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在貝拉吸食血液的同時,薩迪斯特努力迫使自己不動彈。他不想干擾到她,可是血管里每一次抽動都讓他離失控更近一步。女主人是唯一從他身體里吸食過血液的人,記憶中的殘暴就如同現在刺入手腕的獠牙一樣鋒利。伴隨著清晰而栩栩如生的幻象,恐懼來到他面前;但再也沒有過去的陰霾,只是當下的驚慌而已。

該死的……他已經徹底頭暈目眩,就要像個娘娘腔一樣昏過去了。

他氣急敗壞,試著讓自己恢復注意力,將注意力集中在貝拉的紅色頭髮上。靠近他空出的那隻手旁,有幾根頭髮纏了個小結。淋浴房頂上的小燈在閃耀,照出一片可愛又濃密的棕紅色波浪,和女主人的金髮截然不同。

天啊,貝拉的頭髮看上去真的好柔軟……如果他有這個膽子,一定會把手埋進……不,是他的整張臉……埋進那頭棕紅色的波浪里。他受得了嗎?他遲疑著。如此靠近一個女人?當更多的恐懼擊中他的時候,他就會窒息嗎?

如果對象是貝拉,他覺得自己或許能夠克服。

沒錯……他真心希望能把臉埋進她的長發里。也許他可以一路向下發掘,找到她的脖子,然後還可以……在她的喉頭印上一吻,只是輕輕地、真切地留下一個吻。

恩……接下來,他也許會抬起頭,讓嘴唇抹過她的臉頰。也許,她會允許他這樣做的吧?他不會去靠近她的嘴。也想象不出她會有絲毫意願去靠近自己的傷疤,或是那糟得不成型的上唇。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接吻。女主人和她的嘍啰都深諳此道,懂得在親吻時避開他的利齒。而在此之後,他從沒想過要和女性如此親密。

貝拉停了下來,歪著頭,用藍寶石般的眼睛仰望著薩迪斯特,像在確認他是否還安好。

她的這份關心倒好像傷了他的自尊。上帝啊,她竟然把他想得如此軟弱,以為他連為女人供給血液都做不……可是這份戰戰兢兢,也讓貝拉在吸血的同時明白了他的感受。更糟糕的是,不久前,她臉上的表情似乎露出了恐懼,是否意味著她了解到,除開血液之外,作為奴隸的他曾被用在其他方面。

他無法忍受被她同情,也不想看見那所謂擔心的表情,對溺愛和安撫更沒有什麼興趣。於是他張開口,準備催促她停下。不知為何,那份憤怒在從小腹到達咽喉的途中卻迷失了方向。

「沒事的。」他嘶啞地說,「我情緒很穩定,很穩定。」

她眼神中的放鬆彷彿又是對他的一記耳光。

她再次低頭吸食,而薩迪斯特想的卻是,我討厭這樣子。

好吧……他討厭的就是這樣的吸血方式,更加討厭腦子裡的那些妄想。但隨著手腕上的溫順抽動,他意識到自己或許稍許有些喜歡這感覺了。

可是,這個念頭只保持到他想起貝拉咽下去的是什麼之前。骯髒的血液……頹廢的血液……受到污染、侵蝕的血液。天啊,他還是無法想明白為什麼貝拉要拒絕費瑞,那個從內到外都完美無缺的男人,寧願在這裡跪在堅硬冰冷的瓷磚上,咬穿他手上的奴隸環形文身,大口吸血。為什麼她要……

薩迪斯特闔上雙眼。顯然是因為她的遭遇,讓貝拉覺得自己只配得上這樣一個污穢的人。那個次生人也許已經撕毀了她的自尊。

上天作證,他一定要親手終結那個混蛋的最後一口氣。

貝拉輕輕嘆了口氣,鬆開他的手腕,舒展身體,靠到淋浴房的牆上。她眼帘低垂,身體軟綿無力。濕透的絲質睡衣貼在身上,下擺翻起到腿上,露出大腿和臀部……

她抬起眼望向他。薩迪斯特卻期望著她立刻昏迷過去,好讓他不再試著回想她咽下那些醜惡液體的場景。

「你還好嗎?」他問道。

「謝謝。」她啞聲道,「謝謝你讓我……」

「嗯,你可以不必說了。」上帝啊,他真希望能保護她不被自己傷害到。女主人無時無刻不在他的體內悸動。那個女人的殘酷還留在他的動脈血管里,繞著周身不停打轉。而貝拉剛剛將這毒藥都吞進肚子里。

他本應該更堅定些直接拒絕的。

「我抱你回床上去。」他又說。

看到貝拉沒有拒絕,他抱起她走出淋浴房。他在洗手池前停留片刻,抓過一塊浴巾給她。

「鏡子。」她小聲問,「你把鏡子蓋住了,為什麼啊?」

他沒有回答,徑直走進了卧室。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到對她親口講述她的那段慘劇。

