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貝拉躺在床上,靜靜傾聽四周的輕微動靜。樓下大廳里,男人們壓低聲音,有節奏地談論著什麼……屋外的風在推著屋子,變幻無常,時有時無……地板偶爾發出「嘎吱」一聲,又飛快地陷入了寂靜里。

她強迫自己閉上眼睛。

只過了一分鐘,或者稍久一點,她又起身在屋內走來走去。赤腳踩著地板上的東方地毯,感覺柔軟無比。她所保持的高雅毫無意義,只覺得自己不得不尷尬地通過轉譯來理解自己看到的一切。踩在足下的這份安穩和平凡看上去就像是用另一種語言寫就的,而她已經忘記了如何去述說和閱讀。或者,這一切還是在夢中?

擺在房間角落裡的老爺鐘指向五點,離她被解救之後究竟過去了多久?八個小時嗎?也許,在感覺上就像只過了幾分鐘,又或者像是過了好幾年。

時間的混沌就如同她模糊的視線,刺激著她,驚嚇著她。

她把絲綢睡衣裹得更緊。這一切情緒反應都錯得離譜,她本應該歡欣喜悅才對。天知道她在地下管道里被困了多少個星期,逃離那個次生人自上而下的俯視之後,現在她應該喜極而泣、輕鬆無比才對。

只不過,這一切都讓她覺得不真實,就像被丟進了一個真人大小的玩具屋裡,身邊全是虛假的紙模。

她站在窗前,意識到至少還有一件事是真實的。她全心希望自己和他住在一起。

在她剛蘇醒的時候,守候在床邊的人一定就是薩迪斯特。她當時正夢見自己再次落到那個次生人手裡,重新被關進洞里。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只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籠罩著她。有那麼一小會兒,她還無法將現實和夢魘分離開來。

直到現在,她還是很難受。

上帝啊,她想現在就去找薩迪斯特,她想回去他的房間。可是,在她尖叫引發的那團混亂過去后,他並沒阻止她搬離他房間,不是嗎?也許他更希望讓她待在別處。

貝拉驅使著雙腳繼續繞圈子。沿著大床和躺椅走動,繞過窗、高腳櫥前的落地鏡和古典風格的寫字檯,最後走到了壁爐和書架前。

不停地走,不停地走。

到最後,她走進浴室,沒有在鏡子前停留,因為不想知道自己臉上的模樣。她只想要淋一下熱水,想要再沖一百次澡,洗一千次浴。想要把皮膚外的一層皮都剝掉,把那個次生人鍾愛的這片頭髮都剃光,剪掉指甲,弄乾凈耳朵,還有刮掉腳底的皮。

她打開沖淋頭。水流漸漸變熱,她脫掉睡袍,走到水流之下。熱流觸到背的那一秒,她本能地護住自己。一隻手臂攔在胸前,另一隻護住大腿根部……然後才意識到自己並不需要躲藏。在這裡,她的隱私能夠得到保障。

她直起身子,強制性地讓手放在兩側。離她上次獨自沖洗,彷彿已經過去了一輩子。那個可惡的次生人似乎永遠在場,有時只是看著,有時則更糟,他會幫手。

感謝上帝的是,他從未試圖和她做愛。起初,強姦是她最大的恐懼。她一直心驚膽戰,害怕被他強迫就範。不過接下來她發現這個男人不能勃起。不管他多麼用力盯著自己,至少身體的那個部分總是疲軟無力的。

她打了個冷戰,伸手去拿一旁的肥皂,塗抹手臂,一路往上抹過去。肥皂沫出現在脖子上、肩膀上,然後一路往下……

貝拉皺起眉,她的小腹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她彎下了腰……已經不太清晰的刻痕,這個痕迹是……哦,天哪,那是個「D」吧?接下來……是個「A」。然後是一個「V」、一個「I」和另一個「D」。

