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布奇脫掉了大衣,在診所的等候室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感到心神不寧。

幸虧夜色剛剛降下,還沒有任何吸血鬼病人出現,稍許的獨處時間正是他所需要的。至少,在他集中起精神之前。

可問題在於,這座可愛的、小小的診所就在哈弗斯的住宅地下,這也意味著布奇此時此刻正和醫生的妹妹同處一座房子內。是的……瑪麗莎,這個世界上他唯一想擁有的吸血鬼女人。其他人都無法替代,此刻,她和他同處一個屋檐下。

天啊,這種對她的固執愛意是場全新的噩夢。在此之前,他從來不曾因為女人而渾身冒冷汗。他也說不清楚這是不是自己所希望的結果。一無所獲,只有胸口的痛。

時間倒回九月,他來這裡找她的時候,她卻將他拒之門外,甚至不願意再和他見上一面。他願意發誓自己再不會去打擾她,理論上來說,他也是這麼做的。迄今為止,他一次次刻意路過,卻可悲、膽怯地過其門而不入,只是那輛凱雷德不知為何總有辦法找到這裡。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並不曾真的驚擾到她,因為她對此根本毫不知情。

他實在是太可悲了。不過呢,在她不知道他遭了多少罪的前提下,他差不多也可以接受這一切了。這也是為何今晚的他會處於崩潰邊緣的原因。他不想讓自己待在診所的情形讓她誤解,以為自己還在追求她。總之,一個男人應該有些屬於自己的尊嚴,至少展現給別人看的那部分理應如此。

他看了一眼手錶,漫長的十三分鐘剛剛過去。他估摸著這次心理醫生的治療大概需要一個小時,所以百達翡麗表上的秒針還要再轉上四十七個圈,之後他才能把那孩子帶回車裡,如煙燒火燎一般從這裡逃走。

「你需要點咖啡嗎?」一個女人的聲音問道。

他抬起頭,一個穿著白色制服的護士站在面前。她看上去很年輕,捲起了一邊的袖子,看上去很期待能為他做些什麼。

「嗯,當然,咖啡就好。」

她笑得很燦爛,露出獠牙:「什麼咖啡呢?」

「黑咖啡,黑咖啡就行。謝謝。」

平底軟鞋和地板發出摩擦聲,隨著她走過走廊而慢慢消失。

布奇解開雙層夾克的扣子,身子前靠,手肘撐在膝蓋上。這套出門前剛換上的華倫天奴西裝是他最喜歡的套裝之一,當然脖子上的愛瑪仕領帶和腳上的古馳皮鞋也不錯。

如果不小心撞見瑪麗莎,他覺得或許看上去和往常一樣英俊。

「要不要我給你注射?」

貝拉盯著薩迪斯特自上而下的臉,兩隻黑色眼睛幾乎眯成了一條縫,輪廓分明的兩側顴骨上殘留著做完愛后的靚麗紅潤。壓在她身上的重量很重,而慾望在捲土重來。她想起來了,薩迪斯特剛才射在了裡面。她感到無比的驚訝,自他開始噴涌的那一刻,身體變得異常平靜。在進入發情期的幾個小時以來,這似乎是她第一次感到輕鬆。

但是衝動現在又回來了。

「你願意我給你注射嗎啡嗎,貝拉?」

也許還是讓他為她注射藥劑會更好些吧。這將是個漫長的夜晚,而且就她所知,隨著時間遷移,身體的癥狀會變得更加嚴重,也更加難熬。要求他為了自己留下,真的公平嗎?

