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九章

終於走出了地下甬道,耀眼的光芒刺得他短暫失明。視線隨後才適應了環境,他驚嘆於眼前的景色。哦,我的老天啊,美不勝收。

巨大的門廳裡布滿彩虹般繽紛的色彩,讓他覺得自己的視網膜根本分辨不過來。綠色和紅色的大理石柱下是一層多彩馬賽克地面,金色的鑲邊無處不在……

看看那個屋頂,聖·米開朗基羅!

約有足球場大小的穹頂上布滿了用油彩繪製著雲彩上的天使、騎著駿馬的戰士。二樓一處鑲著金邊的陽台也有相似的圖繪。接著就是宏大的樓梯,連接起一二層,連扶手都配有奢華裝飾。

空間的劃分完美無缺,色彩濃郁,藝術帶來了氣氛的升華,而且不像唐納德·特朗普建造的房子那樣空擺了幾件藝術品而已。就算約翰這樣對於藝術一無所知的人,都會有驚詫的感受,明白他眼中所見到的事物才是真真正正的上等品。建造和裝修這棟豪華房產的人一定對這裡了如指掌,而且有數不盡的錢來買下任何豪華傢具——絕對是個不折不扣的貴族。

「棒極了,對吧?我的兄弟達里安在1914年建造了這裡。」托蒙特用手撐腰,舉頭望著四周,簡略地清了清喉嚨,「沒錯,他的品位沒話說,永遠是上上之選。」

約翰仔細審視托蒙特的臉。從沒有聽過他用這樣的語調說話,飽含悲傷……

托蒙特笑了笑,摟住約翰的肩膀,推著他向前:「不要這樣看著我。讓我覺得像根被剝掉腸衣的臘腸,都被看透了。」

兩人走上二樓,腳下是暗紅色的地毯,柔和得就像一席床墊。約翰走上樓梯,從陽台俯視一樓的地板。馬賽克形成了一幅壯觀的圖案——一棵碩果累累的蘋果樹。

「我們的儀式里,要用到蘋果。」托蒙特解釋說,「至少在我們觀禮的時候是需要的。後面要安排的事情不多,不過瑞斯準備舉辦近一百多年來的第一次冬至儀式。」

「薇爾絲就是在忙這個,對不?」約翰打著手勢。

「嗯,她要負責很多後勤的事。儀式完成回來后,我們的族人都會很餓。準備工作要花上很多時間。」

光彩奪目的景象讓約翰移不開眼睛,托蒙特只能催促:「孩子?瑞斯還在等我們。」

約翰點點頭,跟了上去,穿過平台,來到一處標有特殊徽記的雙重門前。托蒙特剛要舉手敲門,黃銅把手已經自行轉動,門開了,裡面的裝飾顯露出來。只不過,門的另一邊並沒有人。門是怎麼打開的?

約翰掃了一眼,房間的內壁都塗成了矢車菊的藍色,讓他想起了歷史書里的某張圖片。法式的,對不對?還有這些鏤花的精緻傢具……

突然間,約翰發現自己連吞咽口水都有些困難。

「吾王,」托蒙特邊說著邊彎腰行禮,隨後走進房間。

約翰只會傻獃獃地站在門外,那張宏偉的法式長桌映照出他的渺小,桌後面坐著一個肩膀比托蒙特更寬的巨人,中分的黑色長發從額前直直散下來,那張臉……一臉的冷峻和堅毅明明白白地作出警告——別他媽的惹我。上帝,那副全包圍式的太陽鏡讓他看上去極度冷酷。

「約翰?」托蒙特招呼道。

約翰跟在托蒙特身後,藏起自己。這當然是膽小鬼的做派,但在他的一生當中從未覺得如此渺小過。該死,面對眼前這個男人的強大力量,他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吸血鬼之王轉動座椅,身體俯在桌面上。

「過來,孩子。」聲音低沉,帶著一點口音,「r」的發音在結束前拖著長長的餘音。

「過去吧。」托蒙特輕輕一推,但約翰卻沒有移動,他加上一句,「沒事的。」

約翰跌跌撞撞地穿過屋子,在書桌前急停住,恰如一塊石頭滾著滾著突然停了下來。

吸血鬼王站了起來,高度不斷攀升,直到看上去和辦公室的牆壁一般高大。瑞斯大約有兩米,或者更高吧。身上的那套黑衣,特別是皮裝,讓他愈發顯得巨大。

「到桌子後面來。」

約翰回過頭去,確認托蒙特還留在房間里。

「沒有事的,孩子。」吸血鬼王說道,「我不會傷害你的。」

於是約翰繞過書桌,心跳快得像老鼠在跑一般。他扭頭往上看,吸血鬼王伸出手臂,手腕到臂彎的內側都覆滿了黑色文身,和約翰在夢境中見到過的圖案很類似,也就是他刻在自己戴的手鐲上的那種文字。

