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費瑞點著了一根煙捲,看著茶几上十六個空的啤酒罐子,布奇和維肖斯把它們擺成了一排:「這團花花綠綠的東西是怎麼回事?你們要搞什麼?」

布奇舉著一根長長的塑料管,往罐子上打著洞:「土豆發射器,我的兄弟,很有意思。」

「你說什麼?」

「你從來沒去過夏令營嗎?」

「那種編籃子、雕木頭的玩意兒都是人類玩的。我不是在罵你,但是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教給我們的小子。」

「哈。你沒參加過午夜內褲大戰,就算是白活了。別說了,你把土豆放到這邊,然後在底下噴滿髮膠……」

「再然後你就點火。」維肖斯在卧室里插了一嘴。他穿著睡袍走了出來,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聲音很吵。」

「很吵吵吵……」布奇做著回聲。

費瑞盯著他的兄弟:「維,你之前玩過這個?」

「嗯,昨天晚上,不過槍管炸掉了。」

布奇介面抱怨道:「是土豆太大了,該死的麵包店。我們今晚還領先了印第安佬。很好玩的,不過弧度很難控制……」

「但是,這就跟高爾夫一樣。」維肖斯說著把毛巾丟過椅子,在右手上戴了手套,蓋住了從手掌一直覆蓋到手背及指節的神聖圖騰,「我是說,你要考慮到在空中的弧度……」

布奇忙不迭地點頭:「嗯,就跟高爾夫一樣。風向佔了很大的比……」

「巨大的比例。」

費瑞在一旁抽煙,看著兩人在接下來的幾分鐘里互相接著對方的話頭。過了一陣子,他覺得自己似乎有責任提醒:「你們兩個混在一起的時間太多了點,你們懂我說的意思吧?」

維肖斯搖了搖頭,無辜地看著布奇:「看來我們的好兄弟不喜歡這檔子相聲,他從來就不喜歡。」

「要不我們去他的房間?」

「的確如此,而且那邊朝著花園……」

「那樣的話,我們就不要去考慮後院的車子了。好極了。」

甬道的門突然被推開,三人一道轉過頭。

薩迪斯特站在門外……貝拉的氣味沾滿了他全身,還有性愛過後的大股情動氣味,或許,還有隱約的羈絆氣息。

費瑞一怔,重重抽了一口煙。哦,上帝啊……他們還是睡在了一起。

天啊,想要衝回房子查看貝拉是否還有呼吸的衝動幾乎無法抑制,抑制著不去揉自己胸口的念頭同樣艱難,要一直等到那劇痛不斷的創口消失。

他的孿生弟弟,擁有了他渴望的一切。

「那輛SUV動了沒有?」薩迪斯特問維肖斯。

維肖斯轉回電腦前,按了幾個鍵:「沒有。」

「給我看看。」

薩迪斯特走了過去,彎下腰,維肖斯點著屏幕:「在這裡,只要上到大路,我就能跟蹤整條路。」

「你知不知道怎麼開鎖進探索者裡面,但不觸發警報?」

「不過是輛車子。要是到了晚上車還在那裡,我就讓你進去。」

薩迪斯特說道:「我需要一隻新手機。」

維肖斯拉開一扇抽屜,掏出一隻,重新檢查了一下:「好了,我會把你的新電話號碼用簡訊發給所有人。」

「如果那車走了,你打電話給我。」

薩迪斯特轉身背對著眾人,顧自離開。費瑞又抽了一口煙,緊緊屏住呼吸。通往甬道的門牢牢地關上。

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動,費瑞已經按滅了手捲煙,跟在孿生兄弟身後離開。

甬道之中,薩迪斯特聽到另一串腳步聲,也停了下來。他轉過身,背後的燭光從頭頂照射下來,將他的顴骨下面的凹陷照得一覽無餘,也讓下頜的傷口和臉上的傷疤柔和了不少。

「什麼事情?」他問道,深沉的聲音在甬道里激蕩。緊接著,他眉頭一皺,「讓我猜猜,是關於貝拉的事。」

費瑞也停下腳步:「也許吧。」

「肯定是。」薩迪斯特的視線晃動下移,停留在甬道的地板上,「你能從我身上聞到她的味道,不是嗎?」

兩人之間陷入長久的沉默,費瑞此刻迫切希望嘴邊還有根煙捲。

「我只想知道……她是不是還好,在跟你……上床以後?」

薩迪斯特的雙臂交叉在胸前:「嗯,你不用擔心。她不會想再做一次的。」

哦,天哪。「為什麼?」

「我讓她……」薩迪斯特破裂的嘴唇一扁,「算了。」

「怎麼?你做了什麼?」

「我強迫她傷害我。」看到費瑞收回怒意,薩迪斯特笑了,用低沉卻悲傷的聲音說,「你不用那麼提防,她不會再靠近我了。」

「怎麼會……發生了什麼事情?」

「啊哈,沒錯,讓我來算算,是你和我的事情。」

突然之間,薩迪斯特毫無預警地盯住費瑞的臉,眼中逼視的那股力量並不令人震撼,只因他罕有去直視別人眼睛的時候:「攤開來說吧,我的兄弟。我知道你怎麼看待她和我的……呃,我希望,等所有事件都冷靜下來,也許你可以……和她一起,或是有別的方法。」

他瘋了嗎?費瑞驚訝地想著,薩迪斯特他媽的瘋了嗎?

