭了。」

「你確定我們應該出去嗎?」約翰比劃道,「你看上去病得厲害。」

托蒙特有點猶豫,還是發動了車,不停用手去撫皮夾克下的胸口:「嗯,當然。沒事的,我會好的。不是大問題。」

布奇看著哈弗斯為費瑞作檢查,醫生的手有條不紊地解開那些繃帶。

作為一個病人,費瑞顯然不算迷人。他坐在檢查台上,脫掉襯衫,龐大的身軀佔據了狹小的房間,怒目而視的樣子就像從電影中蹦出來的巨魔。

「沒有癒合到該有的程度。」哈弗斯判斷說,「你說你是前天晚上受的傷,對吧?那麼這裡應該只有條疤而已。現在連傷口都沒有合攏。」

布奇瞪了費瑞一眼,似乎在說,我早就跟你說了。

這位兄弟則用口型回道,你咬我啊,然後低聲向哈弗斯辯解:「還好吧。」

「不好,閣下,這樣不行。你上次進食是什麼時候?」

「我不記得了,有段時間了吧。」費瑞仰起頭,看著傷口,隨即皺起眉頭,似乎也因為傷口的糟糕程度而有些驚訝。

「你需要進食血液。」醫生撕開一包紗布,覆到傷口上,將正方形的白色紗布妥當地擺放在傷口上后,他說道,「你應該今天晚上就去。」

哈弗斯摘下手套丟進生化清理箱里,然後在表格上做了段記錄。走到門口,他停留了片刻:「你現在有人可以找嗎?」

費瑞套上襯衫,搖著頭:「我會自己解決的,謝謝了,醫生。」

等到只剩下兩人一起,布奇說道:「我要送你去哪兒呢,大傢伙?」

「去城裡,該幹活了。」

「嗯,沒錯,你聽見戴聽診器的那個傢伙說的話了。還是你覺得他是在耍你?」

費瑞從檯子上跳下來,轉身要去拿劍套。馬靴砸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響。

「你看,『條子』,就算要找人幫忙也要時間的。」他說,「因為我不能……因為我自己選的路。我只喜歡去找固定的幾個女人,而且我必須先和她們談談。你知道的,要確定她們是否願意讓我用她們的血管。獨身主義是很複雜的。」

「那就現在打電話。你現在這樣子沒法戰鬥,你自己也知道。」

「那就用我的吧。」

布奇和費瑞齊齊回身看向門口。貝拉站在那裡。

「我不是有意偷聽。」她說道,「門開著,然後我正好經過。我,呃……我的哥哥剛走。」

布奇瞄了一眼費瑞,他就像張相片,靜止不動。

「有什麼事情不對?」費瑞問著,聲音粗啞。

「沒有。我還是想幫你。我只是再給你一次接受的機會。」

「十二個小時之前你就說了不行啊。」

「我可以,是你在拒絕。」

「你不會想讓這事真的發生的。」

哇,這下子牽扯到私人事務了,布奇心想。他偷偷往門口走去:「我到外面等……」

「留下,『條子』。」費瑞說道,「如果不介意的話。」

布奇罵罵咧咧,目光四處打轉,靠近出口的門旁有張椅子,他坐了上去,試圖讓自己看上去像幅不會動的背景。

「是不是薩迪斯特?」

貝拉直接打斷了費瑞的問題:「這是你的事,不是他的。」

沉默持續了一段時間,空氣中彷彿滲滿了某種陰鬱的氣息,那是從費瑞的身體里輻射出來的。這股氣息彷彿在某種意義上做出了回答,於是貝拉走進房間,關上了門,一邊捲起袖子。

布奇望著費瑞,發現他在渾身顫抖,眼中閃爍著耀眼如太陽般的光彩,他的身體……這樣說或許比較恰當:他顯然已經慾念叢生了。

好吧,該走人了……他對自己說。

「『條子』,我需要你留在這裡,在我們吸血的時候。」費瑞的話更像是在咆哮。

布奇一聲哀嘆,儘管很明白這位兄弟現在為何不想跟貝拉單獨待在一處,因為他現在就像匹種馬,散射出慾望的無盡熱度。

「布奇?」

「嗯,我留下來。」儘管他不會去看一眼。絕對不看。出於某些原因,這感覺就好像在費瑞做愛的時候,站在五十米開外偷窺。

布奇咒罵了兩句,把頭埋進膝蓋當中,用手撐住額頭,盯著腳上的菲拉格慕皮鞋。

耳邊穿來刺耳的摩擦聲,好像用紙巾在檢查台上摩擦,因為有人爬到對方身上,然後是衣服摩擦的聲音。

寧靜。

該死,他必須看明白。

布奇偷瞄了一眼,隨後就無法移開視線,避無可避。貝拉也爬到了檯子上,雙腳在邊沿晃蕩,露出的手腕擱在大腿上,費瑞凝望著她,臉上流露出饑渴和難以自制的愛戀。他跪在她面前,用顫抖的雙手分別握住她的手掌和小臂,露出了獠牙。那對可怕的牙齒現在顯得更加巨大,長到他根本無法將嘴閉起來。