「你說,我看上去是不是很難看?」她依偎在他的肩頭,問道。

他走到床前,讓她站在上面:「睡袍濕了,你應該脫掉。可以用這個擦乾。」

她接過浴巾,開始解腰帶。他迅速轉身,聽著身後衣服的摩擦和拍打聲,被單在移動。

貝拉躺在床上,體內深處最古老的慾望在催促、要求他現在就躺在她身邊。當然,不僅僅是抱住她那麼簡單,他想要進入她的身體,來回抽動……釋放。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既然他向她提供了血管中的血液,自然要完成性愛的那部分。

這實在是糟透了。等他清醒過來時,只看到身下貝拉滿足的笑臉。

他撓著頭。天啊,他必須離開她。

好吧,很快就會分開了,不是嗎?貝拉今天晚上就要走了,離開這裡,回她的家去。

他的本能卻在犯傻,竟催促他反對,讓貝拉留在自己的床上。可是,去他媽愚蠢、蒙昧的慾望。他只需要完成他的職責。他應該出去找到那個次生人,替貝拉幹掉那個傢伙。這才是他應該做的事。

想到這裡,薩迪斯特走進衣櫥,拉出一件襯衫,裝備上武器。手中抓著胸前的劍套,他盤算著是不是該讓貝拉描述一下那個綁架她的次生人,但是他不想讓她再度經歷創傷。他可以讓托蒙特來問,這位兄弟總能妥善處理這類事。今天晚上等她回到家人身邊,再讓托蒙特去和她談談吧。

「我要出去。」薩迪斯特邊說著,邊將皮質劍套扣在腰腹上,「你回去之前,要不要我讓弗里茨拿點吃的給你?」

沒有回答。於是他偏過頭,朝門框外張望,貝拉坐在床的一側,只是一言不發地注視著他。

又一波沉甸甸的本能砸中了他。

他想親眼看她吃東西。在兩人做愛之後,在他進入她之後,他希望她能吃掉自己為她拿來的食物,吃掉自己手中喂她的食物。該死啊,他甚至想著為她出去捕獵,取回肉來親手為她下廚,喂她吃飯,直到她吃飽為止。再之後,他想要躺到她的身旁,手握匕首,在她入眠的時候守護她。

他又鑽進衣櫥里。天啊,他就要發瘋了。

「我讓他弄點吃的給你。」他最終還是說。

檢查完兩把匕首的漆黑刀刃,他在自己的小臂內側試了一刀,劃開一道口子,疼痛感刺進大腦。他端詳著貝拉留在自己手腕上的兩顆齒印,繼而甩甩頭,專註於準備工作。他在腰間掛上槍套,左右各插上一把席格·索爾手槍。兩把九毫米轉輪都裝滿了子彈,還有兩夾彈夾掛到腰帶上。一把飛刀被塞進后袋裡,並確認帶夠了手裡劍。他把雙腳塞進馬靴,最後披上輕質披風,掩蓋住身上的移動武器庫。

他走出來的時候,貝拉還是坐在床上,望著他。她那蔚藍的眼睛,如寶石,如夜空……

「薩迪斯特?」

他強壓下抽自己一個嘴巴的衝動:「什麼?」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醜,」看到他的反應,貝拉一手捂住臉,「算了。」

看著她畏縮的樣子,薩迪斯特想起第一次見她時的情景。時間回到數周之前,她在健身房裡看見他時的驚恐;而她也令他吃驚,讓他傻獃獃站著,雙腳如生了根一樣,死死不得動彈。就算是現在,她依然能影響到他,就好像在他的腦子裡裝了個開關,而唯一的遙控器就掌握在她的手上。

他清了一下喉嚨:「對我來說,你還是原來那個樣子。」

他背過身,卻聽見鼻子抽動的聲音,一聲又一聲。

他回過頭:「貝拉……真該死……」

「對不起。」她把聲音藏在手背後,「對……對不起。你走吧。我……我很好。對不起,我沒有事。」

他卻走過去,坐到床邊,萬分希望自己有些哄人開心的天賦:「沒有什麼好道歉的。」

「我闖進了你的房間,霸佔了你的床,還強迫你睡在我身邊,要求你讓我進食血液。我很……對不起。」她深深吸氣,收斂情緒,但臉上的失望神色滯留不去,彷彿雨滴帶起了炎熱的人行道邊的泥土氣息,「我也知道,我應該離開這裡。我知道你不想我待在這兒,但我就是希望……我不能回我的農莊,那個次生人就是在那裡把我抓走的,所以我不可能再回去。可我也不想和家族裡的人住在一起。他們不明白現在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也沒有精力去解釋。我只是需要些時間。我需要找個方法把腦海里揮之不去的東西給抹掉。可是我又沒法一個人待著,也不想見任何人,除了……」

她的聲音越來越輕,他只能道:「你想在這裡留多久都可以。」

她卻又開始啜泣。該死的,這也說錯了嗎?他很疑惑。

「貝拉……我……」

他到底該怎麼做呢?

