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夜幕落下,O先生卻滿心怒火。他在棚屋裡忙得團團轉,準備所需的子彈。大概半個小時前他才回來這裡。剛過去的一天實在是糟透了。一開始,他去了奧米迦那裡,結結實實挨了一頓訓。明確地說,是主人因為兩個次生人被逮捕的事情惱怒不已,就好像那兩個廢物被人抓起來關進牢房,全都是O先生的錯似的。

等到奧米迦的第一波情緒分享結束后,這個混蛋主人把那兩個次生人從人類的世界里拖了回來,彷彿把他們當做掛著項圈的狗一般,收回了對他們的控制。有意思的是,召回的過程對他來說似乎並不那麼容易。看來將社團成員召回故土也並非易如反掌的事。這個弱點倒是值得牢記,O先生心想。

不過這個弱點只是一晃而過。天啊。O先生確信那兩個次生人在交易出靈魂的那天就已經後悔了。奧米迦即刻處理了他們,整個場面活像從克里夫·巴克[15]拍的電影里截取的片段。唯一的區別在於,這些殺手本就是不死之身,所以奧米迦降下的懲罰將無限制地持續下去,直到他厭倦為止。

他看上去很專註,於是O先生趁機離開了。

從永恆的世界返回后,得到的全是些掃興的消息。O先生的消失給次級小隊的叛亂提供了土壤,有一整個小隊的四個次生人覺得無聊至極,決定攻擊其餘的次生人。一場捕獵和追殺的遊戲造成了社團內的數名次生人傷亡。U先生髮來的語音郵件透露出高漲的慌亂,六個小時都未能解決,直讓人忍不住想大喊大叫。

真是個廢物。U先生完全是個失敗的副手。他沒能控制住次級小隊之間的爭鬥,有個人類在暴力鬥毆中被殺死。O先生不在乎那個死人,他擔心的是屍體的處理。他們最不想遇到的,就是讓警察再次介入到雙方的戰爭中。

所以O先生只能親自跑到現場處理那具該死的屍體,弄得滿手是泥。接下來,他又花了好幾個小時理清那幾個叛亂者的名字,一一造訪。他本想將他們一併清理掉。然而,要是社團序列的空位置再多上幾個,奧米伽很快又要找他麻煩了。

等他把四隻蠢貨揍到滿地找牙,已經是半小時之前的事了。他渾身都是氣,結果U先生又打電話來彙報了另一個好消息:那些為冬至節購買的蘋果訂單又被取消了。為什麼幾筆交易都被停掉了?難道是因為吸血鬼發覺了他們的追查?

嗯,U先生連秘密行動都搞得眾人皆知,就是這樣,沒錯了。

所以說,那場獻給奧米迦的屠殺獻祭泡湯了,O先生手上沒有什麼能拍上主人馬屁的東西了。也就是說,如果他的「老婆」還活著,想把她變成次生人的計劃也難上加難。

想到這一點,O先生徹底失控了,沖著電話里的U先生大吼大叫,吐出眾多污言穢語。U先生倒像只乖巧的小貓,不作抵抗,一聲不吭地接下了所有的咒罵。這份沉默反而讓O先生更加發狂。別人不作反抗,反而會讓他更加痛恨。

他本來以為U先生很穩健,可實際上這個王八蛋是個軟蛋,太叫人噁心了。他覺得自己應該直接拿刀捅進U先生的胸口。他剛要動身,又被其他事情分了心。

去他媽的社團,去他媽的U先生,去他媽的次級小隊,去他媽的奧米迦。他有要緊的事情去做。

O先生抓起卡車鑰匙,走出木屋。他準備直接殺去索恩大街27號,他要進到那棟豪宅里。也許這樣做顯得有些氣急敗壞,但他很肯定,自己尋找的答案就藏在那幾道鐵門之後。

歸根究底,他要找到他「老婆」的所在,或是死去的原因。

跑到福特F150車前,他的脖子突然一陣嗡鳴,顯然是因為跟U先生大吼了一陣子的緣故。他忽略不適,坐上駕駛座。開車的同時,他豎起衣領,咳嗽了好幾次,想放輕鬆一些。媽的,這樣的感覺真是古怪。