貝拉丟掉了肥皂,用手捂住腹部,跌坐在瓷磚上。他將名字留在了她身上,直接刺在皮膚上。彷彿是對吸血鬼一族崇高配對儀式的拙劣模仿,讓她真正成為了他的妻子……

她從沖淋頭裡跨出,雙腳在大理石地板上打滑。她抓過一條浴巾裹住自己,然後又抓過一條。要是能找到更多,或許她會選擇裹上第三、第四甚至第五條。

她自我嫌惡得渾身發抖,大步走到起了霧的鏡子前,深深吸了一口氣。她用手肘擦去水汽,端詳起自己。

約翰擦了擦嘴,不小心碰掉了餐巾。他心中暗自詛咒,隨即彎腰去撿。莎蕾爾也彎下了腰,而且先撿起了餐巾。她遞來餐巾時,約翰忙做出「謝謝」的口型。

「不用謝。」她說。

天啊,他愛聽她的聲音,也喜歡她身上的氣味,就像薰衣草的洗浴露。還有,他喜歡她那雙纖長的手。

不過,他不太喜歡晚餐時薇爾絲和托蒙特喋喋不休地談論他,為莎蕾爾提供了一份經過修飾的人生簡歷。至於他自己在記事本上寫下的那些話,則像是愚蠢的補充註解。

他抬起頭,薇爾絲正對著他微笑,但接著她咳嗽了幾聲,似乎還想保持幾分嚴肅。

「所以,正如我說的,當我們還在古國時,一部分貴族女人會負責運作冬至節。貝拉的母親就是其中之一。事實上,我想和他們確認一下,確保我們不會遺漏什麼。」

約翰讓接下來的對話從耳畔劃過,對於冬至節他並不熱心。直到莎蕾爾說:「那麼,我想我最好現在離開,還有三十分鐘就要天亮了,不然我的父母就要歇斯底里了。」

她往後推開椅子,約翰也和其他人一同站起身。所有人都說著「再見」,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不會說話的布景。至少,在莎蕾爾望著他之前,他是這麼認為的。

「你願意送我出去嗎?」她問道。

他的目光轉到前門。送她出去?到她的車裡?

某種原始的男性本能突然而來,如激流般在他的胸中泛濫,一股強大的力量讓他短暫一顫。他覺得掌心突然發癢,低頭去看,似乎有什麼東西藏在裡面,他好像握住了什麼……所以,他能夠保護她。

莎蕾爾咳嗽了一下:「好吧……嗯……」

約翰從小小的恍惚中清醒過來,才意識到她還在等著自己。跨前幾步,舉手指引前門的方向。

兩人走到屋外,她問道:「那麼說,你準備好參加訓練課了?」

約翰點點頭,發現自己的目光在不自覺地掃視著周圍,尋找著陰影所在。他可以察覺到自己的緊張,右手掌再次震動。他不確定自己究竟在搜尋什麼。他只知道,自己必須付出任何代價來保護莎蕾爾的安全。

莎蕾爾把手從口袋裡抽出來,鑰匙「叮噹」作響。

「我想我的朋友也會分到你的班裡。他應該會在今晚去報到。」她打開車門,「不管怎麼說,你知道我來這裡的真正原因,對吧?」

他還是搖頭。

「我想,他們希望你從我這兒吸食血液,當你的轉化期到來的時候。」

這個消息讓約翰震驚不已,只能用咳嗽來掩飾。其實,他的眼珠子彷彿要衝出來滾到車道上了。

「抱歉。」她面帶歉意,微微一笑,「我猜他們沒有告訴你。」

哦,他記起那段對話。

「我沒有什麼問題,」她繼續道,「你呢?」

哦,我的上帝啊!

「約翰?」她有些尷尬,清了清喉嚨,「我問你,有什麼讓我可以寫字的東西嗎?」

他還是木訥地搖著頭,他把記事本留在了房子里。白痴,他罵自己。

「把你的手給我。」他伸出手,她從不知什麼地方找來一隻圓珠筆,扳開他的手掌,筆尖流暢地劃過他的皮膚,「這是我的郵箱地址和網上聊天的用戶名。再過一個小時,我會上線。你聯繫我,好不好?我們可以聊天。」

他只知道獃獃望著她寫的字。

她略一聳肩:「我是說,你也可以不要,就是……你知道。我覺得我們可以用這個方法來了解彼此。」她頓了一下,似乎在等待回應,「呃……隨便吧。不逼你,我的意思是……」

他抓起她的手,抽出手中的圓珠筆,攤平她的掌心。

「我想要和你聊天。」他寫道。

接著,他直直望著莎蕾爾的眼睛,做出有生以來最勇敢和最驚人的事。

對她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