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你要吃點什麼嗎,我的小傢伙?」走進大宅,費瑞對約翰說。這孩子有些目不暇接。不過又有誰能不被眼前的壯觀所震驚呢?費瑞自己也有過差不多的經歷。

約翰不住轉動腦袋,前庭的大門關攏。托蒙特小跑著走下樓梯,看上去就像個緊張的父親。實際上,費瑞已經在回家路上向他打電話彙報過了。

哈弗斯診所的行程很順利。儘管出現了痙攣的癥狀,但約翰很健康,而且他血統測試的結果很快也會出來。幸運的話,他們也許能夠找到約翰先祖的那條血脈,就能幫忙找到他的親族。其實,並沒什麼好擔心的。

可托蒙特還是摟起男孩的肩膀。孩子的身子明顯一軟,某種無聲的目光對視后,兄弟會戰士說道:「我想,我會帶你回家的。」

約翰點點頭,又打了幾個手勢,托蒙特抬起頭:「他說,他忘記問你的腿怎麼樣了。」

費瑞抬起膝蓋,敲敲小腿:「好多了,謝謝。你保重啊,約翰。」

他望著兩人消失在樓梯間下的門裡。

多好的孩子啊,他想著。謝天謝地,他們在轉化期之前找到了他……

女人的尖叫聲闖入了大廳,似乎有生命一般越過陽台,俯衝下來。

費瑞的脊椎里生出冰寒冷意——貝拉。

他利箭一般衝到二樓,甚至撞翻了走廊上的雕像。他甩開薩迪斯特的房門,光線撞進房間,這番情景在瞬間刻入他的記憶。貝拉躺在床上,蜷縮在床頭板前,抓起被單遮在咽喉上。薩迪斯特站在她身前,彎著腰,雙手高舉,腰部以上赤裸著。

費瑞失控地沖向薩迪斯特,卡住孿生弟弟的咽喉,將他丟到牆上。

「你有什麼毛病嗎!」他大吼著,將薩迪斯特撞入石灰牆內,「你真他媽的禽獸!」

薩迪斯特沒有反擊,再一次被砸進牆裡,他只是回答:「帶她走,帶她到別的地方去。」

瑞基和瑞斯也相繼衝進了房間。兩個人各自在說著什麼,但是除開耳邊的咆哮,費瑞什麼都聽不見。他以前從沒有恨過薩迪斯特,因為薩迪斯特所遭受的一切痛苦,費瑞對他採取放任自流的態度。但這一次是貝拉出了事,他不能坐視不理。