只不過,剛開了半公里,他就開始抓住喉嚨急劇喘息,陣陣窒息撲面而來。他把方向盤朝右一打,車子壓上路肩時劇烈一震。他猛地推開車門,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冰冷的空氣讓他得到了一到兩秒的緩衝,但緊接著再次陷入了窒息。

O先生跪倒在地,臉朝下砸進雪堆里。他的視覺在跳動閃爍,彷彿壞掉的檯燈。接著就昏了過去。

薩迪斯特下樓走向瑞斯的書房,儘管行動上有些遲緩,但思維依舊犀利。走進房間,所有兄弟都在場,一群人沉默不語。他無視坐在一起的眾人,還是直直盯著地板,直接走到自己習慣待的那個角落。他聽到有人清了清喉嚨,引出話題,可能是瑞斯吧。

托蒙特開口道:「貝拉的哥哥打電話來了。他撤回了歸隱的請求,還請求讓她在這裡再待上一段日子。」

薩迪斯特猛地抬頭:「為什麼?」

「他沒有說理由……」托蒙特眯起眼睛,盯著薩迪斯特的臉:「哦……我的上帝。」

屋內的其他人紛紛投來了目光,然後是一陣壓低音量的吸氣聲。接著,所有兄弟會成員和布奇都開始盯著他看。

「你們到底在看什麼鬼東西?」

費瑞指著掛在雙層門旁的牆上的古董鏡子:「你自己看。」

薩迪斯特穿過房間,準備給他們好看……

面對自己的身影,他張大了嘴,顫抖著用手去觸摸那塊古典裝飾的鏡子。他的眼瞳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暗黃色的,就如他的孿生兄弟一樣。

「費瑞?」他輕聲問道,「費瑞……我出了什麼事?」

費瑞走到他身旁,他的臉出現在薩迪斯特右側,接著是瑞斯黑色的身影出現在鏡子里,一頭長發,戴著墨鏡。之後是瑞基那顛倒眾生的美貌,維肖斯的紅襪隊球帽,以及托蒙特的寸頭和布奇的塌鼻子。

一個接一個,他們伸出手,輕輕落在他的肩上。

「歡迎歸來,我的兄弟。」費瑞在他耳邊輕道。

薩迪斯特沒有回頭,注視著身後的男人們,突然生出一個古怪的念頭,如果他放鬆身體的控制,往後倒下去的話……他們也會將他接住。

薩迪斯特離開之後沒多久,貝拉也離開卧室去找他。她本準備給哥哥打電話,安排會面,隨後意識到應該在自己被家族的鬧劇再次包圍之前,應該先知會自己的戀人。

終於,薩迪斯特開始需要她的血液了,而且是那般饑渴,差點把她的血液都吸幹了。這讓她真切地知道,他究竟有多麼饑渴,多麼需要吸食血液。因為將他的不少血液納入了血管,她能精確地感受到他的飢餓感。而且,她還能精準地感應到他現在處在房子的那一點,唯一要做的就是散發感應,去感覺他,尋找他。

追隨著薩迪斯特的脈動,貝拉走過擺著雕像的走廊,轉過拐角,走向樓梯下敞開的雙重大門,憤怒的男性聲音在書房裡沸騰和吵鬧,薩迪斯特的聲音也是其中之一。

「你今晚不能出去。」有人喊道。

薩迪斯特的聲音說不出的邪惡:「別想著指揮我,托爾。這隻會讓我冒火,而且是浪費你的時間。」

「看看你自己……他媽的就跟骷髏一樣了。除非你去進食,不然就留在這裡。」

貝拉走進房間時,薩迪斯特正做出威脅:「試試看把我留在這裡啊,看看你到底能怎麼樣,兄弟。」

兩個男人鼻子對著鼻子,目光直對,亮出了獠牙。其他兄弟會的成員只是袖手旁觀。

上帝啊,她心想,怎麼那麼衝動。

可是……托蒙特說得對。雖然因為房間內的陰暗,沒法看清,但燈光下的薩迪斯特看上去像個活死人一樣,臉上的骨頭都突出來了。T恤像是掛在身上,褲腿處空空蕩蕩。身體的其他部分都脫了形,只有黑色的眼睛依舊銳利。