「我是瑞斯。」那個男人自我介紹,然後停頓了一下,「要不要和我握手,孩子?」

對哦。約翰趕忙伸出手,準備好骨頭被捏碎。可恰恰相反,兩手相觸,他只感覺到結結實實的溫暖。

「你手鐲上的名字,」瑞斯繼續說道,「是泰羅,你願意我們喊這個名字,還是叫約翰?」

約翰感到心中不安,又回頭看了一眼托蒙特,因為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也不知道要怎樣和吸血鬼王溝通。

「放鬆點,孩子。」瑞斯輕笑道,「你可以晚些再決定。」

吸血鬼王突然轉向一邊,似乎注意到外面的某些情況。堅毅的嘴唇陡然綻放出一抹笑容,滿臉的崇敬。

「利嵐[8]。」瑞斯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

「抱歉,我來晚了。」女性的聲音有些低,很可愛,「瑪麗和我有些擔心貝拉。我們想找個方法幫幫她。」

「你們兩個總能找到辦法的。來見見約翰。」

約翰轉過身,看見了門口的女人……

白色的光芒突然佔據了他的全部視線,將他所見到的一切抹去。就像被一道鹵素射線擊中。他一片茫然,不斷眨著眼睛……接著,從空無一切當中,他再次看見那個女人。一頭黑髮,那雙眼睛讓他記起了他所愛的……不,不像是回憶……那就是他的……等等,他的?

約翰身子一陣搖晃,隱約聽到遠處傳來的驚呼。

在他的體內,在他的胸腔里,在那不斷跳動的心房深處,他感覺到一陣悸動,彷彿要將他劈成兩半,他要失去她了……他會失去那個黑髮的女孩……他會……

他意識到自己正大張著嘴,像是要說些什麼,但是陣陣痙攣來襲,在他那瘦小的身軀里肆虐。他的雙腿飄起,摔倒在地。

薩迪斯特也知道,該把貝拉從浴缸里抱出來了,她已經在裡面泡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皮膚都泡得起皺了。只是,他又瞟了眼那塊在水上不停漂蕩、需要他經常動手按回原位的浴巾。

見鬼……把她抱出來的時候得讓浴巾一直蓋著,怕是有一番周折了。

薩迪斯特深吸一口氣,手臂再次滑入了水中,從下而上,摟住貝拉的身體,把她抱起。又一次驚訝於她身體的輕盈。他用腰的外側支撐,讓她靠住大理石牆,另一隻手按著她的鎖骨。抓過剛才放在按摩浴缸邊沿的浴巾。不過,在把她裹起來之前,他的視線落在了腹部的字母上。

就彷彿那件怪異的東西正盤踞在她的小腹上,顯得異常沉重……不,那是一種不停下墜的感覺,儘管身處平地之上,卻覺得自己一直往下落。這種感覺讓他吃驚不已。不知有多長時間不曾有事情打破由他的憤怒和麻木結成的高牆。他覺得這種感覺叫……悲傷?

不過,現在他沒空去管什麼情緒,貝拉已經被凍得全身起雞皮疙瘩了,現在可不是他探究自己內心的好時機。

他將貝拉包裹得嚴嚴實實,抱到床邊,掀開毯子,讓她躺進去,然後抽掉那塊該死的浴巾。在為她蓋上被單和毯子時,他又不自覺地看著她的小腹。

那股奇異的傾斜感又回來了,就好像他的心乘坐著貢多拉船在腸道里周遊,或許,這只是因為他腿上的傷吧。

幫貝拉掖好毯子,他隨後走到自動調溫器前,望著旋鈕以及一大堆他不認識的數字和文字,該怎樣調節他連一點概念都沒有,只好把小指針從最左邊移到了中間靠右的位置,雖然他並不確定究竟做了什麼。

桌子上有兩支注射器和一小玻璃瓶的嗎啡,依舊靜靜躺在哈弗斯留下的位置。薩迪斯特走了過去,抓起一支針頭、藥水和劑量說明。離開房間之前,他突然停下身。貝拉躺在床上,在枕頭的映襯下顯得嬌小。

他想象著她瑟縮在地下管道里的情形——忍受冰冷和痛苦的煎熬,心驚膽戰。他又想到那個次生人對她的所作所為,在貝拉的尖叫和掙扎中死死按住她,不讓她動彈。

這一刻,薩迪斯特終於弄明白了自己的情緒。

復仇,冰寒的復仇衝動湧起,無窮無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 吸血鬼王·戀人蘇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18%