「你這個變態混蛋。」費瑞在嘶吼,將那具結實的身體再一次砸進牆裡,「你這個變態……上帝啊,你讓我噁心。」

薩迪斯特只是靜靜地回望著他,那雙黑色的眼睛就像是鋪了一層瀝青,泄氣、渾濁。

瑞基的健壯手臂突然落在兩人身後,給他們結結實實一個熊抱。這個戰士用耳語般的音量說:「夥計們,貝拉現在可不需要看這些。」

費瑞鬆開薩迪斯特,把衣服整理好,不耐煩地說:「讓他滾出去,一直到我們送走她。」

上帝,他的身體顫抖得厲害,有些呼吸過度。薩迪斯特自願離去,瑞基不放心地緊隨其後,可費瑞憤怒依舊沒有退卻的意思。

費瑞清了清喉嚨,望向瑞斯道:「吾王,請允許我告假,我要單獨跟她相處一會兒。」

「嗯,我同意。」瑞斯的聲音也像是惡狠狠地吼叫,他走回門口,「還有,我們得保證阿薩這段時間不會再回來。」

費瑞望著貝拉,她還在顫抖不已,眨著眼,不停抹眼淚。他試圖靠過去,可她往後縮著,緊靠住枕頭。

「貝拉,我是費瑞。」

她的姿態才稍稍鬆懈一點:「費瑞?」

「嗯,是我。」

「我看不見。」她的聲音打戰得厲害,「我看不……」

「我知道,只是葯的緣故。我去找點什麼幫你清理掉。」

他走進浴室,拿回一塊沾濕的毛巾。覺得和保留軟膏相比,或許她更急著看清周圍。

當他的手掌觸碰到她的臉頰時,她又是一縮。

「放鬆點,貝拉……」他將毛巾按在她的眼睛上,她有些小掙扎,抓住他的手,費瑞勸道,「別動,別動,把手放下,我來把葯擦掉。」

「費瑞?」她沙啞地問,「真的是你嗎?」

「嗯,是我。」他坐到床邊,「你在黑劍兄弟會的莊園里,大概七個小時之前,我們把你救回來了。我們已經通知你的家人你平安了,只要你願意,隨時都可以給他們打電話。」

當貝拉的頭倚在他的手臂上時,費瑞身子一緊。她試著一路摸索他的肩膀和脖頸,摸過他的臉,最後是他的頭髮。感受到厚厚的發浪后,她微微一笑,取過一些髮絲放到鼻尖。深深吸了一口氣,另一隻手按在他的腿上。

「真的是你,我還記得你用的洗髮香波的味道。」

肌膚相觸的親密透過費瑞的衣服和皮膚,直接滲入了血液里。他覺得自己是個混蛋,竟然在這個時候聯想到了性愛,而且根本阻止不了身體上的反應,特別是當她的手沿著長發一路拍落到他的胸口的時候。

他張開嘴,呼吸變得短促,只想拉著她,緊緊將她擁入懷裡。不是為了要和她做愛,儘管這的確是他的身體想從她那裡獲得的。但是他現在只需要感受她的溫暖就好,讓自己再確認一次——她還好端端地活著。

「讓我幫你處理下眼睛。」他說。

上帝啊,他的聲音好低。

看到她點頭答應,他小心翼翼地擦拭起她的眼皮:「感覺怎麼樣?」

她眨了眨眼,輕笑著,把手貼到他的臉上。

「現在我可以更清楚地看見你了。」可接著,她又皺緊眉頭,「我怎麼從那裡逃出來的?我記不得了,只知道……我放走了那個平民,然後大衛回來了。接著還有一輛車送我。還是說都是夢?我夢見薩迪斯特救了我,是不是他?」

費瑞並不准備提起孿生弟弟,哪怕是些毫不相關的話題也不願意。他站起身,把擦洗的毛巾丟到床頭柜上:「來吧,我帶你去你的房間。」

「我現在在哪裡?」她環顧四周,嘴巴張得老大,「這裡是薩迪斯特的房間。」

她怎麼知道的?費瑞心中納悶,但口中還是催促道:「走吧。」

「他在哪裡?薩迪斯特呢?」她的聲音里透著急迫,「我要見他,我想……」

「我先送你去你的房間……」

「不要!我要留下……」

貝拉顯得異常激動,費瑞決定不和她解釋,而是直接掀開被單,先拉她起來再說。

媽的,她竟然沒有穿衣服,他急忙將被單蓋回去。

「啊,抱歉……」他用手去撓頭,哦,天啊……她的美妙身體曲線將讓他永生難忘,「讓我……呃,我去給你找些穿的。」

他走進薩迪斯特的衣櫥,隨即被空空如也的衣櫥震驚了。裡面甚至連件可以遮蓋她身體的袍子都沒有。要是讓她穿上弟弟的戰鬥服,那才叫離譜呢。於是他脫下內襯的毛衣,回到貝拉身邊。

「你穿上這個,我會轉過身的。我等會兒再給你找件睡袍……」

「不要把我從他身邊帶走。」她的聲音像是在懇求,斷斷續續,「求求你。剛才一定是他站在窗邊。我不知道,我看不見,但肯定是他。」

毫無疑問,那個混蛋脫光了衣服,心存惡念,正準備撲到她身上去。想到她所遭受的種種折磨,這一幕讓他差點嚇得丟了魂。天啊……幾年前,費瑞曾撞見薩迪斯特在一條背街小巷裡和妓女發生關係。那個場面可一點都不唯美。把對象替換成貝拉后,這個畫面讓他噁心得想吐。