伸手?混蛋!去牽她的手?卑鄙!心中在激烈鬥爭,否決掉一個個提議。

他都做不到。

「你要我搬出這個房間嗎?給你留下點空間?」

更多的哭聲做出了回答,只是在哭喊的間隙里,她小聲咕噥道:「我需要你。」

上帝啊,他沒聽錯吧?

「貝拉,別哭了。不要哭了,你看著我。」終於,貝拉深呼吸后,擦乾了臉上的眼淚。確認得到了她的關注,薩迪斯特才說道:「你什麼都不用擔心。你想在這裡待多久就待多久。這樣說夠明白了嗎?」

她只是默不作聲地看著他。

「你給我點下頭,讓我知道你聽見了。」她點了點頭,於是薩迪斯特起身,「還有,我才是你最不需要的東西,所以,你最好現在就把這念頭拋開。」

「但是我……」

他已經朝門口走去:「在黎明之前我會回來的。弗里茨知道怎麼找我……呃,是找我們所有人。」

離開了貝拉后,薩迪斯特大踏步穿過掛著法國國王肖像、擺著雕塑的過道,穿過瑞斯的書房和寬大的樓梯,他連著敲了三扇門,沒有人應答。於是他繼續下樓,終於在廚房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瑞基的女人瑪麗正在削土豆皮。一大堆的土豆,就像是一支土豆大軍。她抬起灰色的眼睛,手中的刀子不停歇地在土豆上轉動。她朝周圍張望了一番,以為薩迪斯特一定是在找其他人,也可能她只是希望自己不必單獨和他相處。

「你能不能把手上的事放一下?」薩迪斯特說著朝那堆土豆點了點下頜。

「呃,當然,瑞基隨便吃點別的也行。另外,我煮飯的事情讓弗里茨差點發狂。不說這個了,那個……你有什麼需要的?」

「不是我,是貝拉。現在她大概需要有個朋友陪著。」

瑪麗放下削了一半的土豆和手中的刀:「我也很擔心她,我想見見她。」

「她在我的房間。」薩迪斯特旋過身,已經在思考挑選城裡的哪條巷子現身了。

「薩迪斯特?」

他的手按在門上:「什麼?」

「你對她的照顧很周到。」

他只想到任由貝拉喝下的血液,還有他想在她身體里釋放的澎湃慾望。

「沒有。」他回頭甩下一句。

有些時候,你必須從頭參與進來,O先生想著,一邊小跑穿越樹林。

距離他的卡車三百多米開外,林地漸漸轉為一片平坦的草場。他停下腳步,依舊藏身在松林後面。

跨過地上鋪就的雪毯,後面的那座農莊就是他第一次發現女吸血鬼的地方。在黯淡消逝的暮光下,眼前是一片彷彿明信片一般精美的景色。她的這棟房子有著諾曼·洛克威爾的畫作一樣的美感,堪稱中美洲最完美的設計風格,唯一的缺憾就是沒有炊煙從那紅磚砌成的煙囪里飄出來。

他拿出望遠鏡查看周圍,然後將焦點放在了那棟房子上。車道上的輪胎痕迹,還有通往門口的腳印,讓他擔心這座房產已經易手,而且很快就會有人搬進來。不過,房子裡面的傢具還在,他一眼就能分辨出來,那是她還住在這裡時用的傢具。

他放下望遠鏡,掛到脖子上,然後伏下身。他會在這裡等著她。要是她還活著,會自己過來,或者照顧她的人也會來這裡取些她要用的物品。如果她死了,總會有人開始陸續搬走她的家什。

至少,他期待著預想中的事情發生。因為,他沒有其他可以追索的線索,既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家人的住所,更加猜不到她現在身在何處。他的另一個選擇就是跑到外面去繼續抓捕平民吸血鬼,審問出她的下落來。近段時間沒有別的雌性吸血鬼被綁架,所以她必然會成為本族裡的談資。可問題在於,那樣或許會花費他數周的時間,乃至耗上幾個月。而且,刑訊逼供得來的信息並不總是那麼可靠。

不用那麼麻煩,盯牢她的家或許更有可能給他帶來成果。他可以就這麼一直坐等著,直到有人來,給他留下一點線索,讓他把她找回來。要是出現的人是那個疤臉的兄弟會戰士,或許他的行動將會更加簡單明了。

那樣的安排再完美不過了。

O先生迎著寒風跪了下來。

上帝……他期待她還活在世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