托蒙特搖著頭:「你理智一點……」

「我要讓貝拉親眼看到復仇的經過,這就是充分的理由。」

「不對,不是這樣。」她突然開口道。她的插話讓所有人都轉過頭來。

薩迪斯特朝她望過來,虹膜轉換顏色,從她所熟識的黑色一下子換到了熾熱閃亮的瑩黃。

「你的眼睛。」她低呼道,「怎麼回事?你的……」

瑞斯插嘴道:「貝拉,你的哥哥請求我們,讓你在這裡多留一段時間。」

聽到這個消息,她越發驚訝。她從薩迪斯特的身上移回視線:「怎麼回事,吾王?」

「他不想讓我現在就決定你的歸隱,另外,他想讓你留在這裡。」

「為什麼?」

「不清楚,也許你可以去問問他。」

上帝,事情還不夠錯綜複雜嗎?她回頭去看薩迪斯特,可他只是望著房間對面的窗戶出神。

「當然了,歡迎你住在這裡。」瑞斯說道。

薩迪斯特一怔,令她懷疑這件事究竟有多真實。

「我不希望有人為我復仇。」她大聲說道。薩迪斯特猛然轉頭望過來,她直接對他說,「我很感激你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不想有人因為追捕那個抓走我的次生人而受傷,特別是你。」

他眉關緊鎖,眉頭壓了下來:「這不是你的本意吧。」

「怎麼不是?」她的腦海里浮現出薩迪斯特外出戰鬥的樣子,懼意瞬時壓倒一切:「上帝啊,薩迪斯特……我不想你外出去作戰,再害你被殺掉。」

「被送進棺材里的只會是那些次生人,不會是我。」

「你不是說真的吧!敬愛的聖女啊,看看你自己,你那麼虛弱,根本沒可能戰鬥。」

房間里齊齊響起了吸氣的聲音,而薩迪斯特的眼睛轉成了黑色。

哦……該死。貝拉用手掩住嘴。她竟然說他很弱,而且是當著整個黑劍兄弟會的面。

沒有比這更大的侮辱了,光是暗示一個戰士沒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就夠不可饒恕了,不管出發點究竟是什麼。在眾人面前直言不諱地說出來,等於在大庭廣眾之下削了他的面子,這錯誤簡直無可挽回。

貝拉沖了過去:「對不起,我不是有意……」

薩迪斯特卻把手抽了出來:「別碰我。」

她回手捂住嘴巴,看著他從自己身邊走開,就彷彿在躲避一顆一觸即發的手榴彈。他走出門外,腳步聲漸行漸遠。等她回過神來時,看到了兄弟們不悅的目光。

「我會馬上去跟他道歉的。還有,現在聽我說,我不是質疑他的勇氣或是力量。我是擔心他,因為……」

告訴他們啊,她在心中鼓動著,他們肯定會明白的。

「因為我愛他。」

屋內所有的緊張氣息頓時瓦解。好吧,是幾乎所有的,只有費瑞默默地轉身,走向火堆。他靠在壁爐台旁,垂頭喪氣的樣子似乎想要鑽進烈焰里一樣。

「我很高興你這樣想。」瑞斯說道,「他需要被愛。現在去找他道歉吧。」

走出書房前,托蒙特走到她面前,平視著她,說道:「你和他在一起的時候,試著勸他進食,好嗎?」

「我希望他能同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