「穿上衣服。」費瑞轉過身,「你不能留在這裡。」等了好一會,他終於聽見床在搖動,還有皮衣的聲音,他深深吸氣,問道,「你穿好了嗎?」

「嗯,但是我不想離開。」

他回過頭,貝拉套在他一直穿著的那件大衣里,看上去就像個矮人。棕紅色的長發披散在肩頭,發梢處卷了起來,似乎是因為吹乾之前沒有經過梳理。他想象著貝拉躺在浴缸里,乾淨的熱水流過她蒼白的皮膚。

接著,他彷彿看見薩迪斯特逼近,用那雙沒有靈魂的黑色眼球注視著她,妄圖佔有她。他的慾望,可能只是因為她散發出了神聖端莊的氣質。是啊,只有她的恐懼才會讓他勃起。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相比愛戀、溫暖或是崇敬,女人的恐懼讓薩迪斯特的心態愈發扭曲,行為愈發怪異。

必須帶她離開這裡,費瑞想到,現在就離開。

他的聲音有些不安定:「你可以走路嗎?」

「頭有些暈。」

「我抱你。」他靠了過去,雖然在某種程度上,他不確信自己竟然能抱她。不過,一切就這樣,自然而然地發生了……他一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繞到了膝蓋彎下。她身體的重量輕得難以察覺,讓他肌肉可以輕鬆承受。

貝拉安靜地躺在他的懷中,腦袋靠在肩膀上,手中攥著襯衫一角。費瑞開始往門外走去。

哦……聖女在上啊。這種感覺再好沒有了。

費瑞抱著她,通過走廊,來到房子的另一側,他卧室旁邊的那個房間。

約翰彷彿導入了自動模式,不自覺地跟著托蒙特走出訓練中心,穿過整個停車場,往路虎停著的地方走去。他們的腳步聲在低矮的水泥天花板上迴響,在空曠的空間里回蕩。

「我知道,你還要回去聽醫療報告,」托蒙特說著鑽進SUV車裡,「不管出現什麼樣的狀況,這次我都會跟你一起去。」

事實上,約翰倒是更希望能自己一個人去拿報告。

「怎麼了,孩子?我今天晚上沒能陪你過去,所以你失望了?」

約翰用手按住托蒙特的手臂,竭力搖頭。

「好的,我只是確認一下。」

約翰的目光落向一側,他現在只希望自己從沒去過診所,或者至少當時能管好自己的嘴。該死的,他真不該把一年前發生的事情說出來,哪怕一個字也不該提。問題在於,在接受了一大堆關於身體健康的問題之後,他就轉入了問答模式。所以當醫生詢問他的性經歷時,他含混地提及了一月份發生的事情。提問,回答,就類似……這樣。

這樣的傾訴倒是在短時間裡帶來了寬慰。他從沒去看過醫生,但在他的潛意識裡,總覺得自己應該去看看。至少在去診所之前,他以為自己只是接受全套檢查,然後就算完事了。可事情恰恰相反,醫生卻開始跟他討論治療方案以及傾訴過往經歷的必要性。

好像他還想重新回顧一次似的?他花費了數個月的時間才將這段該死的過去埋葬掉,沒有道理去把腐朽的屍體再挖出來。他要花費多大的力氣將事情重新擺到檯面上。

「孩子,怎麼了?」

他才不願意再去見什麼醫療師,醫治什麼過往的創傷。去他媽的!

約翰掏出記事本,寫道:「只是累了。」

「你確定?」

他點點頭,看著托蒙特,不想讓他覺得自己在撒謊,卻覺得自己在退縮。如果讓托蒙特知道發生過什麼事,他會怎麼想?不管被什麼武器抵住咽喉,真正的男人都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約翰繼續寫道:「下次我想自己去哈弗斯那裡,可以嗎?」

托蒙特皺著眉:「啊……這麼做真的不太明智。孩子,你需要有人保護。」

「那就換成其他人吧,不能是你。」

托蒙特掃了一眼紙面,約翰不敢去看他的臉。兩人之間陷入長長的沉默。

托蒙特的聲音變得很低:「好吧。那就……啊,那也行。也許可以讓布奇送你去。」

約翰閉上眼睛,嘆了口氣。不管這個布奇是誰,都可以。

托蒙特發動了車:「你想要怎麼辦都可以,約翰。」

他叫他約翰,而不是孩子。

兩人出發了。約翰滿心想的是,親愛的上帝啊,千萬別讓托蒙特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