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薩迪斯特側過頭去看時間,早上十點了。那是多少個小時?十六個……

他閉上眼睛,疲憊不堪,連呼吸都難以為繼。他平躺在床上,兩條腿大大岔開,手臂隨意橫放。大概一個小時前,從貝拉身上滾下來之後,他就一直是這個姿勢。

距離昨晚進入卧室,彷彿已經過去了一年。脖子和手腕因為無數次的吸血像火燎般疼痛,連雙腿間的那根東西也變得萎靡。兩人之間的空氣里充斥著愛戀的氣息。鮮血以及被她索取的液體混在一起,讓床單變得濕漉漉的。

他絕對不願意浪費任何一段時間。

他又閉上了眼睛,懷疑自己現在隨時都能睡過去。他感到飢腸轆轆,需要進食血液和食物。飢餓感甚至讓一貫壓抑自己的習慣也搖搖欲墜。可他連動都動不了了。

他感覺到一隻手在撫摸下腹部。他睜開眼,看到貝拉。她體內的荷爾蒙再次湧起,他也積極回應她的召喚,他的分身再次變硬了。

薩迪斯特竭力去翻身,好進入他的目標,可他實在太虛弱了。貝拉側身靠到他身邊,他試著抬起上半身,只覺得腦袋重若千鈞。

最終,他伸手抓起她的手臂,拉到自己身上。她分開的雙腿架在他腰上。貝拉震驚地看著他,開始掙扎。

「不要緊的。」他的聲音嘶啞,於是咳嗽了幾下,但無濟於事,「我分得清,是你。」

她坐了下來。儘管連抬手將她抱住的力氣都沒有了,但他還是回吻上去。上帝啊,他是多麼喜歡親吻貝拉的感覺。他喜歡感受她的嘴唇貼上自己的唇,喜歡她靠近自己的臉,希望吸入從她肺里呼出的空氣。愛上……她了?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已經淪陷在愛情里了嗎?

是他愛的女人,是的,這是愛。

他的腦海里閃過這樣的念頭,緊接著再次刺入她的體內。

貝拉癱軟在他身上,渾身打著戰,口中喘著粗氣。在剎那間,發情期就此終結,咆哮著失去蹤跡。

「你沒事吧?」他問道。

「嗯……」她低聲回答,又坐了起來,眼中朦朧,「嗯,薩迪斯特……嗯。」

她需要吃些東西恢復體力,他心想,自己必須為她拿些食物來。

他打起精神來,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後又一次……終於成功迫使自己的上半身離開了床。只不過,腦袋裡還是亂七八糟的,傢具、地板和牆都在天旋地轉,移形換位,直到分辨不清哪裡是天花板為止。當他的腳也離開床,這股暈眩感愈發強烈了。站起來的那一刻,平衡感徹底將他遺棄,讓他直接撞向牆壁,掃倒了不少東西,不得不緊緊抓住窗帘去穩住身體。

等到感官就緒,他才推開窗帘,對她彎下腰,將她抱在臂彎里顯然要費上一番努力,不過照料她的強勁意志勝過了身體上的疲勞。他把她抱起來,幫助她重新躺好,把很久之前被隨意丟到地上的毯子重新蓋好。剛一轉身,貝拉就抓住他的手臂。

「你需要吸食血液。」她說著,想拉他靠近,「過來吧,在我脖子上吸血吧。」

上帝啊,對於這樣的邀約,他深受誘惑。

「我會回來的。」他一邊說著,腳步虛浮、歪歪斜斜地走到衣櫥前,撈出一條平腳褲套上。然後把床單和床墊都拉掉,離開了房間。

費瑞感到呼吸極其困難,睜開了眼睛。

這可以理解,因為他的臉上蓋著捲成一團的毛毯。他讓嘴巴和鼻子從一團擁堵中露出來透氣,試圖聚焦渙散的目光。他看見的第一件東西就是那隻塞滿了煙頭的煙灰缸,躺在離腦袋僅僅十厘米開外的地板上。

見鬼……哦,他仰躺起來,腦袋懸空,對著床尾。

接下來,他聽到一聲呻吟,一骨碌起身,回頭看過去——正對上維肖斯的腳。在那雙大腳後面,擱著布奇的大腿。

費瑞哈哈大笑起來,用枕頭回敬了布奇醉醺醺的眼神。這個人類先是自我檢查了一番,然後朝著費瑞眨了一會眼睛,似乎想要從睡夢中清醒過來,回到現實當中。

「哦,天哪。」他用沙啞低沉的聲音抱怨道,然後看了一眼昏睡在身旁的維肖斯,「哦,老天,這太奇怪了。」

「不要自戀了,『條子』,你沒那麼好看。」

「行啊。」他抓了把臉,「但那不代表我就得在兩個男人中間醒過來啊。」

「維跟你說過別回來的。」

「沒錯,是我搞砸了。」

他們談論的是一個漫長的夜晚。到最後的時刻,就連身上穿的衣服都太過多餘,三個人盡皆拋下謙遜有禮的偽裝。這完全是一場忍耐情慾的苦楚煎熬,不停燒掉一支又一支「紅煙」,不管是威士忌還是伏特加,杯到必干,然後偷偷溜進浴室里解決一趟生理上的小問題。

「那麼說,都結束了?」布奇問,「你最好告訴我已經過去了。」

費瑞從床上起身道:「嗯,我想是的。」

他抓起被單甩給布奇,後者用它蓋住自己和維肖斯。維肖斯連動都沒有動。他趴在床上,眼睛牢牢閉起,像睡死了一樣,嘴裡發出輕微的鼾聲。

布奇的口中嘟囔了幾句,換了個姿勢,把枕頭按在床頭板上,靠上去。他抓著頭髮,一直到滿頭頭髮都立了起來,然後朝費瑞大吼一聲:「該死的,吸血鬼。我從來沒想過我還會說出這句話,但我真沒有興趣做愛了,謝天謝地。」費瑞甚至聽到他努力張大下巴發出的聲響。