某些輕柔的東西拂過臉龐,是他的手指擦過她的皮膚。

「我不會離開你的,」他說道,「不管要多久,也不管多少次。我會滿足你的,讓你在我的血管里進食,直到這一切結束為止。我不會拋棄你的。」

凝望著他的臉,無需再問出口,她知道這將是兩人待在一起的唯一一段時間了。從他的眼裡,她分明看到了決絕。

相聚一夜,然後永失所愛。

他突然從她的身體上攀起,向床頭櫃伸出手。巨大的勃起自腰部直直挺立著。在他拿到注射器的同時,她的手也握住那根堅實的聳立。

他猛吸了一口氣,一手向後按在床墊上,保持身體的平衡。

「要的是你。」她低聲說,「不需要葯,我要你。」

他將針管丟到地板上,猛烈地吻著她,用膝蓋分開她的大腿。接著,她的渴望被一分為二,一份在追逐著他橫衝直撞的那根武器,另一份則渴望著他的血液。望著他脖頸側面粗壯的血管,她的獠牙開始自發性地生長。

彷彿感應到了她的需求,他半轉過身,保持在她體內的姿勢,同時又讓她能夠咬到自己的咽喉。

「喝吧。」他干著嗓子說,在她的體內繼續突入,「取走你需要的。」

於是,她毫不猶豫地咬了下去,鋒利的獠牙正刺在環狀的奴隸文身上,深深扎進皮膚里。他血液的味道觸到她的舌頭,她聽見他的口中發出一陣咆哮。接著,來自他的力量和能量在她的體內沖刷,穿透。

面對著俘虜,O先生一陣發獃,不確定自己是否聽錯了。他在城裡抓到了一個雄性吸血鬼,現在將他帶到棚屋後面的屋子裡,交叉捆綁在桌上。

他抓住這個男人的本意,只是想抒發心中的不悅而已,從未想過還能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是什麼事?」O先生把耳朵湊近平民吸血鬼的嘴邊。

「她叫做……貝拉……那個被抓走的女人……她的名字……是貝拉。」

O先生挺直了身子,皮膚上傳來一陣芬芳持久的氣味:「你知不知道,她還活著?」

「我估計她已經死了。」平民虛弱地咳嗽了幾下,「她被抓走好久了。」

「她的家人住在哪裡?」沒有立即得到回答,O先生撬開了男人的嘴巴。尖厲的慘叫聲過後,O先生再次問道,「她的家裡人在哪兒?」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的家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接下來全是些胡話,平民到了口不擇言的階段,全然沒了用場。

O先生抽了他一嘴巴,讓他閉嘴:「地址,我要地址。」

沒有回答,於是他換上了另一種鼓勵的方式。身上的肌肉被生生割離身體,男人大聲喘息,終於衝口而出:「佛滿街27號!」

O先生的心臟在這一刻怦怦直跳,卻假裝隨意地俯視吸血鬼:「我現在就過去那邊。如果你告訴我的是實話,我就放你走。如果不是,等我回來的時候,我會慢慢折磨你到死。現在,你有什麼話要修正一下嗎?」

平民吸血鬼的目光迅速移開去,然後又瞟了他一眼。

「喂?」O先生喝問道,「你聽見我說的話了嗎?」

為了加快反應,他在某個敏感部位施加了一些壓力,那個俘虜像條可憐的狗一樣嚎叫不止。

「告訴我,」O先生輕聲道,「然後我就放你走,不會再拷問你了。」

男性吸血鬼的整張臉都皺了起來,嘴巴扯開,露出緊咬的牙齒。一滴眼淚自青腫不堪的臉上滑落。儘管相比逃脫的誘惑,更多折磨和痛苦才是崩潰的誘因,O先生還是決定,不讓這場道德和自我保護的戰鬥出現太過失望的結果。

「索恩,27號。」

「索恩大街嗎?」

「是的。」

O先生挑掉了那一滴眼淚,接著劃開了平民吸血鬼的脖子。

「你是個大騙子。」吸血鬼的血直接噴了出來,他才淡淡地嘲諷說。

O先生不再停留,直接抓過塞滿武器的夾克離開屋子。他很確定一點,那個地址會空無一物。這也是拷問時的疑難問題,你真的沒法信任得到的信息。

不管那兩條街上有什麼,他都會注意檢查,但他肯定是要白跑一趟了。

真他媽的浪費時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