「那怎麼可能,阿薩,你已經和她結合了。」

薩迪斯特摸著骷髏狀的短髮:「不全是。」

「放屁。」

「這無關緊要,隨便怎麼做。用不了多久,她就會從這段折磨人的創傷里走出來,然後,我們會需要給她一個真真實實的男人。」

費瑞只是搖頭,他深切地明白,若是一個男性吸血鬼有了羈絆,就決不會放棄他深愛的女人,除非他就此死去。

「阿薩,你瘋了。你怎麼能說讓我和她在一起?這會殺了你的。」

薩迪斯特的臉色一變,滿臉的震驚。那份悲傷,費瑞想著,簡直深刻到無可挽救。

接著,薩迪斯特卻走上前來,費瑞居然做出了防備的姿態……上帝啊,他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薩迪斯特舉起手,動作里並不帶一點憤怒和暴虐。費瑞感覺到弟弟的手掌輕輕落在臉龐上。他記不起上一次來自薩迪斯特的溫柔撫摸是什麼時候的事了,或者說,薩迪斯特曾經碰過他嗎?

薩迪斯特的聲音很低,也很平靜,拇指在費瑞沒有傷痕的臉頰上來來回回地摸拭。

「你是我本來可以變成的那個人,你擁有我失去的未來。你才是她需要的榮耀、力量和溫柔。你會照顧好她的。我想讓你去照顧她。」薩迪斯特放下手,「你來當她的赫倫,這對她來說才是不錯的配對。她也能抬起頭來做人。讓人看見你站在她身旁,她也能感到驕傲,社交上也會無往不利。而且,格里梅拉就沒法對她下手了。」

誘惑在心中周旋,不住加碼,然後變成了費瑞心中的本能。可是,他的弟弟怎麼辦?

「哦,上帝……阿薩,你怎麼可能容下我和她在一起的想法?」

那份溫柔體貼在一瞬間消失:「不管是你,還是其他人,造成的痛總是一樣的。另外,你覺得我對痛還不夠熟悉么?」薩迪斯特的唇角勾起一絲邪邪的嗤笑,「對我來說,那就是我甜蜜的家,我的兄弟。」

費瑞想到貝拉,想到她拒絕從他的血管里進食:「但是,你不認為她也有權決定這所有的事嗎?」

「她會分清輕重的,她又不笨,要不了太久,她會明白的。」薩迪斯特回身繼續向前,接著突然停下,但是沒有回頭,他說道,「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我希望你得到她。」

「那這個理由,又是什麼道理?」

「你應該快樂點。」費瑞的呼吸一滯,薩迪斯特彷彿自言自語,「你只過著一半的人生,你總是這樣子。她可以照顧你,那樣才好。我也希望你能那樣過下去。」

在費瑞要說話之前,薩迪斯特又打斷道:「你還記得那時候,在洞穴里……你把我救出來。你知道的,那一天,我們坐在一起,等著太陽落下。」

「嗯。」他小聲答應,打量著孿生弟弟的背影。

「那地方的味道難聞得要命,對不對?你還記得那些魚嗎?」

「每件事我都記得。」

「你知道嗎,我還能想起你靠在岩壁上,頭髮亂成一團的樣子,身上的衣服濕透了,沾著很多血,你看上去糟糕到了極點。」薩迪斯特陡然笑了幾聲,「我的樣子看上去更糟,我可以確定。不管怎麼……你說過,你會讓我放鬆下來,只要你有能力做到。」

「我是說過。」

又是一陣漫長的沉默,接著,一道寒流自薩迪斯特的身體里噴涌而出。他回過頭來,黑色眼睛里冷如冰川,陰沉著臉,彷彿被地獄里的陰影佔據。

「我從來就沒有覺得好受過,不過我確定,你還會有希望的。所以,你把這個你很擔心的女人帶走。把她帶走吧,再跟她講點道理。要是可以,我早就把她從我房間里丟出去了,但是她不肯走。」

說完,薩迪斯特大步離開,靴子敲擊地板,「砰砰」作響。

幾小時之後,貝拉漫無目的地走在這座大宅里。今晚,她和貝絲、瑪麗小聚了一會,三人之間的友誼隨著時間倍增。不過現在萬籟俱靜,因為兄弟會和其他房子里的人都上床睡覺去了。只有她和小布在走廊里遊盪,等著時間過去。小貓乖巧地趴在她身邊,似乎知道她需要有人陪伴。

上帝啊,她感到很疲憊,累得幾乎站不起來了,而且身上也很痛。可問題在於,她的身體在無休止地亢奮著,體內的器官拒絕空閑下來好好休息。

一股熱流通過身體,就像有人拿著吹風機吹著她的每一寸皮膚。她認為自己一定是生病了,儘管無從得知生病的原因。雖然被關在次生人那裡整整六個星期,但她肯定沒有從他們那裡染上什麼病毒,而且兄弟會戰士和他們的謝嵐都沒有生病。也許這只是情緒使然?