費瑞套上尼龍褲,不緊不慢地問:「要帶吃的嗎?我要跑趟廚房。」

布奇露出喜出望外的神情:「你會把東西端上來嗎?也就是說,我可以躺著不用動?」

「算你欠我一次。不過你說得不錯,我很願意送餐上門。」

「你就是神啊!」

費瑞套上T恤:「你要吃什麼?」

「廚房裡有啥都成。媽的,你最好多使點兒勁,把整個冰箱都搬上來。我可餓死了。」

費瑞下樓來到廚房,準備大肆搜刮一番,偶然聽見洗衣房裡傳來的動靜。他走了過去,推開了門。

薩迪斯特正把一大堆皺巴巴的床單和被單塞進洗衣機里。

敬愛的紀事聖女在上啊,他的樣子看上去糟糕透頂。小腹上像是凹進一個洞,胯骨則像帳篷的支撐桿,僅僅能撐住松垮垮的皮膚,肋骨的部分看上去更像一片犁出深痕的田地。光是這個晚上,他一定減掉了十,不,十五斤。而且,上帝啊,他的脖子和手腕上的皮膚幾乎被咬爛了。可另一方面,他的身上飄散出濃郁的美妙氣息,臉上洋溢著深深的平和。

「兄弟?」他突然招呼道。

薩迪斯特連頭都沒有抬:「你知道怎麼用這玩意兒嗎?」

「啊,知道,你把那些東西丟些去滾筒裡面,然後指針轉過來……這樣,我來幫你。」

薩迪斯特把東西都填進洗衣機的空桶,後退幾步,眼睛始終鎖著地面。等到機器注滿水之後,薩迪斯特小聲說了句「謝謝」,朝廚房走去。

費瑞也跟了上去,心卻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他想問問一切是否還安好,當然,詢問的對象不只是貝拉。

他絞盡腦汁搜刮著恰當的用詞,薩迪斯特已經從冰箱里拿出烤火雞,扯下一條雞腿咬了起來。他咬得迫不及待,用最快的速度把骨頭上的肉啃完,立即扯下另一條雞腿,再次快速地消滅掉。

上帝啊……他從來不碰肉的。不過話說回來,他也從沒有經歷過像昨晚那般瘋狂的夜晚。他們兩個都沒有。

薩迪斯特能夠感覺到費瑞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他盡可以停下來,然後怒目而視,因為他最恨被別人盯著看,特別是在他啃咬什麼東西的時候,但他現在只嫌自己吃得還不夠快。

他一邊不停往嘴裡塞著東西,一邊拿出餐刀和盤子,把火雞胸切成薄薄的肉片。他精細地切割,只把最美味的部分留給貝拉。至於那些難啃的、邊邊角角的和屁股之類不夠好吃的部分,都被他一一解決了。

她還會需要什麼?他希望她能攝入些高卡路里的東西,然後喝點……他應該再給她帶些喝的東西。於是他走回冰箱前,在一大堆剩下的食物里挑選。他要精心挑選,只給她帶去最值得品嘗的東西。

「薩迪斯特?」

天啊,他都忘記了費瑞還在身邊轉悠。

「嗯。」他撥開塑料碗,漫不經心地回道。

裡面的土豆泥看上去不錯,儘管他打心底希望為貝拉送去一些自己親手做的食物。只不過他對做菜一竅不通。耶穌在上,他不認識字,連一隻該死的洗衣機都搞不懂,更加不會做飯。所以,他必須放她離開,這樣至少她還能找到個有點頭腦的男人。

「我沒想著偷看你要做些什麼。」費瑞解釋道。

「你就是在偷窺。」他從碗櫃里抓起一條弗里茨烤好的麵包,用手指捏了一下,很軟,但他還是不放心地聞了一下。很好,對她來說應該足夠新鮮。

「你還好嗎?你……有沒有……」

「我們很好。」

「是怎麼樣的情況?」費瑞輕咳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不只是因為貝拉,我才想知道,只是……我聽說了那麼多傳言,不知道應該相信哪一個。」

薩迪斯特舀了一些土豆泥,和火雞一道放在盤子里,接著舀了一勺飯,還往上面倒了許多肉汁。他把一大盤食物都放進微波爐,很慶幸至少還有一台機器是他會操作的。

盯著盤子里的食物在微波爐里轉動,他開始思考孿生哥哥的問題,回憶起貝拉爬到他身上的樣子。最先從腦子裡跳出來的,卻是一個晚上數十次的交合。騎坐在他身上的她太可愛了,特別是當她親吻他的時候……

整段發情期里,尤其是當兩人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她一直在驅趕那困擾他的不堪過去,代之以一些美好的回憶。在接下來的歲月里,他一定會珍惜她贈予的溫暖。

微波爐發出「叮」的一聲,他才意識到,費瑞還在等著一個答案。

薩迪斯特把食物盤子放在托盤上,抓起幾件銀質餐具,用來喂貝拉吃飯。

他轉過身向卧室走去,口中低聲且飛快地說道:「她遠比我能用言語形容的還要美麗。」隨後挑起眉毛,注視著費瑞的眼睛,「昨天晚上,我一定是得到了數不清的賜福,才有資格去陪伴她。」

「我得給我的納拉送吃的去了。晚些見。」

「等等!薩迪斯特!你的……」

薩迪斯特只是搖頭,繼續往前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