輕吸了一口氣,他的頭垂落在貝拉的手臂上。她在他的行動下痛得猛然一掙扎,又停滯住。目光獃滯的雙眼直直望著不遠處的牆。接著費瑞也是身體一顫,鬆開了口,抬頭望著她。

這太快了。

「幹嗎停下?」貝拉問。

「因為你……」

費瑞又望了一眼布奇。布奇臉上刷地一紅,低頭繼續看著自己的鞋。

費瑞低聲道:「你來過了嗎?」

布奇一縮身。哦,這就有點尷尬了。

「貝拉,你覺得,你會不會已經懷孕了?」

該死,這下子更尷尬了。

「你們要不要我迴避下?」布奇忍不住問道,希望兩人將他儘快踢走。

聽到兩人齊聲拒絕,他只能低頭繼續瞄鞋子。

「我沒有。」貝拉說,「我真的沒有……你知道,我的意思是……只是有點痙攣,接下來就會流點血,然後就結束了。」

「應該讓哈弗斯幫你檢查。」

「你到底喝不喝?」

又是一陣沉默,然後傳來一聲低沉的嘆息。

布奇忍不住又看過去。費瑞匍匐在貝拉的手腕上用力地吸吮著。貝拉低頭望著他。過了一會,她抬起手,按在他多彩的頭髮上,溫柔地拂動著,眼中閃動著晶瑩淚花。

布奇站起身,溜出門外,讓他們繼續他們之間的事。

「你好,布奇。」

他猛地一回頭。瑪麗莎就站在過道的另一頭。

上帝啊。

她向他走來,他能聞到她海洋般的氣味,一個勁鑽進鼻子,衝進腦子,進入他的血液。她盤了頭,穿著一件黃色的長裙,腰間是一條寬腰帶。

上帝啊……大部分的金髮女人穿上這個顏色都會顯得死氣沉沉,而她依舊艷光四射。

他咳嗽了兩聲:「嘿,瑪麗莎,好久不見。」

「你看上去打扮得不錯。」

「謝謝。」而她看上去也美不勝收,不過他緊閉嘴巴,不敢評價。

天啊,就像被插了一刀那樣難受,他心想。看到她,就像被一根十五厘米長的鐵條刺在胸口。

媽的,他又想起她鑽進那輛賓利車,和那個男人坐在一起的場景了。

「你過得怎麼樣?」她又問道。

過得怎麼樣?過去的五個月,他每天就像個白痴一樣渾渾噩噩過日子。

「很好,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布奇,我……」

他朝她笑了笑,站直身子:「聽我說,能不能幫我個忙?我要去車裡面等。如果費瑞出來的話,能不能幫我跟他說一下。謝謝了。」他撫平領帶,解開西裝夾克的扣子,把外衣拉上,「照顧好自己,瑪麗莎。」

他兜兜轉轉,磨蹭著走向電梯。

「布奇,等等。」

上帝保佑,他的腳自覺地停了下來。

「你到底……過得怎麼樣?」她又問道。

他很想回過身去,但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太介懷:「就像我說的,萬事無憂。謝謝你關心。照顧好你自己吧,瑪麗莎。」

該死,他竟然說出口了?

「我想……」她欲言又止,「你能不能來看看我,找個時間?」

這句話終於讓他回過了身。哦,親愛的瑪麗,聖母瑪利亞……她那麼美,堪比格蕾絲·凱利[16],還有帶著維多利亞時代的口音和優雅的上流社會舉止,讓他覺得自己像個徹頭徹尾的廢物,除卻這身華美的衣服,就只剩下胡言亂語和腳步錯亂。

「布奇?也許,你可以來……看看我。」

「我為什麼要來?」

她的臉一紅,顯得有些憔悴:「我一直希望……」

「希望什麼?」

「可以的話……」

「什麼呢?」

「你可以來看看我,如果你有時間,也許你可以……來個電話。」

上帝啊。他早就那樣做了,是她拒絕了他。他沒有道理再送上門來,接受另一次對自尊的打擊。這個女人,這個吸血鬼……隨便怎麼稱呼她吧,簡直就是在嘲弄他的底限。他不想再這樣徒勞奔走了。謝謝。而且,這還要算上出現在她家後門的那位賓利先生。

想到這裡,身體中那個邪惡的他在思忖,她是否還是那個他在夏天遇到時不經世事的純潔處女呢?可能不是了吧。就算她依舊很害羞,可現在的她已經脫離了瑞斯的陰影,一定已經找到戀人了吧。媽的,布奇自己就親身經歷過,她能夠給予一個男人怎樣的吻。僅此一次,就讓他幾乎把一把扶手椅的扶手給掰斷了。他太激動了。所以,沒錯……她肯定是找到男人了,也許有好幾個。

當她張開那雙連上帝都垂憐的粉色玫瑰花瓣般的完美雙唇時,他忙搶著說道:「不了,我不會打電話給你的。而且,我說的是真的,我希望你能照顧好自己。」

好吧,這已經是他第三遍說這句話了。他最好趕快到屋外去,免得說上第四遍。

布奇大跨步朝電梯走去。似乎是奇迹一般,在他按下向上鍵的同時,電梯門就開了。他走進電梯里,努力不去看她。

電梯門合攏,他想著也許這會是瑪麗莎最後一次呼喚他的名字。但他知道這只是想象,因為他真的希望她……

哦,閉嘴吧,奧尼爾,閉上嘴,然後忘掉。

他邁開大步走出了診所。他走得飛快,實際上已經接近在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