當然是情緒作怪,不然你以為呢?

她走到一處拐角,又停了下來,發現自己正不自覺地走回那處放著雕像的走廊。她想要知道,薩迪斯特現在是不是就在房間里。

當她打開門,發現他不在卧室里的時候,失望萬分。

這個男人就像一種癮頭,她心想。這對她可不是什麼好事,但戒不掉。

「睡覺時間啦,小布。」

貓咪回了她一聲,似乎在宣布護送職責的完成,接著邁開小碎步,沿著走廊跑掉了。輕盈的腳步如雪片般無聲地落下,動作優雅萬分。

貝拉關上門,即刻受到另一道熱流的干擾。她脫掉了毛衣,走到窗邊,打開一扇窗。當然了,百葉窗依舊蓋著,現在是下午兩點,她急切需要清涼一下。她走到噴淋頭下面,在冷水裡站了不知多久。可等她出來以後,那種感覺卻更糟了,皮膚像被針刺一樣疼,腦袋也昏昏沉沉。

她裹起一塊浴巾,走到床邊,將雜亂不堪的被子整理了一番。鑽進被窩之前,她又看了一眼電話,思索著是不是該打個電話給她哥哥。他們需要儘快見面交流,因為瑞斯為她提供的庇護持續不了太久。況且瑞梵吉從不睡覺,所以他現在肯定還醒著。

只是又一股熱浪在體內翻滾而起,她明白現在沒法和哥哥交流。她可以等到夜幕降臨的時候,等到獲得一些休憩,就可以打電話給瑞梵吉,約他到某個公眾場合見面。她會說服他,讓他不要提那些該死的要求。

坐在床墊的邊緣,她只覺得雙腿間有種奇怪的腫脹。

那是和薩迪斯特做愛的緣故,她想。上一次她將一個男人接納到體內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她唯一有過的那個情人可沒有這麼大的尺寸,動作也不像薩迪斯特那樣兇猛。

薩迪斯特的身影在她的心頭縈繞。他總是板著臉,身體結實而強壯,帶給她無數的顫抖。一股充盈的感覺突然自花徑里傳來,恰如他的分身再次刺進她的體內,甜膩和酸痛混合著,往她的血管里衝去。

她皺起眉頭,脫掉浴巾,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乳房似乎比平時又脹大了不少,連乳暈的粉色都深了一些。是薩迪斯特的親吻留下的痕迹?顯然是的。

她低聲詛咒一番,躺在床上,拉過一張床單蓋好。越來越多的熱氣在她的體內蒸騰,她側身躺卧,分開雙腿,想讓自己冷靜。但那股疼痛卻似乎變得越來越尖利。

下午的日光逐漸淡去,雪花片片飄落,O先生開著卡車往22號公路的南邊駛去。到達目的地后,他停下車,看著U先生。

「探索者車在離這裡一百米的地方,把它從那堆該死的樹林里弄出來。然後準備好去買我們需要的設備,還有把送貨時間都記下來。我希望有人去跟蹤那些蘋果,另外我希望看到砒霜全都準備好了。」

「好的。」U先生解開安全帶,「不過,聽我說,你必須看好這個社團。那是首席次生人慣例要……」

「隨便吧。」

O先生朝擋風玻璃外望去,盯著雨刮器將雪條分到兩邊。他已經要求U先生全權跟進冬至節的事,這樣他就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解決最主要的問題上。現在,他要用什麼辦法才能找到他的「老婆」呢?

「但是首席次生人每次接手之後,都會組織點名。」

上帝啊,U先生的廢話讓他開始煩躁了,這傢伙真是教條主義的死腦筋。

「O先生,你得……」

「他媽的給我閉嘴。夥計,我沒興趣開什麼集會。」

「好吧。」U先生轉換話題,但他的異議表現得很明顯,「那麼,你想派小隊去哪裡?」

「你以為呢?城裡。」

「如果他們發現了平民,卻和兄弟會開了戰,你是要求小隊去抓俘虜呢,還是一個都不留?還有,我們要再建一個拷問中心嗎?」

「我不關心這些。」

「可是我們得……」U先生的聲音就像「嗡嗡」作響的蚊蠅。

他要怎麼去找她呢?她可能到哪裡……

「O先生!」

O先生掃視著卡車的內飾,已經準備好要爆發了:「什麼。」

U先生的嘴像魚唇那樣,張口結舌,又閉了起來:「沒事了。」

「這就對了,你少給我再來事。現在從我的卡車裡滾出去,然後忙你該做的事情去,別來吵我。」

當U先生的靴子踏上地面的那一刻,O先生直接踩下油門。不過他並沒有開遠,而是轉入了農莊的車道,檢查了一番他「老婆」的住所。

新落下的雪地上沒有留下車痕,房間里也沒有燈光,裡面空無一人。

那些次級小隊的廢物真該死。

O先生調頭向城區駛去。因為缺少睡眠,他的眼睛非常乾澀,但他不準備浪費晚上的時間休息恢復。

天啊……要是今晚他不殺掉點什麼東西來緩解一下,他會瘋掉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